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7-10-09

【LLXLLSS西幻全员向,主海姬/绘海】神迹(八十八)相聚时难

平心而论,在园田海未担心高坂穗乃果的时候,橙发少女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只是比较微妙。

是的,以高坂穗乃果的直爽性格,实在找不到什么更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这段等待的时间——本来该在绮罗翼师姐引荐下和她见面的神圣教廷骑士长渡边曜因为教宗陛下的手令,忙于准备今年的魔核情况,在拖延几日没法见面后,托人带话让继续等待“南主教”。

而高坂穗乃果怀揣着少女扑通扑通乱跳心脏期待的南小鸟也一直没有出现,绮罗翼带来对方作为新任主教暂时要在阿瓦隆周边地区巡视的消息,告诉橙发佣兵耐心等待,南小鸟会很快回来的。

高坂穗乃果的失望溢于言表,惹得绮罗翼都好奇看着她:“你们很熟悉吗?怎么一副被吃干抹净抛弃的委屈样子?”

“谁!谁被吃干抹净了!”橙发佣兵红着脸难得炸了毛,像是她旁边那只感知主人心意的半大玄金虎一样,她挠了挠脸颊,却终究还是留了几分心眼,没把自己的追求想法告诉师姐,只是含糊道:“只是几面之缘的朋友,受邀请来阿瓦隆。”

“哦?那个庄重冰冷的家伙居然还有朋友?”绮罗翼反而更加诧异起来。

庄重冰冷?高坂穗乃果想想那几日的南小鸟,实在没找到有什么和她相同的点,她犹豫道:“我们说的真是一个人?”

绮罗翼认真想了想,她皱眉沉思道:“教廷一直对南主教的保护十分严密,好吧,其实我也有经常看不懂的事情。”

高坂穗乃果不明所以:“啊?”

“我之前其实一直驻扎在四风谷,南主教好像是被现任教宗陛下抚养的,之前也有很多人怀疑她是陛下的私生女。”绮罗翼压低了声音:“教宗陛下十分看重她,所以在西亚特斯主教被刺杀后,便让她任职了地区大主教。”

“这跟朋友有什么关系。”橙发少女被消息震得半天说不出来话,半晌后呐呐道。

随即她就被绮罗翼敲了敲头,天选者副团长的表情好气又好笑:“老师看上你哪点?笨蛋一样。”

“当然是因为她身份的问题,只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在阿瓦隆的时候见过几次,每次都只能自己孤身一人在庭院里走来走去,要么就是想要套话的人,要么就是鄙视的人,要么就是嫉妒的人,所以居然能够在外面交到朋友还真不容易呀。”

 

高坂穗乃果还打算说些什么便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绮罗翼打手势制止了她的话头,她扬声道:“发生了什么?”

“南主教好像回来了。”外面的佣兵如是说道。

高坂穗乃果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的,她激动地整理着自己的衣领袖口,把原本整整齐齐的衣服又弄得一团糟,绮罗翼扶额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动手帮她把衣服扯好:“我不明白,你到底在紧张什么?”

她又朝着外面道:“麻烦你,先送高坂去教廷外苑等候。”

 

高坂穗乃果一路都在跟自己打气:你好,南主教….不不不太客气了…不对客气点比较好!——她就这么一路纠结着,一头撞在了突然停步的佣兵背上,幸好对方作为一个男人十分轻松拦住了她的势头。

“怎么了?”橙发少女被对方肩甲磕得额头生疼,边揉边问道。

“咳,南主教。”对方低低回答道,并且迅速行礼,高坂穗乃果立刻从背后探出头来,看着不远处正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人。

亚麻色长发的祭司和那时候不一样了,她的大主教袍繁琐又精致,将原本瘦弱纤细的少女包裹其中,像是尊完美的人偶,她抱着书正在和身边的白衣祭司说着什么,笑容温暖如同那日,但是那双蜜色的眼睛却不再搅动出黏腻的甜香,而是凝固了的琥珀,被封存了上万年。

高坂穗乃果的眼里只有那一个人,她甚至听不见旁边的佣兵在提醒她应该行礼,静谧的世界里唯有南小鸟的存在,随之回荡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像是雀跃的幼鹿。

要说些什么呢?该说些什么呢?她突然开始沮丧,开始自卑,甚至想要逃离那个在午后微醺阳光下闪闪发光的人身边。

她的目光实在太过炙热了,连南小鸟身边的白衣祭司都看了过来,他朝着佣兵们打招呼:“中午好,这位是…唔,高坂穗乃果吧?”

南小鸟也望着她,高坂穗乃果不太敢和她对视,她朝着两个教廷人员行礼:“是的,来报道的正是高坂穗乃果。”

“这孩子和您很熟悉吗?”白衣祭司点头致意,随即侧过身去看南小鸟。

南小鸟没有偏开视线,甚至连笑容都没有半分改变,橙发少女为此欢乐的心情像是被折断翅膀的雏鸟一样坠落到深渊里去。

“不认识。”南主教甚至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这么平静回答道。

 

高坂穗乃果在整个世界崩塌前,抓住了最后一线生机,她依靠着那位佣兵的肩膀支撑着自己,才保证自己站着不露出太多端倪。

虽然在他们的眼中恐怕自己突然虚弱的样子很奇怪吧——高坂穗乃果这么苦中作乐地想了想,深深吸了一口气,还以那位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一个如常的笑容。

南小鸟低了低头,让视线不再交错,她沉吟了一下后,朝着他们道:“既然是选拔上来的人,那么我随后就登记一下吧,你一个小时后再过来,我将其他事情布置完。”

“是…”高坂穗乃果用力锤了下胸口行礼,她声音低哑,却仍旧没有躲闪视线,就算都快要丢脸到哭出来了。

“我先回去了。”南小鸟朝着白衣祭司这么说道,她转身朝着教廷内走去,步伐仍旧不疾不徐。

 

高坂穗乃果浑浑噩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她开始还只是胡思乱想着南小鸟为什么不记得她,很快又开始替对方开脱,将责任全部揽到自己的头上,觉得那个人一定不是南小鸟,可能只是一个十分相似的人。

这就好像有一个笑话,橙发少女尽力提醒自己南主教这个名字可以属于很多人,却偏偏记绮罗翼之前的介绍记得清楚,南小鸟只有一个人,怎么也不可能分成两个。

她不知所措坐在那里,每一分钟每一秒都过得艰难,她仔细梳理着那少得可怜的几次见面,她在天使的攻击下救了刚刚建立的小团体,还在冒险结束的时候接纳了这些伤员,到最后温柔接受了自己冒失的表白,决定给予机会。

高坂穗乃果怎么也无法接受,那位善良又大方的祭司会变成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她想起那双望向自己时漠然的眼睛,然后又更加可悲地承认自己的确没什么值得对方记住的地方。

或许来到这里才是个错误,自己的出现连一个微小的麻烦都不如——高坂穗乃果这么自暴自弃地想着,无意识摸着自己魔兽伙伴的背脊,直到对方不耐烦用力咬了咬她的手,这才从那些令人窒息地黑暗里回了回神。

门被敲得像是擂鼓,绮罗翼的声音已经十分不耐烦了:“高坂穗乃果!你给我开门!”

 

绮罗翼已经从佣兵那里得知了高坂穗乃果的异常,她联系了一下南主教和自己师妹的举动,心想还好自己已经过了义薄云天的热血年代了,要不然一定得冲出去把主教大人的脸揍成一块五花肉。

高坂穗乃果再晚开门一点,绮罗翼一定毫不犹豫花费气力破门而入,现下倒是不用了,橙发少女蔫蔫地打招呼的样子看得才是气不打一处来,天选者佣兵团的副团长根本没有听她解释什么的打算,只是用力弹了下对方额头:“这是一张什么脸?!”

高坂穗乃果连委屈摸摸额头的打算都没,她无精打采道:“真是抱歉让你担心了,我…我这就回去?”

“回去?回哪儿去?”绮罗翼心里咯噔了一声,第一次对赫伯特老师的眼光产生了怀疑,她强压着怒气,柔声道:“你这是打算让我送你回家?”

高坂穗乃果东西都收拾了一半,听见她这么说有些沮丧地低下头去,绞紧手指喃喃道:“不…我…不…”

绮罗翼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但是这点犹豫被她牢牢抓住了,天选者副团长经验老道牙尖嘴利,冷冷道:“你在犹豫什么?不是只是因、为、她,才来的吗?”她将那几个字咬得极重。

高坂穗乃果愣了愣,迎上绮罗翼蕴藏锋锐的眼眸,她小声道:“不…我…”

“你有着极好的天赋,这才是我不想让你埋没推荐你的原因,包括老师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收下你,还偷偷写信给我请我帮忙。”绮罗翼没等她继续思索便道:“当然我和他开始都不会知道你私心是这样的,为了一个人放弃其他人对你的友善和关注。”

“怎么说呢?”绮罗翼笑得嘲讽:“还真是看错你了,不过要是年轻到你这个年龄,说不定都是这样的吧。”

高坂穗乃果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或许是她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个有勇气的人,她大声打断了绮罗翼的话,脸涨红握紧了拳:“请你适可而止!我从来没打算放弃武道!”

绮罗翼抱臂看着她:“是啊,你没打算放弃,你只是没有办法留在这里?”

被步步紧逼的高坂穗乃果无处可逃,她心下觉得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难受却又无奈,她只能听绮罗翼嘲讽她“懦弱”说她和老师都看错人了,甚至问她到底打算干点什么。

“你到底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就真的是这样而已嘛?”看时间差不多了,绮罗翼也说得口干舌燥,她能尽的努力都做了,如果高坂穗乃果仍旧是块石头她也没有办法,所以在抛出最后一个问题后,她便打算离开。

高坂穗乃果想要唤住她,自身却又还无言以对,她张了张口半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能看着师姐长叹一声后握住了门把手。

 

快啊,高坂穗乃果!说出你的理由!说你不是这样的人!说你被错看了!

她的后腰被自己的魔兽小同伴用力撞了一下,这差点把她顶到绮罗翼脚下地板上去,高坂穗乃果刚用力拦住那个不安分的家伙,原本叼在对方嘴里的什么东西就顺势落在了地上,在两个人之间的地板上滚了几圈,最后落在了绮罗翼的脚边。

橙发少女刚想去捡,绮罗翼就更加好奇抢先一步捡了起来:“这是什么?”她把徽章正面的图案展示给穗乃果看,并且意外看见了对方满脸动摇的模样——甚至比之前那些连串伤人的话都动摇得更厉害。

高坂穗乃果自来到阿瓦隆时,就将这枚徽章藏在了自己的衣物里,却在刚才收拾的时候被那只伙伴给翻了出来,阴差阳错在这个时候又展示给她看,像是来自于遥远国度的一次援助。

那是天启佣兵团的徽章。

 

高坂穗乃果上前几步自绮罗翼手上接过了那枚徽章,她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用手指将它擦得更干净些,她扫视过代表着每个人的图纹部分,又回想起那时候聚在一起商量制作的景象。

绚濑绘里一直要求制作得更闪亮一些“让别人一看就知道是我们!”,而西木野真姬恰好完全相反,她别开头去一脸不忍直视的样子表示“我绝对不会戴的”,东条希叉着烤肉坐在那里凉凉算着制作费“加一笔都要金币啊”,丝毫没顾忌自己这份烤肉是蹭了谁的饭钱。

园田海未坐在自己身边,她总是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看着大家闹腾,高坂穗乃果在安抚了几位同伴后偏头便落入她的视线,那双暗金色的眼睛在灯火映照下透露出太阳般灿烂的热度,她和自己对视着,最终轻笑着问道:“这真的让你很开心啊。”

是的,我很开心….高坂穗乃果用无声的笑容回答了她的问题,她的眼睛都因为畅想到未来而闪闪发亮,那通透的蓝色像是天空般高远。

我怎么能忘了呢….高坂穗乃果拦住了绮罗翼,她握着副团长的手腕,迎着对方了然的眼神笑了起来:“我哪儿都不会去的,既然来到这里,我得好好地走下去。”

和伙伴们一起变强,这才是我最开始的目的,这才是我的承诺。

 

高坂穗乃果再次去寻找南小鸟,她敲开对方的门是已经没有初见时忐忑,只是在看见对方房间内还有白衣祭司的时候表现出了一些讶异,很显然那位白衣祭司比她还要惊讶,可是那位主教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她朝着穗乃果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先坐下,就朝着祭司道:“精灵再次拒绝了我们?”

精灵?高坂穗乃果的耳朵恨不得竖起来,她知道这和绚濑绘里有关,虽然还没摸清楚为什么这些事情南小鸟允许她听。

“是的,因为上次绚濑王储遭受刺杀的原因,精灵族拒绝了任何异族人的进入,不过却答应了我们的请求,会派精灵调查一下。”白衣祭司犹豫了一下,看了眼高坂穗乃果后硬着头皮补充:“但是我们已经打听到有人找到了月神殿,是一位魔法师。”

“嗯…受魔法工会协定保护的啊…”南小鸟笑了笑,她示意白衣祭司下去:“请帮忙转告教宗陛下,我们总还有机会,矮人的祭典快要开始了,如果那位王储愿意放矮人回去,就证明离再次开放不远了。”

白衣祭司退下后,南小鸟打量着默不作声的高坂穗乃果,在对方努力掩饰的眼神中,还是看出了几丝怀疑和不安,她自书桌前起身扬了扬下巴:“站起来,转一圈。”

高坂穗乃果依言不安地做了,她正努力挺直身体的时候,南小鸟已经绕过了自己的书桌走到面前,她原本只是用眼神打量着,虽然审视的眼神令橙发少女有些难受,却也抵不过现在贴得太近的距离。

那只手抚上自己脸的时候,高坂穗乃果差点一个后跳通过展示自己的身手破门而出,她感觉到自己上下牙都在打颤,半晌也没把那句“不可以”说出口。

倒是亚麻色长发的主教先撑不住了,那只原本不安分摸脸的手一下子失力滑到了肩膀上,南小鸟笑出声来,整个人都因为之前强忍太久而颤抖个不停,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角都带着笑出来的眼泪,脸颊也染上了几丝粉晕。

高坂穗乃果终于看见对方的笑容和那日重叠了,不一样的衣着,不一样的地点,却仿佛重新翻卷时空折叠了那段短暂却记忆深刻的画面。

南小鸟眼中纯然的喜悦化作了一道将黑暗驱散的光,将那些不安和疑虑统统消弭。

“抱歉,之前不得已才对你那么说,吓到你了吧?穗乃果。”

 

高坂穗乃果想说你吓死我了,却只是长出一口气一点脾气都没有,她这才发现自己腿也在打颤,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挪动自己,不只是突然失去能力的腿,她连动动嘴皮子的力气都没,只能木讷任由南小鸟将自己的名字登记在册,并且在旁白工工整整写下她的名字,表示将橙发少女分配给她。

“这样就够近了。”亚麻色长发的主教这么温柔道,她仍旧记得那日的约定,朝高坂穗乃果伸出小指来晃了晃:“请好好把握机会呀,穗乃果。”

高坂穗乃果刚想说我会的,就听见外面的喧闹,她立刻挡在南小鸟身前,像是真正的护卫一样尽职尽责,可惜她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门很快在一声告罪后被直接推开,一位神圣骑士闯了进来,他直接跪在了地上,盔甲和地毯撞在一起还是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不知道匆忙中使了多少力气:“大主教!请让我谒见教宗陛下!”

在高坂穗乃果看不见的身后,之前还在微笑的少女收敛了笑容,眼神漠然:“我记得你是跟随渡边骑士长——”

“正是!”骑士焦急地望着华服的南主教:“骑士长现在陷入了万分危险的禁地了!”


ps:祝我生日快乐【。】

评论(12)
热度(73)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