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7-10-19

【千南】逆转(一)

物价涨得飞快——松浦果南在离开食品铺子的时候还这么想着,她摸了摸腰间,确定自己的武器还好端端别在那里,压在自己的伤口上面,那是昨晚被教廷拉去打杂,被吸血鬼留下的一道伤口。

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能分点钱,却得不到洗涤伤口的圣水,神灵若是知道教廷现在的祭司们一个个仿佛葛朗台在世铁公鸡附身不知道会不会笑抽过去,虽然松浦果南也可以自己花钱去购买一些药物,但是很显然在现今这几个银币有着更重要的作用。

替家里那个小鬼购买一些吃的,养家糊口就是这么不容易。

她用自己最贵重的银刀压紧了伤口,希望银能够早点把那些有毒的物质给驱除出去,毕竟带着一身味道回去,又要被那个鼻子敏感的小鬼说教了。

蓝发少女抱紧怀中的肉干和面包,低着头急匆匆在人群里穿行,她所住的地方是拥挤偏远的平民区,靠两条腿慢慢走要再走上半个小时,而现在她更担心自己两日不在家,那个小鬼会闹出来什么麻烦事情。

想到这点松浦果南只能头疼地再次加快了步伐。

 

她刚踏入肮脏的平民区,就看见一群闲汉探头探脑朝着她家的方向看,其中还有几个兴高采烈举着手:“打!打!打!”

天啊,千万别跟我想的一样…蓝发少女分开人群,那些看上去高大的男人一个二个虚弱得要命,几乎费不上多大劲就会乖乖让开,她正巧目睹自家蜜柑发色的小鬼将两个男孩子揍得落花流水,恨不得骑在对方身上挥拳猛打,像是只发怒的老虎。

松浦果南几乎是废了很大劲才把那个少女从别人身上拉起来,她最近力气越来越大,都不知道该不该感叹的确身体健康,松浦果南提着领子将那孩子拖到身后去,客气朝着那两个鼻青脸肿的男孩子道歉:“真不好意思,我家妹妹不太懂事。”

“这只是不太懂事!”姗姗来迟的父母总是在她面前勉强表现一下自己爱子心切暴跳如雷,实际上只要明明没她们个子高的蓝发少女慢条斯理从怀中拿出来钱,肯定笑成一朵花带孩子们有多远走多远。

松浦果南以前的确是这样做的,她客客气气请走这些人渣,回过头趁自己出门的时候窗户被砸破,门上面都是丑陋的涂鸦,谩骂着那个小鬼是个没有家的流浪儿,无父无母什么的。

然后那个小鬼会气到恨不得再打一架,如此循环往复,松浦果南已经受够了。

蓝发的少女抬眸望着那些脸色铁青的大人,她将手中的食物袋子塞到后知后觉开始担心的少女手里,将袖子一点点细心地卷好,然后把手指关节捏得啪啪作响,在那些人有些害怕的视线里,松浦果南扯出一个带有邀请意味的笑容。

“来吧,一家子就得整整齐齐的。”

 

不太懂事的松浦果南,带着不太懂事的小鬼获得了完全的胜利,她只瞪了眼那些失望的闲汉,那群人便做鸟兽散状不见了踪影,被骑警们锻炼出来的跑速在此刻也没落下。

松浦果南将那个小鬼扯进屋子,刚关上门就听见食物袋被扔在桌子上的声音,随即背后就被人撞了一下,蜜柑发色的少女默不作声从背后抱了过来,带着几分道歉意味。

蓝发少女挑了挑眉,听那小鬼闷闷地道歉:“对不起,果南姐姐。”

虽然强压着不要心软,可是依旧被那带着依赖和撒娇意味的声音给击溃,松浦果南拍了拍她环在腰间的手:“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都习惯了。”

她好不容易哄着那个小鬼松开了手,一边去整理带回来的吃的,一边头也不回询问道:“打算吃点什么?千歌。”

那人没有作声,松浦果南这才发现上次的食物袋看上去鼓得有点厉害,她看了看,皱起眉:“还剩不少,你这两天有吃饭吗?”

“不是很饿。”提起这点,高海千歌有些不自然缩了缩脖子,像是怕唉吵一样声音压低:“我,我有努力吃!”

松浦果南停下手上的活,她靠近高海千歌,拂开她的额发将额头贴了过去——仍旧是带着几分凉意,一点儿都没有发烧的样子,蓝发少女有些苦恼地直起身体:“身体看上去也正常啊。”

“对对对,很正常!”害怕吃药的高海千歌立刻放心朝着松浦果南张开手臂抱住那人,她刚想和以前一样胡乱蹭几下,便嗅到了一些不好的味道。

像是血腥味,其中还混杂了几丝令人目眩神迷的气息,像是…甜甜的什么…高海千歌像是小狗一样,贴近松浦果南的身体嗅着,随即被对方捏着脸给扯开了,明明松浦果南没用多大力道,蜜柑色头发的少女却刻意发出吃痛的呜哇喊叫,便立刻被松开了。

松浦果南脸上带着几分不太明显的红晕,装出生气的样子:“你是野兽吗?”

“啊?啊!”高海千歌露出抱歉的笑容,很快又想到了什么板起脸:“姐姐又受伤了!”

她没等松浦果南解释什么,就跑到房间里去拿出来令蓝发少女见之落泪(疼的)的那些药膏出来,拍了拍桌子示意她坐上去上药。

“那是吃饭的桌子…”松浦果南负隅顽抗,却敌不过高海千歌的瞪视。

她犹记得以前这个小鬼都是用泫然欲泣的眼神来威胁她的,结果越长大越没有乖巧的模样,松浦果南犹犹豫豫动手解自己的扣子,她充满恐惧看着高海千歌搅动那些绿色的药膏。

天呐我讨厌吉普赛人的制作!!!——在被高海千歌按住的时候,松浦果南用力咬牙做好不让自己叫出来的准备,充满绝望这么想道。

她没感觉到那个堪称邪恶之物药膏先凑近自己,反倒是有些温热的气息先喷洒在敏感的伤口上,松浦果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那里轻舔了一下,随即又是一下。

晚餐要吃的东西被她全都撞在了地上,松浦果南用力压制着满脸懵懂的高海千歌,她腰间的伤口开始不停流血,而两个人的位置在刚才已经完全换了个,蓝发少女看着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眸,那里面丝毫没有什么别的古怪的,令她害怕的东西。

松浦果南花了点时间才让自己勉强松开手,银刃仍旧在腰间闪烁着光泽,所以,她只是神经过敏,那个孩子只是太过于关心自己了。

她努力安抚着自己,希望这是有用的。

 

 


评论(3)
热度(62)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