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7-11-18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九十二)我的千歌

迎接矮人族的特使那日正值精灵们养护树木并且种下新的树苗的时候,精灵族上下忙成一片,绚濑绘里简直是在族人的抱怨矮人不懂时机的声音中,被黑泽黛雅从森林里拉出来见客的,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换回那身华贵的王袍,就用着平日里的打扮会见了那些矮人们。

幸好矮人们并不介意这点,他们变得比之前平和得多,大概是得益于她放了黑泽露比回去,他们甚至愿意抬起头来看绚濑绘里,而不是和以前一样,恨不得敲着桌子要求她截自己一截。

“请您原谅我们在此刻来访。”其中身材最高大的那位矮人谦恭地说道。

绚濑绘里听见身边的黑泽黛雅小小地抽了口气,仿佛被这些突然之间会说“人话”的矮人给吓着了,她轻咳了一声缓缓道:“如果有什么要事,那么就请讲吧。”

“是这样的…”矮人犹豫了一下缓缓道:“我们想要,重开神之祭。”

神之祭?绚濑绘里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黑泽黛雅就失态低喝:“不可!”

绚濑绘里歪过头去飞快看了她一眼,黑泽黛雅自觉失态,便迅速点头无声道歉后闭上了嘴,只是手仍旧握紧显示着她的紧张心情。

金发精灵露出安抚的微笑,她缓缓道:“想必各位也知道我的情况,那么就请允许我多问一下,神之祭是什么?”

矮人们互相看了看,终于还是为首那人低声道:“神之祭啊,近百年都没有开过了吧。”


作为最古老的十二神灵之一,匠神,这位交给大地上生灵工艺和火焰运用的古老神灵一直被矮人族所信奉,而神之祭正是矮人们展示自己最好的工艺,将它们献祭给那位伟大之神的重要仪式。

匠神的血脉一直在矮人的身体里流传,他的后代成为了矮人的祭司和王,数千年来一直如此,直到末代王的陨落,而大祭司又和精灵私通才彻底消失,他们得到了黑泽露比,但是那孩子不是纯净的,所以神之祭无法继续举办。

“不止如此,其实早在数百年前,神之祭就无法举办了。”作为本土精灵的黑泽黛雅显然比多年不出的绚濑绘里更清楚这点,她利用魔力朝着精灵王储传音到:“即使有着纯净血脉,匠神也不再因为神之祭出现,除了个通向地底的岩洞,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仍旧再关注着矮人。”

绚濑绘里微不可察点了点头,证明自己明白了。


“我们的王储同样也是唯一的大祭司人选,说实在的,千年来从未碰见过如此窘迫的时候。”那位身居高位的矮人语气还算得上客气,没有和往年一样迁怒给精灵的意思:“但是幸而我们得到了其他的东西,可以借着王储殿下的血脉,再一次打开通向匠神居所的门。”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精灵王储前倾身体,诚恳到:“矮人族发展一贯平稳,近百年亦如是,那么,重新见到可能沉睡的匠神,对你们会有什么帮助吗?”

亦或是,你们想再次动摇来之不易的和平?


“当然不是!”矮人愣了愣才发觉那位精灵王储在说些什么,他连忙摇了摇头:“您可能还没有理解匠神对于我们的含义,他不仅仅是一位照顾我们的神灵,他也等同于我们所有人的父亲。”

“我们只是想看一眼他,想让他再次看一眼我们——”矮人顿了顿,咬牙压低了声音:“而且,矮人族之中一直有一个猜测,匠神居所并不是被他自行封闭的,他有那么深爱着我们这些后人,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这倒是前所未闻的说法了——绚濑绘里本想轻松地这么想一下,却因为想到了更多更多异变,包括五十年前的事情,令她不由得对于矮人这样的话语产生了几分信任。

她轻轻敲了敲额角,道:“抱歉,我现在才理解对于你们来说神灵的含义,但是对于你说的阴谋,我持保留意见,毕竟,那可是位神灵。”

矮人们并没有继续强调这点,绚濑绘里又看了眼黑泽黛雅,她继续道:“那么说说另外一个我感兴趣的话题吧,你们王储的血脉并不单纯,你所说的道具究竟是做什么用的,会伤害到黑泽露比吗?”

“是…世界树的产物…说起来也和精灵族有莫大关系。”矮人们互相看了看,终于为首的那人再次这么说道。

“世界树?”绚濑绘里想到那棵矗立在精灵禁地的树木,她仅仅在幻象里见过它全盛的样子,银树金叶无花无果。

她逐渐想到了一个久远的仅仅在神话传说里存在的一个,甚至被学者们认为不可能存在的东西——世界树之果。

“是世界树之果吗?”黑泽黛雅显然跟她想到了一起去,她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惧怕:“你们从哪里得到了这个!你们居然去寻找了亚拉翰吗!”

很好,真是太好了——绚濑绘里换个坐姿,她朝着后面靠了靠,对矮人特使们露出微笑:“亚拉翰?我想我这种乡下人要知道的东西可能会更多了,务必请留宿王宫。”


“世界树之果?”高海千歌没有听过这个名词,但渡边曜显然比之前要更加愤怒,或者那不是愤怒,里面还掺杂了些别的东西,比如恐惧。

那半个金色的果子滚落在地上,就落在脚边,那位大骑士纹丝不动,丝毫没有捡起来的意思,她手按在剑柄上,用力呼吸了几口才让因为那句话而僵化的身体重新复苏了过来:“你怎么会找到这种东西….不,教廷里怎么藏有这种东西!”

“说来话长。”罗塞的视线紧盯在那半个苹果上,他眼中仍旧有几分贪婪和不舍,这花了他不少时间才收回视线,他啧了一声后看向躲藏在渡边曜身后的高海千歌,少女的视线也不由自主钉在了那半个看上去如同金匠打造的果子上,她的视线逐渐迷蒙,像是被引诱了。

“那就慢慢说。”渡边曜用剑将那半个果子朝旁边拨了拨,她没有注意到高海千歌的视线,只是冷着脸对昔日的同僚这么说道。

“你应该知道世界树之果的由来吧,虽然那是个不怎么靠谱的神话。”罗塞嗤笑了一声继续道:“创世神分开天地之后,在世界各处存在的世界树变成了地脉,变成了生命源,自世界树之上接出的果实落在了地上,化为了我们这些生命。”

“而只要稍微动一动脑子就知道。”他咧开嘴笑了起来:“这得多高产啊。”


“实际上呢。”渡边曜都佩服自己现在还能维持冷静,高海千歌在她身后悄悄挪动着,被她一把抓住拖回原地,对方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精神状态不太好,但是骑士长现在还要分心关注昔日同僚的情况,便在确定不是发热后暂时没有搭理。

“世界树的确是生命源,要不然尼德霍格也不会想尽办法污染它,而世界树上结出的果子——”罗塞拖了个长音,他按了按自己胸口,平静道:“准确来说是毒瘤啊。”

什么?渡边曜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对方说了什么,并且因为这个消息而头晕目眩,她踉跄了一下,有些艰难重复询问道:“什么?”

“别这么难以接受这个消息嘛,我的大骑士长。”罗塞的手爪朝着渡边曜指了指,像是嘲笑般继续道:“我曾经也不知道,直到那日,教宗陛下安排我去巡查宝物库,你知道的,那一向只允许寥寥几位红衣主教去巡查。”

“我开始还以为是一项殊荣。”他的眼睛在火光下映照出一片诡异的赤红,将视线再次转向了那半个果子,不出意外在旁边看见了不知道何时悄然挪动过去的高海千歌:“哦,然后那天宝物库一直有什么东西呼唤着我,阿尔菲诺大主教说你可以去看看。”

“他这么说,我就觉得很安全了,便遵从了他的指示。”罗塞自嘲地笑了一声:“我去看了一眼,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渡边曜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她连你看见了什么都问不出来,只能看罗塞露出疯狂的笑容:“我看见了——”

他要说什么?渡边曜差点烦躁道想要让他闭嘴,却又不由自主地听下去,但是罗塞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他似乎对此也十分不解,又尝试了几次,连口型都无法做出来。

像是有人捂住了他的嘴,随后彻底关上了他的声音。

他想用手爪在地上写出什么,可居然也完全失败了,他现在连整个身体都不能动了,像是被什么给禁锢了。

随后他的身体开始极度扭曲。


渡边曜看着他倒在地上抽搐着,从鼻孔,耳朵,甚至眼睛里都涌出大股血来,像是没有关好闸门般,渡边曜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能够从那些地方流出来这么多的血,仿佛要把整个身体里的血都流出去。

她下意识先将高海千歌朝身后护,这一把却拉了个空,她扭过头去的时候高海千歌已经不在那里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捡起了那半个危险的苹果来,她将那半个苹果抱在了怀里,那些原本盘踞在她身上的死灰色正在迅速褪去。

不,不是褪去,那些丝丝缕缕的死亡气息自她的身体里朝外散出去,借着夜色的掩护缠绕上了罗塞,控制着他的身体,将他像是木偶一样,任意摆弄成各种形状,那些诡异的姿势甚至超过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

但是罗塞却仿佛感觉不到痛苦,即便他都快被那些污血淹没了。


渡边曜想要去抢夺金苹果,她察觉到高海千歌的状态十分不对劲,更懊恼于自己之前没能注意到,骑士长拔出自己的长剑,她不敢侧过身去,这会使得自己无法注意到罗塞现在的情况。

“千歌…”高海千歌的状态宛如灵魂出窍,渡边曜只能尽力温和地低唤她的名字:“千歌…放下手中的东西。”

高海千歌看了看她,她的眼神逐渐明亮起来,其中一只手也缓慢自苹果上抬了起来,渡边曜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再次想要轻声呼唤了一下高海的名字,对方的眼眸突然浑浊了起来,蜜柑发色的少女厉声道:“不!我不会给你的!”

渡边曜见势不妙打算硬抢,就在此刻那些被“驱离”高海千歌身体的死气却化作一个不甚清晰的人形,看不清五官,只能确定是一个小孩子,“它”绕着罗塞飘了一圈,在死气震荡间,隐约传出了一个稚嫩的女孩子声音:“唔,看起来,还是有成功的啊。”

“虽然没能把钥匙送到。”她这么说道,明明是不甚清晰的人形,渡边曜却感觉到对方正在注视着自己和高海千歌,她听着那个稚嫩的女音发出更加毛骨悚然的言论:“不过这里不还有一个吗?”

渡边曜不敢确定是自己还是高海千歌,她心头警钟长鸣,用力摇了摇舌尖,终于使得身体移动起来,带着光明系属性的长剑器魂被唤醒,她仅仅在一个错步间便出现在距离死气一步之遥的地方,长剑撩起带起一片耀眼光芒。

光明系一向是黑暗系的克星,死气被直接击散重新消失在空气之中,渡边曜却不敢大意,她听见原本向死尸一样伏在地上的罗塞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那是令人牙酸的骨头断裂声。

“高海!”她三步并作两步冲了回去再次呼唤高海千歌:“清醒一点。”

蜜柑发色的小佣兵在原地站着没动,她抱着那半世界树之果低着头,渡边曜不敢接触那个果子,害怕再起什么新事端,她翻转长剑用剑柄打算重重敲下去。

刚刚起手,身后劲风已至,渡边曜急转身抬手格挡,便听见金铁交集之声,器魂再聚将来袭之物震开几米,她直接拎起高海千歌抽身飞退,再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刚才袭击她的是一条龙尾!

罗塞已经不见了!!或者说,作为人类的罗塞已经彻底不见了!

出现在渡边曜面前的是一条半大的黑龙!它的体型大约有四米多长一人多高!虽然渡边曜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相信!但是它切切实实就是从罗塞的血肉里钻出来的怪物!它的鳞片上还挂着那些没有被重组的血肉,甚至能够从上面看见一两块还属于人体组织的皮肤。

发生了什么!人类怎么能变成巨龙!怎么可能变成龙族!

渡边曜没有对付过巨龙,但是一个刚从龙蛋(她并不愿意这么称呼)里钻出来,鳞片尚且比较软,人类有过在这种时候杀死龙族的经验,她不介意危险在变大前就消灭掉。

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关心如何产生一只龙的过程了,她要对阵,一头巨龙。


渡边曜不敢后退,她跟巨龙现在的距离,也就一条龙尾,即便如此她也不敢让背后一动不动完全被诱惑的高海千歌暴露在自己身前,她要保护那个孩子,这就是承诺。

巨龙在原地暴躁地转了个身,它似乎也发现这个人类无机可趁,尾巴一直烦躁地在地面上摔来摔去,渡边曜的剑尖一直对准它,寻找着最佳攻击的机会。

巨龙仰起头张开了嘴,龙息开始聚集,渡边曜在一瞬间找准了机会,她知道巨龙的弱点,它现在的姿势便是最佳攻击时机,长剑剑锋直刺向巨龙的脖下三十厘米的位置,那正是龙鳞接缝唯一的缝隙!

巨龙察觉到危险逼近,它努力将龙息消散用力挥动翅膀低头想要抵挡骑士的全力一击,却不甚理想,长剑直直刺入龙身,剑没至半!

巨龙仰天悲嚎,渡边曜一击即中抽剑而退,龙血顿时喷洒出来兜头盖脸洒了她一身!视线受阻,渡边曜长剑横在身前,抬手擦拭脸,却在指缝间看见面前原本应该倒地的巨龙窜了出去。

糟了!!渡边曜回身便看见紧握着那半果实的高海千歌被龙爪一把提起,尖爪深入皮肤自己却浑然不知,巨龙扇动翅膀,挟持人质飞起,朝着裂谷那边疾驰而去!


高海千歌!!

渡边曜目眦尽裂,她顾不得马匹,只吹了一声口哨示意爱马注意,便纵身徒步朝着那边疯狂追赶了过去!

她顾不上休息!也不知道自己追了多久!不知道疲劳,她甚至都觉得自己将要无休无止追下去了,那头该死的龙到底有多少血!我明明刺中了心脏了!

她的身体到了极限,头脑一阵阵发晕,人类的躯体承受不住接下来的旅程,她看着巨龙在半空中振翅,高海千歌仍旧安静被抓在龙爪之中,肩头血染一片。

随后那血色像是侵入了她的视野,渡边曜不得不停下来,或者其实是她摔了一跤才停下来,她拄着长剑支撑起自己,大口大口喘气,心脏在疯狂跳动,在发热,像是要燃烧起来了。

“还给我…”她似乎有这么说道,但是声音十分微弱。

那位少女信任的表情逐渐清晰,她用那么纯然干净的眼神望着自己,就算是快知道自己死亡,也那么勇敢,愿意信任她的一个承诺。

“还给我…”她再次这么说道,挺直了身体,一步一步撑着脆弱的人类身躯,走向停在半空中嘲弄她的巨龙。

老师…她似乎听见高海千歌这么短促地喊了一声,那孩子清醒了?是不是清醒了?在惊慌吗?还是自己的臆想?

灰发骑士再次冲了过去,用力挥起了长剑。

“把我的千歌还给我!!!”


ps:千曜贼甜。

评论
热度(62)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