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7-12-01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九十三)龙战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世界树之果是生命,也就是最初的创世神之力结晶。”绚濑绘里自座位上站起来,她高高站在台阶上俯视着那些矮人,眼中似有几分怜悯:“对于矮人来说,那其中的神力可以唤醒匠神。”

“而对于我来说,恕我直言,这十分荒谬。”金发王储轻微叹了一口气:“或者你们愿意告诉我,你们得到这个世界树之果的渠道?你们真的能够确保是真的吗?”

矮人们互相对视了一会儿,为首的那位犹豫了一会,缓缓道:“是龙族。”

龙族?这个词语几乎在绚濑绘里脑海里炸开了花,她曾经想过无数种答案,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起新的,针对自己的“刺杀”,实际上自己或许是被最近的耕种限制了想象力吧。

“龙族居然会离开龙岛任意插手其他种族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议。”绚濑绘里看了眼同样处于震惊中的黑泽黛雅,她本来是想结束今晚的话题,让贵客们先去休息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只能重新坐回座位上,将事情询问清楚。

按照那群矮人以往的脾气,应该会和之前一样直率地回答她,而此刻却显得如此迟疑,绚濑绘里颇有耐心等待着那群矮人想清楚自己的答案,黑泽黛雅不安紧张已经明确表现在了脸上。

“是的,对方是黑龙塔卡,龙族的第一侍卫长。”矮人最终在互相确认后,颇为自信这么回答道。

“如何证明身份呢?而且龙族又为何提供援助呢?”绚濑绘里将手肘支撑在扶手上,她歪头微微笑了:“虽然我相信你们绝不会做出莽撞的决定。”

“当然。”矮人点了点头,他理了理自己的胡子才继续道:“我们自然有合适的测试方法,作为龙族一只纯正的,不属于提亚马斯阵营的黑龙后裔,在更加久远的战争年代,矮人作为各族的武器库,曾经记录下很多龙的数据。”

“嗯,不必将详细讲给我听,这毕竟是你们族的秘事。”绚濑绘里拒绝了矮人兴致勃勃的讲述,她在对方遗憾的神情里继续道:“但是这并不能打消我的疑虑,究竟为何会将世界树之果交给你们?”

“准确来说,只有半个果子。”矮人摇了摇头:“在大地上充满生灵后,世界树停止了继续为大地创造全新生命力,最后一枚悬挂在树上的果子被尼格霍德污染,成为了一半有毒,一半无毒的存在。”

“也被称之为纷争之果,因为这枚果子,开始了提亚马斯阵营和大地生灵的争端。”黑泽黛雅沉沉接话道,她看向矮人的神情中充满了不信任:“那枚果子居然一直被龙族保管着吗?”

“准确来说是其中一半被巴哈姆特大人保管着,而充满毒性的那一半,随着提亚马斯的失败,据说最终被封印在它的死地。”矮人点了点头。

封印在了死地——这句话令绚濑绘里难言心头惊涛骇浪,她看了眼黑泽黛雅,对方显然跟她想到了一起去,但是面对这些头脑没那么复杂的矮人,显然是不能继续表露,所以精灵王储勉强压下自己的恐惧感,带着笑意继续问道:“你的意思是巴哈姆特大人重新出现了吗?”

这消息应该告诉海未,绚濑绘里这么想到,一边期待着对方给予一个准确的回答。

“并非,据那位黑龙侍卫长说,是赛恩斯送来的预言,允许我们用这半个果子所含有的庞大生命力,作为钥匙,再次连通匠神的居所。”矮人摇了摇头,给予了一个令绚濑绘里更加惊讶的答案。

“赛恩斯大贤者?”黑泽黛雅终于忍不住出声,她带着怀疑看着矮人们;“拜托,那个职位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担当的,你们是凭借一个名字确定的吗?”

“当它报上名字的那一刻你就会发现,这个人不存在于世界之中。”矮人却难得文绉绉这么说道:“而唯有它一人不存在于世界之中。”

“算了。 ”没有心情继续计较这一点,绚濑绘里几番沉吟之后打破了黑泽黛雅和矮人们僵持的气氛,她重新站起身,手拂过心口回礼同意道:“我将带人前往观礼。”

“以开启一个全新的,和平的时代。”她湛蓝色的眼中如此纯净,没有半丝怀疑的阴霾。


绚濑绘里并不知道自己答应的这件事,将成为怎么样的起始,而早在数日前的魔兽森林中,渡边曜却早已经被迫看清了本质,但是她无暇思索,罗塞变成的巨龙仍旧抓着高海千歌,并用自己的学生将自己引诱到了分裂谷。

渡边曜的实力在神圣教廷的骑士中也算得上是前几名,她曾经准确击中了巨龙的心脏,但是却不知道为何没有杀了它,而现在的巨龙飞得极高不愿意给她下一次机会,它于高空中盘旋,龙翼扇动间狂风呼啸连成一片。

高海千歌说不清自己在刮在脸上的寒风中木然了多久,直到她听见渡边曜撕心裂肺的怒吼,那像是一道从天而降的霹雳,直接击中了已经迷失麻木的灵魂,她逐渐从冻僵般的状态里回过神来,在龙爪粗糙的鳞片拉扯生疼的时候,注意到了现在的情况。

这是什么情况!!——高海•注意到还不如不注意到•千歌整个人差点又吓回去了,她甚至觉得自己突然多了一个恐高症,特别是还像是被鹰隼握着的小耗子一样在半空中八字形甩来甩去。

她听见巨龙极近的低低咆哮,像是在嘲笑着仍旧不肯放弃在身体极限中寻找机会的渡边曜,她听见渡边曜咬牙切齿自胸腔里爆发出咆哮,吼着劫持者的名字:“罗塞!”

是那个骑士吗?高海千歌吓了一跳,她自从看见那半个果子的时候就失去了自我的意识,对于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一概不知,人居然能够变成龙简直颠覆了她所有观念,甚至让她有一瞬间都忘记了自己的险境。

渡边曜用力咳了几声,她逐渐能够缓解过来眼前的阵阵发黑,但是四肢却仍旧吵闹着报警,阻止她继续用力,她抬起头看向愈发暴躁的巨龙,意外看见被龙爪束缚的少女小心翼翼地动了动。

她清醒了!!渡边曜差点被狂喜的心情淹没,幸好她及时阻止那些欢喜涌到了表面被巨龙发现端倪,她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不是一个魔法师,巨龙飞得太高,让她无法及时发动攻击,高海千歌还没有脱离危险。


而在渡边曜焦急想办法的时候,高海千歌也在努力想要脱离这个险境,这让她及时想起来自己仍旧握着那个半个诡异的苹果,那其中含有的古怪的气息之前驱除了她身上原本的死气后就一直包裹在她的身躯上,甚至丝丝缕缕侵入了她的身体里,阻碍了她对外界的感知。

而现在她清醒了,这个果子对她不再具有那么强的诱惑力,在高海千歌差一点下意识扔掉这个果子前,她突然想起一件小事:罗塞之前也握着这个果子,那么为什么对他没有任何效果?

她想起罗塞近乎是厌恶到甚至有几分惧怕地将这个很重要的东西扔了出来,难不成对于他来说这个果子是异物一样的存在吗?高海千歌刚想到这里就被巨龙挑衅抓高了几分,龙爪朝着胸前缩了缩,让她距离那还在渗着血的缺口不过一人多的距离。

高海千歌被摇晃得头晕目眩,站立在分裂谷边缘的渡边曜提心吊胆,她看着那孩子的举动却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些什么,心急如焚地寻找着突破口,她甚至责怪起来自己从来不用长枪,也不是幻兽骑士,否则现在只要能够接近一定有一拼之力。

高海千歌尝试着在强风中寻找位置,不过她很快发现,想要用投掷把那个世界树之果扔到伤口里面,实在是自己太天真了,且不说剧烈的晃动,就算以龙肌肉的愈合速度和坚硬能力也不是她一个小佣兵能够做到的。

她必须找准时机,在最接近的时候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将这个东西塞到伤口里面去,高海千歌在巨龙不太注意自己的时候,小幅度在袖子里摸索着,她很快找到了能够让自己挣脱束缚的道具——一把绑在袖子中的匕首,佣兵们都会习惯在身上藏一个能够防身的东西。

但是能不能对龙身体上最坚硬的部分之一——爪子造成伤害那就说不定了。


高海千歌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自己将绳子绑的太紧了,她提心吊胆地用最快速度磨断那些绳子,有好几次都觉得巨龙发现自己了,渡边曜似乎明白她要做什么,神圣骑士用之前小半生都没说过的粗鲁言词拼命刺激着那头几欲发狂的巨龙,让对方能够尽量在空中停留更久一些,当然如果能落下来就更好了。

之前曾经被贯穿的伤口还没有龙鳞,高海千歌估算了一下距离,深知道自己一旦逃脱龙爪,唯一的落脚点就是仍旧勉强算得上脆弱的伤口,当然,巨龙在剧痛中会做出来什么不可预料,小佣兵只希望对方能够接近地面,或者把自己甩下来。

而剩下的或许就只能依靠自己老师了,这唯一的机会也稍纵即逝,高海千歌相信,如果自己赌错了一定会坠入分裂谷中粉身碎骨,绝对没有第二次机会。

但是她绝对不要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上,或者变成渡边曜的累赘。

她已经不愿意看摇摇欲坠的神圣骑士继续为了她而强撑不顾自己的安危了。


高海千歌在终于拔出匕首的同时,就直接用力朝着掌握着自己的龙爪扎了下去,龙爪的坚硬程度超出了她的想象,连一点突破口都没有,她的匕首仅仅在细密的鳞片上撩出一串火花来!

这当然引起了巨龙的注意,高海千歌的手掌虎口都因为刚才的用力而被反冲出伤口,她刚细微皱眉就感觉到龙爪下压猛然上扬了一下,她整个人都被甩了起来!

当然不是落向地面而是抛向高空!可怜的小佣兵像是一枚随便弹起来的硬币一样,在空中失力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唯一的武器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巨龙显然并没有让她坠落摔死的意思,至少在恐惧感都把心脏拉到喉咙的时候,高海千歌看见了龙爪朝着自己伸了过来,她相信如果这次再被抓住至少有半条命都得随风而去了。

或者掉下去摔死,看起来她似乎只有这两条路了。

高海千歌硬生生在半空中改变了动作,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或许应该感谢最近渡边曜愈发眼里的闪躲训练,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她之前选定的落脚点正好掠过面前!

但是还是太快了!高海千歌仅仅是足尖接触到了落脚点,而那样所能提供的跳跃里也比之前要小,她用尽全力才面前触及到伤口的位置,而那些肌肉上沾染着血液,滑腻到根本无从抓住来悬挂着自己的重量!

小佣兵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在一瞬间用力将世界树之果塞到了伤口之中的,她几乎将整个手臂都插进去了!巨龙强而有力的肌肉压迫着手臂和异物企图全部重新挤出身体,高海千歌甚至在咆哮中还能听得见自己臂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更令她痛苦的不是这些肌肉产生的压迫力!而是龙的血液,她现在才明白那些故事里所谓浸泡了龙血百毒不侵身体强健的话全都是骗人的!她从来不知道龙血对于其他生灵居然有着这么强的腐蚀性!

那些血液仿佛灼烧着她的手臂,从四面八方像是炭火一样炙热,高海千歌的身体远远比她的脑速都要快,她在接触到的第一时间便惨叫出声!


黑龙痛苦地在半空中上下腾飞,他在狂怒和痛苦之中浑身上下都冒出死气来,高海千歌在一瞬间便被甩脱了,幸好已经深入伤口的金苹果还没被排挤出身体,小佣兵朝着分裂谷中坠去。

但是巨龙却仍旧不肯罢休,它在旋身之中摆动长尾,在呼啸的破风声中,高海千歌看着携带着万钧之力的龙尾朝着自己身上甩了过来。

真不知道是被这么拍死好一点,还是掉下去摔死更好——小佣兵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她再次听见巨龙的哀嚎,灼热的龙血兜头盖脸泼了下来,高海千歌的腰被大力束缚住朝着一边拉去,她惊讶睁开眼看见渡边曜一手揽着自己一手持剑挡在身前,龙尾上有着极深的伤口,那些血液正是从里面洒出来的。

渡边曜的腰间还有这一截绳子,她在高海千歌吸引巨龙注意的时候,把随身携带的绳子绑在了树的一头,做好了救援的准备——但是她可没想到还要面临一次剧烈的冲突。

虽然成功砍伤了龙尾,但是巨力仍旧是完整反馈在了渡边曜的身上,她们加速朝着深谷中坠去,唯有祈祷那根绳子还能撑住这种情况下两个人的重量。

但是很显然神灵捂上了耳朵,没有听见祈祷。

那根绳子直接断裂了,而内脏都隐约破裂的渡边曜只能提起最后的力气,在空中以自己为支点,用力扬起双臂,将高海千歌整个人朝着安全的地方抛了过去。

“老师!!!!”高海千歌发觉她要做什么,甚至想要打起精神阻止,却被再次丢了出去,她很快落在了边缘滚了滚后腰撞在了树上。

她安全了。


再次加速下坠的渡边曜终于放下心来,她的确是山穷水尽再无办法拯救自己,但是至少她仍旧履行了承诺。

她说会救那个小佣兵的,至少她还是救到了。

神灵仍旧待她不薄。


神灵的确待她不薄,高海千歌连滚带爬到了断崖边上,分裂谷中全是雾气她听不见渡边曜坠落的声音,更不可能看清她坠落的方位,她失魂落魄中甚至都没注意到,黑龙仍旧存活着,她即将独自面对一头重伤之下完全发狂的生物。

她看着雾气突然开始滚动,像是沸腾的水,又很快卷起层层叠叠的波澜,像是云雾,逐渐自灰白被染成一片海蓝,她听见雾气中传来龙族的咆哮声,仅仅在她一愣神之间,那些雾气被整个冲散了!

她看见蜿蜒修长的蓝色巨龙自分裂谷下腾空而起,在黑龙毫无准备的时候迎面整个撞了上去!那是龙和龙的角力!

黑龙被整个撞飞了出去,他还扇动着翅膀努力想要稳住身体,蓝色巨龙再次紧追了上去,这次不是冲撞,而是直接用嘴咬住了一边翅膀,甩头拖扯着再次扔了出去!

黑龙一边翅膀的细骨直接被全部咬断了,他的血再一次撒了出来,落在海蓝色的同类身上,那些带着死气的血液在对方漂亮的鳞片上烧灼出一个个小洞,冒出一股股白烟却没能浸入肌肉之中,便被完全蒸发了干净。

两只巨龙在半空中争斗着撕咬着,黑龙明显落于下风,他甚至是单方面被攻击着,在高海千歌看来,那之前令她头疼不已的坚硬爪子甚至没能在蓝龙身上留下多少痕迹,而蓝龙显然也是极其勇猛并且经验丰富的战士,它几乎没有给黑龙任何可趁之机!

最后一击来得极其突然,在黑龙勉强的应对中,修长的蓝龙用力缠绕紧了它的身躯,高海千歌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尾巴上似乎卷着什么一直没有松开,但是即使只用了大半身躯也足够了!

骨碎的声音响彻天际,黑龙几乎同时从全身上下都飚出血!他的脖子被完全扭断,彻底失去了生机,这场野蛮的争斗终于落下了帷幕。

胜利者提着失败者的身躯,这让它的飞行显得有点困难,它将视线转向震惊不已的高海千歌,紫色的眼眸中透露出和之前野性完全不同温和的神情,巨龙朝着小佣兵点了点头,它开口说出标准的大陆通用语:“麻烦让一让。”

居然还是….十分年轻的女声??高海千歌惊疑不定下意识让开了一大片空位,随后大地震动尘土飞扬已经死去的黑龙尸体被砸在了刚才的地方,蓝龙飞得近了一些,在龙威压迫下小佣兵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在绚烂的光芒充斥视野之后,有两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穿着白色长袍衣角绣满海浪纹路的年轻女人面容秀美紫眸柔和,但是高海千歌却将视线定格在她怀中抱着的人身上,那人低垂着头,灰色的头发几乎被鲜血染成了暗红。

那是渡边曜!


ps:你们要的果南。

评论(6)
热度(62)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