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7-12-09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九十四)两相矛盾

被小佣兵灼灼视线盯着,数年没有离开过龙族大门的松浦果南其实非常不自在,她身上还缭绕着之前同类的血腥气,这令她还是难以按捺下血液中沸腾的冲动。

松浦果南怀疑对方将自己当成了什么怪物。

她挪动了一下,小佣兵的视线跟着她也动了动,松浦果南这才发觉对方并不是看自己,而是看着自己还抱着的人,她赶快把骑士放在了地上,证明自己没有恶意。

小佣兵立刻扑了过去,她反复检查着灰发骑士的情况,做了紧急处理,确定那人仍有呼吸只是深度昏迷才松了一半气,她坐在地上半天缓不过神来,松浦果南也很体贴没有打扰她。

反正她的确也没带什么伤药,身为龙族的词典里好像连这个词都缺少了,对松浦果南来说这个灰发骑士伤只能看运气了。

高海千歌缓了缓从地上爬起来,她解开渡边曜半碎不碎的盔甲,在衣服里摸索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她对此没报什么希望,她自己身上带着的东西,早就在被黑龙拎着的时候丢了干净,渡边曜又是独自一人跟过来,马匹不知道离她俩还有多远。

还好在盔甲内衬里居然藏着一个细扁的铁盒,上面烙印着神圣烙印,高海千歌晃了晃,确定里面是圣水,她险些为了这个发现哭出来,赶快在怀里放好,想要先将渡边曜拖到有水源能够清洗的地方。

就算是脱下轻甲,渡边曜仍旧是个成年人,高海千歌不敢自己一个人移动她,她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那位伸出援手的人,或者说是龙更对一些。

一般人都会惧怕龙威,即便是现在化形为人收敛了许多,高海千歌仍旧知道对方令她惧怕,但是她现在顾不上那么多,她朝着松浦果南行礼,恳求道对方带自己和渡边曜去水源。

松浦果南正蹲在黑龙的尸体前,她仔细盯着高海千歌插入世界树之果的伤口,听见小佣兵这么说,她应了一声直接将整个手臂都插进去翻找,并成功找到了那个引诱她一路追踪而来的东西。

即便在血污里走了一遭,世界树之果仍旧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上面没沾染一点鲜血,但是松浦果南分明感觉到之前引诱她的气息又微弱了下去,那个人类骑士情况比较紧急,她也没多想,就将金苹果暂时装好,重新化为了巨龙。

蓝色的海龙小心翼翼背负起了渡边曜,高海千歌赶紧千恩万谢后跟着爬了上去,海龙的脊背是光滑的,小佣兵要护着自己的老师不掉下去,几乎没什么可以拉着的地方,她只能抱着渡边曜,又给自己手上包了几块布增加摩擦力。

松浦果南平静询问道:“你是找水源,还是回去,小家伙?”

高海千歌没想到高傲的龙族居然如此好说话,她受宠若惊结结巴巴道:“回去…回去。”并且飞快报上了大概的方位和地址。

巨龙应了一声,她腾空而起朝着高海千歌报上的地址飞过去。

 

炎娜是第一个看见空中卷起的云的人,炎龙骑士团团长也就是她的父亲正是一位龙骑士,她比其他人更清楚那代表了什么!
是龙族!龙要来了!

魔兽森林里藏有一两头巨龙一点儿也不奇怪,但是直冲着营地来还真是第一次!炎娜无法确定对方究竟为何而来,这营地也没什么多余的防范,她正在和自东亚特斯来的信使说着话,此刻连继续寒暄都不敢。

炎娜转头跑向营地中央的大钟,她甚至都不顾上找到木槌,论起自己的大剑就拍了上去!警告的钟声鸣响在整个营地,无论是正在休息的人,还是正在演武场吵闹的佣兵,都迅速拎起了自己的武器,朝着营地中央开始集合。

在应对危险上,佣兵们不比真正的士兵差劲。

终于也有人和炎娜一样注意到天空中的异象,惊恐叫喊出声:“龙!龙!是龙来了!”

这可不是什么地行龙!是货真价实的龙族!倾巢而出能够毁灭像亚述那么强大国家的龙族!

佣兵营地没有弩车,没有能够抵御龙族的重要利器,他们只得迅速支起盾牌,蒙上水里浸泡过的毛皮和草皮来抵御龙火,炎娜和其他佣兵团主事的高阶武者在最前排做好准备,所有人严阵以待。

从云中探出了巨龙的头颅,随即是整个龙身,不同于大多数常见的巨龙,这条蓝色的水龙身躯是修长的,更加接近于蛇类,大多数年轻佣兵连见都没见过,此刻面面相觑。

“海龙?”托与龙族关系很好的福,炎娜率先认出了巨龙,她松了一口气,示意大家可以放松下来些。

海龙是所有龙族中最不好战的一族,他们更不会离开海洋跑到魔兽森林的一隅休息,这分明是携带了什么任务路过的,至少不是来杀戮的。

“大人,您有何吩咐?”炎娜客气行礼,朝着在半空中盘旋的巨龙询问道。

巨龙点了点头,反而向着什么人询问道:“是这里?”

得到对方确定后,她才扭过头来面对炎娜:“人类,我给你们带来了点东西,喊你们的牧师过来接收。”

炎娜不敢怠慢,她一边吩咐着治疗师,一边紧张看着巨龙又降低了一些,营地里的普通佣兵被龙威压得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巨龙重新幻化成海蓝长发的年轻女性的同时,高海千歌跳到地上为了缓冲还滚了几滚,她顾不上跟目瞪口呆的炎娜打招呼,就先扭头看着松浦果南,确定对方有好好抱着渡边曜。

“渡边!”炎娜也看见了重伤的灰发骑士,她紧张协助高海千歌小心翼翼地将海龙怀里的渡边曜挪到担架上去,高海千歌顾不上感谢松浦果南,小跑跟着治疗师朝炎娜的营帐里转移老师。

炎娜身边原本站着的客人见状便对炎娜打了个招呼,棕黄长发的女子柔和道:“我跟过去看看,毕竟和我们佣兵团有点关系。”

炎娜本来就因为对方的谈吐颇有好感,此刻不能怠慢龙族,又担心好友情况,正是左右为难得到客人的援助,便秉持信任之心同意了,她命令那些紧张的佣兵们散去,将松浦果南朝着营地里迎:“感谢您救了我的好友,不知道可否得知您的名字。”

“松浦果南。”海龙的脾气真是好到没话说,她不但回答了自己的问题,甚至还冲着其他紧张的人笑了笑。

“松浦大人。”有眼色的人已经迅速腾了一个干净的营帐,炎娜敏锐的发现,年轻的龙族虽然努力维持着威严,实际上早已经被很多没见过的新奇东西吸引,她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想要从松浦果南这里套出更多消息来。

比如说,高海千歌和渡边曜怎么和她遇见,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见她这么问的时候,松浦果南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而且我之所以带她回来,是希望等她清醒,或者等另外一个小家伙情绪稳定,能够告诉我一些事情。”

炎娜疑惑道:“那您?是因为什么来魔兽森林的?”

松浦果南愣了愣,她没有回答炎娜的问题,只是说:“私事。”便没再开口了。

炎娜不愿意自讨没趣,便转而利用自己家龙骑士的关系扯起了其他话题,一人一龙相谈甚欢,令其他人羡慕不已。

 

高海千歌原本想陪在渡边曜身边,可是治疗师嫌她碍事,便分出来一个人给她检查情况,她的伤势比渡边曜轻了不止一星半点,只顾着看渡边曜她甚至连被上药都没有注意到。

刺痛都没有唤醒她,屋里多了一个一言不发的陌生人自然也不会。

渡边曜被送回来的及时,没有对自身造成更大伤害,治疗师们用镊子把已经和血肉糊在一起的盔甲碎片一点点从伤口中取出来的时候,灰发骑士因为刺痛甚至皱眉抽搐了一下。

她喃喃自语了一句:“千歌…快跑。”

蜜柑发色的少女捂嘴一瞬间落下泪来。

 

取出那些碎片花费了不短的时间,治疗师擦了擦汗,高海千歌想起来之前找到的那瓶圣水,她赶快交给了治疗师,而这对于渡边曜这种神圣骑士来说再合适不过。

治疗师很快在补了几个治疗术后站起身,朝着高海千歌走过来:“渡边骑士长还需要休息,她身体很好,明天大概就能醒过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治疗师皱眉认真问道:“高海,谁能够把神圣教廷顶尖水准的骑士伤这么重?”

高海千歌张了张嘴,她刚打算回答,就听见旁边有人说道:“比起这个,医师,我想暂时还是让我们的小佣兵休息一下,毕竟你看,她也有伤呢。”

医师看了眼棕发的年轻女子,想了想的确随时都有机会,就点了点头,嘱咐高海千歌道:“你要愿意就在这里守着,但是别太久。”

“好的。”高海千歌带着疑惑看了眼打断自己说话的人,她朝着医师再次感谢。

治疗师们满意离开了营帐,但是陌生的人并没有离开,高海千歌自认在这个营地所有佣兵团的人都混了个眼熟,但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佣兵打扮的。

倒像是个宫廷里面执教的学者。

 

“花丸。”那人伸出手来做自我介绍:“你可以这么称呼我。”

“你好。”高海千歌带着警惕和对方轻轻握了握手,再次确定对方绝对不是佣兵:“你好像不是这里的人。”

“嗯,我刚从北方而来,带着园田海未的信。”对方这么含笑说道。

“团长!”高海千歌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她盯着国木田花丸仿佛能够从她脸上看出来信里写了什么一样:“北方那边怎么样!团长要回来了吗!给我们带了什么!”

高海千歌最后一次接到园田海未的消息还是在东亚特斯遭受北兽人帝国进攻的时候,她随后就失去了园田海未的消息,最近虽然隐约听说了北方大捷的消息,却因为长时间待在森林营地里没太在意。

而如果现在是园田海未要回来了,那真是太好了!

那位年轻的棕发学者为她连珠炮的发问愣了愣,她轻轻摸了摸脖子——高海千歌这才看见她脖子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伤疤,随后她笑了笑:“北兽人帝国的侵略失败了。”

高海千歌欢呼了一声,随后因为被扯动的伤口龇牙咧嘴继续看着花丸,想知道对方还能够带给她什么好消息。

“很可惜,团长她暂时不会回来。”不过显然不是个令她满意的消息。

高海千歌叹了口气,挠了挠脸颊无奈道:“好吧我可以理解,还要整理军备,庆功宴什么的,都是麻烦事情。”

“不。”国木田花丸摇了摇头:“园田海未现在应该已经离开北方了,她要护送那群精灵回族里,据说矮人的百年不见的祭典重新开启,精灵们担心会对族内造成什么影响。”

“当然。”年轻的学者补充道:“园田海未也同样十分担心天启佣兵团的副团长绚濑绘里。”

“这样也没错…”高海千歌有点失望,还是打起精神来,她还有照顾渡边曜这种重要任务。

国木田花丸走到门口将营帐的帘子放下来,小佣兵因为她的动作有些紧张,学者重新转过身走向高海千歌:“那么我们要谈一谈其他事情了。”

“我不要求你现在告诉我在森林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神圣教廷的大骑士长重伤。”棕发学者在她面前站定,她微微仰头看着面前的少女:“我要求你,在渡边曜醒来决定这件事情要不要被其他人知道。”

高海千歌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差点将神圣教廷的秘密刚才说给普通人听,她有些后怕地搓了搓手臂,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嗯。”看见那个小佣兵这么听话国木田花丸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我们现在只要等待她醒来就是了。”

“或者你更愿意出去见一见你的救命恩龙。”

 

而在远方的阿瓦隆,此刻正有位神圣骑士闯入南小鸟和高坂穗乃果洽谈的房间,在地上半跪下,求大主教帮他见到教宗陛下,他带来了魔兽森林的消息。

他说得那样诚恳,高坂穗乃果都不由得为此着急,她看向南小鸟,却无法读懂她眼中的意味,鉴于身份的不同,小佣兵没有出声提醒,她比以前要“聪明”了许多,但愿这是一种进步。

“你跟随在渡边曜身边,发生了什么?”南小鸟语气仍旧是轻柔的,却站在高坂穗乃果身后没有动,像是依靠着她的保护般。

神圣骑士开口欲言,又因为穗乃果太过于陌生而闭上了嘴巴,南小鸟看了眼高坂穗乃果,语气轻柔道:“没关系,这是神圣教廷的新选拔的内殿骑士。”

神圣骑士仍旧是谨慎的,说得模糊却能够让南小鸟听得明白。

忽略什么追踪什么人,渡边曜为了救同僚独自一人深入陷阱,被魔兽围攻掉入分裂谷生死不知这点,高坂穗乃果简直能够把这个当成悬疑故事来听。

南小鸟沉默了片刻,她平静询问道:“那么其他骑士呢?”

神圣骑士迅速报上战损情况,随即再次恳求道:“请让我觐见教宗陛下,我们需要更多人手,来救援渡边曜骑士长。”

“更多人手?”南小鸟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这点事情不用通知陛下,主教就可以下决定。”

“不!”神圣骑士突然更加激动了起来:“请务必让我觐见陛下,渡边曜骑士长临走之前交代了一些唯有我才知道的事情,要求我必须见到陛下才能说。”

“好吧。”高坂穗乃果都以为神圣骑士要为森严的等级再和南小鸟多费点口舌的时候,亚麻色长发的主教却极其爽快地答应了,她绕过高坂穗乃果走到神圣骑士面前:“教宗陛下正在休息,我们就去打扰一下吧。”

高坂穗乃果也想跟上,但是被南小鸟摇头拒绝,她的神情在面对小佣兵时总是会完全散去那些疏离冰冷:“留在这里。”

年轻的主教用指尖轻轻触了触少女的脸颊,留下冰冷的触感挥之不去。

“留在这里,我需要你。”她这么说道。


ps:准确来说,是个过度章,虽然信息量很大。

评论(8)
热度(73)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