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7-12-18

【ff14,纱其玛】又十年(上中整合)

现代au。

1.

纱都第一次见到其日娜是在军区大院的门口,她正在和军区大院的孩子王玛格奈接头,两个人因为各自带的小弟分糖块不均险些又打起来,那个时候的女生比男生发育早,玛格奈仗着今天是在自家小区门口天时地利人和不肯低头,而纱都正在眯眼考虑要不要给他打哭。

一次又一次,反正玛格奈从来不长记性。

其日娜就那么被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夹在怀里,风驰电掣冲过了两个人眼前,飘扬的白裙子和细瘦的胳膊在空气中别扭挥舞了几下,有因为被胁迫软软地垂了下来。

纱都比玛格奈反应快一点,她大叫一声“不好”整个人就冲了出去,头也不回朝着玛格奈吼:“傻子!这是拐卖!还不快喊人!”

被吼了那么一嗓子下意识反应过来的不止有玛格奈,还有骑摩托车的,车把摇晃了一下,朝着路边擦过去,他一只手还要夹着个孩子一时间歪歪扭扭车速降了下来。

纱都一直是个小疯子,她此刻因为救人更是完全忘记了自己,连着窜了几窜把玛格奈和那群小弟都甩下了一大截,一把抓住了歪斜的车把,被车子斜着挂了出去。

肋下被车把硌得生疼也不顾,纱都拼命拉扯着男人的衣服,用上了所有力气,军区大院的警卫已经被玛格奈喊了过来,那男人看不得脱身,只得先扔下了其日娜,转而用脚狠狠抵着纱都腹部,一脚给她从车子上蹬了下去。

车子左摇右摆还是倒在了地上,男人从车下面爬出来没跑几步,就被警卫扑倒逮了个正着,在乱哄哄的围观人群里,纱都正疼得龇牙咧嘴不知道往哪儿藏,刚才还被扔在地上摔得不轻的白裙子小姑娘就轻轻扶着她,两个人顺利消失在了一片热闹之中。

 

玛格奈正在墙角暗中观察这边的情况,他看见其日娜扶着一瘸一拐的纱都,赶紧跑过来,然后就跟遭雷劈了一样,直勾勾看着其日娜,嘴里喃喃嘟囔着“月神,我的月神”什么的。

纱都没力气搭理他究竟又看了什么美少女战士,她也有一半心思扑在扶着自己的小姑娘身上,那孩子一看就不是这附近的,不知道是怎么倒了霉走亲戚还是放学路过就被劫了。

其日娜比纱都还要瘦小,纱都都不好意思继续让她撑着自己了,但是那小姑娘倔着一副要报恩的架势,半抱着她朝街边挪,她被拥在怀里鼻端还能嗅到小姑娘身上带着的香气,比之前从玛格奈手里抢得奶糖都好吃。

纱都觉得自己肚子快要叫起来了,她路过玛格奈的身边的时候,用手肘狠狠给了对方一下,恶狠狠道:“带我们先到门卫室去!”

玛格奈也不知道再抽什么疯,不敢扶一扶旁边弱不禁风的其日娜,反而夹着纱都,两个人一左一右把纱都连拉带扯送到了门卫室去,刚刚坐下警察就过来给其日娜做笔记,询问家庭成员去向。

“其日娜。”白裙子的小姑娘柔柔和和报上自己的名字,她裙子也脏了,被摔下去的时候膝盖手肘到处都磨烂了,却也不哭,明亮得像是一泓泉的眼睛看了看纱都和玛格奈,也顺便对他们介绍了自己。

等到警察带着其日娜的家人过来把她领走的时候,还千恩万谢给了纱都和玛格奈一袋子奶糖。

纱都觉得玛格奈捧着糖眼睛都快掉进去了,还硬要装出不以物喜的模样,她嫌弃哼了一声,就看见白影又腾腾跑回来,其日娜给纱都多塞了一个小布娃娃,玛格奈差点就笑抽了过去。

纱都握着小布娃娃哭笑不得,只能说道:“哎,以后注意安全啊。”活像是个小大人。

其日娜点了点头就被家人带走了,她们也没说再见什么之类的话,毕竟事情没个准。

纱都对那一日的记忆随着时间流逝剩的不多,就记得玛格奈那天一直哼什么“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烦得她差点一脚踹出去。

哦,还有其日娜的眼睛和微笑。

 

2.

纱都再见到其日娜的时候是在初中的学生会迎新晚会上,作为一名新生,她刚被父母从自请家教的优越感中释放出来,塞到全市最好的初中里面去。

班主任是个老学究,平日里上课先是十分钟长篇大论,从读书读好书论证到学习的重要性,这次迎新晚会的开场词也是他草拟的,纱都条件反射性昏昏欲睡。

直到她听见了新生代表的声音,那声音曾经在多少年前出现在身边,又曾经多少次出现在梦里,纱都都以为自己差不多该忘了,却还是直接打了一个激灵,直起身就从人缝里看见了其日娜。

她像是个标准好学生一样乖乖穿着校服,初中校服有多丑全天下人都知道,其日娜却穿得毫不逊色于平日常服,她站在台子上,在纱都眼里水灵灵的,把旁边其他学生,老师,衬得一点鲜明颜色都没。

纱都倒也没因此仔细听听新生代表都讲了点什么,她耳朵像是被糊上了一样,嘴也是,只有眼睛管用,她就那么目不转睛看着其日娜讲完,鞠躬,走下台子去。隐藏入人海里,彻底隔绝了她所有视线。

纱都放学的时候不由自主站在校门口堵其日娜,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幸亏旁边陪着她的司机也没多问,她自己也觉得有点丢人。

而且纱都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其日娜给她的布娃娃她有好好保存着,干脆就拿这个起头吧。

她隔着很远就看见其日娜和旁边女生有说有笑走过来,刚打定主意又缩了回来,万一其日娜都不记得她了呢?

纱都一时间也不知道其日娜要是不记得她,究竟是会让她丢人一点,还是难过一点。

她低下头的模样,在司机眼里绝对是一道奇观。

纱都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低着头等其日娜走过去算了,对方却停在了她面前,旁边的女生看着对视的两个人,不明所以地先告别走了,不打算插入尴尬的氛围里。

两个人对看着,谁都没说话,其日娜明亮的眼睛里透着笑意,但是就是抿着嘴不开口,她背着手微微倾身抬头看着纱都,像是劝诱哄骗她先开口。

纱都妥协得飞快,她挠了挠脸颊,轻咳了一声,才带着几分平静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其日娜。”

其日娜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她笑得那么好看,让纱都把那点害羞都丢到了爪哇国去。

少女的身体柔软而美好,纱都都不记得是什么书上这么写了,她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其日娜正拥抱着自己。

尴尬一扫而空,气氛都因此而明快起来。

“纱都,我一直都有想着你。”

 

3.

玛格奈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差点没转学过来,他上了军人的子弟学校,每日被教官折磨得苦不堪言,他已经不会和纱都打架了,自从各自的特征开始发育后。

刚开始发育的时候玛格奈躲纱都十米远,纱都一开口他就脸红,后来被忍无可忍的纱都再次打了一顿后才解除了青春期综合症。

然后这个综合症就在其日娜再次出现的时候开始发作了,他已经不会到处念叨着月神月神,而是开始在假期把自己打扮得焕然一新,甚至还用家长的发胶把头发给朝后抹了抹。

然后捧着一束路边的野花,站在太阳地里等着两个女生,眼神如炬,散发着灼热的气息。

纱都带着其日娜见他的时候,差点就报警了。

其日娜因为这件事抿着嘴笑了好久,玛格奈就像是每个青春期少男一样心碎不已,纱都只懊悔没有用相机拍一张,然后等到各自成年后拿来威胁玛格奈。

或者等到什么时候可以拿着照片,对玛格奈发泄一下看见他给其日娜送花的不爽。

他们在三年的假期里经常会见面,其日娜的父母在使馆工作,平日里也没空经常照顾她,纱都就自告奋勇让其日娜住到她家来,这点让玛格奈又哼了很久“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不过最后其日娜还是没有住过来,她坚持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在纱都小心翼翼地每日测量她体重一个月后,充分证明自己没说错。

纱都有时候觉得,在玛格奈和自己野草般的生活里,其日娜就是唯一的那朵洁白的花。

得好好保护着唯一一个正儿八经的女孩子——她暗自下了决心,完全没注意到划分问题。

 

4.

上高中时候,对于纱都来说阴魂不散的玛格奈又回来了,回来的不止有玛格奈,还有他带着的烧鸡腿,高干子弟玛格奈总是有着一些令那些人眼馋的小零食,当然他只会居心叵测给其日娜吃,但是因为其日娜从来不避着纱都偷吃,所以也有一半会落入纱都的肚子。

“喂,交出来。”纱都有一次放学把携带鸡腿书包喷香的玛格奈赌在了隔壁班教室里,而玛格奈活像是被逼婚的小媳妇一样惊恐护着书包。

然后打开书包看了一眼,摇头晃脑说什么“多乎?不多乎?不多矣。”

“你入魔了是不是?”纱都觉得男生大概的确是另外一个星球来的物种,她皱着眉探身过去抢玛格奈的书包,你来我往,两个人因为两个鸡腿闹腾得不亦乐乎。

纱都身体朝前倾得厉害,玛格奈本质上毕竟还是个男孩子,又誓死护卫自己的纯净,啊不鸡腿,连续好几次纱都都险些被他拉趴下。

当然纱都并不是本质上想要那两个鸡腿自己吃,她就是想打破玛格奈拿着个鸡腿,企图和其日娜你一口我一口,并且跟小说里一样霸道一笑:“女人,吃了我的鸡腿就是我的人!”——这种幻想。

就在他俩僵持着时候,不知道怎么以为这俩人打架的其日娜慌慌张张小跑了过来,被纱都扔在地上(为了双手抢方便)的书包给绊了一跤。

到没有什么狂拽霸酷炫的空中转体两周半十分完美的记录,其日娜整个人扑倒在纱都的背上,纱都猝不及防整个人都扑倒在玛格奈的怀里,而且好死不死,整个胸都砸在了玛格奈的手背上。

玛格奈那一瞬间的脑子肯定炸飞天了,纱都目瞪口呆地在对方怀里这么想到。

纱都也好香啊,其日娜趴在纱都背上这么想到,然后毫无起身的意思思考起来到底是纱都香还是鸡腿香。

玛格奈不但脑子被炸飞了,他的脸也涨红了,不管不顾顶着两个女生的重量站起来,书包直接拍在了脸上,他支支吾吾想要朝着其日娜解释什么。

巧合的是纱都也想,结果他俩就和刚才一样的同时默契朝着其日娜喊了起来。

“我和这个家伙没什么!”

 

5.

那天的鸡腿最后在其日娜的耐心调解下分完的,纱都和其日娜分吃了一个,作为男孩子的玛格奈自己吃了一整个,虽然对方羡慕的样子似乎是很想强占纱都被喂食的位置。

但是做梦——纱都呵呵冷笑着,自鸡腿上咬下一小口,像是磨人的豆浆机一样细嚼慢咽着,面对着玛格奈。

玛格奈在接下来整整一个月都没有带鸡腿来。

纱都一边开始自己带零食给其日娜,一边施舍给玛格奈一些,顺便带着几分嘲讽冷笑玛格奈。

呵,男生。

 

6.

玛格奈的成绩一直算不上怎么理想,但是政治觉悟很高,出生在军人世家以后的道路基本上也就确定了,他之前的确也没有什么奋发图强的意思。

直到他们高二终于讨论起来以后的理想和想要上的学校,纱都自然是有家业要继承的,玛格奈也是,所以他们两个人看着其日娜充满憧憬地考虑要上什么大学,要读什么专业。

整个人都在闪闪发亮,美丽不可方物。

纱都是知道自己不能比拟的,玛格奈也是,他们两个从小打到大最不能讨论的其实就是未来这个话题,就好像家长即使很熟悉也不会考虑让他俩在一起一样。

她看了眼玛格奈,发现玛格奈正盯着其日娜,他的神情里有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纱都仔细又看了看,才看明白。

她张了张口想要提醒玛格奈别做傻事,张了张口喝了点冷空气就放弃了。

算了算了,劝也没用,做傻事的也许不止他一个。

纱都这么想着,但是心里就是堵得慌。

 

7.

玛格奈第二天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铺开课本学习了起来,其日娜和纱都很快听说,玛格奈给男生们说他打算考个好大学,纱都不用想就知道对方是在说其日娜想上的那个,和国外有联系各种保送留学生的学校。

玛格奈学习简直和太阳从东西南北都出来一样吓人,其日娜第一次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满脸焦虑,她拉着纱都询问玛格奈是不是吃错东西了,而纱都看着她纯净的小眼神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事,我改天给他带泻药。”她最后这么拍着胸脯保证到。

 

不过因为基础实在有点差,玛格奈的学习就没有纱都默不作声朝着好学生路上奔那么顺利,有时候连纱都都会担心他的发际线会不会替他未老先衰。

不过玛格奈找到了让自己不那么头疼的方法,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去问其日娜一些问题,并且得到对方耐心的长时间的讲解,纱都前几次还会来凑着一起听一听,后来就发现有些问题简单到耽误时间选择坐回自己桌前。

玛格奈在问问题的时候总有点不要脸皮的得意洋洋,当然也肯定有一部分问题他的确是讲一次听不懂,可是每一次都多看一眼纱都,这就让她很不高兴了。

终于有一次,纱都给玛格奈的不知道得意什么反正就仿佛是没怎么长脑子一样的眼神给激着了,她自座位上探过身,把玛格奈的笔记本抽走,端正摆放在自己桌子上,阴恻恻地朝着对方露出一口白牙笑:“我来给你讲,一般聪明人听我讲课都能一边过,是吧,其日娜。”

其日娜转了转眼珠子看了看两个人,突然一本正经点了点头:“是的,纱都讲课我放心。”

玛格奈无处可逃,纱都的眼神明明白白表示着,你敢不好好听就打爆你的脑子。

月神在左,死对头在右,不想暴露自己不聪明的玛格奈,绝望地裹上了皇帝的新衣服。

 

8.

结果不言而喻,玛格奈惨不忍睹,肝脑涂地。

玛格奈接下来一周都老老实实找老师补习。

纱都看着其日娜在自己的作业本上批改下一句话,再次带着嘲讽内心笑话着隔壁只能和老师作伴的玛格奈。

呵,男生。


评论(4)
热度(36)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