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7-12-29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九十七)朋自远方来

夜羽依靠在樱内梨子的怀里,她的身体仍旧如常般充满力气,可是头却疼得仿佛要炸裂开来,要是她发疯的时候肯定恨不得摸出一把斧子自行执行裁决,可是现在她却什么都不能做,也不敢做。

高坂穗乃果一步步警惕地靠近两个人,其他骑士暂时被她留在了大街上继续寻找,她单手按着剑紧盯着那位看上去十分温柔腼腆的少女,一言不发。

“等一下。”樱内梨子在对方暴起前仿佛想到了什么般摆了摆手,高坂穗乃果居然很听话停在了原地——或许是因为有恃无恐,她毕竟已经在附近布下了罗网。

高坂穗乃果平静道:“我们正在找寻你的这位旅伴,不知道可否随我们去趟教廷。”

樱内梨子在随身携带的背囊里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那个小木盒,她朝着高坂穗乃果的方向递过去,笑道:“既然能够在这里碰见你,也就不用麻烦我特意再跑一趟了。”

橙发骑士没有接那个小木盒,扬了扬下巴道:“你扔过来。”

“看起来你的确比之前所描述的那样变小心了。”樱内梨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当着高坂穗乃果的面打开了那个盒子。

橙发骑士的手缓缓从剑柄上放了下去,她认识那个装在盒子里的东西,那是一枚徽章,来自于西亚特斯,来自于天启佣兵团——那是她们所有人努力设计的标志,每一个人都有体现在上面,又精密相连成一个整体。

就好像从来不会分离。

 

高坂穗乃果接过了徽章,并且自樱内梨子口中得知了伙伴们的近况,她们有的人远度海洋回到了故乡,有的人报效国家前往了战场,天启佣兵团也拥有了新的成员,正在执行着佣兵工会的任务,每个人似乎都过得不错。

“这样我还挺放心的。”橙发骑士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笑道:“虽然按常理来说我才是不让人放心的那一个。”

“已经在大主教身边做亲卫骑士,明明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怀中的少女已经停止了痛苦的颤抖,樱内梨子担心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就用力揽了揽她的腰,微微侧头耳语一句让她别动。

高坂穗乃果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亲昵的动作反正是有点没眼看,她转开了视线,轻咳一声道:“我的同伴还在等我,你有什么合理的理由吗?”

选择放过南小鸟怀疑的目标也可能不是个好选择,但是高坂穗乃果隐约觉得那时候的南小鸟显得有些怪异,事实上自从来到教廷,就经常感觉到一些怪异的事情,比如说刚才在大街上巡逻的守卫有着完全超越她的恐怖实力,却只是被认为“只能接受命令”的可怜家伙。

她不想惹麻烦,更不想给西亚特斯或者自己的佣兵团惹上什么麻烦,所以装作不知情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需要一番不错的说辞,比起用自己的脑子出错,或许樱内梨子这样看上去像个学者的人能够提供更加合理的解释。

“她西亚特斯人,我的朋、友。”樱内梨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解释道,还特意加重了朋友两个字,从怀中掏出学者工会签发的文件,上面明确显示着有两位学者结伴来到阿瓦隆考察神学院情况,并请求得到优待:“她的名字叫做席亚尔,学者协会二级学者,我的助手。”

有了证明文件高坂穗乃果趁势点了点头,她吹了一声口哨,示意埋伏在一边的骑士同伴们集合,他们共同检查了这份文件的真伪后选择了放行,临走之前,高坂穗乃果多看了一眼仍旧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语带深意道:“愿祝福伴随你们。”

 

橙发骑士刚一离开,夜羽就一把把刚才还算是帮自己避开了麻烦的少女推开,樱内梨子猝不及防被大力推得连连后退了两步,幸而在坐在地上前被对方及时抓住手腕扯了回来,差点又恢复成拥抱的姿势。

“谢谢。”夜羽因为自己刚才粗鲁过分的举动有些窘迫地晃了晃头。

樱内梨子没有太介意地摇摇头,笑道:“只不过是看你似乎有点麻烦,在阿瓦隆这里太过于显眼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下次还是多注意点好。”

她朝着夜羽告别,转身悠悠然朝着街道那头走过去,看着她的背影,夜羽心下一紧,她害怕和这个尚且陌生的少女道别,仿佛再也不能相见,自此天涯各远。

“等一下!”她冲动地跟上去拉住了樱内梨子的手,像是再也不愿意分开般十指交扣握紧,并自这个动作中终于得到些许平静。

“怎么了?”樱内梨子有些惊讶,却复又微笑起来:“我自己一个人也不要紧的,不必送我。”

“不…不是…”哪怕是跟随黑暗神的时候,夜羽也没有舌头打结身体僵硬过,可她现在不仅如此,还差点冒汗出来,支支吾吾了半天指着自己果断道:“津岛善子…我叫津岛善子!”

樱内梨子微微歪着头打量着局促不安的少女,她笑意逐渐加深,在对方越来越羞耻的神情里点了点头,晃了晃还紧握在一起的手:“走吧,我答应跟你吃顿饭了。”

被拖向餐馆的津岛善子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女一样害羞地偷偷笑了起来,毫不自知。

虽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这么也不错。

 

高坂穗乃果回到教廷里,再次见到了南小鸟,对方坐在办公桌后面,刚刚还在和身边的祭司讲着些什么,她认真的模样令高坂穗乃果甚至都忘了自己为什么回来,直到祭司朝她轻声打招呼,才反应过来

门被关上的时候,偌大的房间里仅仅剩下她和白袍的主教,橙发骑士终于想起自己之前的任务,她难免有些紧张,无意识摸了几把抱在怀里的头盔,朝着南小鸟行礼道:“主教。”

“两个人的话,不用拘束。”南小鸟放下手中的笔,闭上眼睛平静道:“结果呢?”

高坂穗乃果却开始怀疑自己究竟能不能隐瞒南小鸟了,其实自从来到阿瓦隆后她便能够发现,绮罗翼师姐所说的话至少有大部分属实,的确不能将南小鸟身居高位的原因简简单单归结于她是个少见的天才,只是一个灵魂纯净的天才是无法在阿瓦隆生存的。

即便是以高坂穗乃果的头脑也能够隐约感知到埋藏在这片平静海面下的暗潮,比她想象的还要危险,她曾经在刚来的时候为南小鸟捏几把汗,而却在事实前面发现对方比自己想象得做得更好。

这或许偏离了她第一印象中那个纯净犹如天使般的女孩子,当然也还没到达那些人口中谣传的“是教宗陛下的私生子”这种奇怪的裙带关系上,她变得有些许笼罩在迷雾中,却仍旧令人心生向往。

高坂穗乃果或许没那么了解南小鸟,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依旧维持着“纯粹的喜欢”,她每一日都比前一日更加想要去了解这位年轻的主教,每一日都比前一日更加因为一点点增加的理解而欣然雀跃。

“结果呢?”南小鸟抬起头来的时候,高坂穗乃果正呆愣愣露出笑容,惹得她的神情也终于放柔和了一些,蜜色的眼眸里流动着几缕糖晕。

“西亚特斯学者协会的学者而已。”高坂穗乃果说这样的话时候努力直视着南小鸟,认真严肃道:“我们已经检查了她的文件,确认文件盖章无误。”

“西亚…特斯吗?”南小鸟似是思索般拖了长音,高坂穗乃果则捏了一把汗站得笔直,但是南小鸟居然没有追问下去,反而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最近旅人众多,我们不得不防备而已。”

高坂穗乃果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不好意思继续和南小鸟共处一室,便借口还有事情打算逃出去松口气——隐瞒实情对于她来说,可比挥剑三百下难多了。

“高坂。”她转身的时候听见身后南小鸟这么轻轻呼唤了她一声,回头却看见那位年轻的主教重新闭上了眼睛,她靠在椅背上,将放在一边的教典抱在怀里,面容平静。

“你是忠于我的吗?”南小鸟突然这么问道。

橙发骑士毫无犹豫点了点头,便看见那位主教重新坐直了身体,再次问道:“那么,你会为了我牺牲自己吗,高坂?”

高坂穗乃果确实犹豫了,当然她的犹豫并非是因为贪恋生命的可贵,仅仅只是不理解南小鸟为什么这么说,发生什么了吗?或者是即将发生什么?

“会的。”橙发骑士最终耸耸肩释然笑了起来,她重复道:“会的。”

如果是为了守护更加值得的东西。

 

如果说有什么令精灵们感觉到惊讶的事情,那么一定是她们的王储突然就停止工作了,刚刚拥有王储的精灵族加上赶上各大时节一直是自上到下连轴转,就算是从未接触过这些事务的绚濑绘里,也在日复一日的工作和学习中被打磨成了十分合格的继承人。

当然东条希是不会这么夸奖绚濑绘里的,她总是说绚濑绘里“滴溜溜转得像是一只陀螺”,同时举起魔法书遮挡住对方刷刷刷地眼刀。

自森林归来的东条希原本打算直接离开,但是被精灵魔法深深吸引的她决心再稍微停留一段时间,结果第二次打算告辞离开的时候,又赶上了矮人使节带来祭典的消息,作为一位自称是“闲来无事”的魔法师,东条希选择黏着朋友,一起去围观这场祭典。

当然这并不是绚濑绘里提前停止工作的原因,离祭典还有数日呢,她只是接到了来自人类世界的消息——之前派出去跟随园田海未入世的那支精灵小队即将为了矮人祭典的事情暂时返程。

这还不止,她们将携带一位天启佣兵团的团员而来,是的,绚濑绘里将再一次能见到她的挚友,园田海未。

为此她甚至停止了工作,幸而精灵们也十分体贴她的王储,东条希和黑泽黛雅随她去往精灵的第一港口奥斯都提亚,迎接波克丽一行人。

当看见精灵船只的灰帆时候,绚濑绘里甚至克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自港口看台上三步并作两步窜了下去,黑泽黛雅虽然也为挚友回来很高兴,却不至于像是王储这样完全忘记自己的身份,她跟东条希两个人一步步稳健地朝下走,同时颇有默契对视,在彼此眼中都看见了无奈。

“咳,你知道的,绘里她对待海未,感情比较充沛。”东条希摊了摊手替那位王储做出掩饰的解释,黑泽黛雅挑了挑眉,表示一点儿都不接受。

“那就是,春天到了?”东条希看着那艘船在港口停下来还要有段时间,她慢悠悠继续坑害着朋友。

“春天马上就过了。”黑泽黛雅很难对这位不正经的魔法师起什么敌意,但是毫不留情的吐槽还是要的,反正的确很熟悉了。

 

绚濑绘里蹦跶下来才发现自己跑得太快了,有失形象,她连忙停下脚步,做出仔细整理衣服的行为,竖着耳朵听身后的动静,当听到东条希犀利又调侃的话时候,恨不得扑上去捂住她的嘴。

但是她的确因为园田海未的到来而心头温热不已,或许东条希是真的看得明白,她对那位挚友微妙的感情,和她的挣扎,但是她必须将这个秘密锁在最坚固的匣子里,深埋在心底,让它既不能生根发芽,更无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绚濑绘里记得园田海未朝她微笑,允许作为一个陌生人的她坐在身边的时候,那一刻她听见冰河开裂万物复苏的细微声音。

绚濑绘里记得园田海未拎着她的衣领,将她从绝望深渊里扯出来的时候,蓝发剑士一字一句告诉她世界如此美丽,而她依旧值得拥有希望。

精灵族将绘里视作神灵赐予的新的光芒,但是她却只觉得自己不过将自那人身上所获取的希望再次投射了出来罢了,园田海未才是真正令她痴迷的光源。

但绚濑绘里更记得园田海未在堪萨斯灯火下明亮的眼神,那是作为“挚友”而存在的人无法拥有的,既托付一切,又索取所有,如此自我单薄,却又如此深厚悠远,那样的矛盾感情独属于红发恶魔。

所以她必须封存自我,即便是她知道那两个人的路早已经断裂。

没有什么比挚友更加牢固,也没有什么比友情更让人进退有度珍惜有方。

 

她听见灰蓬船上精灵吹响的归家叶笛,那艘船在港口放下搭板,波克丽第一个出现在舱门口,她的神情略微有些疲惫,却仍旧十分精神,眼神比离开时要更加坚毅,一切都如绚濑绘里所料,朝着更好的方向变化去。

跟在她身后的其他精灵也陆续离开了船,她们惊讶于王储的亲自迎接,却不至于拘礼客套,自人类世界周游一圈之后的她们居然学着波克丽的动作,一人一个给予黑泽黛雅热情的拥抱,硬生生把侍卫长逼得满脸通红只差弯弓搭箭对准自己的挚友,在自家门前制造谋杀案了。

波克丽见状也不敢继续逗弄她,转而打算大着胆子捉弄一下还在翘首企盼的王储:“您在看什么呢?什么东西都没有哦。”

“哎?”绚濑绘里居然难得信以为真,流露出几分难过的神情来。

波克丽暗自吃惊,正打算摆手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就看见绚濑绘里再次恢复了开心的表情,她转过身的时候看见蓝发剑士正在一步步沿着搭板走下来。

绚濑绘里眼中只有那么一个人,她能够确信那个人的眼中也只有她一个人,就算是暂时的也好,她开心不已,却手脚僵硬麻木只能伫立在原地,看那人一步步走近自己,暗金色的眼眸里温柔如常。

“看你一切安好,我十分开心,绘里。”蓝发剑士朝金发王储这么打招呼道。

评论(7)
热度(68)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