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7-12-31

【童话系列/曜梨】小红帽与大灰狼(上)

一个美妙的童话故事不一定开始于很久很久以前,也可能是现今。

 

樱内梨子捡了一头狼,一头灰扑扑的狼,准确来说,还不能够被称之为狼,因为太小反而看起来像是一只小狗,而且更具体来说樱内梨子还不能叫做捡它,她只是神情复杂站在不远的地方,看那只在不远处草地上打滚的小兽。

它实在是太幼小了,看上去不过是刚刚睁开眼睛连滚带爬自己溜出洞穴的年龄,丢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或许很快就被其他野兽撕碎了。

穿着红色斗篷的少女撩开兜帽在原地站了十分钟,站到那只小兽都注意到她的存在,毫不怕生呜呜咽咽地滚了过来。

其实真的很像狗——樱内梨子这么想到,然而她既不喜欢狗也不可能会喜欢狼,便谨慎朝后退了两步。

小兽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原地打转转,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樱内梨子斗篷下面藏着的硬物,她阴沉着脸想了三分钟之后,转身戴上兜帽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那里。

森林里不该有狼,所以,它迟早是会死的,死在哪里都无所谓。

 

她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了大雨,森林有着参天巨木的遮挡,往日的下雨也不过是淅淅沥沥,今日却是瓢泼之势,仿佛夏季为了挤开还未曾离去春天的位置,哭闹不休像是个孩子。

这样子的确是没法赶路了,樱内梨子在巨木被掏出的树洞里藏身,她看见落叶以汇聚在地上的雨水为舟飘走,不期然想到那只小狼所在的位置正是低洼处,脑海里那只灰扑扑的小生灵在雨水中挣扎打颤,奋力想要抓住任何能够活命的东西,却什么也没有抓到,最后可能是冻死,或者淹死在了雨水之中。

它的尸体会肚皮鼓胀,眼神恐惧又期待,仿佛曾经还有过希望,希望什么人,或者它的父母来拯救她。

可惜最后什么都没有,它只能腐烂分解,化作尘泥,悄无声息消失在本就不该有狼的森林里。

樱内梨子烦躁地豁然起身,一头撞在了本就不高的树洞顶,她按了按头上被撞出来的包,最终带着几分无奈重新戴上兜帽,弯身从树洞里跳出来,带着几分自我怀疑在雨水中奔跑。

其实下这么大雨,连路都看不清简直是碰运气,樱内梨子在跑动中不得不一直停下来擦干净脸上的雨水,如果不是她对这个森林有着相当的熟悉现在怕不是已经迷路了。

她终于找到那片草地,现在已经淹没在小小水潭的下面,带着几分泥水的浑浊没有令樱内梨子退步,她毫不犹豫弯腰伸手在小水潭里摸索着,一边担心摸到皮毛的类似物。

还好什么都没有,她自水里直起身的时候,听见不远处的高地有小动物呜呜咽咽的声音,红发少女皱着眉走了过去,在倒在地上大树的空洞里,看见了灰色的小兽。

聪明的小家伙。

 

确定安全之后反而有些疲惫,疲惫感令之前原本放弃的危机感不受控制涌了上来,那只小兽带着几分好奇和信赖湿漉漉地自树洞里爬到樱内梨子脚边,而她却自怀中抽出利刃,平日一只手即可挥舞的短剑此刻却重若千钧,她不得不用双手互相支撑,才能保证不颤抖。

杀了它和它还小的思想在脑海中不停交战,而那只灰狼幼崽却丝毫不知危险,它还太小了,完全不知刚才那个愿意救它的天使,和此刻即将夺走生命的死神是同一个人。

幼崽在她的脚边翻过身来,纯然信赖地露出了肚皮来,它咬住樱内梨子鞋上的绑带,用那双蓝色的眼眸望着她。

而她怎么能辜负?就算着只是狡猾野兽的求生本能。

红发少女收回了短剑,她用斗篷裹住脏兮兮湿漉漉的小兽,在轻微叹息后消失在风雨之中。

 

樱内梨子的家也在森林之中,在巨木环绕中建立,像是精灵或者魔法师才会居住的树屋凌驾在森林中最粗壮的四颗古树之上,之间互相有索桥相连,被分割成客厅,起居室,训练室等多个部分。

或许是因为下雨的原因,树下除了钉着的红斗篷外,没有一个守卫,她成功抱着小兽溜到了马棚,前辈的爱马嗅到陌生的气味不安地打了个响鼻,被她连摸带揉阻止惊起其他人,她在草垛里翻出了一个篮子,将狼崽放了进去,在上面搭上自己的湿斗篷做掩藏,还偷偷溜出去摸了两个苹果放在篮子上面。

狼崽早已经在之前的雨水洗礼中昏昏沉沉,毫无反抗之力,樱内梨子拎着篮子沿着升降梯一直成功躲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去。

 

树屋有着足够的空间,樱内梨子也一直是一个人住,她脱下湿漉漉的外衣,将袖剑和短刃都挂到墙上去,蹬掉皮靴,解开腰间的绑带将弓放在桌子上,把箭囊里的箭都倒在旁边,她的头发还滴着水,随便用一边的毛巾擦了擦后蹲下身来,用毛巾擦了擦晕乎乎的狼崽,那毕竟是一只狼,她极其小心地腾出了一个箱子,暂时将它关了进去。

下着雨自然不用去找前辈们签到,樱内梨子也不想再出门一趟导致生病,如果生病自然会有人来房间里照顾,那么狼崽也必然会被发现,下场也自然只有一个。

她用刀在自己的箱子上捅出了一个出气口,免得狼崽在箱子里闷死,便尽快收拾了一下,吃掉苹果和随身带的干粮之后,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没有她的训练,樱内梨子是被一阵微小的动静惊醒的,她还迷迷糊糊地想着什么玩意在挠墙,下一秒就被一阵奶声奶气的咆哮吓得从床上蹦跶了起来。

樱内梨子掀开箱子的时候,里面关着的狼崽已经恢复了活力,它炸着毛在里面打转转,看见樱内梨子的时候甚至想要扑腾起来撞过去,可惜实在是太小了点,一点攻击性都没有一头撞在箱子上。

樱内梨子伸手打算去抱它,它却弓着身在里面龇牙咧嘴作势想要咬人,眼睛盯着那位红发少女,隐约嗅到一点熟悉的气息。

像是昨天的温暖怀抱,像是最喜欢的暖融融阳光下弥散开去的花香,它看着对方琥珀色的眼眸,犹豫着要不要在那只修长的手上咬一口,它正巧又累又饿。

樱内梨子自然不可能知道它在想什么,但是她也有着自己的赌注,短剑就放在不远的地方,如果这只狼咬了自己,无论什么原因,她都有了能够正当杀死的理由,这或许能够避免之后的麻烦。

在一人一兽的僵持中,狼崽张开了嘴朝着她的手打算咬下去,樱内梨子没有丝毫移动。

 

可是疼痛终究没有出现,她的手指被轻柔地舔了舔,狼崽低垂下眼眸温顺信任地用舌尖扫了扫她的手指,毛躁的舌头触感令樱内梨子险些笑出声来,她将狼崽抱出箱子,四肢离开地面的狼崽小小幅度挣扎了几下,很快被红发少女举到了脸前,夺走了它的所有视线。

她真好看,人类中居然有这么好看的?狼崽子努力伸长脖子,滑动前肢呆呆地贴近对方的脸,最后轻轻用湿漉漉的鼻子凑上了对方的鼻尖,相碰了一下。

樱内梨子终于笑出声来,她将狼崽抱在怀里,省去了其他多余的念头,揉弄着那些灰毛,自言自语道;“要给你叫个什么名字呢?”

她眼神飘到一边的书上,想起来前几天读过的诗句,随口就道:“叫曜怎么样?”

狼崽在怀里闷闷地满意叫了一声,樱内梨子觉得它实在是太通人性了,忍不住就再次举起来蹭了蹭鼻尖。

狼崽打了个哈欠在对方的怀里蹭了蹭将视线转向少女的身后。

她的背后,有着穿着红色斗篷女人的图纹,藤蔓围绕,弯弓搭箭英气勃发,下面有着一行小字,印刻着这片森林守卫者的宣言。


守卫人族森林,与狼族为战,裹尸埋骨至此,和森林同生共灭。

                                                                            ——小红帽骑士团


ps:别被标题骗了系列,童话系列的新更新。

应景为了曜梨结婚开始开坑,明天再更新就是个跨年文了有点激动,那么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评论(2)
热度(94)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