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1-06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九十八)开始

园田海未和园田曜有那么多不一样,其中最不一样的是她做一件事情,做一个选择或许目的相当单纯,她也曾经犹豫,在究竟是前往幽游森林去见高海千歌,还是应该随着精灵们去看望一下友人。

替她做出选择的其实是国木田花丸,虽然园田海未不确定中间她和园田曜究竟又发生了些什么,总之她规规矩矩地朝自己递交加入天启佣兵团的申请书了——这把蓝发剑士吓了一跳,不由得朝着阴谋诡计的地方想了去。

“作为谋士的国木田已经不再存在了。”在入团申请上明确写着的只有一个名字,不存在姓氏,年轻的棕发谋士笑了笑,像是历尽沧桑那样疲倦:“之前的人生也已经死过一次了。”

她摸了摸脖颈上仍旧存在的伤疤,平静道:“既然我的人生由我自己选择,那么究竟是去向何方也由我决定。”

“你…”你并不想报仇或者是对我们保持敌意吗?园田海未本来想这么问,但是她飞快发觉了不合适,所以仅仅只有第一个音发了出来。

国木田花丸还是听明白了,她摇了摇头:“我知道我无法被信任,说白了其实我也是在利用你们。”

“利用你们,寻找我自身的真正价值。”她这么坦诚对着园田海未说道。

 

这是园田海未能够接收国木田花丸并且将她派往幽游森林的原因,在一群直率的老江湖的,甚至是身体力行比动脑子更多的佣兵中随便搞什么阴谋诡计是不明智的,如果花丸想要获得她的信任,那么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是给天启佣兵团创造更多的机会。

这对于她来说应该不难,难在她能够多真诚。

而促成园田海未去精灵族的原因是精灵们关于矮人祭典的解释,而且这次非同寻常,矮人族想要重新让匠神降临祭典,那可是十二主神之一的匠神,和战神月神等神灵比肩的伟大神灵。

这样的盛典错过太可惜是一方面,园田海未心底也保持了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她想要和匠神对话,想要得知过去发生的事情,亦或是巴哈姆特现在身处何方。

至于精灵们十分担心的是来自于矮人的阴谋,园田海未到并不这么认为,却难免也有一些思念和担忧自己的挚友,绚濑绘里据说过得十分好,但是却未必是开心的。

如果她仍旧在迷茫,或许自己能够帮帮她吧,至少陪伴一小段时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而园田海未现在见到了自己的友人,她和每一位精灵子民交流,像是位真正的王一样包容着那些人的情绪,她身边站着了新结识的朋友,忠心的下属,那些人都以她为中心,而她简直像是会发光一般。

不,或许她本身就是光吧,吸引着那些人,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园田海未在朝挚友打招呼的时候还在想,绚濑绘里把自己还在做向导那些年的包容力,凝聚力都发挥到了极致,经过磨炼的她变得更加成熟,变得更加坚强,又稳重,园田海未自问是比不过她的挚友的。

直到绚濑绘里一句话没说拥抱了她,她的拥抱那么用力,那么贴近,园田海未甚至能感觉到她在颤抖,因为激动或者是因为想要抑制哭泣的冲动,绚濑绘里平日里有那么坚强和完美,甚至令许多人都忽略了她仍旧是一位未成年的精灵,而现下她在自己的挚友面前才会恢复些许依赖和脆弱。

“好了,好了。”蓝发剑士拍拍挚友的后背,她语气里带着几分诱哄:“王储殿下,你的臣民要笑起来了。”

“啊?”绚濑绘里憋出一个抖音,她迅速松开园田海未脸涨得通红转过身来看着其他精灵,还有东条希,语带威胁:“你们笑什么?”

大多数精灵们迅速转开了视线,波克丽尤其快,然后她听见自己的挚友,黑泽黛雅一本正经回答:“我们为您和挚友的相逢而喜悦,为精灵们重新归来而开心,于是我们想要笑,让风将欢乐的讯息带给您的每一位子民。”

东条希都要大呼漂亮然后死命鼓掌了,被这么一本正经解释给压得抬不起来头的绚濑绘里简直是难得一见的奇景,可惜金发王储身边,她的“上司”天启佣兵团团长正在望着她,希望她放过可怜的精灵。

东条希接受了对方的恳求,她笑嘻嘻朝着园田海未伸出手去:“再次见面真令人愉悦是不是?海未。”

“当然…希。”蓝发剑士伸手和她交握,她颇为轻快道:“看见你仍旧在这里的确让人十分愉快。”

“其他人都还好吗?”东条希虚虚晃了几下手,松开后不经意问道:“包括真姬?”

“我以为你会经常收到消息。”暗金色的眸子沉了沉,园田海未表面却仍旧在微笑:“大家都很好,都在自己喜欢的路上走得不错。”

“那就好——”听不下去着两个人的寒暄,绚濑绘里扶额捂住东条希的嘴,顺便朝着自己的精灵子民们使眼色,精灵们迅速坐上了马车先告别去休息,波克丽原本想留下来也被黑泽黛雅推走。

黑泽黛雅将她的王储和两位人类朋友送到了公馆,才在王储的吩咐下去重新和自己的挚友见面,绚濑绘里等她走到没影才转过身来朝着端正坐在桌前的园田海未,和百无聊赖用自己帽子堆塔的东条希道:“好了,现在就剩我们了。”

她倒了几杯茶放在桌子上推给每一个人,坐下来和东条希一起讲视线转向园田海未:“快讲讲吧,都发生了什么?作为回报,我们也会讲这边的事情。”

而园田海未能讲什么呢?她罕见地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将一些事情隐瞒,比如说战事,比如说西木野真姬的真实身份。

 

她们彼此交换着讯息,连续几个小时只用喝点水还讲得兴致勃勃,虽然彼此间肯定都有隐瞒,但是丰富的故事内容还是令第一次听见的人感觉到吃惊。

聊天一直持续到黑泽黛雅再次来敲门,她询问园田海未晚上晚宴上关于饮食的偏好,得到相当好打发的回答,蓝发剑士笑着点了点头:“感谢盛情款待,其实我吃点什么都行,只要不给我发泡酒。”

好吧恰好精灵也没有这种酒——黑泽黛雅在本子上打了个勾,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朝着绚濑绘里询问道:“需要我再找矮人多要一张请柬吗?”

园田海未正是为这个事情而来的,听闻此言她将目光转向绚濑绘里,金发王储沉吟了一下道:“这场祭典不对一般人类开放,上次我们要希那张,矮人是不是对我们已经说过一次再也不给了?”

“嗯….”黑泽黛雅点了点头,她用羽毛笔敲了敲本子道:“或者我把精灵的让给她?”

“也不妥。”绚濑绘里摇了摇头,她沉吟一下:“算了,你联系一下矮人王储,看看能不能再要一张。”

“或者——”园田海未挑了挑眉,迟疑道:“我从没有一天想到我要换个身份?用龙族怎么样?”

黑泽黛雅十分吃惊望着她,她将头转向东条希,对方仍旧在笑着,显然是清楚这件事,随后又把头转向自家王储,金发王储点了点头:“这是真的。”

绚濑绘里却将目光转向园田海未:“海未,这样轻而易举暴露身份,如果传到西亚特斯,会对你造成十分不良的影响,有关于你的种族问题,必定会让你失去在西亚特斯的伯爵身份,在今后的持续发展上,也将步步受阻。”

她顿了顿:“虽然以你为龙的身份,加上这次龙族对矮人提供帮助,我想这足以帮你拿到一张请柬。”

“等一下。”其实园田海未说出来那句话是有点后悔的,她实在是太过于将一切押在这次面见神灵的可能性上了,连话语都不假思索过于冲动,只不过现在听见绚濑绘里的分析,反而让她抓到了更加清晰的重点:“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下。”

“龙族对矮人提供了什么帮助?”她充满疑惑这么看着两位精灵。

 

绚濑绘里把仍旧处于震惊的黑泽黛雅拉进来,她本就对龙族提供帮助这件事情存有疑虑,此刻索性明明白白讲出来询问园田海未,她自然是信任对方守口如瓶的能力,讲完之后就带着几分期待看蓝发剑士,希望对龙族更为熟悉的她能够给予一些解答。

园田海未却沉默了,她从没听说过龙族掌管着世界树之果,但是她没听说过不代表不存在,从严谨的角度来想,赛恩斯曾经的确出现于龙岛一次——这得到了所有人的证实,那么的确有可能出现第二次,它曾经帮助亚述,也每次都出现在历史的转折点,那么这次也有可能是发觉了什么,才会下达这样的指令。

尽管蓝发剑士也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龙族的黑龙近卫长近些年从来未曾离开过龙岛,但是如果星空凛,阿特拉斯的后裔现在已经掌管了龙岛,或许龙岛的守卫机制已经被重新激活,任何龙都可以做好入世的准备。

甚至可以再次开启龙骑士试炼。

 

“真抱歉。”处于严谨的考虑,园田海未最终摇了摇头:“我也无法确定这件事情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赛恩斯的确曾经出现,你们精灵也应该见过。”

“是的….虽然并不是现今。”黑泽黛雅有些无奈叹气了一声,她看了看一言不发的王储,抱怨道:“如果我们能够知道赛恩斯的长相就好了。”

“或许一直就不是一个人。”绚濑绘里显然是另外一个学说的赞同者:“除了神灵可没有人类能够活那么长久,而神灵是秩序的掌管者更不可能随便推动我们的历史车轮。”

“能够逃避时间掌管的人是不存在的。”金发王储摊了摊手,她转而向沉吟的园田海未:“不管如何,我并不建议你以龙族的身份。”

“你说得对。”园田海未点了点头,她神情有些忧虑:“是我考虑不周,我尽快写信询问松浦果南,最近龙族近卫长是否有过出行记录。”

“这个暂且放一下。”看着好友闷闷不乐,绚濑绘里自然有些心疼,她用眼神示意黑泽黛雅把东条希先带出去一小会儿,待两人出去后才转而向挚友询问:“你到底怎么回事?海未…在我提到你以龙族身份出场的弊端的时候,我觉得你好像很乐意?”

蓝发剑士沉默了许久,绚濑绘里也颇有耐心等待着她,最终难捱越发冰冷的气氛,园田海未最终平静道:“我…如果放弃人类的身份,可能就没有什么人需要为此为难了。”

对于园田曜来说,园田海未本来就不该是个活生生的存在,只要她以人类的身份度过一天,那么一天都存在着身份被揭穿的危险。

她不需要一个妹妹,徒增麻烦。

 

而对于园田海未来说,这并不是最痛苦的事情。

更为痛苦的是,她曾经失去过亲人,最终找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其实仍旧会失去。

 

最终绚濑绘里还是决定让黑泽黛雅通过她的妹妹再想办法多带一张请柬,她当然知道每多一个人都会触及到矮人因为这次盛事敏感紧绷的神经,但是那是她的挚友啊。

她愿意为园田海未做出任何担保,以绚濑绘里的名义,一个佣兵团副团长,一个普普通通的精灵向导的名义。

矮人的消息很快反馈了回来,不难想象黑泽露比到底在其中做了多少周转,幸好还是顺顺利利拿到了请柬,绚濑绘里十分高兴,她将请柬递给园田海未后,朝着黑泽黛雅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敢当。”黑泽黛雅为妹妹的成长而感到高兴,她甚至难得笑起来回答王储殿下的话:“露比比我想的还要出色,我相信她能够完成这次祭典。”

“你的妹妹一直很强大。”绚濑绘里想起来那时候有关于自己刺杀事件,那事件因为线索中断被暂时搁置,但是黑泽露比承诺会在矮人族寻找线索,她希望这次去会带来些新的消息。

 

她们启程在一个有薄雾的清晨,自港口出发的灰蓬精灵船会沿着海岸边缘前进,在绕过羚羊角后扯起风帆,来到矮人的最大港口卸下有关这次祭典精灵族的礼物。

而载有精灵王储的马车不必绕远路,绚濑绘里可以和她的朋友,还有护卫队一起从陆上越过两国的边境线,离开森林之后便是空旷的原野,现在季节正好,一望无际的绿意令人心旷神怡。

矮人的护卫队在边境线上迎接精灵们,黑泽露比会在矮人的帝都,巴比斯科等待这群精灵的到访,她所选择来迎接精灵的矮人们都相对来说更赞同与精灵共存放下一切恩怨,所以一路聊得还算愉快。

东条希更是和那些天生的匠人们谈得来,她懂得一些魔法道具的制作,而矮人们对于魔纹更是十分熟悉,甚至掏出自己家传的武器谱和紫发魔法师一起研究。

可是翻遍武器谱也未曾见到有相似的魔法杖,东条希头痛不已,最终选择了放弃。

她想总会有机会的,得知手杖的来历,找到新的线索,便拒绝了矮人准备给她介绍矮人第一匠人来识器的好意。

很久之后,东条希却后悔了。


ps:算是过度章有很多绘海吃吧...

评论(4)
热度(48)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