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1-28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一百零一)山之心

匠神的形象一直被描绘成一位衣着朴素的人,没有其他神明的高冠华服,而是佝偻着背高举着锤子正在劳作,矮人们将他的形象勾画得平易近人,就仿佛是在他们身边。

这足以证明他们对于这位神灵犹如父亲般的喜爱和崇拜,而现下通向匠神神域的大门已经再次开启,矮人将自己最真挚的歌声送入,企图唤回那位神灵思念族人的情感。

精灵们也闭气凝神等待着门内的动静,黑泽露比只能看得见那些泾渭分明的黑白“棋盘”,却仍未得到任何的回馈,她十分紧张,也许用紧张形容已经远远不够。

矮人将所有的棋子都押在了她的身上,一场豪赌还不是最糟糕的,他们甚至请来了精灵的协助,像是能够百分百信赖匠神一定会降临般。

矮人的歌声已经停止了,无论是门内的,还是门外的。

黑泽露比绞尽脑汁想从自己身上找点错说给那些仍旧激动等待的臣民,这样或许可以避免接下来的尴尬情况,比如说匠神没有降临。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歌声停止,空气也仿若静止,精灵们有些不耐烦起来,有人开始左顾右盼,被在绚濑绘里不远处的黑泽黛雅发现,用眼神制止。

黑泽露比不敢回头看那些族人露出了什么眼神,她的王冠,她的权杖在此刻重若千钧,她微微斜眼看了看绚濑绘里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那双清澈的眼眸里没有不耐烦,这给了她莫大的鼓励。

新任矮人王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做出一个绝对不在典礼仪式任何一条要求里的决定,她自石台上走下来,将权杖交给了一旁惊讶的矮人贵族。

绚濑绘里跟着她,看她犹豫了一下,将王冠自头上取下,双手捧着准备交付给其他矮人,精灵王储吓了一跳,她以为黑泽露比要交还王权。

这可不行!她顾不得细想下意识伸手去抓黑泽露比的手,想要阻止她莽撞的行为。

匠神没有现世就算了,矮人总不能失去最后的王!——绚濑绘里的想法很单纯,她并没有什么关于矮人和精灵不和的树敌论,甚至相信黑泽露比当王的时代会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更好。

园田海未却比她更快,当然她并不是来阻止黑泽露比的行为,她站得离绚濑绘里不远,此刻稍微上前两步轻轻撞了撞她的肩膀,阻止她伸手的行为。

绚濑绘里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蓝发剑士摇了摇头,用口型道:“相信她没打算放弃。”

是了,金发王储逐渐想起来黑泽露比是什么样的人,她在精灵族当质子的时候从未有过放弃,在被刺杀怀疑加身的时候也未曾放弃,她居然以为这个坚强的少女会在这时候放弃。

差点就小看了黑泽露比。

 

矮人不理解他们的王将王冠交换的意义,他们最后的王难道要在第一天就放弃自己的族群吗?矮人们起了骚动,精灵们也纷纷不解想要开始讨论。

唯有黑泽黛雅毫无动静,无波无澜,她握紧了手,咬着牙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像是钉在台子上的一颗长钉。

“您是要…放弃我们了吗?”矮人贵族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不是。”黑泽露比轻声回答,她看了眼精灵王储,对方用魔力帮助她扩散了自己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红发少女挺直身体,她环顾在场的所有人,一字一句清晰无比:“我未曾放弃我的族群,也不会放弃我的亲人们。”

“我取下权杖,摘下王冠,皆是因为我知道它们的重要性。”黑泽露比的眼神如此坚定,北山之岩远远不及:“它们对我的族群十分重要,决不能失传。”

“当然,不止如此,我摘下王冠,取下权杖也是因为它们仅仅是王权的象征,却不是我,作为一位匠神子孙最好的证明。”黑泽露比转身朝着巨门走去,平静道:“唯有王族的古老血脉,唯有矮人的血脉才不会被时间消磨,不会消逝。”

她张开五指轻轻放在巨门上,眺望着里面的纵横经纬:“如若说神灵未曾听闻我们的呼唤,未曾理解我们的祈求,那么我便去面见神灵。”

“父神并非居住于众神之所,而愿意陪伴在我们身边,那么他之神域即为我们敞开,我将踏足此处,将你们的疑问解开。”

 

全场哗然,即便是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这种面见过神灵化身,讨伐过半神之龙见多识广的佣兵,也不得不为黑泽露比的“异想天开”而赶到吃惊。

其中有多少危险自然不必说,就算是以人类之躯踏足神域,也未曾又任何人敢如此想,即便是匠神并未高居神界,而是如她所言居住于“人”之中。

“这太冒险了!”黑泽黛雅是第一个表示反对的,她甚至比所有矮人反对得都要快,不假思索地将话语脱口而出。

“是很冒险。”黑泽露比同意她的说法,却轻轻摇了摇头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她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但是我能感觉到,那里…”

她的视线越过了那些经纬,看向尽头:“再召唤我,再呼唤他的后代。”

那尽头有着什么,虽然看不清,但是肯定存在着什么,并非虚无。

 

这实在是太棘手了,如果矮人现在能够坐下来开个会,一定会开三天三夜讨论这个话题,但是现在什么都做不成,巨门非人力能够关上,就算是几百个矮人一起用力也不行。

但是这么敞开着也不行,难道要让这些精灵们回到领地说:“哎哟那些矮人把匠神的门开着晾在那里不管了”,要让他们这么说吗!

在安静到死寂的气氛里,黑泽露比笑了笑,她说:“看啊,我就当你们默认了吧。”

矮人的王脱下坚实盔甲,解开华贵外袍,她深吸一口气朝前走了一步,仅仅只有一步,却闻大地震颤,却知深洞空鸣。

北山在震颤,是地震了!

“地震了!地震了!”矮人们的反应最快,正如当时向导对绚濑绘里所说,北山这里已经经历过频繁的地震,大地的裂纹都没有即使修补,想必这次又要添几道。

但是这不是惊慌的重点,他们现在在山里!不是在山上!而是在原本就有些脆弱的空洞里!震颤被空洞加剧,虽然这里从来都没有塌过,但是不代表从来没有就不会有!

“所有人都离开这里!”绚濑绘里环顾了一圈根本没找的任何能够被认为是安全的躲藏地点,住在森林里的精灵们几乎没有经历过地震,眼下比矮人还要慌乱,她朝着脸色苍白的黑泽黛雅命令道。

“海未!”绚濑绘里不能丢下自己的族人不管,可是黑泽露比这边难免会有些照顾不到,她只得呼唤自己挚友的名字:“我需要帮助。”

“知道了。”她的挚友自人群中逆行,奋力挤开慌乱的人,伸手去抓那位握扶着门框站立不稳,却努力对矮人们安抚情绪的王。

黑泽露比在北山剧烈的摇晃中艰难命令着矮人们尽快撤离这里,上方的穹顶出现了细碎的裂纹,这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场面。

被园田海未抓住的时候她没有拒绝,拉着对方的手轻声道谢,却在转头时候看见门内万象崩塌的场面,那些经纬分明的东西原来并非虚空而是切实存在,随地震化为碎片。

却并非朝下破碎掉落,而是朝上,逐渐重组,化作一枚奇异而硕大的宝石。

 

“汇聚。”园田海未听见苍老声音在如此低叹,那是古神的语言。

地震停止了,穹顶的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仿佛这座山是活物,而地震不过是它沉睡中仍存的一点呼吸。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山之心。”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大典被逼着翻阅群书,黑泽露比也不可能认识那个仍旧悬于门内虚空之中的奇异宝石,她呢喃道,语气中充满讶异。

山之心仅仅在神话传说中出现过,匠神的锤子砸穿了北山,而因为神力的作用,北山被匠神的神锤赋予了新的生命,匠神用神锤铸造了它的心脏,而山化作了神灵的守卫,最终在替匠神阻挡提亚马斯攻击之后倒在了现在的大地上。

它的心脏碎裂,身躯回归现界,而在其上又有新的生命被创造,那群新的生命在匠神的帮助下建立了王国,最后变成了现在的矮人模样。

黑泽露比用力揉了揉眼睛:“传说竟然是…真的吗?”

难以置信,难以想象,当神话传说以现实存在的身份展现的时候,年轻的王惊呆了。

园田海未也未曾想过山之心会出现,但是她自其中感觉到了浩荡却古怪的神力,逝川的低鸣在脑海里作响,提醒她一切有多不寻常。

这绝对不是匠神的力量,也并不属于世界树之果本应有的生命力,在其中混杂了更多她无法言说更不能准确确认的力量,逝川的反应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低声道:“黑泽殿下,退回来,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园田海未从来没这么觉得她自己是个乌鸦嘴,但是她刚说完这句话,山之心就再次改变了形态,在空中重新化为碎片,化为狂风,随后成形。

那是巨龙,张狂着龙翼,身形庞大的龙族在神域里盘旋,朝着站在门口的人咆哮着,那双白眸却一点点阴暗了下去,由山之灵塑造的巨龙,眼眸却最终化为鲜血之红。

而园田海未认识那条巨龙,不仅仅是她,绚濑绘里要是在也认识。

那是提亚马斯。

 

准确来说那不是提亚马斯本尊,但仍旧有着它的气息,园田海未体内的龙血沸腾不已,她的手失了力道,强忍着逝川低鸣的头疼想要逃离这里。

她的手被人一把握住,绚濑绘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返回到了她身边,她将矮人王先从门边拉开,推到身后:“殿下, 先离开这里。”

黑泽露比点了点头,她说:“洞穴已经稳定住了,虽然巨门还没有办法关闭,但是我们先离开这里。”

绚濑绘里扯了一把园田海未,蓝发剑士却像是生了根一样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疑惑道:“海未,走了。”

园田海未侧过头来看她,那双眼眸化为竖瞳龙眸,像是无机质的宝石一样,她用手将绚濑绘里的手指一根根掰开,甚至不小心扯疼了精灵王储。

“海未!”绚濑绘里急切朝她呼喊道:“快清醒过来!”

她还要分心遮挡着疑惑的矮人王视线,而园田海未的状态显然不对,绚濑绘里咬了咬牙,再次低吼道:“海未!别看那边!”

她真的希望像是那次只用看着她一样,园田海未能快点好起来。

 

事与愿违这句话从来都是给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这种连做个佣兵高难任务,都能掉入史诗级副本的倒霉蛋准备的。

园田海未听见了绚濑绘里的呼唤,她其实本来就没有失去自我意识,虽然痛苦,但是还能挣扎,她的血液在沸腾,比在龙岛的任何一次,比化龙都要炽热,即便是隔着衣衫绚濑绘里也能感觉到她身躯里持续不断的高温。

这高温并非出自园田海未所愿,她甚至敢保证也从未听说过其他龙族有在面对提亚马斯的时候血液会炽热至此,那么问题只能是出在巴哈姆特身上。

园田海未苦笑了一声,她看不见自己外表是否产生了其他变化,她唯一能够自救的方法只有一个,解决掉山之心转变的邪龙之影,然后避免自己被焚烧殆尽。

当然这也可能通向死路,所以她不能牵连挚友。

“它在召唤我。”园田海未推了推绚濑绘里,她轻声道,抬起手努力想要捂住自己 的龙眸:“所以…这大概是我的使命。”

我还以为将我的直觉带到这里的,仅仅只是思念呢。

 

邪龙之影俯冲而下,自脊背的骨刺开始闪烁着白光,像是蓄满了龙炎,它张开口将那些烈焰凝成线,直直喷向门口,园田海未见识过巴哈姆特龙炎的威力,就算是现在的邪龙仅仅是一片残影,但是加上山之心作为动力源,龙炎也绝对能够融化烧穿这些山石,那些刚刚开始愈合的裂缝会重新出现,山体会再次脆弱不堪。

会发生什么不难想象,所以园田海未转过身来,用力推了绚濑绘里一把,金发精灵一个不查后退数步,将发愣的黑泽露比也一起撞得坐在地上。

“逝川,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园田海未抽出逝川,白色长剑上的蓝色魔纹随着她的话语流转起来,魔力被从剑柄源源不断灌入其中,园田海未仍显不足,她将手掌擦过长剑,来自于巴哈姆特的血液被逝川吸收,逝川的魔力更胜一筹。

魔力自白色长剑里迸射出来化为巨大的剑形盾牌,在裂缝前筑起防线,这样还不够,血液还不够,园田海未将掌中的伤口再次划开加深,自掌中涌出的鲜血沿着魔纹落下,几乎染成一片鲜红。

剑气化为修长锁链,钉入岩石和门扉之中,魔力盾牌被牢牢扣死在缝隙上,园田海未又加以自己的身躯作为最后的阻挡,用整个脊背迎接奔腾而至的龙炎。

 

“快离开这里!”龙炎奔袭而来,附着于魔法幻化而出的盾牌上,盾牌和龙炎相撞,在灼烧中闪烁,有几缕穿透了缝隙直直燎烧上园田海未的背脊,那些火焰似是有灵性,落在蓝发剑士身上,仅仅灼烧出衣物几个小洞,就沿着那里直接钻入她的身体里面去。

钻破皮肉,烧灼骨头,燎烤血液,园田海未根本无法行动那种痛苦,她想要放声惨叫,却又硬生生止住,她不能动摇自己的精神,更不能倒在这里。

一旦倒下,逝川的运作必然停止,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蓝发剑士撑不住跪倒在地,她用力拄着逝川,低下头的时候开始血只是一滴滴落在地上,后来便能晕染出一片相同的颜色来。

 

她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几分钟,或者其实只是因为太过痛苦使得她潜意识拉长了时间,龙火终于褪去的时候逝川的强烈魔力也随之消失,薄如蝉翼的盾牌也顷刻间碎裂。

园田海未听见轰隆隆的巨响,那并非来源于邪龙之影,而是来源于那扇巨门,它正在关闭,将神域再次隔绝在山体之中,这是她努力承受到现在得到的最好回复。

绚濑绘里和黑泽露比都没有离开,金发精灵冲过来想要把园田海未从门里面拽出来,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手段,她紧张地喊着海未的名字。

“龙呢….”园田海未甚至没有回头的力气,她的血液仍旧散发着高热,证明着这仍旧不是结局。

“消失了!”金发精灵慌张地用力去抓挚友的手臂,她清晰感觉到了阻力,随着大门逐渐合拢,神域正在排斥着她,作为一个精灵,亦或是作为一个凡人的她。

园田海未离她明明就那么远,却像是在胶水中努力移动手臂一样艰难,但是绚濑绘里不会放弃,因为以前的蓝发剑士也从未放弃过她。

蓝发剑士像是也察觉了这一切,她勉强将逝川摇了摇,从地上抽了起来,又努力前倾身动了动手臂,想要抬起手去抓挚友的手,想要逃离这里。

在手指相碰前,在绚濑绘里的面前,园田海未的周身突然燃起了白色的烈焰,那火焰将她的身体包裹,仅仅只用了两三秒钟,那些火焰像是从她的身体里面燃烧出来的,她听见园田海未痛苦的惨叫。

她从来没有听过园田海未的痛呼,这到底是有多痛苦!!

 

蓝发剑士摇晃了一下,她连指尖都在燃烧,便用仅剩那点神志摇了摇头,一点一点蜷缩手指,躲开了绚濑绘里仍旧执着朝着她伸出的手。

她朝后倒了过去,即将朝着神域虚空坠落,她看见巨门即将合拢,绚濑绘里安全了。


她被人一把抱住,白色火焰也灼烧上那人的身躯,园田海未勉强睁开眼看见绚濑绘里咬紧牙关痛苦的表情,巨门已经合拢,她居然在最后冲了进来,不知道用了什么力量。

但是神域正在崩塌,绚濑绘里也如此痛苦,她无法阻止园田海未的坠落,更不愿意松开手。

或者说她从冲进来的那一刻,就没有考虑过自己。

 

“你得…救自己…”园田海未的声音微不可察,带着颤抖。

“这不是我放弃你的理由!”在坠落中绚濑绘里的表情如此坚定:“我绝对,不会再松手第二次了!”

绝对不会像那次一样,留你一人坠入深渊。

 

“真是个…不合格的…王。”园田海未不知道自己还剩多少血液能够用来给神灵当做燃料,她这么看着绚濑绘里,勉强扯动唇角笑了笑这么说。


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听见了神灵的低语。


评论(6)
热度(76)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