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2-02

【海姬/全员hp】霍格沃茨本纪(十九)百密一疏

绚濑绘里因为从医疗翼擅自接走园田空澈这件事情被伊利亚夫人找上门狠狠批评了一番,但是看着金发院长低头沉默宁愿被训也不肯让她重新接走园田空澈的模样,医疗翼女王在为难之余,也只能叹息一声选择放弃。

她是过来人,很清楚知道那位年轻的院长眼神跟随着什么,心灵找寻着什么,也正因为她是过来人,所以才会最终点头选择将自己的病人留在这里。

即便是留在医疗翼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托西木野真姬冒险的福,带回来的独角兽素材经过处理或许能够缓解园田空澈严重的精神情况,以维持她的生命不再继续衰落,但是那道咒语实在是太过于复杂,即便是霍格沃茨的院长,也需要时间来探查那混合了多种魔咒的咒语到底是什么。

说到底也毕竟是能够对抗多年的黑巫师,也有和足够自信相称的本事。

园田空澈的灵魂一直处于很棘手状态,她的身躯死寂地躺在这里,如同一具空壳,迫于咒语的层层束缚,即便是院长也不能直接探查清楚灵魂损伤的情况,但是身躯不停衰弱是事实。

而且绚濑绘里的情况也很让人担心,她强打着精神上课,甚至代替了园田空澈的黑魔法防御课,但是精神状况却每日愈下,甚至令人担心起来她和园田空澈究竟谁会先崩溃。

“绘里,照顾好自己,大家不能再多担心你了。”这话听起来有点残酷,但是伊利亚仍旧必须这么说,她叹了口气,看着仍旧眼神停留在蓝发女子身上的格兰芬多院长:“我们不希望你倒下来陪她。”

绚濑绘里过了很久才动了动,她轻手轻脚将园田空澈的手放进毯子里,才小声道:“我知道了。”

她的眼神仍旧没有离开一丝半毫。

 

伊利亚夫人离开后,金发院长如梦初醒般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她站起身去梳洗室洗脸,湿漉漉地抬起头来的时候,自镜子中看见了这些日她已经很熟悉的东西。

银白色的巨狼守护神悄无声息穿墙而过,蹲坐在她身侧,绚濑绘里和它对视了半晌,她迟疑地伸出手去想要摸摸那个守护神的头,手自然是穿过了空气,巨狼却没介意,它眯起眼睛略微晃了晃尾巴,眼中带着人性化的光。

“结束了吗?”绚濑绘里这么问道,她径直穿过巨狼的身躯,回到园田空澈身边,弯下身在抽屉里摸索着,她找到了魔力补充剂,思索着下次能以什么理由去找东条希再要点。

巨狼无声地在园田空澈的床边卧下,看着绚濑绘里将蓝发女子半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慢慢将魔力药剂一点点让她喝下。

银白色守护神身上的光芒比之前略微亮了一点,绚濑绘里细心替园田空澈擦干净嘴角,帮她平躺回去,这才蹲下身继续和守护神交流,虽然全世界都知道守护神没有自己的神志,只是完成魔法师的命令。

“大家都忙着在你身体里找灵魂呢…”绚濑绘里叹气道,要是被别人看到她这样肯定会以为她疯了:“你这样实在是太….”

“如果他们知道你的灵魂附身在自己的守护神里,会多惊讶啊。”

 

西木野真姬几乎每天都往东条希那里跑,她恨不得着世界上有加速魔法,能够在一瞬间就制作好那些药剂,不过东条希已经说她够努力了。

除了写作业,正常上课,图书馆的例行聚会,西木野真姬几乎是泡在了东条希的魔药库里,她和东条希一起在纸上写写画画挑选着那些药材,寻找适用的药性。

用独角兽的材料来配药水实在是太过于艰难了,西木野真姬自知靠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幸好东条希在那些稀奇古怪的古书里找到了很多药方能够让她们逐步做药性的尝试,红发少女也写信回家过几次,很快数只猫头鹰就拖着沉重的古书回来了。

虽然西木野大家长不打算参与,但是的确给予了孩子无偿的帮助,和更多鼓励,这让真姬觉得要更加努力一些。

于是她更加努力泡在实验室,连带着东条希都不好意思陪着她努力,直到实在受不了的矢泽妮可老师,先是不客气命令魔药课教授去休息,随后又口气缓和朝着红发少女下逐客令。

西木野真姬当然迅速识趣收拾收拾就逃跑了,跑出来才发觉晚餐都已经结束了,她自然不是和格兰芬多狮子们一样会朝着厨房溜的人,所以只能用药水来补偿自己饿扁的胃。

正在她考虑怎么才能把药水幻想成好喝的番茄汁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拍,园田海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现在正站在她身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正注视着她:“饿了吧?”

熟悉霍格沃茨真是好,随便走各种没人知道的近道多晚都能够在学校里自由行动真好——西木野真姬看着她,思维却彻底跑偏了,她倒是思索起来能不能请园田海未告诉她一条近道。

当然是从图书馆到实验室的近道。

可惜园田海未看她发呆就没打算陪着她继续傻站在这里,她用魔杖轻轻敲了敲手杖,随后叹气一声收起来,拉着红发少女的手朝厨房的方向走。

“我…我不饿!”被拉着手的红发少女觉得自己脸发烫,她不知道是先抽手比较好,还是先问问园田海未来意更好,总之脱口而出的却是个更大的谎言。

更糟糕的是她根本不明白,自己的脸皮为什么在园田海未面前变得越来越薄。

 

蓝发首席根本没有停步,她甚至都没有继续看红发少女,只是温和道:“是吗?我有点饿。”

西木野真姬用手按在胃部,想要阻止那一连串的饥饿咆哮,可惜肚子并不接受暗示,那声音让她自己,还有园田海未都听得清楚。

园田海未绝对是笑了,她还特意想要憋着,走在西木野真姬身边整个人都在颤抖个不停,西木野真姬更是泄气,她勉勉强强承认道:“好吧,我可能是有一点饿,就一点。”

“咳…”蓝发首席咳了一声,赶快一本正经道:“是的,所以我听见的只是些轻柔舒缓的音乐。”

现在西木野真姬想要把自己埋在地板的裂缝里,当然她要是把自己埋进去也得顺便把园田海未给拖下缝,除非她给足够的番茄做补偿,要不然绝对不能放过。

 

幸好园田海未十分识趣,不但有精美的菜品在小精灵们忙碌的厨房等着她,也有着一碟她喜欢的番茄在盘子里放着,映在西木野真姬眼里,就像是会发光似的。

当然在一个厨房里除了家养小精灵以外也少不了那些任意妄为的格兰芬多,橙发大狮子和橙发小狮子都在,大狮子难得乖乖陪着自己拉文克劳的女朋友一起写作业,失去了赫奇帕奇学姐的星空凛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要我指导你写作业吗?”吃了些东西进肚子,西木野真姬的心情都比之前好得多,她坐在星空凛身边探头一看,不出意外又是魔药课作业。

“好痛苦!!”星空凛哀嚎着抱着头:“天呐东条教授的作业好难啊,她好残忍啊!”

“她已经是最好的魔药课教授了。”南小鸟从大狮子的作业校对里抬起头,温柔笑着:“天啊我简直想不到,如果哪一天东条教授退休了,换过来一个凶巴巴的老学究会怎么样。”

“拉文克劳的学生说别人老学究还真稀奇。”高坂穗乃果偷偷用口型在她身后吐槽道。

但是不知道怎么被南小鸟发现了,毫不留情回身就是一击,大狮子龇牙咧嘴地倒在了桌子上。

园田海未觉得有些没眼看,她把视线转向星空凛和西木野真姬,那两个少女正在谈论着魔药课作业,西木野真姬或许有些别扭,但是对待朋友却十分温柔,即便是星空凛问出来一些上课讲过的问题,也会耐心解答,而且经常会找到其他更能令她接受的解释方式。

或许真姬她很适合当老师?——园田海未不期然这么想到,她随即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以及之后的其他想法全都晃出头脑。

西木野真姬是魔药世家的继承人,继承家族,进入魔药师公会对于她来说要更好。

何况说霍格沃茨现在并不安全,和黑巫师的战争或许仍旧要持续下去,几十年,甚至一百年。

最糟糕的情况是,终有一日霍格沃茨也会变成战场。

 

“空澈姐姐…怎么样?”写完作业的高坂穗乃果看见斯莱特林首席居然在难得发呆,便扯了扯她的衣服询问道。

她和园田海未相当熟悉,其他人都不敢随便乱提起这点,生怕踩着斯莱特林首席的伤口,但她并不缺乏勇气,更不害怕惹上什么麻烦。

“情况不是很好。”园田海未尽量用了保守一点的说法,她话音刚落就听见真姬和凛那边的讨论声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看她,她不得不打起更多精神来。

“我听院长她们讨论时候说,混合魔咒已经解开了一半了。”不过好在在场的人都可信,园田海未示意家养小精灵们去一边休息,压低了声音道。

“那真是太好了。”星空凛率先松了一口气,她挠了挠头:“说真的,院长的状态再这么下去就要崩溃了,格兰芬多的大家都担心着呢。”

“因为是…挚友吧。”园田海未采用了更加保守的说法,她想起来前段时间要求各个学院的这些朋友们去调查的事情,询问道:“关于守护神,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大家面面相觑后均摇了摇头:“抱歉,没什么消息。”

“守护神课上特意注意了一下,的确有狼,但是真姬描述的那种个头的没有。”高坂穗乃果道:“而且守护神的持续时间也和主人的魔力有关系,以我们这个年纪的学生,很难做到不但拥有一定主人的想法,能够完全接受命令,还能持续那么久的。”

“有试过从教师中查找吗?”西木野真姬思索了片刻后,突然道:“如果是教师呢?海未见过教师们的守护神吗?”

这倒是很少见到,不止是园田海未,其他几个高年级学生也一致摇了摇头。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认为,那只守护神更倾向于给真姬引路以及保护她。”星空凛举起手,像是上课回答问题一样认真道。

“我知道你们并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查找。”蓝发首席叹了一口气,看着那些朋友一致点了点头,她朝着附近释放了许多静音咒以确保谈话的安全性。

“众所周知霍格沃茨存在着结界,我们也正是借助这层防御来将学生和学校保护在其中。”园田海未指了指自己的头:“而作为契约者,我也可以通过这层结界来感知外界的侵袭,预防一些事情发生。”

“但是这层结界存在着弊端,结界所防御的是攻击,和异物,以及没有霍格沃茨允许进出的人。”园田海未冷静道。

“意思也就是说——”西木野真姬皱眉直起身体,她看着蓝发首席,对方鼓励她将见解说出来。

“也就是说…”红发少女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能平静继续说下去,“这层结界并不会防止非人类,不具有攻击性,从进出的东西。”

“当然,守护神可以随意进出,送任何消息。”

 

这场谈论持续到很晚的时候,还是南小鸟第一个想起来宿舍的门要关上的事情,才成功中止了大家对于防御办法的讨论。

大家陆续离开,留下斯莱特林的两人,西木野真姬看着园田海未:“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我或许能找到清查守护神踪迹的药水。”

“那样再好不过了。”园田海未这么说道,但是她又随即摇了摇头:“不过不需要,我们严守每一个秘密,其他的交给我在教师中排查。”

“那是当然。”西木野真姬紫眸里闪动过一些异样情绪,她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才伸出手去拉住了园田海未的袖口:“我希望你不要太累了,要知道你每天已经负责了很多事情,斯莱特林的,霍格沃茨的,还有我们的。”

“大家会担心你。”红发少女的耳朵已经通红,她却还强迫自己直言道:“当然我也会担心你。”

她看见园田海未终于卸下了伪装,疲惫却真诚地笑了。


ps: @赤Seki ,你们能看见更新是因为这位老板花钱包了新章节的更新,所以我更新了,最近真的穷到不得不卖身码字。

赤赤说希望发出来让大家看,让大家都高兴,所以我就发出来了。

她是个好人(发卡)

评论(14)
热度(96)
  1. 赤Seki八雲影 转载了此文字
    更新就开心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