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2-14

【海姬/鞠南】时之河Chapter 14

西木野真姬已经很久记不得家的味道了,曾经在她的印象里那是熬夜写作业时放在桌子上的热牛奶甜香,有时候是夜晚回家时候缭绕在室内的饭香,有时候是病时一碗粥的清香。

那是她现在最奢侈的梦境了,也是最遥不可及的过去和未来,黯淡无光,毫无一丝再到达的可能性。

但是为什么在这一刻异常真实呢,她听见碗轻轻磕碰了一下床头柜的柜面声音,粥的清淡香味很快萦绕上鼻尖,钻入身体,牢牢把握了她的心脏。

西木野茫然又迫切地睁开了眼睛,她看见那碗诱惑着她的米粥——这或许不是梦境,她这么饥肠辘辘地想道,将视线朝着旁边移了移,随即凝固。

 

这绝对不是梦境,却胜似梦境。

她看见园田海未坐在那里,窗帘没有完全拉好,午后的微光自细缝里透出,轻柔落在她的背上,她像是自希腊神话里走出的神灵,被镀上浅金的轮廓。

那双她熟悉的琥珀色眼眸正在注视着她,温柔一如从前,一如既往。

西木野真姬竟然有点想哭,她将这些柔软的感情退给因为生病而不太清晰的心理防线和不太清醒的头脑,像是战斗一样飞快地武装起自己,再次躲藏好。

带着几分不服输,她和园田海未对视着,坐在床上的她现在身高不占什么优势,但是微微扬起下巴骄傲的模样像是一只高贵的白天鹅,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园田海未她的拒绝和梳理。

我很好,没错,我很好——西木野一次一次这么提醒自己。

 

“真姬…”园田海未看懂了,她当然了解真姬的每一个动作,那些动作和表情都曾经一次次出现在她的梦境中,化作踩在脚下最锋利的刀刃,将她的自我折磨到鲜血淋漓疲惫不堪。

她曾经在梦境里痛哭失声,一遍一遍道着歉,恳求一个宽宥,而她也曾经再因为工作疲倦而变得简单的梦境里觉得自己已经解脱,无情的时间已经将痕迹抹去。

可是当她看见西木野真姬面色苍白躺在那里的时候,她才发觉,那些想法有多么自私和可笑,她仍旧一遍遍走在过去的路上,朝着现实屈膝才是真正的梦魇。

而西木野真姬没有,至少内心并没有。

 

“真姬。”那双紫眸清澈如从前,而她的眼眸早已经浑浊不堪,园田海未沉沉地叹气:“真姬,你要照顾好自己。”

“谢谢。”西木野真姬冷冰冰回答道:“但是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闯入了私人房子,我以为园田警官会记得法律问题。”

“你病了,果南当时和我在一起…”园田海未平静解释道,她端起粥碗,小心翼翼地用勺子搅动着,希望能够尽快凉一点,能够让病人及时补充能量:“所以我去接了你,然后就暂时给你做了点吃的等你醒过来。”

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下解释:“果南被我赶回去上课了,稍微用了点你们家的食材,我会补充好的。”

“不用…”西木野真姬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红发, 自床上下来,穿好拖鞋站起身,她睥睨着仍旧端坐的园田海未,在对方的眼中看出来了局促不安,却没有放过:“我觉得我过得挺好的。”

“真姬。”短促的呼唤证明着园田海未正在生气,她们如此了解彼此,即便在这么久之后仍旧可以派上用场,园田海未将碗放在桌子上,略微发出稍大的一点碰撞声:“你是医生,医者自医。”

“出去。”西木野真姬弯下身去拎着园田海未的衣领,将它们揉做一团,她逼视着园田海未,两个人贴得那么近,连呼吸都交织在一起,却皆是冰凉:“医者从来不医求病之人。”

你应该明白,园田海未。

 

她看见园田海未惊讶的表情,还不止如此,她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同样不知所措的自己,西木野松开了她的衣领,后退两步坐回床边,园田海未仍旧和她默契如常,这在此刻更让她觉得无力,又无礼。

“出去。”她再次发号施令,用手抓住了旁边的抱枕。

“我…”园田海未站起身,她的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抖,她垂下眼眸,却仍旧没有离开:“就算如此,真姬——”

“我说出去!”西木野真姬突然厉声说道,她将抱枕用力砸了过去,苍白的脸染上血色,紫眸锐利。

园田海未看着西木野,最终垮下肩膀,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她将抱枕放在自己的座位上,一步一步倒退向门口,却不像是个溃败之后的逃兵。

在门轻轻关闭的时候,西木野真姬听见她说了什么,为此重新躺在床上,笑得释然又悲伤,像是终于在风平浪静后看见了河的对岸,那人仍旧在那处,像是时光有情给予的怜悯。


“我亦然。”园田海未这么说道。


ps:情人节快乐。

评论(15)
热度(61)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