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3-04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一百零三)机械迷城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漂流了多久,她们蜷缩在船上,在回复些许体力后将衣服烘干,但是河道水流冰寒刺骨,四周空气阴冷潮湿,即便是能够用火焰魔法也无济于事。

在漫长的漂流中衣物反复吸收着潮气,绚濑绘里只得依偎在体温比自己要高的挚友身边,精灵的身体相对于人类都显得脆弱,她和园田海未共同分担了灼烧灵魂的烈焰,恢复自然比挚友慢上许多,所以在此刻显得尤其糟糕。

幸好能够使用一些魔法,武器也仍旧能够握在手中给予安心,园田海未又经常在空间戒指中存放一些淡水和干粮,这下两个人总不至于在到达目的地前先饿死在这里。

在不分白天黑夜的神之领域里,连时间的计算都失去了意义,昏睡或者清醒,肚子饿了就吃点东西,不饿的时候两个人就谈起来分别期间的各自遭遇,也算不上无趣。

园田海未为绚濑绘里在分别之后的经历感到惊讶,却也十分欣喜,她为挚友感到自豪,也为她压在身上的重担而感觉到忧虑,当绚濑绘里提到世界树的时候,她也朝着绚濑绘里询问起有关于精灵族那棵世界树的情况。

“如果世界树会结果的话…那么岂不是也有可能出产精灵族的那棵?”蓝发剑士这么发问道。

绚濑绘里其实心底也一直存有疑虑,她揉了揉头发,带着几分苦恼道:“我所知道的世界树,仅有精灵族境内的这一棵,而且我也一直认为,世界上仅仅只有这么一棵。”

“但是现在事实证明,我可能搞错了什么?”对于挚友,金发王储坦诚相告:“矮人那么告诉我之后,我就去查过精灵族世界树的情况,你知道的,当我变成精灵王….好吧王储的时候,我的灵魂开始和这片森林有联系,自然也能感知到一些世界树的情况。”

“虽然不太多。”她生怕园田海未失望,又飞速补充道。

 

“我一直以为世界树是生命力的具象化,众所周知,在创世神创造整个世界后,世界树便生长出来,其中庞大的生命力化作了生活在大地上各个种族的基础,也同样是所有生物的基础。”绚濑绘里这么说道:“但是实际上,通过对于唯一的世界树——也就是精灵族境内这棵的了解,在矮人的话…….甚至是在现在的史料里所能得到的答案,都与此矛盾。”

园田海未盘膝端坐在绚濑绘里对面,听见她这么说便挑了挑眉问道:“所以你得到的不同答案是什么?”

“是无解。”绚濑绘里给出了出人意料的答案。

蓝发剑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摩挲了一下逝川的剑柄,最终无奈道:“你总得解释更清楚一点。”

绚濑绘里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所感觉到的世界树,已经是以精灵族为滋养的一条轮回通道了。”

“和…光之精灵领地的轮回一样?”园田海未皱起了眉,小心翼翼地说出自己的猜测。

“正是如此。”绚濑绘里点了点头:“在世界树枯死后,精灵族的轮回通道被断绝,纯血精灵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所以后续再无纯血精灵。”

“你在光之精灵的看守地见过世界树——”园田海未的话未能出口,她便自己先反应了过来,睁大眼睛露出惊讶甚至有点害怕的神情。

绚濑绘里也同时想到了这点,她之前只是因为矮人的事情略微去了解了一下,现在经过园田海未的提醒也不由得感到愕然。

她们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事情——在邪龙的关押之所,那棵血树到底是什么?

 

“情况反而变得越来越复杂了。”绚濑绘里放弃式朝后仰了仰靠在船上:“龙族从参与看起来就有问题,那个黑龙是真的吗?”

“这问题你也已经问过我了,我的答案依旧一致。”园田海未笑了笑:“我不知道,但是按照常理来说,他不应该离开龙界。”

“不管怎么说,世界树之果里面含有的生命力的确可以替代神力。”绚濑绘里说道:“我不认为矮人没有想过哪怕一点点关于身份检查上失误的可能性,他们只是足够相信那些生命力能够让他们开启大门。”

园田海未听着连接着穿透的齿轮发出不同寻常的咔嗒声,她舒展开腿从地上站起来,将逝川重新握紧:“你不该来见证,你可是精灵族唯一的希望,这点任性应该被抹除。”

“这并不矛盾,只是在里面包含了我小小的私心,至少构不成自私的级别。”被挚友训斥的绚濑绘里只是摊了摊手,她朝着园田海未微笑:“不过企图救你倒是我全然的自我意愿。”

蓝发剑士妥协一般叹了口气,她别开头去凝视着远方,那里正亮起并非荧光的灯火:“我想我们找到目的地了。”

如果那是希望的灯火就更好了。

 

她们逐渐能够看见河道收拢,能够感知到水流减缓,也终于能够确定河岸的存在。

她们终于能够知晓是什么在拉动着这艘船,在河岸上站着近十米高的巨人,他正将铰链缠绕在手腕上一圈一圈收回来,那些收回的锁链重新落回河道之中。

那居然不是现世界存在的任何物种,也并非是“活物”,自周身的青苔和一板一眼的动作中都可以得知这一点——想必也是出自匠神的奇妙工艺。

那并不是最令人惊叹的奇观,就在河道中央,在巨人身后不远处正横着一条巨船,那船比任何现世的货船都要大,或许只有传说之中承载过黑暗神的那一艘才能比拟。

“这简直是一座堡垒!”绚濑绘里忍不住惊叹出声。

离得更近了才能够完全确定这艘船的古老,船的下端布满了在河道中撞击而出的划痕,这艘坚固的船也没能完全敌过时间,那些深深的痕迹被青苔填满。

船的四周挂满着灯,绚濑绘里的眼力勉强能够确认那些所谓的“灯”正是利用火晶石打磨而成,借由神力仍旧能够在漫长岁月之后还在燃烧。

匠神一定还在这里,这或许是个好消息。

 

两个人乘坐的小船船底终于擦碰了河底,水已经浅到仅仅过膝,机械巨人停下了持续的拉船行为,他像是看不见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一样沉默地站在原地,只能听得见内部机械运转的声音。

园田海未率先从船上跳了下来,她朝着绚濑绘里伸出手去,将仍有些虚弱的精灵半扶半抱着接到了岸上,那机械巨人仍旧没什么动静,这倒是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战斗。

她们小心翼翼地朝着巨船走近,并且发现更多精巧的匠神造物,在船头站着机械构造的船长,或许是许久没有得到合适修缮的原因,他的身躯早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但他的眼睛仍旧可以活动,此刻正盯着两个人,随着她们的脚步移动着视线。

不止是船长,像是玩具一样的海鸟成排蹲坐在船头的冲角上,死死盯着两个人。

这些没有感情的视线令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都觉得不自在,她们努力寻找着能够攀登上船的落脚点,最终先是园田海未对于那些视线感到了无法承受的压力,她举起了逝川:“我们自己造一条上去的路。”

“其实我不该反对。”绚濑绘里还是拉住了她:“但是如果我们触动了什么警报开关就不太好了。”

园田海未深呼吸了一下才将逝川重新插回剑鞘,她环顾四周后视线落在了自船上垂落固定在河道中的巨锚上:“绘里有力气爬上去吗?”

“不要小看我们精灵啊。”绚濑绘里沿着园田海未的视线看了过去,她笑了笑,率先抓住了铁索。

园田海未这才放下心来,紧随其后。

 

踏上甲板的那一刻,神灵的威压便像是巨浪般迎面袭来,绚濑绘里比园田海未动作要快,首当其冲挨了神之领域的自卫,整个人倒退好几步砸在挚友身上,幸而园田海未脚步稳重,这才没有双双被击落下船。

虽然她们早就落入神之领域,却在一路上几乎无法察觉如此浩荡的神力,这些神力被压缩在这艘船上,刚刚仅仅是一个照面,绚濑绘里就差点受伤。

“这好像是在泥沼里走。”不过好在有了准备后绚濑绘里重新稳住了自己,她拍了拍挚友的肩膀示意对方可以放开自己。

“有变化。”逝川在剑鞘里鸣响,也不只是逝川,绚濑绘里惊讶的发现狩风第一次有了不同的反应,其上雕刻的魔纹里魔力正在活跃流动着,自四周汲取着神灵的力量。

她没时间继续为狩风的反应而惊讶,因为自她们正式进入神之领域后,四周的一切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艘看上去古旧的船现在截然一新。

不仅仅如此,刚才还在船头的船长还有之前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机械船员正在甲板上忙碌着走来走去,他们端着货箱,将其中盛着的宝石,矿物,甚至兽骨朝着船舱里运。

“巴基特尔…”园田海未一眼就看见被几个人抬运着的兽骨,那巨大的獠牙证明着魔兽的身份,而这种生物早已经在现世里彻底灭绝。

“他们走路没有声音,海未。”绚濑绘里补充道,她警惕注视着那些不远处正在自顾自忙着运送的船员们,手指扣在了狩风的弓弦上。

“不止如此。”园田海未闭上眼睛再次睁开,龙眸再无掩藏,她仔细注视着神力的流向,最终缓缓道:“这些人并不存在。”

“不存在?”绚濑绘里转过头看园田海未,就在同时一位跌倒的船员沿着甲板滚落下来,正好不偏不倚传过了绚濑绘里的身体,就像是穿过一团空气。

绚濑绘里吓得拉了一把园田海未确定对方和自己是不是实体。

认真来说她并不是第一次遇见穿过自己身体的情况,但是每一次都让她产生自己才是虚幻的错觉。

这感觉实在不能更糟糕了。

 

园田海未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能感觉到的这些船员都是神力的聚合体,也就是说,也是匠神的造物。”

绚濑绘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听见园田海未继续道:“绘里知道蜃气吗?”

“知道。”在她们的上次共同冒险中, 在邪龙的领域里她们曾经见过那些蜃气所产生的虚幻灵体,绚濑绘里点了点头:“可是这里没有龙啊。”

“这并不仅仅会在龙存在的地方产生,实际上神之力如此浓郁,会产生这些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园田海未摩挲着逝川的剑柄将视线定格在那些船员身上:“只是还有一些不同。”

“不同?”绚濑绘里看着刚才滚过她身体的船员爬起来继续若无其事搬起同样不存在的箱子朝前走,下意识问道。

“这些船员并不像是龙的蜃气一样会反击。”园田海未继续道:“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不存在之物,既不会排斥,也不会被认可。”

她顿了顿,继续道:“换而言之,我们其实是在神灵的一场梦之中。”

一场他自己创造的过去的美梦。

 

绚濑绘里认同园田海未的说法,她将视线转向那所建在船上的巨大房屋,那里正是神之领域的中心,换而言之或许也正是匠神的居所,但是如果这是匠神的一场梦,那么他可能处于沉睡之中——这也可能是他一直没有听见子民召唤的原因。

“我可没想过我们有机会唤醒一位神灵。”她对园田海未这么说道。

而园田海未却不认同她往好处想,她摇了摇头:“如果能够唤醒他事情的确会简单很多,但是我并不认为有这么容易,你不要忘记在之前的推测里这里代表着什么。”

这里代表着囚牢,无论是自我囚禁还是被人囚禁都一样。

 

无论前方究竟如何,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都没有仅仅只是停留在这里的理由,就算是看不见未来,但是为了离开这里,为了外面还在等待的人,绝对要闯上一闯。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费了很大劲才推开那扇巨门,机括已经基本上停止了运转,她们自门缝里挤进去,沿着台阶朝着上面走,随着接近最终的门扉,逐渐能够听见人的低语。

那是个苍老低沉的男人声音,用神语吟唱着古老的歌谣,歌词经过久远的时光, 在如今的世界上早已经模糊不清,曲调却仍旧在大陆上传唱着:

 

听从吾的呼唤,随吾离开,前往最终的乐园

听从吾的呼唤,不要落单,穿越过去的苦海

逃离那些磨难,跟吾走远,遁入宁静的花园

 

我亲爱的孩子,若你不愿,请在人世安然入眠

我亲爱的孩子,若你想起,请原谅我不在身边

 


园田海未听懂了,绚濑绘里也是,她们惊讶地对视了一眼,看向那扇近在眼前锈迹斑斑的门扉,那门只轻轻一推就开敞,将里面的世界展露无疑。

苍老的男性的肩膀被刺穿,另外一端连接在铁砧上,那曾经是他的工作台,现在却成了囚禁他的重物,他佝偻着身体,轻哼着歌坐在地上,他曾经击穿北山的锤子就放在一边,早已经失去了光辉。

那些他创造并且赋予生命的机械生物都死气沉沉散落在各处,被拆散了一地,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生命,如果不是借助那还在矮人族的雕像和画册,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们所面对的正是矮人的伟大神灵,十二神灵之一的匠神,最古老的神灵之一,足以和创世神比肩的造物者。

他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ps:我觉得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这么长的作者有话要说了。

因为过年的原因更新很不稳定,所以复健的确也花费了一点时间。

但是这并不是我迟迟不交稿的原因。

一方面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bug,有些朋友很好奇,不过说实话,对于你们来说可能不是bug,不是细节党可能根本无法发现,但是对我来说不行,虽然不能夸下海口说自己每句话都不出错,但是我竭力希望每一句重要的对话都不出现任何问题。

更重要的一方面是看上去一点都不起眼的这章,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连接点,它启动了一部分主线,或者说是由此开始,在之前分化多条副线的主线被再次启动了。

我为此不得不重新打开并不存在的神迹大纲,并且朝着各位诚挚汇报。

截止到目前为止,一到五卷神迹一共存在有十一条暗线——一条主线以及十条副线。

截止到目前为止,一到五卷神迹一共存在一百七十三个暗线点,用以和剧情还有结局对照,等待各位发现。

这其中包括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场景。

这就是为什么我写得慢又累的原因,谢谢各位阅读。

评论(3)
热度(73)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