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3-15

【园田海未生日快乐】一个故事

FF14设定,注明一点,这里的躺尸/暴毙不是真的死亡,是能苟回来的意思。

苟不回来的是灵魂飞散变成以太什么的。

he,放心。

——————————————————————————————

 

 

西木野真姬将尾巴上最后一缕翘起的毛修整好后,她的劲敌矢泽妮可在身后带着几分嘲笑指了指她的头发,开口就是一句:“放弃吧,你的头发就是你此生的倔强。”

我的黑魔杖呢,我黑魔杖呢?——红发猫魅这么想着,带着几分高傲用眼角余光寻找自己的杖子,仿佛她只要一个眼神,那根能敲死矢泽妮可的棍子就能从角落里自己飞出来。

抱歉啊,艾欧泽亚世界没有霍格沃茨。

 

西木野真姬还记得第一次被领去咒术师行会的时候,拉拉菲尔族的矮个子会长眼睛闪闪发亮看着她,和其他几个人交头接耳评头论足,仿佛下一秒就把她洗干净放上烤架,最后切片端出去做一顿美食一样。

可是平日大家只会想吃拉拉菲尔啊——开玩笑的。

最后矮个子会长还是伸出手来用力抱了抱年轻猫魅的大腿,西木野真姬差一点就把伸出去的手化为掌刃一刀劈下去,她只能在心底一遍遍安慰自己,这都是身高的错,这真的只是身高的错。

来过第一次咒术师行会她发誓不来第二次,但是这誓言显然没有经过十二神鉴定。

所以她来了一次又一次,最后甚至变成了黑魔法师。

 

但是最近黑魔法师都没什么工作,这倒不是说艾欧泽亚最近平静无战事,蛮神仍旧在各处蠢蠢欲动,帝国军的魔导机甲仍旧在边界徘徊,他们当然不是来拜年的,更不是来问生日快乐的。

主要是黑魔法师吟唱的咒语太长了,西木野真姬一个火球没搓出来,有眼色的帝国兵已经跑到八百里开外了,更别提去殴打蛮神的时候,但凡是排得上名号的蛮神,不带个击退出来,不带个定位黑魔纹制导技术出来,基本上都是要招人笑话的。

每天在海都广场上都聚集着被队友踢出副本的黑魔们,高举着牌子上面写着:还我工作!强烈要求给黑魔学习忍者影遁的机会!

在沙都市场还有一群蹲在地上摆摊的黑魔,就蹲在咒术师行会前面,路过一个新人都拉着涕泪横流,说什么也不让新人踏入咒术师行会这种万恶之源。

那种“蛮神根本打不到我,我一个以太步——”的黑魔基本上刚吹到以太步都被打死在泰坦铁拳下面了。

拜黑魔所赐,学者占星白魔的生意日渐兴隆,平日里被dps抱着叫爸爸还不够,现在已经上升到爷爷和姑奶奶级别了。

 

西木野真姬不想喊人家姑奶奶和爷爷,也不想站在海都广场上高举着牌子,她是很喜欢自己的职业,除了夏天也要穿着黑袍以外,所以她一直一边磕着自己的钱和回复药,一边坚持到了现在。

但是她家人觉得这样是没前途的,便把她送去跟赤魔导师“赤红疾风”学习,同为猫魅的赤魔导师对于西木野真姬还是相当照顾的,平日里多塞两条鱼干就算了,跑腿工作很少让她做。

西·如恩·提亚是个好老师,西木野真姬经常感激得想要把自己的小番茄分一半送给他吃。

但是她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赤红疾风教导她有多么崩溃,或许是因为有黑魔法打底的缘故,西木野真姬永远打出来的都是赤火炎,百分之五十概率能被她打出来百分之九十五的效果,剩下百分之五才属于白魔法,所谓赤魔法师要求的均衡黑白在她这里仿佛不曾存在。

在西木野真姬第一千八百九十三次突刺上去打不出来三连剑法被迫后跳回来之后,赤魔导师看着摇摇欲坠的木桩,郑重宣布了她毕业的消息。

“真姬,你是我见过最…特殊的赤魔。”导师这么拍了拍她的肩膀,收下她送的一整箱小鱼干,递出了自己最后的忠告:“找个团队吧,你自己不行的。”

西木野想我怎么不行,我能治疗自己,我能稳稳拉住仇恨,我制服还特别好看吸引眼球。

可你打不出来输出啊,西木野真姬。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西木野真姬还是打算找个团队,她其实以前黑魔的时候有着一个团队,但是随着大家年龄渐长,再也没有了当年的豪情壮志,走得走散得散,留下了一个空空如也的工会,和公会里最有钱的黑魔。

所以西木野真姬不发愁工作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她有钱。

但鉴于导师的公告,她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就先从咒术师行会问起来比较好,打定主意后西木野真姬就先通过水晶传送到了乌尔达哈,去问一问之前的老朋友。

可惜她待在外面时间太长了,都不知道黑魔的生存情况又起了什么变化,一身红色的赤魔制服不仅鲜艳,甚至还像是一把火,转瞬间从喝多了的失业同僚眼里烧到了心底去。

西木野听见火炎声音的时候下意识后跳了出去,回过神来的时候在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地面焦黑一片,她看着耍酒疯的前同僚整只猫魅都陷入了不知所措的进步,尾巴上的毛全都炸起来竖得笔直。

乌尔达哈可不是随便械斗的地方,西木野真姬努力和前同僚拉开距离一边周旋着拼命解释:“是我,我也是黑魔!还记得吗!”

和醉汉永远讲不清道理,她听着对方核爆都要吟唱出来了,有些绝望地做好了治疗自己的准备。

 

救兵永远会在最后一秒到来,至少西木野运气还不差。

飞过来的盾牌准确砸在了黑魔的头上,不但中止了他的吟唱也顺带中止了他的精神,盾牌飞回去牢牢落在了银色盔甲的蓝发骑士手上,或许是乌尔达哈的阳光实在是太好了,西木野真姬被盔甲反光闪耀得有一瞬间恍神,她都没来得及看清骑士究竟什么样子,只记得那头海蓝色的长发。

回过神来的时候,骑士已经背对她招招手打算离开了,西木野真姬刚想打招呼表示谢意,就收到一封加入部队的邀请信,她下意识看了眼骑士,发现对方扭过头来看着她。

西木野真姬简直不愿意承认,她被那位年轻骑士端正清丽的容颜,还有那双漂亮到难以形容的琥珀色眼眸迷了眼,

只是乌尔达哈风太大了,对,就是这样。

 

西木野真姬第二天重新又换上了自己的黑魔衣服,她将自己裹得严实,做好了面试的所有准备,沿着地址传送到了房子前,她不出意料之外地看见年轻的骑士在自家院子里,穿着铸甲匠的衣服叮叮咣咣修着自己的盾牌和长剑。

黑魔悄无声息溜进了对方的院子,她遮挡住骑士面前的阳光,又盯着她头顶的发旋发呆,回过神来的时候骑士正抬头看着她,举着的锤子半天没敲下去。

“我来加入部队的。”西木野真姬用紫色的眸子盯着她,用高傲掩盖着几分紧张和局促自我介绍:“西木野真姬,是个相当厉害的黑魔法师,加入你们部队能带来大笔的收益,还有足够的输出。”

她的态度并不令年轻的骑士迅速重视起来,她琥珀色的眼眸又那么凌厉,像是能够看穿西木野隐藏在之后的担忧和不安,像是能透过厚实的黑魔袍子审视到里面的灵魂一样。

在沉默了大半天后,年轻骑士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了,她放下了锤子,拍了拍土站了起来,有些无奈地开口,声音像是大提琴一样动听悠扬:“真是抱歉,真姬,并不是我邀请的你。”

西木野真姬沿着她手的方向看了看房屋前的部队名牌,她的脸腾得红了起来,垂下眼眸后退了好几步,她想要转身拂袖而去,留下一声高傲的哼声,但是却差点左脚绊右脚在黑魔长袍的帮助下摔倒自己。

幸好年轻的骑士一把拽住了她,仅仅一瞬间肌肤接触后,海蓝色头发的骑士就赶快松开了手,她有些拘谨地站直了身体,并拢了腿,小声道:“那个…不过我的部队也很欢迎你。”

“你看….我是骑士,我可以治疗你…也可以让那些野兽不打你…而且我还可以保护你。”突然害羞起来的骑士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西木野真姬卷了卷红发,看了看骑士这么不算太大的部队,和她身上陈旧的铸甲匠衣服,她又想起来那天骑士的老旧制服,寒酸得不成样子。

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但是表面还得硬撑着:“名字?”

“园田海未。”骑士规规矩矩地回答道,很快就听见了入队的申请提醒声。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红发的黑魔法师正看着一边,耳朵通红,嘴上还不饶人:“你看看你都穿着什么?这个部队怎么才这么几个人?”

她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年轻的骑士,对方正带着笑意看着她,所以西木野的声音又不由得柔和了一点,她嘟囔道:“先说好,保护不了我我就走,你要好好磨练技——”

她最后的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年轻的骑士伸手打断了,园田海未握了握她的手,眼睛里的喜悦简直要溢出来:“欢迎加入,真姬。”

算了算了,掉坑就掉坑了,西木野真姬这么想着。

 

园田海未的部队因为人少显得很空旷,空房间的钥匙都挂在部队客厅的墙上,虽然无人取用但是显然有人打理,黄铜钥匙仍旧能被壁炉火光映亮。

西木野真姬的房间就在园田海未的房间旁边,她来来回回两天将房间布置好后才肯把自己从乌尔达哈的旅馆挪到部队来居住,期间还见到了园田海未部队的其他人,大多数都是人族。

她并不擅长和那些人坐一起度过晚上的壁炉前时光,所以度过了第一天的欢迎会后就老老实实回去休息,直到第二天早上被敲门声惊醒。

打开门的时候先飞进来的是刚才撞了半天的小仙女,那是部队学者的,随后才是园田海未,她还穿着那天的老旧盔甲,西木野真姬刚好洗漱完,就顺从跟着下楼吃饭,在堆满战士高坂穗乃果最喜欢的面包桌子上面扒出来了一个派和一杯草原牛奶。

园田海未将一碟她最喜欢的小番茄自桌子那边伸长胳膊递了过来,一边说道:“一会儿吃完饭后,你,我,小鸟一起去次黄金阁,最近接到了那边的任务,有一些恶人。”

学者摸了摸坐在肩膀上的小仙女,朝着红发黑魔点了点头。

西木野真姬去过几趟黄金阁锤那里的机关人,不过后来因为跟着赤魔导师满世界跑就没太接过任务,但是隐约记得怎么打,她看了看园田海未换上了新的制服,显得有些稚气,便默默搓了搓自己的黑魔杖,决定少打几个火球。

免得仇恨转移到自己身上之后伤透了骑士的自尊心。

 

但是园田海未比她想得要厉害得多,西木野真姬开始还小心翼翼地注意技能频率不肯用瞬发释放核爆,但是她很快发现蓝发骑士之前说的话并没有什么挽留自己的自夸想法。

西木野真姬听见身边的学者悠悠读着魔炎法,随便招募进来的队友龙骑正在上下乱窜戳着那些机关人的屁股,转过头的时候心惊胆战看着园田海未刚被技能兜头盖脸砸了一下。

南小鸟还在读着魔炎法,黑魔法师都恨不得自己能够治疗一下骑士,就在她出声打算呼唤沉迷输出的学者时候,她看着园田海未举起了剑,白色的羽毛飘落之后她伤口全部愈合。

而且西木野真姬发誓,她还听见了暴击的声音。

黄金阁的机关人总喜欢点名,龙骑一个后跳后踩在了发亮的陷阱上,当即暴毙了第二次,南小鸟不得不开始吟唱拉他起来,结果带着麻痹效果的机关又砸了下来,西木野真姬刚好站在了黑魔纹的中间,发亮的地板和还躺着的龙骑重叠雷圈全都和她紧紧拥抱。

我就知道黑魔纹的作用就这样,西木野真姬刚中了麻痹,朝外面跑了一步就僵硬不得行动,以太步在之前刚刚用过,而她也是伤痕累累。

完了完了,又成了我和黑魔纹共存亡了——西木野真姬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

但是疼痛终于没有袭来,她的身上多了金色的保护,连接着园田海未,她的伤害被转移分担,园田海未紧随其后一个深仁厚泽治疗吟唱给西木野真姬治疗好了伤,而南小鸟也回过神来补上了康复解掉了麻痹状态。

小仙女尽职尽责治疗着园田海未,西木野真姬最后一个火炎使得机关巨人轰然倒下,她看着园田海未,她白色的制服被鲜血染透,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但是刺目的颜色仍旧彰显着曾经又多么惊心动魄。

园田海未朝着她笑了笑:“我会保护你的,我说过的。”

西木野真姬没出息地别开了头,她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是心里暖得像是装了个太阳。

 

交了任务之后,西木野真姬刚回到部队门口就撞见了矢泽妮可,拉拉菲尔族的忍者蹲坐在部队的木桩上面看见她之后挥了挥手,心满意足看着黑魔法师的脸黑得十分符合黑魔。

“小番茄还吃得开心不?”矢泽妮可笑得开心,一个缩地后就跑到了西木野真姬面前。

黑魔法师关于园田海未为什么知道我喜欢小番茄的疑虑一下子解开了,她扭头看了眼正在和其他人说话的园田海未,又转过头恶狠狠盯着矢泽妮可:“你怎么在这里?我之前还没见你在部队!”

“可是我本来就是园田海未的队友,听她说你来了还不赶紧跟进来和你继续玩耍吗?”矢泽妮可说得大方又无辜。

“队友?”西木野真姬是知道的,矢泽妮可前段时间一直在和别人讨伐时空裂缝里的欧米伽,她已经拿到了那里的最高奖励,现在正是无所事事和她吵架的最好时候。

黑魔法师后知后觉去摸了摸园田海未的盔甲,她这才发现那用制服掩盖的真相,什么校服,都是幻觉。

之前还在说没事自己是很厉害的,接收我是你们的荣幸,现在西木野真姬只想从潮风亭上面跳下去。

 

西木野真姬又和园田海未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光,她们一起讨伐蛮神,一起击败帝国,一起目送一个又一个人离开艾欧泽亚或者来到艾欧泽亚,真姬依旧坚持黑魔,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被园田海未绑定了,这样一直一直都有工作。

其实园田海未能绑定的人多了,她是骑士,抛开其他不谈,单凭借这一点就永远不会失业。

更何况园田海未人温柔,会照顾人,又长得好。

每次想到这里西木野真姬都有点不高兴,就像是看见部队菜地里种植的番茄被人盗挖一样不高兴。

但是园田海未也不是她的番茄,她既没有辛苦养成,也没有专属种下过。

相反是她一直受到照顾,有时候西木野真姬觉得她那为数不多的依赖性已经全部给了园田海未,而且被对方全数接纳,细心照料着。

这明明不是好事,但是西木野真姬却有点高兴。

 

部队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园田海未的笑容逐渐疲惫,唯有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仍清亮如许,她不再接任务,将那些冲劲和闯劲都全数托付给了后辈们,那些人接过了她的武器和梦想继续前行。

西木野真姬有一次从乌尔达哈交易坐骑回来后看见她穿着诗人的坐在部队的樱花下面弹琴,她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随意拨弄着琴弦,虽然不成曲,调却准。

西木野真姬没有说话,她在旁边的毯子上坐了下来,在听了半天后哼了起来,园田海未睁开眼睛的时候愣了愣,她波动琴弦的手乱了乱,随即被黑魔法师扶住,那人在她的琴弦上拨弄了几下,很快找到了调子,于是她们一起轻轻哼了起来。

那是她们曾经坐在壁炉前面唱的歌,那时候所有人都还在。

其实直到现在,无论是否人还在,友谊都未曾动摇。

 

一曲终末的时候,西木野真姬才发现自己和园田海未的手指挨得这么近,紧贴着同一根琴弦,她有些局促不安地想要松开,却被园田海未勾住了。

对方看着她,半晌之后露出笑意:“又换回赤魔制服了?”

“嗯,顺便去看了看导师,他精神还格外好。”西木野真姬拍了拍自己的红色制服,她看着园田海未,那人离自己这么近,她的眼里只有自己。

“海未….”红发的猫魅忍不住卷了卷红发, 鬼使神差道:“我能告诉你个秘密吗?”

骑士坐直了身体,点了点头,用十二神的名义起誓:“我保证不经过你允许,绝不透露给第三个人。”

西木野真姬低下头,又抬起来,她的耳朵也没那么精神竖立着,而是像是害怕什么一样低落贴下来,尾巴紧张地在地上砰砰甩了半天。

“我喜欢你。”红发猫魅最终这么说道。

 

她不期望园田海未有什么回答,在难熬的等待中,甚至产生了骑士会把她踢出部队的错觉。

真是见鬼,一定是今天不小心被导师多塞了几条小鱼干太高兴了——西木野真姬没精打采地想着。

园田海未终于动了动,她将琴收好,蹲下来将指甲恨不得戳进肉里的真姬手一点点轻轻松开,她自下而上看着红发猫魅,表情沉静又温柔:“我也告诉你个小秘密,作为交换。”

蓝发骑士轻轻吻了吻红发猫魅的无名指,认真道:“我恰好也喜欢你。”

西木野真姬的耳朵竖得笔直,尾巴也是。

 

“不然我为什么要去学习诗人职业?仅仅是因为弹琴好听?”在去往十二神大教堂的路上,蓝发骑士一本正经这么说道,她歪过头去西木野真姬。

“因为魔人歌?”西木野真姬想了想魔人歌对于自己的作用,她有些高兴,但是又起了调皮的想法,她指了指自己的制服:“真抱歉,园田海未,我想和赤魔没那么搭配。”

她的口气就好像要入部队时候园田海未的拒绝一样,好像时光再次逆转,她们仍旧是初见时候年少的模样。

她看着蓝发骑士脸上的尴尬和不安,终于笑出声来,她自自己的陆行鸟上跳到了对方陆行鸟身上,伸手揽紧了园田海未的腰,用猫咪一样的方式撒娇蹭了蹭对方的侧脸。

“不过还是有补救办法的。”她笑得那么开心,将手中的请柬朝着园田海未晃了晃。

“在结婚请柬上签名吧,我的骑士。”


“当然,请让我的落款永久有效。”蓝发骑士这么回复道。


评论(7)
热度(98)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