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3-28

【乃木若叶是勇者】长青 02

凡事必报,这是我的生存方式。

                                                             ——《幸存者手札》

 

上里家和乃木家不仅是当地的名门,即便是在这所坐落在本地的顶尖大学里,挂着这两个姓氏的人也有着极其可怕的威望。

说是威望可能不太恰当,毕竟在上里日向看起来,这应该叫做热度和人气。

对于挚友的这个称呼,乃木若叶表示不敢苟同,她跟那个看上去文弱又有点慵懒的挚友不太一样,乃木若叶天生就带着凛然的气场,行得正坐得直,像是风霜不催的青松。

至少在大多数人眼里看起来都是这样的,但是现在风霜不催的青松“倒了”,这场景要是让外人看见得吓出毛病。

乃木若叶迷糊躺在挚友的腿上,她也说不清究竟是因为日向太清楚她耳朵的弱点都在哪儿,还是因为午后的阳光实在太暖和了,总之稀里糊涂就变成这样了。

她睡得并不沉,能够听见日向小小声的一些动静,她的袖子摩擦过放在身侧的包,稍微前倾身一点应该是拿起了手机正在看,乃木若叶在很早的时候也很奇怪自己能够感知到这么多,不仅仅是对上里日向一个人,她天生五感似乎就要比正常人敏锐许多,去医院查了几次也没有什么身体问题。

小学的时候困扰过一段时间,主要是因为听力,后来日向有一天送了隔音耳塞,这极大解除了乃木若叶的烦恼。

随着年龄渐长,那些声音已经不足以造成她的困扰,更何况说有日向在身边的话,乃木若叶能够心神平稳一整天。

 

话题扯远了,出身名门的上里日向和乃木若叶现在是同一所的同级生,上里日向在文学系,乃木若叶在法律系,其实开始想上这所学校的只有上里日向,这里作为国内文学家辈出的圣地,对于一位小说家来说实在是太值得作为理想了。

可是乃木若叶开始不这么觉得,她的目标,准确来说是乃木家的目标就是军校,作为乃木家唯一的继承人她不仅要从小锻炼身体,还要在之后以强硬的姿态撑起家族事务,通过军校磨炼不知道是哪一代留下来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

相较之下乃木若叶绝对是家族异类了,她也曾经犹豫过该不该维持家族传统,但是当她发现自己在志愿书上签不下字的时候就知道,没有什么比上里日向更重要。

放她柔弱的挚友在学习处理家族事务之余独自一个人待在那所学校里,或者说,放上里日向和自己要分离至少一整年而且从此之后每年都只有短暂见面时光,乃木若叶做不到。

她最后换了一份新的志愿书,在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看着上里日向的笑容时,觉得没有什么比这个作为奖励更美好。

不过修改志愿书这种事情,还是偷偷当做小秘密更好,乃木若叶这么下定了决心。

 

进入学校的生活并没有她们想的那么轻松,在负担家族事务的同时,上里日向被学姐们诱拐到了文宣部,而乃木若叶在一脸茫然的时候签字画押把自己出卖到了风纪部。

大二就坐到副部长位置的人可不多,当然付出的代价也不小,特别是近一个月出现的新型流感以至于整个学校都变得运行紧张的现今,乃木若叶已经负担了小半个部门的任务。

往日她们每节课下课后都会从各自院系走出来在中途见上一面说几句话,但是现在唯有中午午休能稍微有点机会聊天,可上里日向又不忍心看着她的好友强撑着装出自己很精神的样子,就只能抓其弱点逼其就范当其膝枕了。

但是这样的时光也很短暂,上里日向刚翻完手机上有关于这次流感爆发情况的消息,就听见了校广播里自己挚友的名字,正在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催促她去风纪部报道,以应对午休时间结束后课前的插班。

乃木若叶坐起来的时候眼眸中已是一片清明,她站起来朝着上里日向点头:“日向,我先过去了。”

她的挚友晃了晃手机笑道:“当然,我已经保存好多新照片了,大满足!”

“呜哇!”无论多少次,若叶都会露出害羞又无措的表情,而且无论多少次都会企图抢夺手机。

自然也无论多少次都是失败告终,上里日向得意地低头将手机放回去,轻声道:“晚上一起回去吧?”

“嗯……”金发少女点了点头,她突然皱起眉,有些谨慎道:“日向,广播怎么还没停?”

黑发少女逐渐收敛了笑意,她显得有些心事:“我前几天听说广播室的人也得病了,不过因为比较轻微一直没有去处理,是不是今天状态不太好?”

“得病的人越来越多了。”乃木若叶伸手拉起了好友,她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因为家族传来的消息深深皱起了眉头:“世界范围的大感染却把消息封锁想要尽力显得不严重,无用功。”

“至今没有找到治愈案例,不过专家都已经行动起来了。”深知好友正直的黑发少女笑了笑:“我这边得到的消息是一型疫苗已经研究出来了,正在最后测试阶段。”

“希望如此。”广播里仍旧吵个不停,不止是乃木若叶觉得异常,也有其他人注意到了这些,上里日向探头看向窗外的时候,有位高年级学姐正朝着广播塔那边走。

“我也去看看。”金发少女朝着门口走去,她顿了顿扭过头看着挚友轻声道:“你也快回自己系楼去吧。”

“晚上一起回去。”她露出了细微的笑容。

 

乃木若叶在去广播室的路上遇见了道具社的社员,对方极其兴奋朝着她打招呼,并且热情洋溢将自己用来制作道具的模板,来自于上里日向倾情赞助的武士刀展现给她的挚友看。

“学校里不允许带刀。”风纪部副部长尽职尽责,乃木若叶没收了刀并且面对着哭丧着脸的社员说:“下不为例,既然用完了我就要还给日向了。”

“开……开锋的……你小心点。”社员在内心哇哇哭,一不小心把话说出了口。

“罪加一等。”乃木若叶有些头痛地握紧了那把武士刀道:“我回头再去算账,你先回去吧。”

迟早要和日向说一下,这种东西怎么能带到学校来?

 

快要到广播室的时候,乃木若叶被人猛地拉住了,她没有反抗只转过身来有些无奈地看着偷偷跟在后面的上里日向:“怎么不回去,一会儿要查班。”

上里日向难得没有说笑,她轻轻皱眉:“我不太放心。”

“怎么了?”金发少女疑惑地问道。

黑发少女也说不清,她就是在乃木若叶转身走开的时候开始发抖,止不住的恐惧和不安像是潮水一样将她淹没,上一次还是在初中的时候自己的家人出车祸。

当她从这种莫名的情绪里挣脱出来时,就开始追赶乃木若叶,她看着那位学姐进入广播塔,看着若叶也即将进入那个令她有着不好预感的地方,日向终于忍不住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好友。

她不敢放开,生怕在之后将得到新的噩耗。

 

“别怕。”若叶拥抱了她,她的怀抱和平日一样带着令日向欢喜的干净气息,令她平静:“我们一起去。”

她松开拥抱坚定道:“跟着我,我保护你。”

日向轻笑道:“如果不怕我拖后腿的话,我和你同行。”

金发少女神情温柔,她轻轻握紧了挚友的手:“开什么玩笑呢,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啊?”

你与我,不允客套,不分彼此。

 

广播塔是学校里最高一座楼,说是楼其实不太恰当,它的确配得上一座塔,专门用来存放学校里那些古老的纪念物,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最上层建成了广播室,不过除了喊人和放歌以外基本没有被利用过。

进入广播塔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就是老楼特有的潮气,乃木若叶握着挚友的手刚上到二楼就看见栏杆上有一些青色的东西,她起先以为是花纹,凑近了看才发现自楼上延伸下来的一些藤蔓幼枝,颜色也不是全青的,里面混杂一些血一样的丝缕,看上去甚至有点吓人。

“这里被广播社改造成植物园了吗?”上里日向有些好奇凑上去想要检查一下那些藤蔓,被乃木若叶挡在了身后。

金发少女沉声道:“挺奇怪的。”

她们刚向楼上走了几步就听见重物落地的响声,广播室清清楚楚地将惨叫声直播到校园的每一处,伴随着打斗的声音。

日向和若叶面面相觑,若叶拔腿就朝着楼上冲了过去。

三楼也是有很多藤蔓,像是一个小型的植物园,只不过那些植物已经长出了叶子,青色的叶子中间有着血红的圆圈像是一双双眼睛,黑发少女跟着挚友朝上跑,一路上的奇异景象令她害怕。

像是被深渊窥视一样。

 

日向在四楼楼梯口一头撞在了挚友背上,她捂着鼻子抬起头来的时候先嗅见的是血腥味道,接着撞入视线的是落在地上的残肢。

说是残肢已经不太恰当了,在被植物覆盖只有丝缕光线的四楼能够勉强认清那团正在被飞速吸收的肉酱是人类的肢体是因为那里还有一个手机正在一明一灭发出微光。

日向的眼睛被若叶飞速抬手蒙上了,金发挚友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她小小声说:“日向,别怕,我们走。”

若叶揽着日向朝后一点点退,她感到愤怒感到震惊,这些盖过了她的害怕,还她了十分冷静,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想知道,她只想先保护着挚友离开这里,其他的之后有更多办法。

此时藤蔓松开露出了里面巨大的茧,那上面裂开了一道缝,清晰地从里面传出来之前在广播里听见的声音:“法律系二年级的乃木若叶,请迅速到风纪部报道。”

“重复一遍,法律系二年级的乃木若叶,请迅速到风纪部报道。”

那是来自地狱的呼唤。


评论(4)
热度(40)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