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9-08

【蕉那/蕉纯/魔女集会au】命定之人(上)

我拒绝。”大场奈奈难得明确在魔女集会上表示什么拒绝的意思,她坐在集会所的长桌尽头,面前的龙骨里还燃烧着蜡烛,挡住了她半张脸。

——看上去的确有点吓人和冷漠。

坐在她旁边的另外一位大魔女,天堂真矢对于她这点威慑力并不以为意,她抬起手来阻止几位胆小的魔女准备吸鼠尾草水烟当安神剂的动作,她用眼神示意清场,等所有人走了之后看了眼大场奈奈,平静道:“拒绝无效。”

而坐在天堂真矢旁边的另外一位大魔女,西条克洛迪娜的话就更直接了,她笑了一声并没什么恶意说:“你现在想什么呢?有点像一只炸了毛的刺猬。”

“刺猬不用炸毛也是刺猬。”天堂真矢宠溺地看了她一眼,却这么提醒她道。

大场奈奈花了点力气才把自己的视线从盯着西条克洛迪娜和天堂真矢仍旧交缠在一起的手指上移开,并且飞快掠过天堂真矢脖子上可疑的红痕——她一点都不想知道两位同僚发生了什么,而事实上闪光弹每一天都炸在她眼前。

“我记得前几天才提醒过你们,单身也是有人权的。”她有气无力这么说道。

克洛和真矢互相对看了一眼,天堂真矢微笑着开口:“可我记得更早一些的时候,你曾经对你的单身还在表示不满。”

“已经两百年了。”克洛毫不留情补刀道:“我是说在我和天堂真矢没绑在一起的时候,你就这么说了。”

 

这简直是一场惨烈的妻妻混合双打。大场奈奈这么想着,并且痛恨起来魔女们不但不老不死,而且记性特别好。

或者可能是香蕉投喂太多遭了报应,大场奈奈啊。

“我并不是对于星辰的选择有什么异议,事实上——”大场奈奈踌躇了一下,才继续道:“如果是和那个真昼一样,带两个学生,养一养两个小兔子,我觉得倒是没什么,一样可以排解寂寞。”

“伴侣的话,星辰的选择真的不怎么靠谱。”她看了眼真矢和克洛,立刻道:“你俩除外,你们天造地设,用不着星辰绑着你们也会在一起的。”

克洛哼了一声,说道:“你不用太担心,根据我和真矢的经验来看,星辰做出的选择是有道理的。”

“然后把一辈子绑在什么东西上面?”大场奈奈说不过这两个人,有些迟疑道:“我是说,如果对方是一头牛?”

“大场奈奈,你并不是印度人。”天堂真矢在旁边提醒了一句:“当然也不会出现咖喱。”

“那万一是香蕉或者青蛙!”大场奈奈惊恐万分道:“星辰又没有眼睛!”

“我相信我和克洛彼此都没有瞎了眼。”天堂按住要说什么的克洛,无奈道:“而且命运并不会让你和香蕉绑在一起,这世界上也没什么青蛙王子和公主。”

“好吧。”大场奈奈仍旧紧绷着身体,她僵硬道:“如果是人类呢……和我们不一样的……那种短命的。”

迎接她的是两位大魔女同僚的沉默,她听着笼子里的黑鸟嘲笑几声,这才颤抖着说道:“我……不能接受离去……你们知道的,我不能接受羁绊太深然后对方离去。”

“奈奈。”真矢的声音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我相信命运给你的选择不会再那么残酷,而且据我所知,对方正是在魔女世家出生的,虽然因为太过于年轻还感知不到什么。”

“年轻?”大场奈奈疑惑重复了一下关键词。

“是啊,年轻。”克洛朝着门口招了招手,她们很快听见有人稳重走了进来,步伐不疾不徐:“来见一见你的命定伴侣,星见纯那。”

大场奈奈甚至没有勇气转身。

还好不是个幼女,大场奈奈在天堂真矢的催促眼神中转过身去,第一想法是这样的。当然这不代表她没有什么罪恶感,因为作为一名魔女而言……这孩子……唔,有十一二岁?

“十二岁。”似乎看出了她欲言又止到底想说什么,小少女仰起头看着高个子的魔女,字正腔圆这么回答道。

她还带着点婴儿肥,眼中干净得像是大场奈奈自冰川内部取来的那块冰髓,此刻因为紧张带着几分腼腆的笑容,就像是个天使。

大场奈奈当即就捂住了脸,喃喃道:“不行,这是个犯罪。”

“魔女没有法律。”克洛在后面凉凉地说道:“而且你还觉得星辰瞎了眼吗?”

“是我瞎了眼。”大场奈奈十分诚恳道。

 

不管怎么说,大场奈奈作为一个正常的魔女,的确没办法对着一个小少女有什么“她真可爱”以外的心动感,尽管她戒指上镶嵌的星辰碎片正在散发着异样的高温也不行。

她用手指扫开星见纯那的头发,看见她脖子上也戴着一个同样的星辰碎片,处于谨慎考虑,大场奈奈认真问道:“在发热吗?”

“是的。”纯那点了点头,纯净的眼神令大场奈奈觉得自己好像问什么十恶不赦的问题。

她又弯下点身去,手绕过了少女的脖颈,将项链接了下来,轻巧扔进了纯那的口袋里:“好了,现在就不会热了,我们走吧。”

她牵住星见纯那的手朝着两位魔女同僚告别,门在她们身后关上的时候纯那拉了拉她的衣角,抿了抿唇才不安道:“我不想回家。”

“为什么?”高个子的大魔女低下头,有些诧异道:“不回家要去哪里?”

“她只能和你住一起,这是星辰的决定。”自被关上的大门里飞出来了一只纸飞机,绕着她转了两圈,突然嚷嚷了起来,听上去像是克洛的声音。

大场奈奈将纸飞机揉成纸团塞在了兜里,叹了口气牵着星见纯那的手继续朝前走:“好吧,我们回家。”

“回我们的家。”她又立刻补充道。

 

大魔女的集会所之间有着可以直接转移的魔法阵联系,所以,仅仅是打了一个响指的时间,眼前的景色已经变幻了一番。与真矢以及克洛的家不同,大场奈奈的集会所看上去更有家的气息。

刚自传送法阵里站稳的星见纯那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因为空气中弥漫着糖粉香甜的气息。她揉了揉眼睛,眼前就飘过去一盒子唱着歌的人参茶。大场奈奈又打了个响指,有一双兔子拖鞋自鞋柜里蹦跶了出来,扑向了星见纯那,亲昵蹭了蹭她的脚。

“真的要穿在脚下吗?”兔子憨态可掬,星见纯那有点舍不得。

“没关系的,那是她们的责任。”大场奈奈将身上繁琐的魔女长袍脱了下来,那件衣服扭动着飘上楼,大概是挂到了自己应该去的地方去。

星见纯那羡慕地看着这些魔法,她扭了一下自己的衣角,小声道:“我以后也会……懂这么多吗?”

“当然会。”大场奈奈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我会把我所会的都交给你的,你可是我的学生。”

“是命定之人!”纯那却突然认真这么说道。

大场奈奈捏了捏她的脸,叹了口气:“拜托,你还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还太小了。”

在纯那反驳之前,高个子魔女就直起来身体,语气轻快道:“现在让我来带你认识一下卧室,我想我们还有的聊。”

 

星见纯那的家庭一定相当严苛,所以在第二条早上起来的时候,大场奈奈已经在隔壁卧室里找不到她了。她打着哈欠,走出家门问了问早起的鸟星见纯那在哪里,顺利在湖边找到了那孩子。

不得不说,真是相当有勇气的孩子,居然能够一大早独自一个人跑这么远到湖边来练习魔法。大场奈奈躲在树后面,看星见纯那努力念着咒语想要提起一个水球来。她看她练了十几遍,却没有一遍成功的。

大场奈奈皱了眉,她觉得有些蹊跷,星见纯那已经十二岁了。在更早的时候,自己,克洛,天堂都是在更早的时候展示出了魔法天赋,在这个年龄没有展露出天赋的人并不太多,大场奈奈不觉得星见纯那是幸运的后起之秀。

但是魔法世家从未有过非魔女的成员,这一点上大场奈奈也不认为自己幸运到碰错了。

相信命运吧,在内心有个声音对她这么说道。

 

星见纯那溜回去的时候还以为她的命定伴侣不会起床,可是她刚进门就一把椅子突袭了。那把椅子自她背后扑了上来,让她摔倒了椅子上,又只能紧紧抱着椅背。椅子在空中转了一圈,将她径直带到了餐厅里面去。

大场奈奈刚把头发随便扎了起来,正在餐桌那边坐着,面前摆放着纯那喜欢吃的食物,一碟一碟十分精美。星见纯那竭力维持着自己眼神不往上面瞟,朝着大场奈奈歉意道:“我早上——”

“先吃。”高个子魔女笑了笑:“魔力的释放需要大量体力来维持,如果你想好好练习的话,就多吃一点。”

她真是个温柔的人,星见纯那突然这么觉得,并且放下心来。


ps:内含几句话迷宫组

评论(14)
热度(224)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