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9-14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那】逐光者 08

在再次的现场复勘之中——主要是在西条克洛迪娜和天堂真矢的坚持下,陆续又有了一些新的发现,但是这所有发现都抵不过天堂真矢和西条克洛迪娜在受害人床下发现的空酒瓶碎片。

而在残缺不全的玻璃瓶身上,很清晰沾着有一些血迹。这个残破的酒瓶被迅速保存起来当做证据,并且将要及时转交给技术部门做鉴定。石动双叶在电话里一听见这个消息就十分兴奋,而相比较之下,花柳香子的反应就好像是最心爱的东西要被抢了一样不高兴。

天知道这对青梅竹马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但是至少工作能力绝对可靠,所以西条克洛迪娜选择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她拿着水回到案发现场门口的时候,天堂真矢正笔直站在那里,手中握着的冰水瓶壁上都沁出了露珠,也仍旧未曾开封,她正听着赶来做过现场鉴定的警察一遍一遍解释着“在之前的现场勘查之中并不存在这个酒瓶我们保证”这件事情。

金发女人不易察觉皱了皱眉,她走到天堂真矢身边,将她手里那瓶没有拆封的水拿过来,同时将自己打开的水递给她,轻车熟路的样子像是不知道这么共享过多少次。

天堂真矢也没有在意什么,她接过水来喝了两口,冰水令她的头脑又清晰了几分,她平静道:“是的,我相信各位的勘查力度和对于工作的用心,所以应该只有一种可能。”

“罪犯在犯下罪行之后一直在附近没有离开,随后又返回现场,丢弃下已经收走的这个酒瓶。”西条克洛迪娜将天堂真矢的那瓶水贴在脸上冰了冰自己,接着话这么说道。

“我们的确没考虑过犯罪分子重返现场的可能性。”当地警察不得不承认这点:“在并案之前,我们一直找不到这几起案子的因果关系,众所周知,抢劫转化杀人一般都是激情杀人,而罪犯都不会重返现场,也没胆子重返现场。”

“或许你们看错了。”天堂真矢并没有什么批评的意思,只是平静道:“你们最后一次复勘现场是什么时候?”

“大约是在一周之前。”辅警想了想,立刻回答道:“准确时间应该是六天之前。”

“随后在什么时候,你们撤出了所有监视这里的警力?”天堂真矢又这么问道。

“最后一次复勘之后十二小时,随后我们封锁了这里。”辅警有些懊恼:“刚才没有检查封条是否正常真是失误。”

“因为对方并不是从门进来的。”西条克洛迪娜拿过了报告看了看,平静道:“看上去这次走了窗户,这里可是顶楼。”

“所以应该去检查一下外面上楼顶的那个梯子和门锁是否完整。”天堂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我相信,既然对方是刻意报复留下的痕迹,那么在顶楼会有更多痕迹。”

“你有要求花柳香子尽快核对生物检材吗?”她歪过头看着金发女人,眼中带着笑意。

西条克洛迪娜难免会露出一点得意的样子,她笑道:“那当然,毕竟我们——”

她顿了顿,沉下脸来,没让得意忘形将她的真心话脱离控制。

 

在楼顶侦查人员找到了绳子和石头,有人制作了个简易的套索,拴在了楼顶的太阳能热水器上,并且利用这个重量垂下了楼,随后通过撬锁的方式打开了安全窗,进入了室内,在墙上有着一个明显的蹬踩脚印,这是除了那份血样外唯一一个还算得上清晰的证物。

天堂真矢站在楼上,扫视着周边的环境,这里的地形并不太复杂,罪犯很难找到合适监视着这里,等待警察撤走的位置。更何况说在最后一次复勘,和倒数第二次复勘之间仍旧有段时间无人看守这里,他并没有利用这个机会,为什么?

“他在做心里斗争,也或者是巧合他那个时候才赶到?”西条克洛迪娜这么思索道。

“不。”天堂出人意料摇了摇头,她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似乎还觉得那里有些疼痛:“因为他有伤,按照酒瓶的血迹和刺破伤口的深度来看,那个伤口他一定要想办法去缝合。”

“砸那一下可能对他造成了一定影响,所以他用了时间恢复。”西条克洛迪娜点了点头,她转身对着辅警道:“立刻调查附近诊所,或者医生有没有接到电话,见过一个前额有伤口的男性。”

“还有一个点,那台太阳能并没有固定在地上,而且容量也仅仅只是双人量,刚才经过检查,水箱的水并不满,估计约为30L左右,加上热水器净重大概是40kg,也就是说一个热水器的重量做出最理想化的估算,是70kg。”

“要承受住一个男性的重量……加上墙上的蹬踏痕迹。”西条克洛迪娜明白天堂真矢在说什么,她沉思了一下,叹了口气:“看起来我们离罪犯越来越近了。”

“嗯……”天堂真矢看着她,笑了笑:“他们应该离下手也不远了,让我们回到组里,看一看其他人找到了什么吧。”

她朝着克罗蒂娜伸出手去,巧合的是对方也恰好伸出手,两个人都是手掌向上,等待对方放上来的绅士姿势。

最后她们只是轻触对方手,像是击掌。

 

回到组里的时候,星见纯那正在和大场奈奈一边分吃着零食,一边疯狂讨论着罪犯的名单,旁边的打印机还在一刻不停朝着外面吐纸,然后被临时组员们给捡起来互相讨论着。

“看上去你们真的很忙。”天堂真矢这句话听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安抚的意思。

“我还好。”大场奈奈抬起头的时候仍旧在笑着,她扬了扬手上的纸乐观道:“我感觉每看一张我都朝前迈了一大步。”

“我也很好!”星见纯那吞下一口饼干慌慌张张举手,这么坚定说道:“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有帮上忙!”

“是的,我的纯那特别有用。”大场奈奈拿着几张纸,朝着天堂真矢和西条克洛迪娜走了过来,这么道。

于是大家就看着纯那表演了一个呛水,真是令人心疼。

 

大场奈奈已经根据天堂真矢和西条克洛迪娜的话进行了一波筛选,现在包围圈缩小到了七人,便是划定的居住区域的所有符合条件的嫌疑犯了。

“怎么说呢……每一个长得都很……贼眉鼠眼。”金发女人看了看那几张纸,这么说道。

“有和这些人的社区联系吗?确定这些人是否在辖区内?真可惜我们没有进行化学阉割和脚环佩戴。”天堂看了她一眼先这么问道。

“正在联系。”电话到处都响个不停,大场奈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都包在我身上了。”

“你们两个,特别是你真矢,我觉得你可能要休息一会儿。”她满怀着忧虑这么说道:“你的脸色苍白得就好像是墙面。”

“哦……是的……是有点。”天堂真矢的眼前仍旧出现着幻影,她似乎真的被砸到了一样隐约觉得头疼,她隐约看见了一头长颈鹿的影子,就在室内徘徊,像是一个幽灵。

她不止一次看见过这头长颈鹿,在大场奈奈也离开之后,只有她自己的时候,这头长颈鹿就时不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可是天堂真矢从来没有去过动物园,也没有目睹过长颈鹿的死亡,她的眼睛能够看见过去,能够看见犯罪者,却不应该看见不曾存在过的东西。

她转向西条克洛迪娜,突然瞪大的眼睛,平日噙着笑意的俊秀脸上现在是无从掩饰的惶惑,她伸出手去用力搂住了金发女人的腰将她扯到怀里来,一遍一遍描摹着她的容颜,确定着什么是真实的。

在她的视野里,捧着玫瑰的西条克洛迪娜正躺在她面前,准确来说躺在一具水晶棺材里。

这算什么?这绝对不是过去,也未曾存在于什么现在。

那么……是未来?




双更之二。

插图 @WALluka 

评论(25)
热度(321)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