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9-20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那】逐光者 09

大场奈奈拎着冰袋进了休息室,虽然这个特案组常驻人口只有六个,但是平日往来的警察还不少,比如说现在会议室里就挤着近十个人,如果有需要的话也要在这里休息,所以整整一层现在都算是她们的工作和休息区。

天堂真矢的休息室就在走廊尽头,那是窗户最大的一间,不过房间里没什么别的东西,也就一个沙发,一个办公桌子,哦还有一个煮饭炉子。

大场奈奈没敲门就走了进去,天堂真矢正在沙发上坐着,不知道还以为她只是个坐姿笔直的真人雕塑。听见她进来的声音,天堂真矢没有抬头道:“克洛迪娜没事吧。”

“没事。”大场奈奈看了看天堂真矢那张俊秀的脸,然后笑出声来:“她下手挺轻的,在被你突然袭击之后的那一巴掌倒像是个抚摸。”

“看上去你似乎多拿了个冰袋,奈奈。”天堂真矢终于抬起头来叹了口气,却还是诚挚道:“谢谢,并不疼。”

“介意跟我说一下,到底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吗?”大场奈奈将冰袋放在一边桌子上,她靠着桌子这么道。

天堂真矢看了她一眼,她仍旧对于自己眼前所见心有余悸,这在她之前目睹过那么多离奇的场面时候都没有过,所以她选择了对此事闭口不言,反正的确也说不清楚。

大场奈奈是除了西条克洛迪娜最了解她的人,事实上在这么多年之后可能比克洛还要更了解她,可她仍旧说不出口。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大场奈奈仍旧十分体贴这么说道。

天堂真矢自沙发上起身,给自己和大场奈奈都拧开了一瓶矿泉水,她沉声道:“我又看见它了。”

大场奈奈皱起眉,却不是疑惑的表情,她的手腕轻微晃动了一下,差点把瓶子倾斜导致水撒出来。她攥着瓶子半晌后沉声道:“可我没有,真矢,你有做过检查吗?”

“检查?”栗色长发的女人笑了一声:“做过,你看,为了保护我这个天赋,在这次成立特案组之前,又去做了检查。”

“一切正常,我没有脑炎,没有其他各种疾病,心理没什么严重问题。”她喝了一口水,才道:“奈奈,承认吧,这就是我的命运。”

“天堂真矢的天赋远超于她本身的其他价值,就和在学校时候一样,无论我多么努力,等到了犯罪现场的时候,所有人都只会羡慕这一点。”她深深叹了口气:“只有一个人不会,她不会放弃追逐,不会放弃注视,不会低下头认输。”

“那是我的克洛迪娜。”她的声音一点点冷下来,最后道:“所以到最后,她也不在了。”

大场奈奈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而在门外,将手放在门上本欲推开的金发女人倒退了两步,转身又离开了。



 

凌晨三点的时候,花柳香子和石动双叶才又出现在会议室里,两个人既疲惫又兴奋,并且带来了好消息,已经基本能够锁定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DNA数据也在分析中。

“我这边也有好消息。”纯那掩着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局里面的消息,在划定的范围里,七名犯罪嫌疑人已经有五人查找到了所在辖区,并且有人这两天还见过他们。”

“另外两人其中一人在外省打工,不难找到,只有一人目前下落不明, 打电话回老家去询问了。”大场奈奈自一堆文件里勉强支起身体道:“不过看样子,也不一定在老家。”

“这边市局调动警力在找到的人家属区布控了,一旦技术鉴定那边确认,就可以直接展开抓捕,是相当重视了。”西条克洛迪娜之前因为太困去冲了几杯咖啡,现在端着盘子走过来,将杯子放在每个人面前。

“不。”栗色长发的女人却第一次表示了明确的反对,这下子连捧起茶杯的石动双叶都疑惑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这样分散警力,对于我们来说极为不利。”

“但是现在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吧。”身为法医的香子一整天都在对尸体做细致检查,现在上下眼皮正在做亲密接触,她打了个哈欠道:“我们总不能期待他会直接跑到我们面前来。”

大场奈奈捧着杯子没有作声,热气氤氲遮蔽了她的表情。

 

“他会返回现场。”天堂真矢没有介意大家表现出的反对意见,她沉声道:“这位罪犯存在着很强的报复心理,他会返回现场检查自己留下的证物是否被拿走。”

“事实上说起来这个。”星见纯那举起手,在得到允许后发问道:“既然他愿意放下证物,那么为什么不直接去警局自首?”

“因为他不信任警察。”出人意料地,回答她的是西条克罗蒂娜,金发女人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道:“他担心自首会导致自己被报复,又无法终止自己扭曲的报复想法。”

“不管怎么说……罪犯重返现场可能性极大,我要去看看。”天堂真矢抓起放在一边的外套和车钥匙,就打算驱车出去。

“我也去!”克洛立刻站起身,拿着自己的外套准备跟上。

“等一下,这么轮流去也不太好。”大场奈奈阻止了这两个人,她走向电话道:“我们打个电话确认一下现场还有没有人观察再说。”

她手刚摸到电话,电话立刻疯狂响铃了起来,像是不祥的丧钟。

 

大场奈奈疑惑抓起了电话,喂了一声后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她捂着听筒道:“出事了。”

天堂真矢立刻下了决断:“路上说,花柳香子和石动双叶留下休息。”

“纯那你也留下。”大场奈奈这么补充道,可是纯那根本没有听她的,已经抓起外套走了出去,高个子女人只能无奈摊摊手追了上去。

赶过去的路上,大场奈奈将情况说了清楚。现场勘查人员是在晚上十二点彻底撤出的犯罪现场。在凌晨三点的时候,两名该小区醉鬼驱车返回自家,酒驾将车停错了单元门。

在上楼之后又敲错了门,但是在他们面前,凶案现场的门却打开了,其中一人当场被人袭击死亡,而另外一人仍旧在罪犯控制之下,罪犯持有枪支,以及携带有刀具和爆炸物,要求与警方进行谈判。

“这群人从来不长记性。”西条克洛迪娜气得用手指敲了敲车窗:“每次撤出现场都不知道留人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混进去的。”

“或许原本就没有离开小区。”天堂真矢显得要沉稳得多,她打了下方向盘,问大场奈奈道:“特警们到了吗。”

“已经到了现场,谈判专家正在赶去的路上。”大场奈奈这么回答道。

“这样很好,尽量避免人员伤亡。”天堂真矢打转向灯将车停在了小区门口,她先跳下车,又轻车熟路给克洛拉开了车门:“希望幸运之神站在我们这边。”

 

幸运之神究竟站在哪边不知道,但是倒霉之神或许一直缠在她们这边。被警员簇拥着的四个人到了最近距离能够谈话的地方,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位罪犯的模样,身材瘦小,她……准确来说是他,穿着一条女人的裙子,披着一头长发,正用枪劫持着一名男子,甚至有点吃力。

他看见新来的几个谈判人员,眼前顿时一亮,或许是那头金发太过于显眼,他先瞟上了西条克洛迪娜,细声细气道:“想谈判的话,先换个人质吧。”

“正合我意。”金发女人冷笑了一声,就被天堂真矢牢牢按住了肩膀。

男人的手指在起爆器上打转,他尖利而短促笑了一声道:“警官,你那个样子像是要来打我,所以要是你上来的话,得绑着手,用手铐。”

“我和你手中的人质交换。”真矢在克洛说什么之前用力按了一下她的肩膀,让她因为吃疼将话顿了一下,栗色长发的女人已经接着道:“我是她的上司,这里目前警衔最高的人,如果是我的话,他们愿意用任何东西来和你交换。”

她将手背到身后去,大场奈奈给她拷上了手铐,天堂真矢转过身示意男人看清楚。她此时正对着克洛,在对方脸上看见了紧张又焦急的表情,克洛仿佛想要说什么,她伸手拉住了天堂真矢的手臂,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要是电影里,我现在应该说等我们办完这案子就一起回——”天堂真矢想开个玩笑,她歪了歪头,嘴唇就被克洛的手指贴上了。

她和她对视,克洛点了点头,她将天堂真矢转过身,推进了房间。


评论(37)
热度(330)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