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4-22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一百零四)骨肉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互相对视了一眼,她们不知道该不该靠近,虽然匠神正背对着她们,看起来似乎是安全的,但是接近一位神灵?就算是一位被禁锢的神灵,也是位现世人无法触及的存在。

她们不敢冒这个险,尽管有着一肚子问题,却也不敢惊动,谁也不知道,现在看上去疯疯癫癫的神灵会做出什么。

比起外面的神灵之力,处于神域中心的这里显得要平和许多,就像是风暴中心是平静一样。

对于神灵的敬畏感暂时压倒了一切。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互相打着手势,既不敢发出声音,也不敢有太大动静,更别提做什么传音之类调动元素的事情了。

她俩不约而同悄悄朝后退,打算先去探探别的地方,寻找其他出去的办法。

园田海未开始的确是想来问问匠神的,但是看见这样的情况,加上矮人之前有关匠神失踪时间的讲述,恐怕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绚濑绘里直接就没什么想问的,所以两个人打算想寻找出路。

她们屏住呼吸逃出匠神的房间,在到楼梯最后一截的时候才互相扶着肩膀大喘气,特别是绚濑绘里,她从来没有离神灵这么近过,尽管现在的匠神看上去无力又衰弱,但是凡人和他仍旧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

“嘿,你知道的……我现在能站着已经不容易了。”绚濑绘里这么开了句玩笑。

“虽然和巴哈姆特没有办法相比,但是神灵就是神灵。”园田海未继续朝下走,她小声道:“我们可以先去探查一下船的其他部分。”

“嗯。”绚濑绘里点头同意,她摸了摸狩风感觉到其中不同寻常的力量后问挚友:“你的武器……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变化?”

“这里是神域,有什么都不奇怪。”园田海未踏上最后一阶台阶,无奈道:“毕竟这不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脚下一空掉了下去,绚濑绘里被她拽着两个人一起被地板上突然出现的洞给带着坠落到船的下层去了。

 

“唔……”在半空中的时候园田海未反应极快抱住了挚友,现在只有她背后落地挨了重击,她吃疼闷哼了一声,然后松开手:“我没事,立刻检查周围情况。”

在匠神的神域中使用法术是不太明智的,而自摔下来的地方投下来的那几缕光只能将她们所在的这一小片空地照亮。

其他地方仍旧沉浸在黑暗之中,像是另外一个空间般,幸好精灵王储身上带着几枚魔石,她掏出一枚朝着地上扔了过去,看着那枚荧光石头连蹦带跳滚到了房间角落里去,将那里照亮。

但是所谓的房间角落离得也太远了,以至于根本看不出来有多少区别,仅仅只有那一方天地有着亮光,隐约能够看清那边堆着一堆卷轴,可能是匠神的什么收藏。

绚濑绘里将剩下几枚也扔了出去,园田海未在此期间已经慢悠悠站了起来,她现在一动都能听见自己骨头像是被人踩到一样咔嚓嚓作响。

的确是到了极限了——她这么想着,却仍旧不动声色,看着那些荧光石四散在各个角落里,终于令室内有了一些朦胧的光,这已经足够精灵和龙的眼睛穿透黑暗。

只不过当她们看见房间究竟是何等模样时候,切切实实都被吓了一跳。

 

在墙上,钉着许多生物的皮囊和骨骼,从中还能看见已经特殊处理风干的肌肉组织,内脏和头颅都被整齐地摆在罐子里,上下浮动着,至少有数百双眼睛都在盯着贸然进入这里的两个人。

如果说这还不够令她们感到恐惧,那么屋里面那些类似木偶的东西就足够了。

那当然不是木偶而是躯体,之所以要用这个词是因为就算连慧眼如炬的精灵和见多识广的半龙也无法分辨出来每一部分都属于什么种族。

有人将尸体仔细研究,然后解剖拼凑在一起,像是要粘合出来一个新的物种,从尸体身上的衣着和尸体本身的数量来看,她们在匠神的“梦境”之中所看见的船员,恐怕都在这里了。

这些船员并不是真的生物,当然也并不是完全的机械造物,他们是蒙了皮画了了伪装,安装了齿轮充当关节,用机械心脏代替本心做的虚假躯壳。

当他们不再被维修之后,就像是列兵布阵一样被扔在了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换成一圈,紧盯着闯入这里的两位不速之客。

 

“太过于柔软的地方容易腐烂。”绚濑绘里倒抽几口凉气,察觉到自己背上尽是细细密密的汗,她低声道:“所以才用了宝石和机械替换。”

“为了制造出机械……这里可真是有不少这种研究的造物。”园田海未数了数船员的数量,定了定神后才继续道:“一共四十七位。”

“是献祭吗?”绚濑绘里努力找着理由:“是献祭吧。”

“不知道……”园田海未抽出逝川,那把剑现在正在发光,像是一盏灯一样明亮,她举高朝着墙上挂着的人体骨骼走去,仔细看了看后沉声道:“这里什么种族都有,矮人的历史里有活人献祭吗?”

绚濑绘里的狩风也在发光,甚至比园田海未的还要亮,她索性也学着好友的样子将武器举高查看四周,在心底安慰自己不要害怕:“没听说过,但是不代表没有——”

她踢到了什么,蹲下来的时候看见墙边还横七竖八放着几具棺材,里面隐隐透露出细微的一点光芒,要不是因为精灵眼力不错,这点微光已经被狩风完全盖住了,绚濑绘里朝着园田海未招了招手,喊挚友过来帮忙:“这里面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发光。”

“等一下。”园田海未带着光源就过来了,她制止了好友好奇上线寻找机关的动作,先拂开了棺材表面的灰尘,想看看有什么线索。

她们看见了棺材上隐约刻着一些什么,不像是花纹,也不是那些尸体上面的神印,但是因为刻得太浅即便凑近也看不出来,绚濑绘里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随即疑惑皱眉:“似乎是一个名字。”

园田海未摊开手掌示意绚濑绘里写过来:“写过来看看。”

绚濑绘里拉着她手掌将自己隐约摸出的名字大致写了出来,园田海未皱眉回想了一下,猝然瞪大了双眼十分惊讶,喃喃道:“难道是……”

她赶快拉过绚濑绘里的手再次写了一遍,稍微填补了一下已经磨蚀掉的那些笔划,当她写完最后一笔后,绚濑绘里也露出意外的表情脱口而出:“赛恩斯?”

没错,正是最接近神的贤者赛恩斯。

 

“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赛恩斯的名字……”绚濑绘里一头雾水满腹疑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真的只是名字传承论吗?”

“那么也不该有好几个人都死在这里,矮人总会知道些什么,可你听黑泽露比说过吗?”园田海未将另外几个棺材也拖出来摸了摸,摇了摇头反驳了挚友的观点。

“最后还是要打开看看吗……似乎不像是有什么机关的样子。”绚濑绘里无奈扶额,她和园田海未将其中一个棺材搬到空地上,两个人研究了一下,最终决定由绚濑绘里小心翼翼拨开里面的关窍。

随着机括轻微响声,棺材缓缓推开,两个人都做好了看见尸骨的准备,可是当内里躺着的尸体出现在眼前是,两个人同时惊呼出声。

“怎么会这样!”

 

银色头发铺盖一身,却没有五官形状,有着人类般的身躯,皮肤质感也如同人类一半,只是上面有很多血纹,像是缝合后留下的线。

“这个没有性别……”园田海未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在诡异的好奇心影响下,她和绚濑绘里又拖过了两个棺材打开看。

“在慢慢出现性别……”绚濑绘里扫视过三个棺材里面的人体,将第四个棺材拖了出来,对园田海未说道:“匠神有意慢慢塑造出性别,更加倾向于女性。”

“这是最后一个了。”园田海未蹲下身寻找着机括的位置,一边道:“第三个的倾向已经很明显了,连五官的轮廓也出现了一点,不知道最后这个会不会给我带来什么不同的答案。”

她们打开了第四个棺材,令人失望的是和前三个棺材里面的人并没有太大不同。

“看起来这些似乎都是什么的雏形……”园田海未的脑子乱糟糟的,她站起身走到房间另外一边捡起那些随便扔在地上没有任何保护的卷轴展开看了起来。

“绘里!”她很快呼唤了绚濑绘里的名字,扬了扬手中卷轴像是有什么新的发现。

“嘘嘘,声音要小点。”绚濑绘里跑了过来,她们一起小心翼翼地将快要长毛的卷轴展开,那上面隐约描绘着人体的结构,还有着匠神的记录,关于心脏的构造,关于人体的肌肉行动,关于大脑的构成。

“匠神是个天才也是个疯子。”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又翻阅了几个卷轴,她这么头疼地说道。

是的,是真真正正的疯子。

 

那些卷轴多数记录着匠神的研究,他并不仅仅是想要创造机械生命,那些机械的鹦鹉,船长,包括门口的巨兵都只不过是被废弃的研究,因为他想制作的并不是靠机械运转的死物,机械需要维修,而且也没有自己的想法,仅仅是按照他的安排做事情,既不会和他交流,也没有生命感觉。

但是大地上的那些生命均是父神的创造,匠神并不愿意仅仅目睹父神的造物灵动而拥有自己的思想,作为一位创造者,他决心开始研究,并且创造出一个真正的生命。

这才是匠神最疯狂的地方,他要成为的并不仅仅是“神灵”,而是真正的造物主。

 

“这里有一些话,看不清了。”绚濑绘里将卷轴上的漏洞只给园田海未看:“应该是几个名字。”

“这些祭品并不是矮人的献祭,而是来源于提供,有其他神对匠神提供了援助。”园田海未分析道:“但是有条件交换——”

卷轴到这里中断了,绚濑绘里又翻找了几个卷轴,上面均没有得到后续的答案,有些已经糟烂不堪,她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没有后续了,都烂了。”

“不。”园田海未抖开最后一张卷轴,从其中抽出一根级细的金属丝平静道:“刚才我就很奇怪,金属丝还未曾锈蚀,为什么卷轴会变成糟烂模样。”

“你是说这些是人为破坏的吗?”绚濑绘里吃惊道:“准确来说是其他神灵?”

“嗯不排除这种可能,当然也不排除匠神自己所为,除此之外为什么将他囚禁也仍旧不清楚。”园田海未冷静道。

“而且赛恩斯……”这仍旧是绚濑绘里心心念念的话题,她深吸一口气才继续道:“按照赛恩斯在现世的活动,看起来匠神的确是成功了。”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对于赛恩斯的形容用它,以及矮人为什么能那么确定当看见它的时候你便发现它不属于这个世界了。”园田海未已经从挚友那里得到了矮人当时邀请精灵的那些说法,她沉沉道:“逻辑链完整,但是我还是觉得矮人被欺骗了,提亚马斯出现在这里不像是一个意外,世界树之果更不是。”

“还有很多问题等着——什么声音!”精灵的耳力要更好一些,绚濑绘里说到一半话锋一转,她捂着园田海未的嘴示意她安静下来,随后继续四顾寻找着声音的方向,最终将视线定格在第四具棺材上。

园田海未被她拉扯着又走了回去,当看见棺材内那具人偶的现状时候,她差点叫出声,幸好绚濑绘里还没放开捂嘴动作。

人偶的胸膛正在缓慢起伏着,就是那点微弱的心跳声居然被精灵听见了!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对视了一眼,她指了指绚濑绘里的手,示意对方已经没必要捂着自己的嘴了,随后蹲下身想检查一下人偶的情况,却被人偶用细长的手一把握住了手腕。

不过那只手实在没什么力气,园田海未也只是吓了一跳就挣脱了,她后退了好几步,和绚濑绘里撞作一团。

待在这个房间里已经不安全了,谁知道人偶完全醒过来会做什么。

两个人对看一眼,绚濑绘里一脚将棺材盖子踢到中间阻挡,两个人一致朝着可能有门的方向跑过去,打算先逃离这个房间将这个诡异的人偶先关在房间里。

两个人朝着一个地方逃跑,然后因为慌乱一致撞在了一堵墙上,园田海未没摸到门,她朝着绚濑绘里扬了扬下巴,两个人又各自一边去摸其他的墙。

没有门,四面墙都摸过来了也没有门。

“唯一的出口就在上——”诡异的房间诡异的事情让绚濑绘里声音发颤朝着头上刚才她们撞破的出口看了过去,可惜话语再次被自己咽回了肚子里。

头上哪有出口,已经封闭得密密实实了!

 

光源一下子就又只剩那么几处,想到无声无息的人偶,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都不由得毛骨悚然,眼下也顾不得会不会引起匠神的注意亦或是神域的暴动,蓝发剑士举剑劈斩向墙上,力求开出来一个逃生出口。

剑气如同泥牛入海,劈斩出的缺口在顷刻间消失,墙壁像是有生命一般自我愈合。

这大概都是幻觉——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逃避般地这么想到,于是园田海未再次动手,这次劈斩比上次造成了更大的伤口,随后再次在眼皮底下愈合。

她们听见了惊天的怒吼,像是巨兽吃痛的咆哮,整艘船剧烈地摇晃起来,船舱里像是地震一般,两个人互相扶持着才站稳,身边的尸骨粉得粉碎得碎,狼藉一片。

这艘船难道也是匠神创造的活物吗!

 

当晃动停止的时候,那具人偶已经静静站在了两个人面前,没有五官自然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元素力量亦或者是器魂之力,这正是人偶能够默无声息接近两个人的原因。

她们当然不会只当做人偶毫无能力,赛恩斯的雏形怎么可能毫无能力呢?两个人警惕看着人偶,想要预判对方会做点什么。

人偶伸出手来,再一次抓住了园田海未的手腕。和上次差不多的力道,所触摸过的皮肤既没有溃烂,也没有变异,她缓缓抬起了另外一只手,指着自己之前棺材放着的地方,似是在喊两个人过去。

被抓着手腕整个人都僵硬的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对视一眼,两个人均没从这个人偶身上感觉到什么明显的恶意,既然无处可比,不如索性顺从,她们两个就任由人偶拉着走回了棺材那里。

就在人偶躺着的位置,有着一块银光流转的金属板,上面的字因为材质奇异没有被磨损分毫。

给我最亲爱的女儿——那行字是这么写的。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还没来得及表现出来自己的震惊,就感觉到人偶轻轻在自己的手中写着什么,一笔一划,郑重无比。

爸爸,她这么写到。


ps:

这次是完整版了。

剧情开始逐渐黑化(和人物毫无关系),希望各位不会觉得不适。

最近可能会放出百章的购买链接,希望大家到时候能关注一下。

 拜谢。

希望有人给我赞助打赏什么的.jpg【x】

评论(2)
热度(53)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