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9-27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那】逐光者 10

神乐光是一名特警,工作性质是狙击手,虽然她至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射杀过几个人。能用谈判解决的通常用不到她们扣动扳机,更多的时候只是作为一种威慑性力量摆放在那里。

更何况说,神乐光失去了自己的观察手,自己的好搭档,自己的好朋友爱城华恋。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这就相当于折了她的羽翼,毁了她的翅膀。

她本来不该接下来这次狙击任务的,且先不论她的实力够不够,就是少了观察手这点就很难让她完美完成一个任务。可是上面接到了更高层的命令,对方在电话里咆哮了什么,结果在几经斟酌之后,有着一双“夜眼”的神乐光就被派了出来,还给她分配了一个新的观察手。

借助夜视镜,再加上自己所拥有的天赋,神乐光的确有着其他狙击手不能比拟的优势。可是此时天色尚暗,犯罪嫌疑人又十分狡猾,神乐光对于这一枪并没有任何把握。

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耳机里传来了换人质的声音,在夜视镜里出现了天堂真矢的身影。神乐光听见旁边的观察手同伴倒抽了一口凉气道:“不是吧?为什么要把指挥官扔出去?那谁来协调指挥?”

“静心。”长时间紧绷肌肉令神乐光有些疲累,但是她仍旧不肯放弃,距离天亮大概还要一个小时,而罪犯只会越来越浮躁。

最令她棘手的是罪犯身高甚至不如天堂真矢,原本以为从男性人质换成女性人质可以露出些许破绽,结果这个罪犯不仅个头矮,还颇为狡猾地缩着身体。

他手里握着起爆器,头部完全被天堂真矢挡着,神乐光的观察手时不时给她直播上级禁止随便动手的命令。

“够了……我听见了。”黑发长发的女人皱起了眉:“但是先说好,如果机会来了我可不会错失。”

 

天堂真矢倒退着进入房间的时候,先挨了一刀,正中大腿,却避开了动脉,精准而又熟练。她晃了一下,撞在了墙上被按住的同时看着男性人质仓惶和她擦身而过,头也不回跑了出去。

“你觉得他现在是不是在内心疯狂大喊自己得救了?”尽管没有伤及要害,可是疼痛却无法避免,天堂真矢知道对方在防范着自己没有绑着的腿,于是尽量轻快道:“朋友,下刀倒是挺准的,以前进过军队?”

“没有,但是在屠宰场干过几年。”仍旧穿着女装的罪犯拉了拉手铐之间链接的锁链,下意识回答道。

回答了之后他立刻恼怒了起来,推搡着天堂真矢回到了之前最安全的角落里,天堂真矢紧跟着他踉跄了过去,浸透了鲜血的布料贴着腿,可能已经湿透了整个裤管。

“所以我看上去很像沉默的羔羊吗?”能够在这种时候还开玩笑的或许只有天堂真矢了,她笑了一声道:“别这么紧张,我知道你只是想谈判,所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从你想说的地方谈。”

“我没有想跟你们这群王八蛋谈判求我自己活下去!”她的头被用力按住朝着墙上撞了一下,在眩晕之中她听见那人暴怒道:“听着,我把那些蠢货的地址告诉你们,然后你们抓到后当着我的面枪决了!这就是我的条件!”

天堂真矢的额角留下血来,黏黏糊糊胡地遮挡了左眼的视线,她勉强眨了眨眼睛道:“好吧,我想我听懂了。”



“因为那群人强迫了你,还侮辱了你,就回报在和你当时同样弱小的人身上。”她轻蔑地笑了:“你可真是个懦夫。”

 

天堂真矢在对方做出更大幅度的攻击前,脚步错位用力踩住了对方的脚背,伤腿的肌肉遭到了拉扯,她皱了下眉,动作却没停用力用肩膀朝后撞了过去。暴怒的男人捂着脸踉跄了两步,他打算用力按下起爆器,可是迎接他的却是血肉横飞在眼前。

狙击枪子弹巨大的力道穿过了窗户,击碎了他握着起爆器的整只手,随后钉在了墙上。不得不说罪犯拥有着超人的忍耐力,竟然在这种时候还胡乱朝着天堂真矢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大腿受伤,双手被手铐束缚在身后的天堂真矢,位于无法闪避的死角里,刚才不过是她的垂死挣扎,至少男人满心是这么想的。

可是突然他的手腕就被抓住了,枪支朝上抬起子弹大概是打在了天花板上,随后跳弹到了什么地方。随后在震惊中,他挨了天堂真矢的一击重拳,下颚被迅猛的力道击中,造成了昏迷效果。

“怎么——”他的话没能说全,也想不到怎么会这样,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警察们迅速冲进了现场,天堂真矢勾起那副扔在一边的手铐,朝着向自己大步走来阴沉着脸的克洛,以及跟在身后的大场奈奈晃了晃。

她没能及时注意到大场奈奈恨不得掐着自己脖子的提醒,硬撑着伤笑道:“魔术手铐屡试不爽。”

克洛猛然回头盯了眼大场奈奈,对方第一次想要缩到纯那身后去,然后将自己缩成个不会被金发女人用眼光杀死的物体。

“你们不止一次玩这个?”西条克洛迪娜语气暴躁,动作却温柔地朝着天堂真矢伸出了手:“可以了,真矢,你还是很快解决了案子。”

“哈……”天堂真矢看着那只手,她的小半边脸上全都是血,这让她看起来像是自地狱里走出来一样吓人,她摇晃了一下:“克洛迪娜……这次可又是你伸出的手。”

西条克洛迪娜用力拎住了她的领子,两人贴得极近,不过好在重量没有压在伤腿上,天堂想这大概是克洛刻意的。她们两个的呼吸混乱交织在一起,她看着金发女人咬牙切齿的表情,也看得清她眼中蕴藏的那点水光。

“每次伸出手的时候你都在让我后悔,天堂真矢,你真是我的克星。”她听见西条克洛迪娜这么说道。

“可你仍旧喜欢这么做。”天堂真矢勾起唇笑着将手覆在她拉着自己领子的手上:“承认吧,即便找不到那件事的真相,即便你离我而去,我们仍旧彼此深陷在对方建造的迷宫之中。”

 

“咳,打扰一下两个人三条腿的前辈。”星见纯那看了眼躲在身后的大场奈奈,无奈道:“我觉得组长的腿坚持不下去了。”

天堂真矢的腿实在支撑不住了,被医护人员及时拿着担架护送上了救护车,西条克洛迪娜也跟了上去,将写报告和后续追捕的活都扔给了怂着的大场奈奈,和充满干劲的星见纯那。

天堂真矢虽然是躺在救护车上的,人却是清醒的。或者说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清醒的时候,眼前没有幻想,也听不见什么奇怪的声音。西条克洛迪娜正板着脸用医用棉给她擦拭着脸上和额头的伤口,而腿也得到了包扎,只是需要去医院缝合一下伤口。

“今天的狙击手是个很优秀的人。”她企图缓和一下西条克洛迪娜和自己之间的气氛,便斟酌了一下再次道。

这招大概也是屡试不爽,西条克洛迪娜拿起了手机翻了翻,沉声道:“神乐光,市特警队的,夜晚也能看得见的狙击手,你要是需要的话可以调过来。”

“神乐光?”天堂真矢皱起了眉,她沉默了一下后道:“是爱城华恋的那个搭档?”

“我希望你的脑子还足够清楚知道现在不适合讨论这个话题。“金发女人突然关上了手机,挑眉冷声道:“还是说它们已经被从脑壳里撞出去了?”

好吧……看上去还在生气——天堂真矢却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及时在西条克洛迪娜脸涨红前收住了。


评论(27)
热度(382)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