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10-09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卷七·国士无双 122章 ——流血日

园田曜扔下剑的举动,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在埃里克怔然之际,阿尔杰特悍然发动了进攻,骑兵们没有得到二皇子的命令,仅仅挣扎了几下,就有数人被长刀刺破盔甲扑倒在地。很快,禁卫军团将二皇子一派迅速包围分割,无论是什么人的挣扎,迎接他们的都是刀尖。

 

二皇子没有顾忌那些加身的利刃,只是看着园田曜,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道:“曜卿,我还有——”

 

我还有勇士,还有兵力,还有自己派系的人在外面,你确定我败了?

 

他的话被园田曜打断了,黑发侯爵第一次收敛了笑容,冷然道:“殿下,你真的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皇子大笑起来,他倒退了好几步,甚至撞在了身后防备着自己的阿尔杰特的盾牌上,他仰起头朝着看台上冷眼旁观的小泉花阳道:“我亲爱的妹妹!我承认我败了!但是你也没有赢!”

 

“我对输赢不感兴趣,二哥。”小泉花阳这么回复道,她没再看自己的哥哥,闭了闭眼睛道:“我说过了,投降者,不祸及家族子民。”

 

“园田海未公爵。”她直接改口道,带着几分笑意。

 

“……在。”园田海未收回自己盯着园田曜的视线,并腿行礼道:“园田海未等待着您的命令。”

 

“我前几日就收到了消息,知道了你的佣兵团已经在返程了,不知道能不能再短暂的休息后再接一个任务呢?”小泉花阳这么礼貌地问道:“当然,我会支付相当可观的酬金,并且将这个任务设置为A级,在完成之后给天启佣兵团批下来一块驻地。”

 

园田海未迟疑了一下,她隐约猜测到了任务的内容,而天启佣兵团本不应该涉足国政太多,流放这种事情应当由小泉花阳的军队来做,她为什么要托付给自己呢?

 

“那都是父王的军队。”小泉花阳看出来她在迟疑着什么,却慢慢悠悠说道:“在我确定某些事情之前,我没有调动的权利。”

 

连公爵都已经改口喊出来的人,却仍旧在意着这点事情,园田海未不明白小泉花阳打着什么算盘。

 

但是她仍旧愿意信任这位公主,也更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佣兵团多照顾一下自己的姐姐,她弯下腰去认真道:“天启佣兵团团长,园田海未,接受您的命令 。”

 

“很好。”小泉花阳开心地笑了笑,她拥抱了园田海未,像是平日一样对待她。

 

七公主再次冲着看台下面道:“我宣布,天启佣兵团接受将各位叛乱者流放的任务,将将你们流放至巴努岛,以及各处小岛上,非命令不得再回往西亚特斯。”

 

“请各位珍重。”她这么和煦地说道,随后补充了令园田海未心沉入谷底的话:“至于二哥和老师,二位主犯将被关押,等待父亲的审判。”

 

“至于储君书,今日动乱便暂时不宣吧。”她朝着南小鸟行礼,得到了对方点头的应允。

 

 

帝都的叛乱平息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当昏厥的老皇帝醒过来时候,陪伴在他床前的六公主便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老皇帝却没有任何高兴的情绪,他紧紧攥着毯子看着天花板,半晌之后缓缓道:“是七公主?”

 

不是平日的孩子称呼,甚至也不是名字,而是更加疏远的称呼。

 

六公主却没有什么察觉,仍旧挂着笑容将其他消息一五一十地汇报给父亲。可是她只汇报了一般,就被突然发怒的老皇帝赶了出去。

 

她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两天连惊带吓得有些走路不稳,刚惶然关上门在走廊上快步走,过了转角就差点撞到了有人陪同的东亚特斯大帝怀中。六公主连忙稳了稳身体客气道:“叔叔。”

 

其实论起来关系,东西亚特斯现在的关系可能连最聪明的学者都要头疼,但是既然是过继一个继承人,那么辈分上就用了叔叔相称呼。东亚特斯大帝比自己的“哥哥”身体要好上一些,虽然也遭受了惊吓,却一直没有昏厥过去。

 

他点了点头,温和对着六公主劝说了几句注意身体,就朝着哥哥的房间走了过去。

 

六公主好意提醒她的父亲正在大发脾气,而她的叔叔也没有介意,只是让她好好休息,便走了进去。六公主在走廊转角处愣了愣,就继续走自己的路了。

 

她一路走过来都能听得见仆人们窃窃私语,谈论着昨日发生的事情。说真的,到现在六公主都不愿意相信这居然是真实发生过的,在西亚特斯的历史上,之前数百年都未曾发生过皇室内乱,而他们这一代真是太给先祖蒙羞了。

 

二皇子贵为皇室成员,小泉花阳仅仅将他关押在了皇宫里面,而她的老师园田曜则被移送到了关押犯死罪的贵族的监狱之中,从犯的其他几位公主和皇子也被关押了起来,除了圣女。

 

圣女是神圣教廷的人,被南小鸟带走交由阿瓦隆方面进行宗教审判了,恐怕是日子最不好过的一个。

 

她慢悠悠上了城墙,呼吸间已经闻不见昨日的血腥气,士兵们将广场和街道都已经打扫干净了,水将城市各处都泼湿了,只不过护城河里约莫还留着几分腥气吧。这一切都突然出现突然消失,就好像是被杀死的那些生命一样令人不曾在意。

 

阿尔杰特的禁卫军在街道上巡逻,一点点稳定着秩序,据说市场已经恢复了近半运行,商业街的店铺也大多都开业了,昨日晚上,小泉花阳的人又飞速控制了城墙,并且将叛乱失败的消息送了出去,到尽头也没再有任何傻子掀起波澜。

 

在这次叛乱中受益最大的自然是小泉花阳一派的贵族,保皇派的贵族们大多数都庆幸自己坚持了立场,没有选择任何一个站队。许多人都曾经看轻了小泉花阳,她毕竟是个女子,在皇家历史上从来未有女性坐上过皇位,所以那些人认为二皇子是正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小泉花阳还是赢了,六公主自问自己能否能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布下一场局,就等待着有一日将对方的骄傲自信,甚至最大的筹码全数摧毁?她自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

 

但是小泉花阳有,而且没人知道在那副皮囊下面还藏着点什么。

 

园田曜是输了,但是她的学生却赢了。这大概也足以证明她是个好老师了。

 

 

风有些大,六公主有些撑不住自城墙上慢慢走了下来,她在花园里刚走了几步,就看见从侧门进来的妹妹,和跟随在她身边的园田海未。是了,最大的受益者是走在小泉花阳身边的这个平民,她将会是帝国唯一的公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小泉花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姐姐,她来到皇宫是来见自己的父亲,小泉花阳让园田海未在外面等着她,她一会儿就出来。园田海未点了点头,她踌躇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询问小泉花阳究竟想要怎么对待园田曜,无论小泉花阳要怎么做,她都必须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小泉花阳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也并不意外在房间里看见了端坐在一边的东亚特斯大帝,她轻声道:“父亲,叔叔。”

 

东亚特斯大帝点了点头,堆出了笑容道:“你做的很好,不愧是你父亲的骄傲。”

 

小泉花阳清清楚楚听见自己的父亲冷哼了一声,东亚特斯大帝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吾有点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休息了,你多陪陪你的父亲。”

 

“事实上。”小泉花阳出乎他意料地伸手阻拦了他:“我想谈论的事情,和您也有关系。”

 

“那么可以一会儿单独跟我谈。”东亚特斯大帝摇了摇头,他看了看闭目养神的哥哥,推开小泉花阳的手径直走了出去。

 

小泉花阳听着外面园田海未和东亚特斯大帝礼貌的对话声,眼神沉了沉,她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的父亲,拉过椅子在床前坐了下来,平静道:“父亲。”

 

“你成功了。”大帝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神情复杂,但是小泉花阳看得分明,那里面没有丝毫父亲对待女儿的表情,而是看待敌人和对手的冰冷。

 

“父亲,我并不想抢夺你的皇位,我不是二哥。”小泉花阳笑了,她换了个坐姿,让自己更加闲适一点:“你一直是我的父亲,只是作为女儿的我更加痛惜你的身体,你需要的是休息。”

 

“当然,这个时间您说了不算我也是,得由医生来决定。”她这么说道。

 

 

园田海未看着小泉花阳从自己父亲的房间里出来,又进到了东亚特斯大帝的房间,她在外面等待着,根据悬挂在走廊上的时钟估算这件不知名的事情将要花费了她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当小泉花阳再次从东亚特斯大帝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侍从们已经点起了灯。

 

园田海未注意了一下小泉花阳的表情,确定她有些心事,便主动道:“陛下,要一起去走走吗?”

 

“不……”小泉花阳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笑了笑:“还是叫我花阳吧,非要带个尊称那就殿下,我还不是这个国家的皇帝。”

 

“是。”园田海未立刻改口道:“殿下,要一起去走走吗?”

 

“不了……”小泉花阳踌躇了一下,沉声道:“我去看我的好二哥,而你……”

 

她顿了顿,才轻声道:“拿着我的通行手令,去看一下我的老师吧。”

 

“是。”园田海未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但是她沉默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接过了小泉花阳的令牌。

 

她的确需要见园田曜,这样才能知道她究竟为什么这样做。

 

 

小泉花阳送走了园田海未,她来到了二皇子关押的地方。在皇宫的地下,有着一个只有皇室成员和亲卫才知道的地牢。祖规规定皇室成员无论多大罪孽也不得互相残杀,小泉花阳没有违背,所以仅仅将二皇子关押在了这里。

 

她走下台阶,守卫将她领到了最里面的房间,之后便退下去,将宁静留在了这里。小泉花阳敲了敲门,在得到允诺之前便利用魔法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二皇子正端坐在屋内的沙发上,他苍白憔悴了不少,失败对于他的打击太大,他几十年的经营变成了一场笑话。

 

“你不怕我杀了你,居然还敢出现。”看见小泉花阳进来,他只是瞟了一眼,淡淡道。

 

“你不会。”小泉花阳笃定道:“你从来不做无用的事情,二哥。”

 

二皇子终于肯正眼看她,他嫉妒到那张英俊的脸都在扭曲,低吼道:“我不懂!我到底有哪点不如你!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我对他曾经尊敬无比!他所有的命令我都执行了!”

 

我不仅仅当他是父亲,我甚至当他是神灵,可是神灵却抛弃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在良久的沉默后,小泉花阳平静道:“你错了,他从来就不值得尊敬。”

 

二皇子震惊地看着她,甚至连怒火都消去了,他喃喃道:“不可能……你……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小泉花阳此刻的神情冰冷万分,就算是魔法师的火焰也无法融化分毫:“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将王位给你或者给我,你也好我也好,不过都是他想要多坐坐那个王位的拖延借口。”

 

“你以为,就算没有我,在你二十岁我还完全没出生的时候他就会给你吗?”小泉花阳缓缓道:“你还记得那几年发生了什么吗?先是你的母亲被斥责,随后提议立你的大臣一个接一个出事。”

 

“我说了,你我都是他的棋子。”七公主顿了顿:“只不过,我知道得更早跳出去了而已。”

 

“你的证据呢?”二皇子半晌才声音颤抖着说道:“证据……我一定要有证据才会相信?”

 

小泉花阳怜悯看着他,说出了他绝对会相信证据:“因为园田曜啊,我从没相信过她,所以才没有输。”

 

“自我十岁,我就知道,她只是为了父亲才这么做的。”十岁的孩子还满心喜爱着自己的老师,却在花园里听见了父亲和老师的谈话。

 

我需要你把教导她的一切都告诉我,我得掌控好她用来跟我儿子对决,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教导——那个时候的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而十岁的孩子这么发了誓。

 

自此往后,就算是仍旧被吸引,仍旧控制不住爱慕之意,仍旧为她失落和伤神,也都无法改变任何立场。

 

小泉花阳和园田曜从未彼此信任,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

 

 

园田海未来到了关押着园田曜的监狱,她给守卫看了小泉花阳的令牌,这才得到了下去的机会。关押贵族的监狱设计得仿佛是一个迷宫,园田海未原本想要记下路径,可是却因为心事重重时常错过记录点,索性就依靠守卫带路了。

 

她很快看见了园田曜,小泉花阳仍旧给予了她一定体面和尊严,她的房间是牢房里面最大的,也打扫得十分干净。虽然和侯爵宅肯定不能比,但是基本上的桌椅和床都还有,园田海未踌躇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园田曜正在看书,颇有几分无论身居何处都怡然自得的模样。看见园田海未进来,她点了点头这才合上了书,她自己端出了两杯水,放在桌上,笑道:“真抱歉,现在也没什么好待客的。”

 

园田海未却只觉得心酸,她握紧了拳头,这才咬牙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做好了园田曜这人不会回答她的准备,因为黑发侯爵一向恶劣,心思又深重,谁也看不清。可是园田曜居然笑着回答了她:“我说的明确啊,我是为了未来。”

 

“未来……”园田海未像是听见了什么可笑的话,她紧盯着园田曜道:“未来就是你解释你背叛的理由?花言巧语。”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这么快就宣布失败,你的数十年布局,就仅仅是这么简单而已?园田海未不能相信,也绝不相信。

 

“我在寻找一个能够承担以后责任的王。”园田曜看穿了她,缓缓道:“我说了,对于我来说,皇室不重要,谁能承担责任更重要。”

 

“那就可以把人的思想,人的感情任意玩弄当做儿戏吗……”园田海未只觉得周身发冷,她苦笑道:“我不是你……幸好小泉花阳也不是你。”

 

“无论是谁都不可信任。”园田曜突然这么说道,她看着蓝发伯爵……哦现在应该叫公爵更合适了,重复道:“她也一样。”

 

园田海未沉默了许久,她冷硬道:“小泉花阳不是你,也不是二皇子,她是个真正关心着别人的人。”

 

“你太让我失望了。”这句话并非是出于任何外在身份,仅仅是一个妹妹对自己姐姐所说,园田海未的失望溢于言表:“我和你真的不一样,我们从来没有相像过。”

 

“我不会让自己这辈子活在算计之中。”园田海未总觉得自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像是分裂了灵魂一样疼痛:“而你……或许是该休息了。”

 

她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园田曜低下头去看着那杯她从未碰过的水,随手倒在了一边的桶里,她用不大,但是恰好自家妹妹能听见的声音轻轻道:“陛下从来没有提前给神圣教廷出具过什么储君书,更别提魔法匣子了。”

 

园田海未猝然停住了脚步,她没有转身,生怕园田曜从她的脸上看见任何惊疑不定的表情,她想起了南小鸟举着的那个匣子,想起了最后还没念出的储君书,一个荒唐的想法逐渐成型,逐渐变成真实。

 

“那又如何?”她缓了缓,才坚定道:“你做出了你的选择,我也做出了我的。”

 

“没什么。”她背着身,看不见园田曜脸上露出的真实笑容,那是欣慰也是安心,她的笑容像是个真正关心妹妹的姐姐。

 

可是园田海未错过了,和以前一样。


评论(12)
热度(51)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