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10-11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那】逐光者 12

西条克洛迪娜关上录音笔的时候,还以为这是场恶作剧。但是那话的确让她心理和生理上都有一些不适,反胃的感觉愈发明显。她自口袋里取出来手套戴上,仔细检查着录音笔上是否留有指纹,最后却只能承认,就算是有的话,也可能因为自己之前的鲁莽被抹掉了。

她将录音笔插入了自己的胸前口袋,刚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听见了礼堂正前方讲台后面有凳子翻到的声音。

这里有人!她顾不上细想,拔腿就追了过去,却仅仅看见后门晃了几晃。

这让西条克洛迪娜愈发觉得这是一个恶作剧了,她决定抛下今天原本打算去训练场的计划,一定要逮到这个“皮皮鬼”。西条克洛迪娜沿着走廊追了几步,便发现了一个不甚清晰的脚印印在靠窗边的墙上。

她蹲下大概用手比划着估算了一下鞋码,和自己的差不多,鞋底花纹是学校里带着编号的军靴,但是只有印上了其中两个数字,没什么调查价值。

不是训练课大家都是制服和皮鞋,平日没人穿着那双印着编号还防盗的靴子到处走来走去,是哪个女生眼光这么差劲?还是说早有预谋这样方便逃脱。

不过奇怪的是,明明顺着过道也可以逃掉,为什么会选择跳下去。

西条克洛迪娜自窗口探出头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下,不远处就是通向教学楼的道路,有学生走来走去,这就麻烦了。

她后退一步,也撑着自窗户里跳了出来,一层楼的高度稳稳落地,没有造成任何影响,甚至没人注意到,这样很好。

现在不是上课时间,所以走在教学楼前面道路上的人还不算太多,西条克洛迪娜估算着找穿着一双军靴的女生不算困难,就径直朝着大路跑了过去。她刚跑了几步,就像是急刹车一样蹲在了那里,伸手从旁边不高的树枝上捞了一条发带。

和天堂真矢的那条很像,材质和长度都很像——西条克洛迪娜这么觉得,那里的草地有被人急匆匆跑过踏了几脚的痕迹,西条克洛迪娜目测了一下,应该是那个恶作剧者跑过去留下痕迹。

“天啊,要玩猫和老鼠吗?”西条克洛迪娜将发带也顺手揣在了怀里,沿着草坪的方向上了一条小路,这条小路是很少有人走的近道,直通训练场。

她路上跟天堂真矢打了个电话,电话刚一被接起来,就听见那边安静得不能行。金发少女有点疑惑问道:“天堂真矢,你在哪里?训练场吗。”

这个日期是她们两个人都在训练场训练的时间,如果天堂真矢现在在的话,或许走出来能恰好看见那个人跑过去。

那边安静了片刻,天堂真矢道:“我不在。”

“你在哪里?”西条克洛迪娜只是随口这么一问。

 

在校外的DIY糖果店里,天堂真矢在后厨的角落里正手忙脚乱处理着巧克力,克洛的电话来得不是时间,她被迫用肩膀夹着手机歪着头,并且还要小心不发出多余的声音。

她好不容易等到了情人节大军领取了自己今天要送出去的巧克力离开的时候,才能在这里笨手笨脚完成操作——感谢让自己刷脸的老板娘并没有问自己为什么要临时抱佛脚学做巧克力,而且也没嘲笑自己。

“额……我在……”天堂真矢迟疑了一下,反问了过去:“你在哪里?听起来可不像是在训练场。”

天堂真矢从未有过这么迟疑,她的犹豫令西条克洛迪娜心生疑虑:“我在训练场,就这样,挂了。”

她直接挂断了电话,将天堂真矢原本要说一会儿见的话抛在了脑后。

那个人绝对不是天堂真矢,天堂真矢从来都是堂堂正正的人——西条克洛迪娜这么提醒着自己,走进了空荡又安静的训练场。

在这里的地下是打靶场,当然给学生们使用的子弹都是橡胶子弹,所以也不用配备什么保安,刷卡领枪戴好耳塞就行。每个枪上都有着定位记录,是绝对不可能带出打靶场的。

西条克洛迪娜走到门口,看着靶场里的人员显示为“1”,她从未见过在这个时间还跑来自虐的人,或许就是恶作剧的?也可能是想给自己个意外惊喜的天堂真矢。

她按了按电梯,下了地下一层,迎接她的却是一片黑暗。

西条克洛迪娜拍了拍手,声控灯没有响应,但是装有枪械的柜子仍旧在黑暗中闪烁着红光。她倒退了两步,紧盯着黑暗的走廊,那尽头的打靶场里有光,可能是走廊的灯坏了吧。

她深吸一口气,最终选择没有上楼。

 

西条克洛迪娜领取了枪,走入了打靶场,她十分警惕,做好了遭遇袭击的准备。外面的黑暗实在太能调动人情绪了,就好像是刻意的安排。

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在空旷的打靶场里十分明显,西条克洛迪娜摸索到电话,接了起来:“天堂真矢。”

“你在哪里?”打靶场信号不太好,天堂真矢的声音也并不清晰,像是隔了很远中间还有一块蒙了雾做了隔音效果的玻璃:“我在去训练场的路上了,一会训练结束,我有话想对你说,很重要的那种。”

“在靶场。”金发少女顿了顿又道:“天堂真矢,你听我说,我觉得有点不——”

“妙”字还没出口,打靶场的光突然全部被关闭了。

西条克洛迪娜亮着的手机成为了最明显,也是唯一的光源。

 

天堂真矢听见了电话里传出来一声极具穿透力的子弹出膛声音,她听见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并且几乎在同时手机被扔出很远,她的耳朵里传来的全是在地板上摩擦滑动的杂音。

天堂真矢顿在了原地,她不敢出声,只能在心底一遍遍焦急喊着克洛的名字。

站起来!站起来!站起来告诉我你只是滑倒了!——她近乎是在心里咆哮了。

那边没有声音,等待了大概有十几秒,突然又传来了一声闷响,像是用棍子击打重物的声音,没有摔坏的电话被挂断了。

天堂真矢在同一时间扔掉了抱在怀里的花和巧克力,将那件相对来说更为修身却也更加影响跑动的外套扔在了地上,她朝着训练场的方向奋力奔跑了过去。

 

坐电梯下楼的时候,走廊里灯光明亮,天堂真矢却顾不得取枪,她刷卡打开了打靶场的门,并且一眼就看见了克洛迪娜的金发。

她侧躺在地上,安静得好像是因为训练太累就随便躺在地上睡一会儿。事实上这也挺符合不怎么顾忌自己形象的克洛的。可是这次却不是,睡觉是不会随便在身下漫开一滩血泊的。

天堂真矢踉踉跄跄跑了过去,她跪了下来,定了定神才发现那伤口果真是枪击留下的,而西条克洛迪娜原本握在手里的枪支却不知所踪。

不管怎么说,天堂真矢深呼吸着才勉强对西条克洛迪娜做出了紧急止血处理,随后颤抖着拨通了校急救室的电话。

西条克洛迪娜得到了紧急救治和处理,比起枪械的伤害,有人将她打晕了过去,后脑的钝器伤也十分明显。

天堂的每一步都做得十分正确,甚至让她在医生那里得到了表扬。

她本来应该继续陪在还没有苏醒的克洛迪娜身边,可是天堂真矢却重返了现场,她想那或许是她最该做的事情,找到那个凶手,用她的能力。

可结果却让她对自己无比痛恨——她什么都没看见。

还有一种可能,没有凶手,或者说,没有其他凶手。



评论(34)
热度(308)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