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5-04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一百零五)疯子

爸爸当然不是说园田海未,更不可能是绚濑绘里,虽然这两个人开始的确因为这个称呼吓了一跳。

但是结合棺材内的文字并不难理解,面前这“人”正在寻找的是匠神,她的创造者她的父亲。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仍旧不明白为什么要将她束缚于棺材之中,也摸不清人偶究竟有什么能力。不过这些在现在也不太重要,找不到逃出去的地方她们早晚也得进到棺材里。

蓝发剑士和挚友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扭转手腕想要摆脱人偶的控制,打算一左一右配合将人偶塞回棺材里去——这至少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

她们甚至不用大力扭动手腕,人偶就像是初生一样无力,仅仅是稍微甩了甩就松开了手。园田海未朝着人偶肩膀用力一推,绚濑绘里和她配合默契,一个箭步窜出去将棺材用力后踢了过来。

“海未!”她双臂用力提起丢在地上的棺材盖,朝着园田海未扔了过去,被挚友牢牢接住。

人偶踉跄几步被身后棺材撂翻,她刚想缓慢爬起来就被绚濑绘里压住,园田海未顺势将棺材盖扣下,绚濑绘里立刻松手,两个人只听见咔嚓一声,便是机括重新复合,将人偶躯体重新关至其中。

二人又闻棺材里有人挣扎响动,片刻之后归于沉寂,双双坐在地上卸下防备长出一口气又对视了一眼,打算起身继续寻找出口,不能任由身困此处。

园田海未先起身,她刚站直身体就被绚濑绘里拽住了衣角,低头去看友人的时候发现她一脸犹豫,蓝发剑士问道:“怎么了?”

“我觉得……”绚濑绘里犹豫了一下后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我们得将她放出来。”

“她究竟有多大危险性尚且不论。”园田海未却持反对意见:“匠神将她关在这里,应该是有理由的。”

“不,不一定是关押,你看外面没有锁链,也没有封印,这只是棺材。”绚濑绘里意见向左,她认真道:“或许匠神都不知道她活着,这本来就是一个埋葬。”

园田海未表情略有松动,被绚濑绘里察觉立刻趁胜追击:“更何况说,她要找爸爸,我们要找出路,说不定她知道什么,我们两个现在对船体毫无办法,气空力尽,所以就算是个可能性也得试试。”

园田海未左思右想后叹了一口气,她冲着绚濑绘里道:“你也知道我们现在都没什么力气,我们刚刚给她关进去已经是信任全无,现在要是放出来凶性大发可怎么办?”

“制住她还是有点把握的……”绚濑绘里勾了勾弓弦,理顺自己的魔力,继续道:“狩风储存了不少魔力,你的剑想必也是。”

“这也没错。”园田海未无奈笑了笑,重新蹲下来妥协道:“真是败给你了,希望咱们有运气剩余。”

园田海未打开棺材的时候,绚濑绘里也凝神提防着可能的攻击,然而坐起来的人偶并没有什么攻击的举动,就像是根本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一样慢慢从棺材里站了起来,又走了出来。

她慢慢地看了看两个人,说是看,其实并没有五官,只能根据头扭动的方向确定她是在关注着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人偶像是之前一样拉过了两个人的手,再次写下了“爸爸”这两个字。

“好吧……她的记忆似乎会被清零。”园田海未松了一口气,她用大陆通用语这么对绚濑绘里说道。

绚濑绘里点了点头,随后转向人偶用古语道:“我们可以带你去看你的父亲,但是相对的,你要带我们离开这里。”

其实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都不能确定人偶是否能听懂,她的耳朵仅仅还是两个洞。但是换而言之,她如果能够“看”到两个人,那么匠神在制造她的时候,必然有一些准备,而按照年代来说,也就只有古语有可能和她交流了。

人偶好似听懂了,她指了指在刚才地震后仍旧伫立不倒的水手,提醒着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

两人这才发现,在刚才剧烈的船身震荡后,房间里的东西摔落一地,大多数水手也变得指令破碎,唯有其中七位仍旧站在那里,像是被什么固定在了地板上。

 

的确是被什么固定在了地板上,绚濑绘里沿着人偶手指的方向蹲下去看向那些船员们的脚,那些脚正被木钉牢牢嵌在地上,金发精灵小心翼翼地推了一下,听见了细微的咔嗒声。

“这里有机关。”她招呼园田海未,又苦恼到:“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收拾才行。”

园田海未绕着那些船员们转了转,在心底记下来布局,她沉默思索了半晌却突然说起了一个不相关的话题:“绘里,你觉不觉得……越来越热了?”

之前太专心了,绚濑绘里还没有察觉,但是现在园田海未这么一说,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汗流浃背,这自然不是冷汗,室内的空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逐渐热到令人察觉到不自在了。

“我们是被放在温水里煮了吗……”绚濑绘里拉扯了一把衣领,看着面色严峻的挚友:“我的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人偶突然开始拼命推起那些船员来,但是她的力量是在太小了,推了几把机关都纹丝不动,园田海未拍了拍她的肩膀,平静道:“还是我们来吧,你告诉我们位置。”

人偶点了点头,她打着手势指挥着两个因为热度愈发高而面红耳赤的凡人一点一点将那些机关旋转,推到相应的位置上去。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这才发现,这些重新变幻过位置的船员正清晰地勾勒着一个图案,既不是园田海未开始认为的匠神标志,也不是矮人们的铸造图案。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感觉到地板下不寻常的震动,她们拉着人偶贴着墙站住,地板缓慢朝着两侧移开,从下方伸出一段台阶直直搭建到天花板上去。

随后天花板也再次移开露出久违的几缕光线,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这才双双松了口气。她们朝上走的时候人偶也无声无息跟在后面,因为笨拙的上楼方式还一头砸在了园田海未背上,被蓝发剑士扶住。

她们很快回到了之前掉下去的地方,像是感觉到什么,人偶突然踉踉跄跄从两个人中间挤了过去朝着楼上跑过去。

“等等!”想起楼上危险的匠神,园田海未三步并作两步去拦她,可是人偶像是将自己所有动力都耗尽了,速度之快连园田海未都没能一把抓住,竟然直直一头撞进了匠神的房间里去。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眼睁睁看着她摔倒在匠神房间的地板上,像是一条垂死的鱼。

 

听见这么大的响动,匠神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反应,他之前一直背对着门口,现在终于极其迟缓地转过身来扯着肩膀上的铁链叮当作响。

看见他的真容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不由得双双倒抽凉气,她们甚至都没敢冲过去将正在努力爬起来的人偶扶住。

匠神没有双眼,准确来说不是不存在,而是那双眼睛被谁拿去了,仅仅留下来可怖朝外扩散的黑色疤痕,像是极其吓人的黑洞。

他蹒跚地朝着刚从地上支撑起来的人偶走了过去,虽然看不见却仍旧方向精准,能够轻而易举绕开地上那些残肢断臂,还有那些工具。

他的手掌宽厚有力,甚至宽大到有些怪异的地步,匠神弯下腰精准握着人偶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人偶在半空中下意识蹬动了几下,就停下了挣扎,用手努力在匠神的手臂内侧写字。

匠神因为“爸爸”的称呼停下了动作,他歪过头去将人偶重新放在了地上,帮助她站直了身体,他摸了摸人偶的各个关节,正要继续做检查的时候被人偶阻止了。

人偶在他的手上写字,询问他了什么事情,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都看见匠神愣了愣,随后坦诚道:“我的眼睛?是我自己舍弃的。”

“只有不要眼睛才能更清晰感知到如何创作,眼睛阻碍了我的热情,也令我分辨不清细节和瑕疵的区别。”匠神癫狂大笑起来:“对,只有失去眼睛,我才能找到我的女儿。”

“她究竟被带去了哪里?”匠神朝后退了两步,左右四顾后咆哮道:“她究竟藏到了哪里?为什么不回来看望我?那群背信弃义的家伙究竟做了什么!”

他的声音如此愤怒,整艘船都因为他雷鸣般的咆哮声而震动,人偶体力不支跪倒在地上,随后被匠神轻轻摸了摸头。

“我拆解了这么多东西……”他指了指那些残肢断臂,语气阴森轻柔:“我解剖过现世的所有种族,甚至还有天使和其他神灵,才创作出了我最完美的作品。”

“我的爱女,我生命的全部……”他痴迷地将手放在人偶的头顶轻轻摩挲,随即话锋一转,置于冰凉湖泊:“但你还不是她,残次品。”

当着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的面,匠神手下用力,捏碎了人偶的头颅

 

人偶的身体里没有鲜红的血液,飞溅出来的“血液”是和发色相同的银白,落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便慢慢透明,顺势滚出一道痕迹,像是泪痕。

已经破碎的头颅被一脸嫌弃的匠神随手抛了过来,落在目瞪口呆的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脚边,不知道是因为破碎而扭曲的缘故,还是本就如此,明明只有些许五官的轮廓,此刻却能够看出表情,像是在哭泣。

如果不是面对危险又疯狂的匠神,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可能已经放任自己被愤怒淹没了,但是现在不能。面对神灵的人类是渺小的,除了逃跑什么也做不到。

她们两个暗中祈祷着没被发现,一边小心翼翼地企图退出这里,但是幸运怎么可能一直眷顾这两个人?

“你们两个……”匠神牢牢“盯”着门口的方向,平静道:“一个是精灵——”

他歪了歪头,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继续道:“而另外一个是……巴哈姆特的后代?”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不敢不回答匠神的问题,毕竟已经被发现了,金发精灵看了看好友,用手轻轻推了她一把,示意她来回答。

毕竟被认定成巴哈姆特的后代,作为古神之间或许还有着点什么交情。

 

“是的。”换成是以前园田海未肯定不愿意承认这点,但是没什么比生命还宝贵,她客客气气道:“我们是受到矮人之托进入此地来寻找您的人。”

绚濑绘里在心底暗松了一口气——这下不仅仅有神灵之间的交情,又加上了匠神子孙托付这一件事,匠神再疯狂也不可能连自己的子孙都不放过吧,祭品归祭品,子孙还是子孙。

“寻找我?”匠神饶有兴致地用手摸了摸下巴,这显然拉扯到了那些锁链,他却没有什么疼痛的表情。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轮流补充着向匠神讲述了矮人祭典的事情,以及矮人们的愿望。

匠神没有说话,至少没有因为矮人们那些纯粹的思念而动容,他嗤笑了一声继续问道:“所以你们看见了提亚马斯然后被关进来了?”

“是的。”园田海未硬着头皮回答道。

“没有区别,我的神域会选择合适的祭品。”匠神的回答却是相当冷漠,但是当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企图拔腿就逃的时候却又口气松动说:“我是开玩笑的。”

那两个人当然不敢当他开玩笑,但是却被他接下来的话定住了脚步:“按照这么说,有问题的自然是世界树之果。”

“何以见得……里面的力量虽然稍微有点怪异,但是却的确强大。”绚濑绘里大胆发问,要知道这问题困扰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枚世界树之果,想必就是尼格霍德的那一枚。”匠神似乎心情不错,居然大发慈悲解答了凡人的问题:“尼格霍德那个家伙最后浸染的那枚世界树之果,一半仍旧是生命,而另外一半已经化为毒物。”

“提亚马斯那个疯子只能毁灭,如果她将力量付诸在生命的那一半上,那么那一半果子将会被直接毁灭,无法存留她的力量,也不可能涉足到这种地方。”匠神嗤笑道:“没人比我更了解万物的构造,就算是父亲也不行。”

“所以她只能选择原本就处于毁灭边缘的那半,并且将力量付诸在里面,因此作为保险。”匠神继续道:“很可惜她到了最后也没用到。”

“事实上……”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对视,两个人都露出苦笑,最终还是园田海未开口道:“守护者的封印碎了。”

她看着匠神震惊的表情,有些失望却退无可退继续道:“不仅如此……您见过巴哈姆特吗?他似乎疯了。”

 

她不知道这些话究竟能给数百年岁月囚禁在这里的匠神带来怎么样的刺激,但是匠神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竟然有种他大仇得报的快感,整艘船都在震颤着。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他时而抚掌大笑,时而表情似哭:“原来不止是我!原来大家都是这样!”

随着他的情绪变化,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发现整艘船也在发生着肉眼可见的改变,她们所处的位置正逐渐沉入船底,而就在她们脚下,能够看得见奇怪的在船舱内熊熊燃烧的火光。

离得近了才发现,那不是火光,那是一颗正在燃烧的心脏!正散发着炙热的高温!

“你们猜这个是什么?”匠神突然出现在两个人身边,他仍旧拖着那两条铁链,但是在之前分明看起来没有那么长。

“那是提亚马斯的心脏……”他表情如痴如醉看着燃烧的硕大心脏:“看啊,美丽又永恒的东西,比我要长久的,我一直保存的永动能源。”

匠神突然一手一个拎起她们两个的衣领,在她们都没反应过来前将她们朝上方抛去,坚硬的船壳木材被匠神的神力贯穿,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连连撞开了几层碎木,直接从船上落入了水中。

她们背后剧痛,不知道被撞断了几根骨头,两个人勉强挣扎着从水里爬出来的同时,听见轰然的巨响,

在她们的眼前,船只消失了,出现的是匠神的幻躯,不对!那船并不是消失了!那本来就是匠神的身体!他将自己做成了船的一部分,那些木材是他的保护!而她们之前所见的“匠神”却是他所做的寄托自己真身的“人偶”!

所以锁链才能无限延长,所以船只才能随意变化!他将自己做成了一个人偶!

而原本在河道里的铁链实际上也是真正禁锢他的一部分!

 

“海未……”绚濑绘里打着颤,她眼力极好,此刻指了指匠神胸口的一点,那里正透露出提亚马斯心脏的红光:“那是人偶的——”

她没有将最后两个字说出来,但是园田海未知道的。

那是提亚马斯的心脏,也是人偶的核心。

匠神是个疯子,她再一次明确这点。


ps:实时更新,神迹一到五现在还有四套,四五也只有九套了,感谢各位捧场,以及,还没有买到的小伙伴,这是微博活动地址,微博那边附带了淘宝链接:https://weibo.com/3085834415/Gem9EnPfy

评论(3)
热度(59)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