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5-24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一百零七)于心无愧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失踪了整整三个月,准确来说这不叫失踪,因为毕竟知道人在哪儿。几乎没有任何人怀疑,如果再拖下去,那么战争一定会再度爆发,当然,龙族也会不可避免被卷入。

或许是诸神垂怜,在第三个月末,压力几乎要把东条希还有黑泽姐妹压垮的时候,极云河下游的极云湖有在湖边垂钓的渔人发现了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躺在湖畔一处隐蔽的湿地中。

渔人迅速通过精灵特殊的长耳辨认出两人身份,上前确定还有呼吸后,两人被紧急送往云纹城中的医疗所救治。与此同时自云纹城而出的信使用最快的速度飞往山上王城巴比斯科,并且将消息送到了刚刚给龙族发信并且暗寻知晓龙族航线的船长的黑泽露比面前。

三个月空悬的心终于得到了一些安放,但是并未全部落在平稳之处,信件中仅仅透露二人还活着,至于究竟状态如何,只能等稳定后转到巴比斯科这个医疗条件最好的地方再做决定。

黑泽黛雅也迅速得到了消息,她带着精灵最好的治疗师从精灵族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恰好和情况稳定的园田海未绚濑绘里同一天到巴比斯科。

她没被任何守卫盘问,即便是带着弓箭都没摘,也顺利来到了矮人王宫的大厅。自从上次发生了那种事情后,她对于这里总是心有余悸,总觉得上面的穹顶也会塌下来一样。

不过因为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无事的消息,今天看着矮人这粗犷的穹顶都觉得亮堂了几分,看上去心情的确可以影响视角,精灵看着走过来的妹妹,忍不住带上了一点笑意。

“姐……”黑泽露比并没有如她预想般高兴,她勉强喊出了称呼,又碍于在场还有其他矮人迅速改口:“黛雅特使,你来了。”

“精灵治疗师我也已经带过来了。”黑泽黛雅觉得有些不妙,她隐去笑意,规规矩矩地说道:“这几位是精灵族最好的治疗师,我想由她们接受治疗更为合适。”

“是的。”黑泽露比并未推拒,她挥了挥手,安排大殿内的几名守卫将治疗师们先带过去,又拦住了也欲跟上的黑泽黛雅,道:“留步,我找你还有事情。”

黑泽黛雅莫名其妙停了下来,她目送治疗师们和矮人都退去,这才低声问古古怪怪的妹妹:“发生了什么?”

“关于精灵王储和园田团长的情况——”黑泽露比顿了顿,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我们还是入那边房间再谈吧。”

她将黑泽黛雅引入位于偏殿的书房后,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改口继续道:“姐姐,我知道你很担心,但是有些事情我得先和你商量。”

黑泽黛雅有一点紧张,她脑海里拐了十万八千个弯,生怕黑泽露比脱口而出绚濑绘里命不久矣之类的话,勉强道:“王储她?”

“相关又不相关。”黑泽露比从旁边桌子上抽了一张纸,递到了她的面前道:“姐姐请自己看看吧,这是关于检查的报告。”

黑泽黛雅看了几行上面的文字,又皱起了眉,她直接将目光移到纸张下面最后由首批治疗医师画出的图案上,最终惊讶又生气道:“他们的意思是,这个腰间龙爪类似的烙印是邪龙眷属的标记?”

她将纸拍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证明了她此刻有多么愤怒:“荒谬!”

黑泽黛雅继续斥责道:“这是什么人才能用这么恶心的思维揣测精灵王储!众所周知精灵王储是守护者最后遗孤,守护者一直以来都奉命看守邪龙封印,这是什么歹毒思维才能这么污蔑精灵光辉!”

她起身就想朝外走,被黑泽露比一把拉住,矮人王低声下气满脸为难拉着姐姐衣袖道:“姐姐,这只是云纹城治疗师的猜测,他们并没有见过这种印记,上报的时候说得很严重、”

她意图压下自家姐姐的怒火,又飞快补充道:“我已经严令他们不得随便说出去了,这种无稽之谈会影响矮人和精灵之间的友谊,这种事情我自然不敢怠慢。”

“哼。”黑泽黛雅闷哼了一声,怒火稍解,她又坐下来继续道:“不过这次真是万幸,看医师的检查,两个人虽有不少伤,但是估计是冲上湖岸没多久就被发现了,救治还算及时。”

“多谢矮人治疗师,将断裂的骨头先接好了。”黑泽黛雅虽是不情愿,却也知道轻重,便客气道。

黑泽露比将之前的那张纸随手凑到房内的一小从火种下面,当着黑泽黛雅的面点燃以示自己态度,她继续道:“只是内脏似乎受到重创,头部也是,不排除是在湖中撞到何处,以至于现在还未清醒。”

“看刚才纸上形容,园田团长伤势显然更重,但是得到救治后恢复却要比殿下更快,所以我们大可期待一下她这两天就醒转。”黑泽黛雅点了点头,看着仍旧迟疑的黑泽露比,叹了一口气,柔和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我族已经给龙族发出了质疑申请,龙族自有智者,想必不会阻拦,此外我们也在寻找知道龙族航路的船长,因为那边海域一直是由园田曜大人负责,所以也已经去信询问了。”黑泽露比迟疑了一下继续道:“矮人的目击者中我是不可能离开这里,走不脱的,所以我打算派一位目击贵族前去,不知道精灵族有何准备?”

“我。”黑泽黛雅坦言相告:“这次出事我是最佳的目击者,总不能期望那位人类魔法师继续替我们完成调节责任。”

她看了眼妹妹继续道:“我知道你担心矮人不够稳重,我会注意的,现在就等龙族当面对质,和园田曜大人方面船长的消息了。”

“我未通过国家外交方式联系园田曜大人,一方面是出于暂时稳定局势考虑,一方面是因为出于龙族航线保密考虑,不知道是否做错。”黑泽露比在姐姐面前终于暴露出自己的不安,像幼时一样站起来双手交握在身前摩挲。

黑泽黛雅叹了口气,她站起身抱住黑泽露比,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她的头:“你能做的都做了,园田曜和你我所在两族交好世人皆知,所以不用过度担心遭到猜忌。”

黑泽露比乖顺点了点头,靠在姐姐怀里,她最近实在是累坏了,现在终于可以享受片刻安宁。

 

可惜真的只是片刻安宁,甚至也两分钟都没有,黑泽露比就听见门外敲门的声音,她和黑泽黛雅迅速分开,各自在椅子上坐下。黑泽露比这才朗声道:“进来。”

得到允许进入的是一位精灵治疗师,她朝着黑泽姐妹行礼急切得甚至没有用敬称:“殿下和园田团长要醒了!”

居然是同时醒来?黑泽姐妹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见了惊喜,她们自椅子上起身异口同声道:“那我们这就过去!”

没空感叹这俩人的默契,精灵治疗师却拦住了两个人平静道:“两位伤者身体仍旧虚弱,恐怕不能接受两位同时会面。”

那也好——黑泽露比沉吟了一下,看着姐姐:“不如我们分开询问,我去问园田团长,你去问精灵王储,看看是否能够得到什么消息,哪怕一句话也好。”

“就这么办。”黑泽黛雅看向治疗师,在得到对方同意后,两个人来到了王宫内客人的居所,并且做好了得知惊天动地消息的准备。

可是事情并没有她们预想得那么顺利。

 

为了避免消息泄露,治疗师们先退了出来,黑泽黛雅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床边看着床上即将醒来的王储,一时间有点鼻酸。

绚濑绘里瘦了许多,精灵的治疗师只能尽力治愈她身上的伤口,没人知道这三个月她和园田海未究竟是怎么度过的,又是怎么带着一身伤逃离了深渊的。每每想到绚濑绘里差点死在那种幽暗的地方,黑泽黛雅都感到心惊肉跳。

虽说是快醒了,但是绚濑绘里暂时没有什么动静,黑泽黛雅想起来之前报告上所写的龙爪印记,便在心底暗暗给绚濑绘里说抱歉,轻手轻脚地去掀开毯子想要确定。

她惊疑出声:“咦?”

绚濑绘里的腰上除了伤疤外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并无丝毫报告中所说的龙爪痕迹。

就在她准备放下毯子的时候,听见绚濑绘里虚弱却清晰问道:“你在做什么?”

黑泽黛雅立即松手让毯子落下,她带着几分欣喜看向正睁着眼睛望着自己方向的绚濑绘里到:“殿下!您醒了!”

绚濑绘里还很虚弱,即使是动了动头的行为也让她为自己的无力皱紧了眉,看着欣喜的黑泽黛雅,她微微勾起唇角笑了笑:“嗯,现在是什么时间。”

没有被追问之前在做什么令黑泽黛雅松了口气,她拉了把椅子端正坐到绚濑绘里面前去,汇报道:“治疗师们去准备您的饮食了,现在已经是三个月后,地点巴比斯科的皇宫,有渔人在极云湖边发现了您和园田团长。”

“海未没事吧?”绚濑绘里看着黑泽黛雅询问道,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才送了一口气,她平静道:“那就好,族内也没事吗?”

黑泽黛雅点了点头后,刚想发问发生了什么,就被绚濑绘里抢过了话头:“我知道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一些事情,不止是你,矮人们也很想知道一切事情。”

绚濑绘里眯了眯眼,随即有些头疼地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她打碎了黑泽黛雅的所有希望,虚弱又不失真挚道:“但是你们要失望了,我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中止于陪海未坠下深渊。”

黑泽黛雅因为这个出乎意料的回答而无比震惊,她第一次放肆地紧盯着自己的王,想要从那双眼睛,从那苍白的脸上看出任何一点撒谎的痕迹。众所周知,虚弱的人对自己的掌控能力也会相当弱,如果绚濑绘里是撒谎,黑泽黛雅不信自己真的看不出一点端倪。

但是她的确没有任何发现,绚濑绘里说的是真话。

黑泽黛雅努力端正坐在椅子上,她想要对绚濑绘里说出龙爪痕迹的事情,但是最终没能说出。治疗师敲了敲门端着清粥又走了进来示意时间已到,黑泽黛雅看了眼绚濑绘里,金发王储已经满脸疲累地重新闭上了眼睛。

“那么属下就先告退了。”黑泽黛雅起身退出了房间,在房间外和自己的妹妹撞在了一起。

姐妹对视皆是无奈,她们同时朝着彼此摇头,之后又异口同声道:“你也是?”

真是嘲讽又无可奈何的事情,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双双失忆,毫无欺骗之意。

 

在治疗师的精心治疗下,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恢复飞快,不出几日就可以下地行走。其中又以园田海未的恢复尤甚,她甚至已经被允许逐渐恢复锻炼了。

期间黑泽姐妹又对二人试探了几次,均没有得到任何满意的答复,便只能放弃,另外谈及了其他事情。特别是和龙族对质的事情以及寻找船长之事。

她们起初并没有想到能从园田海未那里得到意外收获,年轻的蓝发团长在听闻了这件事之后,便提到了一位知晓龙族航线的船长——小原鞠莉,并直言自己有次回家便是此人护送。

黑泽露比侧面询问园田海未可愿一起前往,却被对方摇头明确拒绝。经过这次三个月的磨难,园田海未比起之前看上去要沉稳了许多,像是不露锋芒藏于剑鞘的利刃,却给予黑泽露比更加敬畏的感觉。

而对气息更为敏感的黑泽黛雅在这点上感受更为直观——园田海未的气息正在逐渐接近与龙威,不管她的灵魂如何,她的身躯在为龙的道路上正越走越远。

可惜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从知晓。

 

休养了十天后,绚濑绘里终于被治疗师宣布可以准备回精灵族休养了,其实用她自己的话大概早在五天前就行,只不过被那群护主的治疗师给拦住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没那么娇贵都没有用,绚濑绘里第一次感受到了“问世间谁最不能惹,千万别跟医生过不去”这句俗话的威力,只能继续待在这里接受黑泽黛雅的监督。

她也知道了黑泽黛雅将和矮人一起作为特使前往龙族对质的事情,却在黑泽黛雅面前直言此时并不乐观:“你们缺少证据。”

 “有数十人当时在正面直面了神域门内情况,这是证据。”黑泽黛雅疑惑道:“这难道不是吗?”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若是拿不出来最切实的证据,龙族是不会承认的。”绚濑绘里摇了摇头,她从园田海未那里得到了不少关于龙族的情况,现在对于这场对质并没报多少希望:“我听闻世界树之果已经腐烂,那么相当于这是场不确实的指控。”

“幕后黑手比我们想象的都要深,黛雅。”绚濑绘里拍了拍下属兼友人的肩膀,她认真道:“我不求你争得什么赔偿,我只要求你,摸清龙族情况,安然而归。”

“是!”黑泽黛雅心中暖流四淌,她欠身行礼完美掩盖自己的一时悸动。

 

园田曜的信件以最快的速度越过海洋而来,就在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准备分别各自会回程的前日。信件中入园田海未之前所说,的确推荐了那位小原鞠莉船长,并且已经告知前往矮人港口汇合,这倒是节省了不少时间。

尽管是快船,到港口还需要两日,所以绚濑绘里命令黑泽黛雅留下来等待,而她明日启程。不够放心黑泽黛雅,又失落自己没能带回来任何证据,绚濑绘里对着黑泽黛雅千般叮咛万般嘱咐,只希望她平安回来。

晚上独自一人在房间的时候,听见了门被轻敲了几下,绚濑绘里心下了然道:“海未,还敲什么门,进来吧。”

进门的果然是园田海未,她手中拎着一瓶酒和两个酒杯,走到桌边放了下来,又悄然又探知之风确定了房间内毫无异状,这才开口道:“喝一杯吧。”

“你不怕被治疗师吵?”虽然口中是这么说,绚濑绘里䢸笑着走到了桌边,开启酒瓶给两人各自倒上了一杯酒。

“明天就要分别了。”园田海未答非所问道,她举起了自己的酒杯晃了晃叹了口气道:“绘里,你不必过于自责,我们这样做是没错的。”

“我知道。”绚濑绘里看着杯中酒液,露出了细微的苦笑:“我知道,我们这不仅仅是保护自己,也更是保护她们。”

她抬眼看着园田海未:“我知道欺瞒伪装失忆不好,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承认。”

不能承认得太多,不能说出口的太多,不能写出来的太多,那双背后的眼睛注视着她们,将真相牢牢掩藏在脑海深处,决不允许泄露出一丝一毫端倪。

用了邪龙心脏来“创造”自己的匠神,被邪龙心脏召唤意欲夺回心脏的提亚马斯,连同那道不容拒绝的约定,因为多言而遭受束缚险些内脏破碎的重击,所有故事都沉没于海底,没有丝毫打捞出来的机会。

“至少我们在接近真相了。”绚濑绘里举起自己酒杯,将它递到园田海未面前平静道:“精灵没有人类那种以血酒盟约的规矩,所以就直接用酒代替了。”

园田海未了然笑了笑,也将自己的酒杯递到了绚濑绘里面前,她低声道:“保守秘密,寻找末局线索。”

绚濑绘里还以微笑,她低声道:“守护族人,等待真相尽展。”

 

她们将手臂挽起,共饮对方杯中酒,同声道:“我发誓,绝不放弃。”

是的,就算愚蠢,就算脆弱无力,也绝不放弃。


ps:其实用的是交杯酒的姿势

感谢教练的监督【哭着登上了ff

评论(4)
热度(70)
  1. BluNos八雲影 转载了此文字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