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5-30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一百零八)伪装者

绚濑绘里回到精灵族受到了那些平日波澜不惊精灵们的隆重欢迎,以及严密监视。当然,说是监视,不过是一种过度保护,连每日批改文书和会面时间都被严格控制着,用绚濑绘里自己的话,大概已经是要养出来蘑菇了。

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在矮人族的时候便分手,她等待小原鞠莉船只到来。随后小原鞠莉将会在去往龙族海域的道路上中转将园田海未托付给其他船只送回西亚特斯,她还有着别的事情要做。

东条希本来也应该和绚濑绘里在矮人族那里分开,可是精灵们对于她感恩不已,再次恳求她多留下两天。鉴于精灵图书馆还有部分藏书没看完,而之前已经在确定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无事后给西木野真姬偷偷发了一只信使,东条希选择暂时多留两天。

她没怎么和绚濑绘里见面,因为金发王储失踪而停摆的一大摊工作,和因为她以身犯险的举动而等候多时的一大堆责备已经够让她苦不堪言了。东条希暂时没打算调侃可怜的好友,便选择了在僻静的图书馆附近居住方便寻找一些能够让自己魔法突破的资料。

她晚上经常看到很晚才去休息,枕着夜鸟啼鸣入眠,睡得相当沉,细微的响动一般是唤不醒她的。更何况这里可是精灵的领地,相当安全。

但是东条希有天晚上在沉睡中却猝然被屋内的异响进行了,那声音像是风穿过树叶发出的摩挲声音,可是要大上不少,就像是在身边响起来一样,将她切实吓了一跳。

紫发魔法师从床上跳起来的时候轻抚手上戒指,她现在大致知道了那根魔杖的召唤方法,那戒指很快化为魔杖伸长端正直落在了地上,被她一把捞住。

感知之风在一瞬间就波动开来,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屋内什么异样都没有,不存在小偷,也不存在刺客。东条希差点以为自己睡懵了,她揉了揉眼睛,循着仍旧发出声音的地方找了过去,一把在枕头下面摸出了那枚叶笛。

金色的叶笛此时正在急切响个不停,东条希虽然不解其意但隐约觉得可能是那位树人在召唤自己。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东条希不敢怠慢,树人曾经帮助过自己,如果是需要自己的帮助那么自然是在所不辞,只是她不理解有什么能够令那些树人向她求援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东条希还是迅速穿好了衣服又稍微整理了一下行囊,径直朝着绚濑绘里的居所过去,她得首先得到精灵的允许,要不然进入森林说不定会被袭击。

 

如果不是因为东条希身份特殊,那群守卫大概也不会让她打扰绚濑绘里的休息。金发王储很快披着外袍和她见面了,她的头发因为在睡觉所以显得有些凌乱,有些疑惑地一边用手梳理了几把头发一边问道:“希,怎么了?”

东条希将自己的推测说给绚濑绘里听,听完之后金发王储果然毫不迟疑答应了她的请求,绚濑绘里一边让人最快速度去通知森林中的精灵守卫,一边让人给东条希准备在森林里吃的干粮,和用来对付野兽的气味掩盖药。

精灵们的速度的确飞快,没一会儿东条希就收获了一个满当当装满食物的背囊,以及通关安排妥当的消息。绚濑绘里并不放心她一个人前去,于是提议要有几位实力高深的精灵陪同,可是东条希因为不知道树人到底什么意思不得不拒绝。

她再次启程,在天色仍暗的时候带着指向之火一头扎入了森林之中。

 

尽管拒绝了绚濑绘里的跟从好意,但是由于现在还是夜晚方向难以辨别,东条希还是跟着那些更熟悉森林的守卫一起前进到了分界线那里。她从精灵守卫的骑鹿背上跳下来,和那些精灵们互相行礼作为告别。

鹿在森林中的行进速度很快,这次赶得格外急,仅仅用了一天出头时间就轮流换鹿赶到了边界线。精灵守卫们的骑兽们畏惧蛮荒世界的危险止步不前,所以在接下来的旅程中还是跟上次一样无法使用,东条希看起来只能徒步而行。

当然只是看起来,东条希可没忘记叶笛的作用。

紫发魔法师吹响了叶笛。叶笛发出了她之前听见的那种声响,东条希感觉到细微的魔力涌向四周渗入大地,她一边继续朝着森林里走去,一边又吹了几声,等待着能够帮助自己的树人出现。

她很快感受到大地的震动,虽然并没有上次强烈。她漂浮起自己的身体,看见了一位大约有十米高的树人正在朝着自己走来,在这样的森林里,这棵树还算得上年轻。

树人在她面前站定,东条希试探地落在了对方的树杈上,朝着那位树人询问:“请问发生了什么?”

可是这位树人却十分安静,只是带着她继续大步朝着森林里走去,枉顾东条希三番五次问话。紫发魔法师到最后不得不承认,或许不是每一位树人都愿意说话,都会说话的。

她被移交给一位有一位树人,一位比一位古老。树人们在森林里的速度比任何野兽都快,她之前要走上好久的路,他们只要几十步就能完全跨越。

只是每一位树人都不肯回答她的问题,东条希都有点崩溃了。

 

树人将东条希送到她上次见到那位最古老树人的地方,可是现在静谧的气氛早已经感受不到了,东条希疑惑下地,就看见那位树人身上带有不少明显是利器造成的痕迹。从伤口中流出的树液带着几分苦涩的气息,紫发魔法师赶快冲了过去:“发生什么了!”

“你来得正好。”树人用轰隆隆的声音朝她问好,听起来并没有受到眼中伤害,这让她放心不少。

走近看才发现树人的两只手以一个诡异的包拢姿势插在土地上,像是手里面握着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坚持这个姿势多久了。东条希深感诧异,她扔下自己的背囊,小心翼翼地靠过去,口中问道:“你手里是什么?河狸?”

东条希实在想不到有什么能让树人如此紧张,她将禁锢卷轴抽出来握在手中,做好了准备,便听见树人缓慢道:“入侵者,黑暗精灵。”

黑暗精灵?东条希整个人都顿住了。是的,她不否认这个世界上,特别是杀手工会里面仍旧有着许多黑暗精灵,那次小泉花阳遭遇刺杀,她也亲眼见过那些精灵。更重要的是,矢泽妮可就是一位黑暗精灵。

东条希隐约有了点不好的预感,太过于焦急蒙蔽了她的感官,此刻她才感觉到手臂上的魔法纹路里魔力正在飞快涌动着流向极近的地方。

东条希叹了口气,她突然冲着树人弯下腰去郑重行礼,这将树人吓了一跳。不等树人问怎么回事,紫发魔法师就用了自己最诚恳的语气道歉:“万分抱歉……我想我知道伤害您的黑暗精灵是谁。”

“她叫做矢泽妮可,大概是来找我的。”东条希将衣袖卷起,将契约展示给树人们看。

树人们对视了几眼后,互相点了点头。那位古老的树人领袖终于缓缓松开了手,将受伤被困的黑暗精灵展示了出来。

那的确是矢泽妮可,那也是东条希最坏的猜想。

 

东条希上去检查矢泽妮可的情况,她敏锐地察觉到矢泽妮可周身流窜的黑暗元素精灵,她所供给的魔力,和黑暗元素精灵本身的转化性都正在尽职尽责工作着,协助被树人打伤的精灵修复着身体。

从树人身上的伤不难看出,这里发生过一场多么激烈的战斗。虽然算不上树人的克星,但是黑暗精灵本身的化雾能力的确给行动迟缓的树人添了许多麻烦,但是换而言之,只要树人击中矢泽妮可,哪怕只是全力一下,也足以将黑暗精灵伤成这样了。

东条希只希望树人们不要为此太过震怒甚至想要处死黑暗精灵,她现在满腹疑问无人解释,又要提矢泽妮可收拾残局,正是头大。

不过好在脾气温和的树人在她一边帮忙治疗中,一边解释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树人们发现了满身都是黑暗气息的黑暗精灵踏入了这片森林,出于保护森林的义务,树人们和矢泽妮可进行谈判,却不料矢泽妮可拿出来简易地图询问月神殿的方向。古树族长看她带着满身凶厉之气,打算将矢泽妮可交由精灵们处理,毕竟她没有得到任何许可。

“所以……她在逃脱中和你们发生了争斗。”东条希扶额,她太理解这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了。

虽说不知道矢泽妮可是为了什么前来,但是她在这种事情上总是急躁,而树人又慢吞吞,加上她作为偷渡者明显不想和这边的本族打什么交道,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东条希都不知道这是自己听见这件事时候发出的第几声叹息了,她得抓紧时间先得到承诺:“唉……是我管教不力,请把她交给我处理可以吗?”

东条希虽然拒绝了守护者,但是树人们对她仍是喜爱的,稍微商谈了几句之后就点头同意了。

东条希趁热打铁询问在自己监管下可否前往月神殿,这点也很快得到了答复——月神殿从来不阻止任何种族进入。

这就好办了。

 

矢泽妮可醒来的时候听闻耳边有着湖水拍打岸的声音,她并不是躺在地上,而是躺在什么更柔软的东西上,这让她警惕万分。

她坐起来的同时手摸向腰间利刃,一把摸了个空,身后悠悠传来熟悉的声音:“你醒了?”

东条希?是东条希!——矢泽妮可回过头来看着刚才给自己当膝枕用的紫发魔法师,惊讶过后便是阴沉的沉默。

“我知道我们有过几次争执。”东条希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腿,站了起来,翠绿的眼眸中满是责备之意:“但是我这次仍旧要批评你不顾自身安危来这里,你找月神殿究竟有什么事情。”

月神殿!矢泽妮可赶快去摸怀中地图,结果也成功摸空。她瞪视着东条希,紫发魔法师拿着那张她熟悉的地图晃了晃,不疾不徐道:“别这么看我,我已经带你来到这里了。”

东条希指着那面在湖面上悬空的水镜,继续道:“月神殿已经没有了,至于能不能看见你的命运,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没被东条希继续斥责,还被送了一份大礼,矢泽妮可挑了挑眉,满脸不信任。她站起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已经基本恢复了状态,便眯眼估量着和水镜的距离,盘算着以身化元素的方式能否一举到达。

这距离显然已经超过了身化元素的行进距离,不过精灵身姿轻盈,只要有几块木板在中间作为停顿得片刻喘息应该也不是问题。矢泽妮可是行动派,转头就打算进入森林找合适树木,却又被东条希拦住。

紫发魔法师挑眉轻笑:“我花了这么大力气把你带出来,你是想回去挨揍?”

她摊开手,将地图还给矢泽妮可,继续道:“我可以帮你过去,作为交换,你必须在过去的一路上告诉我,究竟是谁给了你地图。”

这东西精灵族都没有,究竟矢泽妮可从何得来,又为何而来?东条希必须知道。

沉默了片刻后,矢泽妮可终于接过了地图,塞入怀中。

她们终于再次达成了一致。

 

东条希再次操控水元素,让湖面结冰,开启通路,她凝结水元素的速度慢得十分明显,矢泽妮可知道她在拖延时间。

于是矢泽妮可直言道:“你不希望我得到看见预言的权力。”

东条希沉默点了一下头。她其实自从知道矢泽妮可是为了月神殿而来就十分紧张,那天她所看见的场景仍旧历历在目。如果矢泽妮可也能够看见预言,如果矢泽妮可也会看见那样令人崩溃的东西,甚至如果——和自己有关系,那可怎么办呢?

东条希不敢想象那样的事情会发生,甚至连一点可能也不希望有。但是她不得不带矢泽妮可来这里,真姬说得对,她其实一直都没办法自私保护矢泽妮可。更何况就算这次她带走了矢泽妮可,那么下次,下下次,她仍旧会过来。

矢泽妮可现在就走在她的身边,她们一点点走得缓慢,因为前方的冰层还没有凝结。她的矢泽妮可已经将质问抛了过来,她们彼此了解,所以东条希只能承认她的猜测正确,却不能给出任何理由。

“希……”矢泽妮可主动握住了她的手腕,东条希从未听见过她语气如此柔和。

在矢泽妮可掌中的手腕在颤抖不已,和东条希平稳的魔力区别明显,可这才是真实。神域已经消失,矢泽妮可可以轻易自空间戒指中取出东西,而现在她强硬地拉着东条希让她看着自己,看着自己从空间戒指中取出的东西。

那是一束白色的花,东条希认识,那是音乃木坂附近森林特有的品种,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矢泽妮可会带着这束精心保存的画。

“我不是来看预言的。”矢泽妮可终于坦言相告,这句话令东条希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也在矢泽妮可的预料中:“我是受人之托来这里送上这束她喜欢的花。”

给我的那位亲族,她最喜欢的人长眠在此处。

 

矢泽妮可告诉了东条希一部分事情,包括优木杏树的一些故事。她当年离开了颠倒塔后,又偷偷翻阅了一些优木杏树的笔记,确定了更多的事情:在月神殿这里有着优木杏树最重要的人,而那个人手中或许有钥匙。

但是她没有告诉东条希那么多,仅仅只是巧妙地撒个小谎。很显然东条希接受了她的解释,毕竟其他部分都是真实的。

此外还有一点,她必须告诉东条希,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面临什么。

矢泽妮可将得到地图的方法告诉了东条希:“这张地图是我从音乃木坂学院院长手上得到的。”

是的,这张地图来源于那位神秘的院长,他们仅仅见过一面,而那位看上去和蔼可亲的院长,似乎比黑水还要深沉。

能够见到院长是个意外,或者说是个失误。矢泽妮可以为自己已经逃脱监视了,所以继续消耗自己的积分查看档案和资料,她有一天查看得太晚了,一时间打瞌睡不小心在关于月神殿资料的书上留下了一道轻微的笔迹,矢泽妮可本身没在意,却有人在意了。

所以院长将这张地图送给了她,并且不要她付出任何代价。这实在是太奇怪了,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免费吃的午餐,但是矢泽妮可至今还不知道院长想要的是什么。

 

她们走到水镜前面的时候,东条希刻意用身体去阻挡水镜,当然其实水镜的大小根本不是她一个人能挡住的,她也就只能挡一下个子偏低的矢泽妮可。不过矢泽妮可的确也如同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只是来这里献花的,所以甚至很搞笑地挡着眼睛背过身去。

矢泽妮可将花扔进湖中,看着那束花逐渐消失在湖水中。可这里依旧安静,月神殿没有出现,什么都没有发生。

东条希这才送了一口气,她看着矢泽妮可转过身来,便轻松道:“妮可,我觉得有必要一会儿去见一见绘——”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看见放下手的矢泽妮可正盯着水镜,而她根本来不及阻拦。

也不可能阻拦。

她看见矢泽妮可露出震惊又疑惑的表情,东条希的心脏就好像被人提到了空中然后狠狠往下摔一样痛苦,她不敢想象矢泽妮可看见了什么,只是下意识上前两步用力抱住了她。

东条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相同又无力的话:“妮可,我会陪在你身边,无论你看见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说得她自己都觉得声音颤抖,眼泪都要落下。

 

矢泽妮可被她闷在怀里了半天没有动静,等到东条希都为沉默感到疑惑的时候,却听见了怀中矢泽妮可在笑。不是那种苦笑,是非常开心,甚至是恶作剧得逞才会发出来的狡猾笑意。

她自东条希怀里抬起头来,满脸都是笑容,甚至眼角都为此挂上了愉快的泪珠:“哈哈哈哈,你真是太紧张了,我就是想逗逗你,其实什么都没看见。”

东条希仔细端详着她的表情,确定她并不是强颜欢笑,这才松了口气,她如释重负又有点生气,责备道:“别这样玩,我会受不了的。”

矢泽妮可从她怀抱里脱身,先转身背着手朝着仍旧存在的冰路走去,语调轻松:“又不是所有人都又这个资格,啧啧,看起来我不行。”

东条希无奈跟在后面,她相信了矢泽妮可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却忘记了黑暗精灵的另外一个令人胆寒的名号——“伪装者”。

是的,直到很多年以后,东条希回想起来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后世会将矢泽妮可称之为最厉害的伪装者。

因为矢泽妮可对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创造了一个伪装到完美的谎言。


评论(1)
热度(66)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