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6-07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一百零九)近神之能

小原鞠莉的船来得一点都不慢,玛丽号一直是她心爱的快船,也是她能够几次前往龙之岛搜寻的依仗。在上次和园田海未分手之后,她就跟随樱内梨子暂时回了家里,不过那时候她可没想到,园田侯爵会帮助她的母亲完成遗愿——让女儿回归家族。

小原鞠莉本身不怎么情愿,作为私生女她对于赛切尔·格里芬顿家一点好感都没,甚至连着自己金色的头发都厌恶着。她唯一从家族收到的财产是最初的玛丽号,之后的十几艘船都是园田曜的财产。

但是不管怎么说,她一直受到园田曜的照顾,对园田曜充满感激这是事实。就算只因为这一点,园田曜希望她做的事情她也一定会做。

这次前往龙域的事情非比寻常,园田曜在与她的会面中有明确提醒这点。彼时小原鞠莉正在为父亲看上自己的航线情报而烦恼不已,即便是松浦果南逃跑的事情在前面,也无法阻止她迫切希望前往其他地方避避风头的想法。

所以小原鞠莉在仔细听取园田曜的建议后毫不犹豫答应了这场含有复杂目的的接送。

或许她心底还仍旧对能见到松浦果南抱持一丝希望吧。

 

不管有着什么复杂的感情都不影响生意,这是小原鞠莉另外一条准则,而这一点明确表现在她和黑泽露比的会面中。因为矮人之前接到了园田曜的协助信,所以有不少人以为这是次完全无偿的协助——当然旅程中的费用肯定是他们出。

幸好黑泽露比在小原鞠莉要求会面的时候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也正是小原鞠莉见面赞赏她的理由。这孩子终究还是像是个聪明委婉的精灵,而不是直爽性格暴躁的矮人。

小原鞠莉的要求并不太过分,她要求在回程后,矮人要帮助她给继续完成对玛丽号的改造。尽管玛丽号的改造在矮人看来已经是一等一的快船了,小原鞠莉对此仍旧不满意,无论是武器还是防御上都不够满意。

矮人们在商谈之后很快答应了她的要求,这让小原鞠莉高兴极了。她高兴的具体表现就是每天都会和大副轮班后,坐在船边唱歌。

每日一首,跟开音乐会似的。

 

她们交付园田海未给其他船带回西亚特斯后,已经又过了数日了。海水逐渐由深海的墨蓝,转向了靠近岛屿的浅色,连盘旋在船周围靠捕食划开的浪里跃动的小鱼的海鸟都多了起来。

她们已经接近了帕拉斯群岛。黑泽黛雅有补过这里的许多知识,但是当亲身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站在船边,眼神时不时就朝着外面瞟了过去。

鉴于这次是针对龙族的问罪,龙族可没敢像是以前一样,让人自己慢慢找龙域的入口。他们之前就说好了,在拉努岛上将能够看见接引的巨龙,会带她们进入龙域。

小原鞠莉没有想到,龙族的使者竟然不是松浦果南。怎么能不是她呢?她是守门人,又是年轻一代,由她迎接再正常不过了。

她有点失望看着登船简单描述前往龙域路线的黑发中年人,和因为对方身份而抱持一万分警惕惊讶的黑泽黛雅形成了明显对比。

如果说小原鞠莉是没有想到来迎接的不是松浦果南,那么现在,黑泽黛雅也绝对没有想到,来迎接的居然是龙族长老之下最尊贵的存在——当然也是本次嫌犯的重中之重。

龙族侍卫长塔卡,矮人口中送金苹果来的罪恶之徒,丝毫没有逃跑的半点意思,反而坦诚无比第一个出现在问罪者的面前。

这真是太奇怪了!

 

他们在前往龙域的路上并没有谈及这次要问罪的事情,只是交流过别的一切和任何一方都不相干的话题。塔卡的形象逐渐偏离因为受害者先入为主的阴沉冷漠形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像是亲人般和煦的形象。

如果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黑泽黛雅恐怕会很乐意和塔卡继续交谈,也很乐意将他当做朋友。

龙域的大门这次留够了足够玛丽号进入的缝隙,也不用和园田海未进入的办法一样潜入海中颠倒,只是在“画布”的后面藏了一个真实而已。

当玛丽号借由塔卡的龙身推动进入缝隙后,小原鞠莉和黑泽黛雅,还有那些船员们再次睁开了眼睛,注视着这片龙族的故土。

这里的颜色实在太多了,连最好的画手都想不到要这么涂抹这片岛屿。被元素和代表颜色分割四块主岛,悬浮于空中完全无视规则用魔力支撑起来的一黑一白两座浮岛,以及只自海洋里高出来短短一截,几乎沉没于水下的松浦果南的家园。

在空中飞过的不是鸟类,而是年轻的巨龙,小原鞠莉将风帆收起,免得那些好奇凑过来的年轻龙族将船的方向全打乱。海洋中出现了海龙青蓝色的背脊,那些温和的巨兽用海浪将船送到了主岛的岸边。

在岸边站着其他几位迎接人,其中一位是令人印象颇深的银青长发女子,而另外一位小原鞠莉要更加熟悉。

橙色短发比之前略长了一些,金绿色眼眸却比之前少了几分不拘小节的灵动,星空凛的个子拔高了不少,她穿着一件几乎拖到地上的白色长袍,正拢着手站在安迪利亚长老的身边,沉稳地看着来访的人。

在双方互相做了介绍后,黑泽黛雅惊讶于龙族的少主居然亲自来迎接这件事情,但是她更记得自己肩上的重担是什么。没什么比趁热打铁立刻处理这件事情更重要了,她直接对着龙族的长老和近卫长提出了尽快开始谈判的请求,这自然被答应了。

星空凛有意和正在谈话的长老和黑泽黛雅拉开了一段距离,明摆着是想和小原鞠莉走在一起,她们毕竟也算是熟人。小原鞠莉看着她一直把手拢在怀里,实在忍不住低声道:“其实你没必要模仿侯爵大人,那也不是紧张的时候才会用的姿势。”

星空凛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将手从袖子里拿出来,小小声道:“谁说我紧张!”

“你自己说,我藏个烤地瓜容易吗我?”她晃了晃手中的红薯。

 

和龙族的谈判一来就开始了,小原鞠莉并不参与,也对于他们谈判了什么不感兴趣。但是星空凛不行,作为龙族少主,即便坐在主位威慑一下问罪方也是有必要的。

虽然小原鞠莉真的十分怀疑,星空凛究竟能不能威慑住比她经验老到多的黑泽黛雅。不过这从一开始就不关她什么事情,所以她在一位年轻的龙族陪同下四处参观,顺便打听了一下松浦果南的去向。

得到的消息让她有些欣慰,松浦果南并没有躲着自己,因为她根本就不在族内。她早已经于之前离开前往人世完成一个由赛恩斯笔记提供的探查任务。

既然松浦果南不在族内,那么小原鞠莉更显得有些兴趣缺缺,她复又返回了玛丽号上,盘算着怎么更好利用船上的空间装一点龙族的特产——最好是能卖出去换大价钱的那种。

她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却突然听闻外面风雷响动的声音,她被船员从船长室内喊了出去,上到甲板上的时候看见了修长蜿蜒的海龙,自云端探身出来,掠过她面前直冲向岛屿内部。

是松浦果南!小原鞠莉心下一紧就跟着冲了出去,她不知道为什么松浦果南这么急切赶回来,但是身体和心都在脑子反应过来前命令她紧跟着冲了出去。

松浦果南很快发现有人在追赶她,尽管小原鞠莉奔跑中一句话也没顾得上说,松浦果南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小原鞠莉。她顿了顿,发出了一声叹息,掉头冲了回来一爪子捞起了小原鞠莉,朝着龙陵方向飞了过去。

她在门口降落的时候幻化成人形,将抱在怀中的小原鞠莉放了下来。小原鞠莉站定刚想说什么,就被紧皱着眉的松浦果南抢了先:“如果是你我的事情,要暂时等一下,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她选择不逃避就已经够了,小原鞠莉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再要求。

作为谈判方的一员,尽管小原鞠莉懒得参与,她也的确有资格进入龙陵听这场谈判。至于松浦果南,小原鞠莉听着她和站在门口的守卫用自己听不懂的龙语交谈了片刻后,双方互相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便被放行了。

“发生什么了?”跟着松浦果南朝着龙陵内部走,小原鞠莉这么问道。

松浦果南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虽然我开始没想到,但是我现在觉得,应该和这次谈判脱不开关系了,”

她从怀里掏出了半个黯淡无光却仍旧看得出是金色的苹果。

 

谈判如同之前绚濑绘里所料的一样,翻来覆去的一点证据不足以打破僵局,龙族的反应也不像是作伪。不止有一位证人表示塔卡从未离开过岛屿,而塔卡本身也提供了另外一条令人诧异的证据。

他自己揭开了过去的伤疤。塔卡自称有一名双胞胎兄弟,曾经是邪龙的信徒,虽然他出生的时候邪龙早已经没落,却仍旧因为那点危险和神秘苦苦追随,最后心性大变,离开了家失去了踪迹。

许多龙族都没听过塔卡有个兄弟,只有为了这件事情重新从浮岛上下来参与会议的银龙和黑龙元老可以证实。但这样一来,矮人作为证据的体型数据和龙鳞都有可能被动摇推翻。

黑泽黛雅看了眼目瞪口呆的矮人,只得在内心扶额长叹。她刚要接过话题,就听见大门被人一把推开的声音,她首先注意到的是本来不情愿过来的小原鞠莉,然后注意到的才是她身边那个个子高挑的陌生人。

从龙族的反应来看,那应该是条龙。

 

松浦果南来不及环视全场和谁告罪行礼,在被长老斥责之前,她从怀中掏出了那半颗果子,并且成功让所有人鸦雀无声。

矮人是第一个跳起来请求检查真伪的,黑泽黛雅拦都没拦住。但是这枚果子早已经失去了标志性的气息,矮人半天也看不出来什么究竟,只能重新坐下来。

龙族长老们很快在得到了星空凛点头后,公开询问了松浦果南手中果子的来历,松浦果南提到了自己救援人类佣兵的事情。但是可惜的是,那位人类骑士一直没有醒来,而从佣兵那里得到的消息也十分有限。

在令人尴尬的僵持里,小原鞠莉想起来了园田曜之前的提示,她清了清嗓子,有模有样地欠身朝着星空凛行礼然后道:“我有个提议,既然我们无法判断,龙鳞是否属于塔卡侍卫长,也无法判断这半果子的真伪,那么为什么不交由在魔力方面更为专业人来呢?”

在场众人沉默了很长时间,她们当然知道小原鞠莉指的是什么专业人士,只是这种事情,真的要说出去吗?

“恐怕也瞒不住多久,挑能说的真话部分吧。”在沉默了许久后,龙族少主星空凛第一次发话了。

而龙族自然遵从,小原鞠莉转向黑泽黛雅和矮人,在思索片刻后,黑泽黛雅突兀道:“这是园田侯爵让你说的吗?”

小原鞠莉耸了耸肩,用无言来回答了这个问题。

 

抛开龙族究竟有多么意外高傲的精灵和倔强的矮人会在小原鞠莉默认后同意她的主意,并且对龙族施压。这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那群魔法师从来不会看哪一方的面子来办事情,公正得令人无奈。

她们要前往的地方是魔法师工会的总部,沉没于海洋之中的明珠,位于深海的传说之都阿拉巴提雅——也正是明珠的意思。

小原鞠莉只去过阿拉巴提雅一次,而且并没有下到深海之中,在海洋上层工作的人对于深海总有点畏惧。而这次她必须要下到底下去了,松浦果南作为龙族的特使,和精灵还有矮人同行。

无论是龙、精灵、还是矮人,在阿拉巴提雅都是极其罕有的存在,所以当她们来到海中浮岛上的传送点时候,遭到了极其热烈的围观。

小原鞠莉环顾了一圈,有些疑惑地发现这里和自己上次来比起来魔法师要多了许多,甚至还有许多一看就是游客的人。要知道魔法师工会从来不允许被人随便参观,这还真是稀奇,这群人总不会只是来这里看看传送点的吧。

她让松浦果南先看着精灵和矮人们,便挤到了传送点旁边的服务台,询问那位魔法师发生了什么:“请问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人?”

“因为这可是近五十年来的盛事。”魔法师的表情比她还奇怪,像是在嘲弄她是从哪个偏远地方钻出来的野蛮人。

好吧这也没错,她是从龙域钻出来的。

小原鞠莉正欲再问,便听见身后不远处有人朗声笑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问我更合适呢?”

她转过身去,正见松浦果南和黑泽黛雅两人正带一人前来,来人一身魔法师装束,高尖帽下流泻出紫发如瀑,掩盖一双碧眸清澈,小原鞠莉虽是第一次见面,却也早已经对这人有所耳闻。

来人正是精灵王储挚友、精灵与矮人的调停者,魔法师东条希。

 

双方稍微做介绍之后,小原鞠莉发觉东条希与她脾气相似,相谈甚欢,甚至将其他人晾到了一边去。小原鞠莉这才知道,原来在海洋上航行这些日子,她竟然错过了如此重要的消息。

自最后一位圣魔导师罗瑟·斯特莱夫于圣塔中逝世后,为了避免之后巴哈姆特肆虐灾祸再临,魔法师公会全力将总部连同五塔沉入海洋,成为遗世独立存在。

据传说圣魔导师曾有一位传人,却下落不明。而如今世道稳定,地火水风四塔欲再次连接圣塔,广招游走于世界各地的精英来参与选拔,强行接任圣塔之主,再开圣塔大门。

“你看起来可不像是对于圣塔之主地位感兴趣的。”有东条希引导,又加上此次事情特殊,黑泽黛雅一行人几乎是一路畅通走绿色通道办理手续,小原鞠莉看着她胸前的魔药师徽章挑眉道:“何况说,多少年都没看见过人戴这个徽章了。”

“我的确是对于权力没什么兴趣。”东条希坦然承认了这一点,随后竟然流露出一丝苦笑:“但是这次魔法师之战我说什么也会参加。”

“不为别的。”她们被引到传送阵前面,闭眼站定,东条希自内部操纵传送阵,外部魔法师和魔晶石共同引动元素之力。她笑着一挥手,在一阵天旋地转之中眼前竟然已经换了片天地,在眩晕之中小原鞠莉听闻她轻声道:“反正,不玩一玩,怎么能出够被甩的怨气呢?”

 

眼前说是水下,却又不似水下,若是水下,水中为何有太阳耀目!若是不似水下,又为何四周仍是深海水层墨蓝!

松浦果南一行人初次来到这魔法师心中圣地,海龙感受到水之元素气息浓厚,龙目再开极目远眺。她看见在城市四周四座巨塔高耸,勾住结界支撑起来这一方位于深水之中的天地,中间圣塔转化四方元素之力,留存空气维持魔法师们的生存。

“欢迎来到阿拉巴提雅。”东条希抬头看向空中的照明之源“虚幻之日”,她笑了笑改口道:“准确来说,欢迎来到魔法师的领域。”

领域!此言一出,同行者无不心惊,如同龙界,如同曾经的深渊魔界,领域可是神之能的象征。


魔法师当真有骄傲的资本!


评论
热度(68)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