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6-14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一百一十)远古巨物

如果让东条希自己苦中作乐来说,她被甩的确也不是一两次的事情了。矢泽妮可再次不告而别,这种事情有什么稀奇的?没吵架就算成长了。

她不觉得自己带矢泽妮可去见绚濑绘里有什么不对,黑暗精灵虽然失落已久,但至少曾经和世界树有些关系,而作为精灵王储,或许绚濑绘里能感觉到什么。

矢泽妮可虽然有和绚濑绘里有交流,甚至答应了绚濑绘里以回归精灵族为交换条件的帮忙查找,可是最终却一无所获。绚濑绘里对此十分抱歉,东条希却担心矢泽妮可受不了这个打击。

事实证明受不了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这不,矢泽妮可就不告而别了。

东条希签完报名单子还在想这件事情,力透纸张三分,差点磨秃了羽毛笔。感情不顺利也就罢了,报名也处处碰壁。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她只有个四级魔法师证明,还挂个魔药师证明呢?

虽然在外界特别是在小地方,四级魔法师在东条希这个年纪已经算是不错了。可是这里是阿拉巴提雅,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天才。最后东条希没办法,只得说自己证明已经是很久之前办得,所以要再次检查,然后悄悄压着六级底线过关。

东条希在魔力测试的时候听说这次的客人里有不少是冲着广揽人才来得,六级的她在同龄之下已经算是相当优秀的水平,这次自然也得到了关注。这让她觉得难受又不自在,打了个哈哈,趁着人多溜了出去,还不忘拿走自己的报名牌。

她和黑泽黛雅她们汇合的时候,看见那群人各个也是面露不悦,便知道是也没少碰壁。一问才知道,虽然这件事情同样重大,但是为了迎接这次魔法师试炼,地火水风四塔的魔法师大多都在清净闭关,根本没有权威能现在处理这件事情。

再说了,有什么事情比魔法师自己的事情更重要呢?即便是贵宾,也得老老实实等到这次魔法师之战完结再说。

无论是高傲的龙族还是精灵,亦或是脾气极大的矮人,都没怎么吃过这种冷眼,此刻一个二个心情都算不上多好。小原鞠莉和东条希对了对眼,她叹了口气,将松浦果南拖走,将另外两个麻烦留给了东条希。

东条希看了看被留下的两位特使,笑了笑:“希望两位给我个面子。”

这面子他们当然会给。

 

魔法师试炼曾经是泛大陆五大试炼之一,和龙骑士试炼比肩,却不知道何时逐渐失落了。可能是因为智慧神数百年不曾现身,亦或者是魔法师工会越发避世和散漫,连阿拉巴提雅的圣塔都失落了。

不过能够来到阿拉巴提雅观摩比赛的可不是那些普通人,贵族们或多或少都能从家中的藏书里窥见魔法师试炼的一些故事。而松浦果南那传承至龙族的记忆也足够让她朝着其他人讲述魔法师之战的辉煌过往。

魔法师之战所考验的是两个项目,一个是吟游诗人口中的“光波对轰”也就是远距离魔法互相攻击躲闪,这个试炼项目也是考验魔法师的爆发性魔力。

而另外一个项目,便是和头顶的虚幻之阳,和这座沉在水底下的城市息息相关,那便是所谓的“领域”,也就是魔法师的登天之力。

这并不是神灵的创造能力,但是又无限接近。

亚述帝国的贤者们发现,当魔法师们利用魔法石来构筑魔法阵,在魔法阵中形成的领域在构成的时效内将凌驾于空间之上,虽然仍构筑于规则之中,却已经产生了分离的态势。小到花鸟鱼虫,大到天地万物,按照推算,大概都能够创造出来。

魔法师将这种特殊的魔法阵称之为伪领域,因为他们无法像是神灵一样提供无限的来源于天地的力量。伪领域依靠得是魔法师的魔力和魔晶石的魔力,以及法阵本身的精细程度。

这几乎是最好监测魔法师能力的方法,在亚述帝国时期,魔法师的对阵会佩戴大量的用来沟通法阵的魔石,以便于随时随地构筑法阵,几乎可以说是武装到牙齿了。

在现在懂得伪领域的人已经太少了,基本上只有四塔各个魔法师的亲传弟子,还有魔法师工会的高层们,所以本来这场战斗也算不上有什么悬念。

当过了第一关后,大多数魔法师都会被刷下去,贵族们也只是看个热闹罢了。

 

不过比赛里有一两匹黑马也挺正常的,比如说东条希。

她的确算是个优秀的魔法师,在同等级之下这点对比更加明显。但是随着考核等级升高,当时间到达第三天的时候,魔法师工会的高层们这才惊觉,之前只是一阵阵仿佛要突破七级的魔法师,似乎是不能撑到真正的七级赛场的。

当然,也不怪魔法师们发现得慢,东条希自己都进入七级赛场了,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玩得太开心了,这找谁说理去。

“你自己就是道理。”在魔法师的酒吧里没有酒,松浦果南痛苦喝下一杯勉强有酒味的魔力补充剂,将杯子重重砸在桌子上表示自己的不满。
“不过说起来,伪领域这东西,你真的会吗?这东西说来只传给徒弟,可是你看起来似乎没有老师引荐。”小原鞠莉拍了拍松浦果南的后背,好奇问道。

“当然。”东条希点了点头,她自袖子里掏了掏,从自己和阿拉巴提雅道具店交换的空间手镯取出来了一排高纯度的魔晶矿石。高纯度矿石堪比高阶魔兽的晶核魔力,只可惜这门生意早就被魔法公会垄断,其他行业连碰皮毛都碰不到。

这些魔晶石其实是这次比赛使用的魔晶石边角料,那些真正的高纯度水晶都拿去给接下来的伪领域比赛预备了,东条希也是勉强因为现在关注度高身份不同蹭到了点皮毛收藏。

魔法师的酒吧生意一直不怎么样,东条希见没什么人,也就放心大胆了许多。她将其中一部分水晶递给松浦果南,顶着对方疑惑的视线道:“捏碎它。”

“要多碎?”松浦果南将那一把东西握在双手手掌里,问道。

“越碎越好。”东条希刚说完这句话,就看见如同细沙的蓝色水晶从松浦果南的指缝里流泻了出来,她顺手拿过旁边的餐碟将那些细粉扫了进去,随后轻轻用指尖点了点。

在魔力的作用下,那些水晶粉在指尖游走,随着魔力逐渐浮起像是操控着一股蓝色的水流。东条希不紧不慢示意黑泽黛雅计时,随后便操控着细粉在桌子上印刻下一个又一个符文,她写得迅速在短短两分钟时间里竟然将一个微型的魔法阵构筑了一半。

已经隐隐能够看见水元素在其中流窜,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东条希想要的模样,她的绘制愈发大胆,黑泽黛雅自其中认出了几个用来创造幻境的符文,那些符文飞快隐没在了紫木桌子里。

在第五分钟的时候黑泽黛雅咳了一声示意结束,东条希恰好将魔法阵的最后一条线和水晶相连。她出了一口气,抬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细汗,不管怎么会所伪领域的消耗还是相当巨大的,特别是东条希又在其中加上了别的咒文。

在她手离开的那一刻,法阵光芒大作,吸引了还在酒吧里的那些人,包括魔法师学徒和酒吧老板的视线。

在法阵之中伪领域真的构筑了一方天地,一泓清泉出现在视线里,里面摇曳着一丛莲叶,随后水枯莲叶干枯,断藕残存,复又被清泉掩埋,如此往复。

虽然知道莲叶是幻象,但是仍旧令人为这栩栩如生的场景赞叹,有不少人已经开始遗憾当水晶失去魔力,这一切将不存在。

可是他们很快发现,即便水晶黯淡,伪领域居然还在维持,许多人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他们互相用眼神询问着,疑问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东条希没有管这些,她正在努力恢复着魔力,并且心中充满疑惑。她的确会伪领域却并没有到达这么高深的地步,而这次使用的某些构筑知识好像本来就长在她脑海里一样,随着刚才的构筑全部浮现了出来。

有人朝着她走来,并且放下了一瓶魔力补充剂。东条希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本次最有希望继承圣塔的四塔之主之一,据说即将突破圣阶的大魔导师,埃米尔·范·维拉多亚正站在她的面前。

东条希不敢怠慢立刻站了起来心理,老者摸了摸自己的长胡,又轻松拍了拍她的肩膀,才道:“不错,居然知道结束深海水元素聚集来维持领域,不知道可否告诉老人家我,你到底是师承何处?”

原来是借力而为!在场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在这深海之中,就算是有领域作为隔离,水元素仍旧会远超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大约过一个小时才会消失。”东条希虽然客气但是却避过了埃米尔的发问,她正想找个理由离开这里,就猛然感觉到剧烈的震动自脚下土地传来。

不仅是她,面对如此突发情况,酒吧里的许多人都被剧烈的震动撞得脚步不稳摔倒在地,酒和餐盘也掀翻人一身,幸好刀叉都有固定,这才没造成更多伤害。

东条希把同样摔倒的老魔法师的时候还未发问,就听见了刺耳的尖啸声!这尖啸和平日常听见的警报声极其不同,堪比那日在山洞之前东条希用的精神攻击,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瞬时全场众人皆倒,有弱者甚至口鼻流血失去意识!

而这并不是唯一的攻击,阿拉巴提雅是悬浮在深海中的岛屿,刚才巨大的震动像是来自于碰撞,这深海中有什么巨物能够攻击一座岛屿呢!

 

松浦果南在尖啸响起来之前优先保护了小原鞠莉,可是听力更好的黑泽黛雅和全然不查的矮人被双双击倒了!精灵敏感的精神力和长耳在这时反而成了累赘,黑泽黛雅完全陷入了昏迷之中。

老魔法师也没防备,但是他身上有好多防御魔法道具,这帮他顺利撑过了突如其来的攻击。他勉强整了整帽子,看着酒吧内的一片狼藉,脸色铁青,他撕开传送卷轴扔在了地上,踏入法阵之中朝着刚刚将黑泽黛雅和矮人使者扶起来的几个人,道:“你们跟我来!”

“可是这里的人……”松浦果南犹豫不定发问道。

“会有人马上赶到处理!你们跟我来!”老魔法师不再多言,将怀中的几个传送卷轴扔给了她们,随即迅速消失。

松浦果南和小原鞠莉看了看东条希,发现对方已经沉默撕开了卷轴,只得跟从,三个人背着黑泽黛雅和矮人使节,迅速消失在法阵之中。

重新落地的时候只见地系水晶环绕,没等反应过来,立刻有两位魔法师接过了背后背着黑泽黛雅和矮人。东条希从胸前的徽章认出来这是地系塔的学徒,至少是六级魔法师。

这么说起来她们现在正是在四塔之中了——东条希心沉了沉。抬起头来看着已经张开塔顶犹如盛开花朵一样的塔尖,却看见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景象。

不是深蓝的海水,虚无之阳也不见了踪影,她看着外面,那里有着巨大的海兽,遮蔽了视线。

比战神鲸还要庞大,东条希从未在海中见过这样的野兽,它有着七个龙头,以及能够支撑起蛇类修长蜿蜒脖子和沉重龙头的庞大身躯。

巨兽在海洋中似是看见了东条希一样,低下头来和她对上了视线。被十四只眼睛盯着令东条希毛骨悚然,她分明不认识这个野兽,但是自脑内突然有一个词蹦了出来——提丰。

她不知不觉将这个词脱口而出,引旁边正在努力朝着塔内灌输魔力的埃米尔看了过来,老者点了点头,警惕又:“没错,正是提丰!”

现在一切都好解释了,为什么许多人根本扛不住精神攻击,因为提丰是上位巨龙!或者说他的身份远远不止上位神龙这么一点,他和尼格霍德一样,是提亚马斯麾下的破坏神之一!拥传说有着倾覆整个海洋的怪力!

“希!过来!”松浦果南看见了什么,朝着紫发魔法师招手示意她来到窗口这边。

东条希疑惑过来沿着松浦果南的手指朝外看,她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久久无法平静。

外面仍旧是平静的,深蓝的海水和虚无之阳,和通过塔顶看见的完全不一样!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东条希以为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但是她很快感觉到了随着四塔防御的开启,自己的手臂上魔纹魔力完全静止了下来,伪领域切断了她和矢泽妮可的联系。

而更糟糕的是,在切断的前一刻,她分明感觉到矢泽妮可的魔力突然间就衰弱了下去,就消失不见。

矢泽妮可发生了什么?东条希心急如焚,但是眼看着提丰再次有了新动作,她只能收敛心神,先度过眼前的这一关。

希望运气足够好,而阿拉巴提雅也能撑得住这次莫名其妙的袭击吧。

 

矢泽妮可发生了什么?矢泽妮可自己也说不清,她逃离了精灵族,那里太过于纯净,太过于光明。换而言之,她无法面对那些真心又善良的同族,因为黑暗精灵一直以来都是叛逆者。

她深知自己只能拥抱黑暗,但是唯有这次,她对黑暗十分惧怕。

矢泽妮可躺在巨石下面,一半身体血肉模糊,她的视线被巨石挡得严丝合缝,没有丝毫光亮可以让逐渐意识涣散的人坚持下去。她已经听不见外面的尖叫,取而代之的是代表死亡的平静。

音乃木坂还存在吗?她不知道,也没有细想下去的力气,失去化为元素能力的她现在脆弱得仿佛一张白纸。她想要通知东条希,却不得不承认做不到,手臂上的魔力已经被切断。

我就要死了……她这么迷茫地想着,脑海中想走马灯一样一遍一遍回顾这过去九死一生的经历。

矢泽妮可从没想过,她此生待得唯一安稳的两个所在,全都被毁掉了。

一个是被她自己的逃离毁掉的,而另外一个,是被音乃木坂学院的院长。

畜生……矢泽妮可听见自己牙关咔嗒作响,不似害怕,而是愤怒。

畜生——她再一次在内心重复道。

如果有一点人性,他怎么会疯狂到将自己变成尼格霍德,从地底复仇冲出,毁灭掉整个音乃木坂。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存在有奇迹,至少在之前,矢泽妮可不相信会落在自己头上。而这次,在弥留之际,五感因为回光返照变得格外敏锐,她听见巨石一点点碎裂的声音,随后在迷茫的视线尽头看见了一缕光,以及一双和自己一样的红色眼睛。

是谁?她想要瞪大眼睛看个清楚,而视线仍旧模糊万分。

她的手被人握住了,魔力源源不断传了过来,可是伤势仍旧严重。于是她听见了那人的叹息,像是终于放下一切,又像是坚决到要豁出命去。

她仍旧不知道那人是谁,却感觉到更多的魔力混杂着之前从未有过的黑暗元素涌了过来。

不行,这不行啊!矢泽妮可用力想要甩脱那人,却仍旧被握得牢固。

不行!那可是黑暗精灵的命啊!你到底在做什么!她在内心急切地大喊,身体却仍旧不动丝毫,像是分割了两个世界。

那些元素越来越弱,她终于在有了力气后夺回了一点身体的主动权,看清了那人的模样:一张苍老无比的脸,却看上去十分熟悉。

矢泽妮可确定自己绝对不认识他,但是却又感觉到心头的颤动。

“你是……”她哑着嗓子想要去触摸那人逐渐消散的躯体:“为什么……”

虎太郎露出了十分满足的笑容,能够再次见到姐姐,他已经十分高兴了,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感谢王的恩赐。

但是他的时间终于走到尽头了,所以这一眼,或许也是最后一眼。

从以前的时候他就不喜欢后悔,现在也是,所以虎太郎只会朝着姐姐露出笑容,像是个小时候一样坚强。

“姐姐……”他的手已经穿过了矢泽妮可的手,握不到了,所以也就算了,他再次微弱呼唤那个称呼:“姐姐。”

矢泽妮可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称呼自己的老人。虽然有着如此剧烈的反差,但是她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没错,就是他,就是这个人,我认识,我一定认识!

“姐姐……”虎太郎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即将消失了,他恳求道:“这是你的命运,救救那些族人,救救我们。”

他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也只能勉强看见矢泽妮可的眼泪滑下脸颊,隐没于发丝之中。

虎太郎闭上眼睛,轻轻出了一口气。随后在光的映照下,却再也没有了他的影子。

啊啊……原来死亡,是这般轻松的事情啊。

再见,姐姐。



评论(4)
热度(54)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