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7-18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113章 ——圣女示好

魔法师公会难得低头,神圣教廷和恶魔各有所需不会驳它半分面子。而且神圣教廷被魔族甩了一脸证据,也恰好找个台阶下。只是这台阶下得太快难免令西木野真姬有些疑虑,神圣教廷本次挑衅也不像是有如此多漏洞,究竟想要得到什么还未得知,而且远古恶魔究竟从何而来仍旧不清楚。

音乃木坂方面已经逐步放出可以确认的死亡名单,矢泽妮可的名字仍旧高悬于失踪名单上,等待现场进一步清理。

西木野真姬得到消息之后什么都没说,夜羽倒是面露不安地被西木野真姬赶去等待樱内梨子带回来那些来自于世界各地的优秀学者。半神侍卫长走后,西木野真姬看向室内正对着自己的那面落地镜子,那里面映着一个自己,紫晶双眸跃动着火焰。

她问道:“就算虎太郎长跪不起,也不可能动摇半分铁石心肠,难道不该如此吗?”

镜子里的西木野真姬露出和她一样的笑容,随后自答道:“孤不是想补救错误,只是想添一些麻烦罢了。”

她和镜子里的自己同时朝着对方点头,随后西木野真姬挥手落下帷幕,遮盖了那面镜子。

别死了啊矢泽妮可,机会可就这么一次。

 

音乃木坂的搜救行动已经到了尾声,神圣教廷的骑士们可以逐步返回,将这里移交给清理的人员。不过南小鸟和高坂穗乃果并不返回神圣教廷,在这次立功的两位都得到了相应的赏赐。高坂穗乃果的看起来要更加明显,作为一位仅仅是安置在神圣教廷内部的外围佣兵,她的权力一时间能和神圣教廷内部骑士齐平。

而南小鸟,表面看上去仅仅是把西亚特斯地区大主教代理的代理二字去掉了而已,但是只有神圣教廷内部的人知道这究竟是怎么样的殊荣。南小鸟实在是太过于年轻了,即便是实际年龄其实比看上去要大一些,对比起来其他地位的主教们,她的年轻也异常明显。

所以也难怪一直有教宗陛下的私生子之类的传言不断流出了,包括她能够争取到西亚特斯主教的位置,也有许多人认为是依靠了这层关系。为了避免更大的舆论反弹,当时才将她仅仅设置为了代理,也就是说虽然可以行使权力,但必须向阿瓦隆汇报才行。

当终于脱下代理名号的时候,南小鸟才拥有了真正实质的权利。

听完园田曜的分析和道贺,高坂穗乃果这才终于痛苦的理解在权力斗争的世界里存在有多少弯弯绕。她们和园田曜一起返回西亚特斯的皇都,途中高坂穗乃果犹豫再三,终于朝着园田曜问起来了好友园田海未的情况,并且得到了令人意外的回答。

近四十年来,西亚特斯与东亚特斯以融合为前提进行着平稳发展,以伊利亚斯为第一实验地后至整个西亚特斯北方与东亚特斯南方的融合,这些融合进行得十分顺利,而如今,正是收获成果的时候。

今年的庆典不同以往的年庆,而是第一次将在西亚特斯首都举行双国国庆,以记录一个新生的国家开始。更为重要的是,今年东亚特斯的帝王将要宣布继承人——西亚特斯的二皇子,并进行王位的交接开始。

这是一场空前的盛世,而在此之前为了证明融合顺利所要做的准备也相当多,不仅仅只是商业上的,也要有政治上的。

作为对兽人反击战的功臣,园田海未将第一次以西亚特斯官员的身份驻守诺蒂留斯,并且与东亚特斯军队进行边境的联合军事演习,一方面是为了表现两方融合的成功,一方面是为了震慑恶魔。

 

高坂穗乃果沉默听完了好友现在的去处和之前发生的诸多事情,她叹了一口气,随后被南小鸟换了一声名字,西亚特斯主教微笑道:“怎么了,是觉得比不过吗?”

“也不是……”高坂穗乃果勉强笑了笑,她本来应该因为好友的成就而高兴的,可是却怎么也不能高兴起来。

她自我审视,是因为官场复杂而担忧吗?或许是有点,园田海未为人正直,但是她又那么可靠,肯定不会出问题。

是因为天启佣兵团,她们最初的理想已经无人守护吗?应该不是,如果要说是无人守护,那么她也是因为自己个人离开的一员,她怎么会责怪园田海未?

那是因为什么呢?高坂穗乃果最终把这点归咎为自己的那点争强好胜心,她的伙伴们一个个都走上了她无法企及的道路,而她只能拼命追赶那些伙伴的背影,企图不被落下。

她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保护者,但是目前看起来她可能保护谁都不够资格。

我得变得更强——高坂穗乃果这么想着,皱紧了眉握紧了拳,在心底里暗暗发誓。

一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随即把她的视线转向了坐在旁边的南小鸟,年轻的大主教左看右看确定这个包间里真的只有园田曜,她和高坂穗乃果后,就完全忽视了园田曜,对着高坂穗乃果的脸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蹂躏。

高坂穗乃果被她这熟练揉面团的手法给弄懵了,呜呜咽咽了半天才委屈搓着自己已经发红的脸看着南小鸟,用眼神询问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话该我问你。”南小鸟笑眯眯松开了手,问道:“皱着眉握紧拳苦着脸,可是看不见前方的呀。”

“我只是觉得……”高坂穗乃果不善于撒谎,在南小鸟面前尤甚:“我很弱。”

“你是很弱。”南小鸟认真点了点头,在高坂穗乃果备受打击蔫蔫的表情下又扑哧笑出声来:“但是强大的内心比什么都重要,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点,我是不会把你放在身边的。”

她顿了顿,又犹豫改口道:“哦,这么说也不对。”

高坂穗乃果刚高兴了一半,又立刻紧张地看着南小鸟,听着对方慢悠悠道:“把你放在身边的确是因为我欣赏你有一颗强大的心,但是把你放在心上那肯定是因为我最珍惜你。”

高坂穗乃果头脑轰鸣一片,脸一点点红成了苹果。

园田曜挑了挑眉,悄无声息捧起杯子喝了口热茶,眯起了眼睛笑意深重,分明说这一句话——我就想知道我还会被放置多久。

 

回到帝都之后,园田曜就立刻和神圣教廷的队伍分开,她有一堆事务等着处理。这趟出行帮助她终于冷处理成功了帝都关于她和管家爱丽丝分手的传言,她将一部分店铺和财产都送给了爱丽丝当做这些年的工资(虽然在外界认为是感情补偿费),剩下的店铺暂时被店长们处理着。

不管怎么说,家里没了爱丽丝现在还真的没人处理,她再也不能安静坐在房间里批改文件或者看书了。从园田本家调人过来不是不可能,可是前些时日,哈尔管家因为年龄过大刚刚离职,现在孩子被天启佣兵团拐走的高海母亲正在一个顶俩的工作。

园田曜何曾有过这么窘迫的时候,她自己都会戏言说一句运势如河流一路向下倾舟倒帆。不过好在二皇子和七公主都对她伸出了援手,借人给她救急。

这人情肯定会还的,园田曜千恩万谢这么说道。

 

而神圣教廷这边就不需要向园田曜一样焦头烂额还不忘上皇宫一五一十汇报情况了,这次南小鸟的出面被有心之人冠以了“勇气”“慈爱”等名词在各处大肆宣扬,所以说是接风宴会不如说是庆功宴会更合适一些。

这里与阿瓦隆不同,世俗气息要浓厚不少,所以宴会虽然是在教区人员内部举行,却也不亚于贵族们的宴会般隆重。虽然仍旧维持着不能随便饮酒的规定,也穿着圣洁的长袍,但是觥筹交错的气氛仍在。

要和西亚特斯正式的新任大主教共事,圣女殿下,西亚特斯的大公主也在接受了邀请,甚至根据高坂穗乃果听得其他骑士说法,大公主一手主办了这个宴会,也算是相当给面子了。

她这么汇报给南小鸟的时候,南小鸟什么也没说,只是捏了捏她的手臂笑了笑让她不要每天都穿着骑士盔甲走来走去,换上便服参与进宴会里来。高坂穗乃果当然迟疑了,她的任务就是保护南小鸟,而脱下盔甲就无法更加稳妥保护南小鸟了。

“哎你确定吗?”南小鸟分明没有喝酒,却拖长声音像是喝了酒一样甜腻:“本来还想和你一起跳舞呢。”

“我去换!”高坂穗乃果飞速屈服冲出去换衣服,全然把教廷宴会没有跳舞时间这件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

她踌躇了很长时间不知道该从自己那些衣服里翻出来什么穿比较好,好在很快南小鸟派来的祭司就解围了,拿来了一套骑士礼服。仍旧是神圣教廷的白色与金色交织的风格,看上去正直又圣洁。

高坂穗乃果局促地换上这套衣服,花了好长时间才确保自己不会出什么问题,她走出去的时候恰好看见南小鸟陪同着金发的圣女自教会大厅走出来,朝着大门方向走去。也顾不得继续整理,就赶紧跑了过去。

南小鸟在看见她的时候明显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高坂穗乃果以为南小鸟指的是自己的衣服,便局促笑了笑。她这么一笑才发现南小鸟的眼神又变得她看不太懂,只得将视线转向停步的圣女,朝着对方礼貌行礼。

“阿嚏!”圣女的回礼却是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这失礼的回答令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随即西亚特斯的长公主,教廷的圣女笑了起来,她提着裙摆向着两个人道歉,并且道:“刚才我还说我有点头晕,没想到却是这种事情。”

“晚上风寒,圣女殿下就先回去吧。”高坂穗乃果处于好心这么提醒道。

圣女点头致意:“您说得对。”她朝着马车走过去,那里只有一位孤零零的车夫,并没有其他随从。

高坂穗乃果看了眼南小鸟发现对方犹如没看见一样,视线定格在车身上,便轻咳了一声好意询问道:“圣女殿下没有人陪同?”

“啊因为本来说是要待到深夜,所以没想到这么早,他们大概还在城郊休息。”圣女殿下鼻尖发红,闷着声音笑道。

按理说下一句话应该是主人接一句既然如此就暂时留下之类的,但是南小鸟看起来好像一点这个意思都没。高坂穗乃果不便开口。眼看着圣女孤零零走向马车,南小鸟终于出声道:“高坂,你护送圣女殿下一程。”

“是。”高坂穗乃果终于松了口气,她想,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南小鸟。

 

本来高坂穗乃果作为骑士应该骑马跟随在马车旁边,可是圣女殿下却说没那种规矩,等她回家后,便将自家骏马借给高坂穗乃果回来便是。所以现在,高坂穗乃果和尊贵的圣女殿下同坐在一辆马车里面。

她们在半路上碰见了来接圣女的两位骑士和两位魔法师,高坂穗乃果本来说想要告辞,但是这半途告辞显然更失礼,为了南小鸟她又再次稳住坐了回来。

不知道是熏香和温暖的马车内使得高坂穗乃果昏昏欲睡,还是因为坐得太近紧张过头令她有些头脑发懵,完全不知道该起个什么话题为头。

 “听闻大主教身边的新人骑士亲信还挺健谈的。”最终还是圣女自己打破了沉默笑意盈盈道:“而且挑战神选者佣兵团威名赫赫,虽早就知道是西亚特斯的一位女性,却没有想到竟然真这么年轻有为。”

高坂穗乃果经不得夸,现下又开始感觉脸颊发烫,她连忙摆了摆手局促不安开口道:“请别这么夸我了。”

“唉……”教廷圣女却突然一声长叹,神情忧郁令人忍不住心下一紧,她看着高坂穗乃果,幽幽道:“幸亏有你在大主教身边。”

这句话听起来的意思就和刚才的夸赞完全不同了,事关南小鸟,高坂穗乃果下意识就脱口问出:“怎么了?”

“其实这事情也和大主教关系不大……唉说出来你也不一定明白。”圣女摆了摆手,像是要中止话题。

高坂穗乃果在教廷这几年也算是处事圆滑不少,按理说听见这样的话就该顺势不问了,可是她此刻一想到和南小鸟有关,就忍不住继续问道:“如果是和我们大主教安全有关,我应该知道,请您告诉我!”

她如此坚定,令圣女颇有几分动容,最后在短暂的沉默后,她终于开诚布公道:“高坂穗乃果,我想你对于南主教的身份在阿瓦隆里是有几分了解的。”

她没等高坂穗乃果点头或者摇头,就继续道:“教廷内部比你想得要复杂得多,南主教太年轻了,也没什么教廷支持者, 当然我并不是说她没有势力,据我所知,她和神选者佣兵团的那些人关系还挺好的。”

她直视着高坂穗乃果问道:“那你可曾知道,就算教区主教被刺杀,也该是教区副主教接任,轮到南主教其实根本没有可能。”

“您的意思是说,小鸟……南主教她在这里其实是危机四伏?”高坂穗乃果之前从未想过这些事情,她顿时警惕起来,这警惕不仅仅是针对圣女口中的那些人,甚至连着正在跟她说话的圣女都被警惕了起来。

“别这么看我,我与南主教是统一战线,要不然也不会主办宴会站在她这一边。”圣女笑了起来,朝着高坂穗乃果解释道:“在没有你之前,南主教还是代理的时候,每次来到这边都是由我陪同,我倒是有许多人证。”

“万分感谢……”高坂穗乃果放下了一半心,轻声道谢:“现在南主教也算是稳坐了位置,大约不会再生什么事端了吧?”

“你以为,之前的主教是怎么死的?”圣女却像是听见了笑话一样笑出声来,虽然语气仍旧温柔,眼神却凌厉了许多:“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谁能获利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高坂穗乃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即便是在阿瓦隆那种地方,她也不常了解这些,跟随在南小鸟身边无论何时都以她为优先,这条作为准则已经够用了。而现在将一切都摊开了给她说,她就不得不在准则上多罗列一些注意事项,她皱着眉坐在圣女对面思考着这些,迟疑究竟要不要告诉南小鸟。

 

马车突然剧烈顿了一下,高坂穗乃果回过神警惕了起来,她将横放在车内的长枪拿了起来,手握着车门把手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马车外面很快响起了骑士的声音:“是车夫突然停下来了……喂!你怎么了!”

高坂穗乃果闭气凝神,很快听见了咚得一声,接着是什么喷溅在马车上的声音,骑士开始大吼:“有刺客!保护马车!”

圣女坐直了身体,她看了眼高坂穗乃果,手腕轻抖撕开了一张防御卷轴,土系构筑的围墙迅速包裹了马车。在同一时间高坂穗乃果叫了一声糟糕,她一把扑倒了圣女将对方牢牢压制在身下,并且用牙咬着一张刚从护臂里抽出的卷轴撕开,那张圣光卷轴给两人再增添了一道防御。

数道魔法长枪击穿了马车的防御,有凭借余力将土墙打得摇摇欲坠,元素消散,土墙变得稀薄,但是至少圣光防御没有受到一点削弱,高坂穗乃果放开圣女殿下,她小心翼翼靠近了被击穿的马车侧壁大洞,看外面的情况。

她们恰好路过了城郊的树林,这里显然有人埋伏已久,其中还有魔法师。圣女身边的四位护卫都是骑士,远程与近战交战,第一时间就吃了不小的亏,其中一位骑士当场重伤。

有两名骑士举着大盾,挡在马车这边,那盾牌上面隐约流转着魔法防御的光晕,看上去暂时还能撑得住。而为首的骑士已经和冲上来的三名刺客发生了交战,刺客看上去是专业的猎杀者,双刃和长剑交击,又飞速消失。

虽然比不上骑士武技高强,但是三人显然是经常配合的小组,竟然逼得骑士连连后退,一时间挨了好几道,幸而伤口不至于致命。高坂穗乃果看着圣女,圣女正在咏唱着大型魔法,虽然是个中级魔法师,但咏唱的魔法明显是极其高阶的法术。她看她身上有几件皇室和神殿的饰物辅助,就暂时专心面对愈发逼近的刺客。

其中一位刺客已经绕过了骑士队长的防御,将匕首直朝着脖颈扎下去。他以为自己能得手,但是却在同一时间被飞来的盾牌结结实实撞在了腹部,头晕眼花口吐了一口血沫,缓过神来的时候寒芒已至身前。

高坂穗乃果神情冷厉,和之前开朗阳光完全不同,长枪直刺蹲守,高坂穗乃果旋身一脚踏在格挡双刃中间,器魂自脚底爆发,将双刃震开!同时,长枪顺势横扫正中对方持刃手臂,手臂骨折,刺客一声惨叫顿时后退撤离。

三人配合被破解,骑士队长顿时压力大减。

只是不等松口气,树林中魔力波动再次剧烈起来,对方的魔法师咏唱的大型魔法自树林钻出,与那年东条希使用的火蛇如出一辙,嘶吼咆哮烧尽一切。

正在危机时刻,圣女的大型魔法终于咏唱完毕!虽是夜晚,却见圣光垂落如同轻纱,又似珠帘,将马车和骑士包裹。火蛇缠绕挤压防御未果,却逐渐因为卸力消散,变为点点火星。

高坂穗乃果趁机道:“朋友!现在偷袭已经失去了意义,希望谨慎选择!”

树林中没有回应,只余一片极近,猎杀者冷喝一声“撤”,三人退入树林。骑士打算再追,被马车内圣女喝止:“禁卫军已经看见这边情况了,交由他们吧,检查现场。”

现场没什么残留,唯有在高坂穗乃果附近草丛中找到了半块牌子,可能是因为她刚才横扫长枪击碎掉落的。

圣女接过牌子的时候,看了眼吃惊的骑士和平静的高坂穗乃果,她已经认出来牌子上的二皇子标志,朝着想要装作一无所知的高坂穗乃果道:“请您将看见的某件事情当做不知道吧。”

“嗯。”高坂穗乃果看着她自骑士手中接过小刀,轻轻刮了一下牌子表层,下面又露出来了什么真正的东西。

圣女笑了一下朝着高坂穗乃果道谢道:“禁卫军马上就到,感谢您的陪同,接下来就不必护送了。”

这正合我意——高坂穗乃果点了点头,借了受伤骑士的马,便自行离去。

 

今晚的事情不小,想要瞒过南小鸟更是没有必要。所以高坂穗乃果将遇刺的事情告诉了南小鸟,只是隐瞒了证据。她可不想让南小鸟涉足皇室纷争,便想了想还是将圣女的好意提醒告诉了南小鸟。

原本打算休息的南主教露出了笑容,她点了点头示意高坂穗乃果快去做身体检查,并且表示对圣女的感谢。看着橙发骑士一脸懵死活赖着不走,南小鸟这才收敛了自己那夸张的笑容,她平静道:“你不该接触这些,你也不会明白,如果我死了,真正的受益人会是谁。”

高坂穗乃果这才松了一口气趁着无人抱了抱南小鸟,她终于肯退下去,洗掉自己那身血腥气。

她前脚刚走随即南小鸟的表情变得十分冰冷,就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她的语调毫无起伏:“只有神权才是真正的权力,这是兄长的嘱托。”

她很快又在短暂的沉默后微笑了起来,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扶着头喃喃道:“哎刚才发生了什么?”

该睡觉了……她打了个哈欠,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关上了灯。


评论(2)
热度(58)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