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7-26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114章 ——军人之道

恶魔领地接到魔法师公会求助的第二个月,公开向全世界宣告了恶魔们对于北兽人帝国的主权,也公开对着泛大陆所有国家开放了港口和通商通路。更重要的是,在一则由恶魔之主亲自发布的公告里,她诚邀世界各地的学者、魔法师和优秀的武者来到魔国历练和学习,并且提供了极其诱人的待遇。

这则通告利用稀有的录影石保存,恶魔之主的形象被清晰录下,通过数枚录影石传递到各国佣兵工会手中,而世界各国终于愿意相信,那位神秘而强大的恶魔之主,真的是位女性。

北兽人帝国的居民见过恶魔之主,但是由于神圣教廷封锁的缘故,那些帝都居民的消息在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播过程中早已经失真,虽然维持了女性红发等几个关键词,但是谁也没有将消息太当真。

而他们这次终于得以自录影石中窥见恶魔之主的模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只是对此感到惊讶,但是对于一些熟悉那道存在录影石中清晰身影的人来说,带给她们的情绪要激烈得多。

难以置信,对于高坂穗乃果,对于小泉花阳,甚至对于炎娜他们来说,情绪都只有这么一个。她们对于曾经和恶魔之主称朋道友难以接受,这种情绪里并不包含被欺骗的愤怒,只是单纯觉得自己曾经和这么强大的人共事过而感到十分吃惊。

小泉花阳甚至还跑到园田曜的宅邸里去,把刚睡下的老师从床铺上拉起来滔滔不绝讲述自己的惊讶。园田曜耐心听完了她孩子气的情绪爆发,最后挡着嘴打了个哈欠,慢悠悠道:“小姑娘,你的侍卫是龙族少主,你送走的绚濑绘里是精灵希望,再多一个恶魔之主坐过你的马车,有什么好惊讶的,不都一样吗?”

老师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小泉花阳默默点了点头。

 

作为北兽人帝国的邻居,在举行军事演习的同时,东亚特斯和西亚特斯也不忘协商之后,率先对着魔国伸出了友好之手。他们之前就曾经绕过北兽人帝国进行一些秘密的通商,现在更是可以公开互利互惠。

西木野真姬对于这次的开放相当满意,她不是没有考虑到那段录影会给那些友人带来什么困扰,特别是对于高坂穗乃果来说,一个神圣教廷的骑士与恶魔之主打过交道,这可不是什么能够容忍的事情。

但是在真姬之前她是西木野,一切都是为了她的族人和国家。她在夜里祈祷高坂穗乃果不会被排挤,却仍旧在白日用坚硬的王者躯壳维护着恶魔的骄傲。

还有园田海未,她的关系相较起来高坂穗乃果来说,似乎和自己要更近一些。如果人族双国想要从她身上下手,显然更加方便。不过好在她了解园田海未,知道这人能够保护好自己。

更重要的是,那个看上去总是病入膏肓一样的园田曜还活着呢。

 

一切都在步向平坦的道路,西木野真姬相信他们这次能够站稳脚跟,真正意义上的重返了这片过去拥有过的土地,并且这次,绝对不会离开了。

教育体系的修改也已经通过了审核,西木野真姬引入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并不依靠身份或者地位,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教育在这里获得一席之地。同时西木野真姬也对各国的优秀人才开放了半永久的居住权——前提是你要做出那么多贡献才行。

樱内梨子作为恶魔的引荐人,是学者工会和恶魔联结的第一首选,她之前一直在学者工会和恶魔之间周旋,有爱丽丝曾经的引荐和人脉,事情好办了不少。之前学者工会的学者们有的还担心神圣教廷的报复,现在有了魔法师公会作保,他们终于可以来到这片充满着新知识的土地了。

樱内梨子为西木野真姬带来长期工作在北兽人帝都新学者工会的学者一共有四十五名,其中包含了三十名学徒,协助新建立的平民学校进行教育工作。作为汇报,西木野真姬在帝都新建了一个新的图书馆,用来保存自恶魔悬空王城运出来的部分藏书。

也有很多藏书只能保存在恶魔王城之中,加上恶魔王城中的其他秘密,西木野真姬已经下定决心要进行战略性转移,恶魔王城地处偏远,实在不是一个能够管理现在国家的中心城市。

相比较之下偏北的北兽人帝都,却恰好处于两个国家较为合适的位置,并且有着兽人多年的基础设施建设,条件要好上不少。她已经决定再此扎根了,也顺便笼络一下这边多年穷苦涣散的民心。

夜羽觉得自己真是活多久学多久,她曾经是战士,也当过囚犯,看大门这种事情也做过,甚至在来到了这个世界后,为了建设抄起工具当过泥瓦匠。但是她可没想到有一天她要变成一个教书的,而且是负责最重要的思想建设工作——将黑暗神的信仰深入人心。

“为什么让我来做这种事情!”夜羽哀嚎着将自己砸到在樱内梨子腿上,她听说了樱内梨子回到了魔国,便请了假溜出来见自己的朋友。

樱内梨子微凉的手很快覆上了她的额头,深红长发的女子低笑道:“这可是国之本,最器重的人才能做,证明恶魔之主信任你。”

津岛善子闻言有点得意地蹭了蹭樱内梨子的手,说道:“我夜羽有什么事情做不到,选我算是选对人啦!”

刚才还嘟嘟囔囔抱怨,现在又孩子气嘚瑟,樱内梨子不知道该说这个总是在自己面前暴露本性的人什么好,她故意调侃道:“我倒是有点怀念那个刚见面一言不发高傲冷漠的人了。”

“什么?我还有过那样的时候?”津岛善子死活不承认黑历史,她侧过身去,抱了抱樱内梨子的腰,又亲昵蹭了蹭:“梨子……”

就像是黏人又傲娇的猫咪,樱内梨子不期然想到了这点,孩子气的半神在腰间蹭得有些痒,樱内梨子笑了几声。

她们两个说是朋友,其实关系已经相当亲密,但是总有些莫名其妙的陌生和隔阂横在那里,夜羽的过去她已经从西木野真姬和其他人那里知晓。那个故去的恋人永远会横在她们中间。

也不止这么一点,樱内梨子的记忆仍旧有着极大缺失,她知晓许多知识,比如说植物和动物,甚至还知道自己懂一些艺术,画画和音乐都略通一些。这些知识似乎怎么也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可是无论是私生还是亲生,在爱丽丝老师和园田曜侯爵的帮忙下,却都找不到一点线索。

樱内梨子像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她为此抑郁了很久,直到爱丽丝老师和园田曜侯爵给予她新的动力和方向,给予她更多的自由位置。

这不代表她已经放弃查找自己是谁,就好像夜羽永远不会放弃寻找过去的恋人一样。

她们都被过去的阴影绑缚了,永远不可能离开。

 

樱内梨子这次只是送学者们来这里的,她路过边境的时候,得到了一些新的消息,顺便传递给西木野真姬。开放商业通道是好事,但是问题也会蜂拥而至。有关于强盗和走私犯的消息,一直在边境线上游走。

恶魔的领地对于眼光独到的商人来说潜力极大,而且西木野真姬定制的关税也并不高,所以刚刚开放疆域内的通路,就爆发了一阵热潮。当然,正如上面所说,人的贪欲是永远不能被满足的,尽管有着这么好的条件却也有不少人打着占更多便宜的注意。

有一部分人得到了很严厉的打击,西木野真姬在针对走私犯和强盗上从不留情,特别是可能涉及到有多少钱流入国库的时候。但是在边境线活动的不仅仅是流窜的强盗或者是走私犯,也有一部分不肯投降的军队仍旧在边境游击反抗,他们没有了支持和物资,那么杀人越货显然是唯一的补给方法。

用那位率先投降的皇都将军西尔丹的话来说,那些人已经完全丧失了军人的本心了,只是一群野兽。他现在已经被从禁卫军的一把手位置调下来了,但是西木野真姬仍旧给了他很高的官职,所以他有资格面见西木野真姬,并且请求前往边境剿匪。

没有人比一个熟悉兽人的领军更合适了,他是这么义正言辞说得。

西木野真姬同意了他的想法,但是因为最近的局势问题,并没有给他他所想要的全部军队,只是承诺西尔丹可以在边境找到他的助手——打开北境之门的兽人哈扎尔。

叛军比西尔丹或者是哈扎尔想象的还要狡猾,要不然西木野真姬也不会从樱内梨子这里又听说不少边境的新情况了。这件事情暂且按下不表,西木野真姬询问樱内梨子接下来打算的时候,得到了一个令她意外的回答。

樱内梨子打算前往精灵森林,替自己的老师向精灵王储绚濑绘里传达一则消息,至于消息内容是什么,樱内梨子现在也并不知道——那条消息藏在她随身携带的那本书里,只有光明精灵才能够从字里行间找到线索。

不过西木野真姬到也没想知道,绚濑绘里的小秘密对她毫无利用价值,而且樱内梨子敢告诉她,想必爱丽丝和园田曜都已经做好了防范的准备,她还没那么不知趣。

“不过我希望,夜羽能够跟你一起去。”西木野真姬最后这么道。

樱内梨子自然是表示反对的,她举例了现在夜羽承担的任务有多么重要,又说明了自己只是去执行一个简单的任务。然而西木野真姬显然早已经看穿一切,仅仅只用一句话就压制了她:“夜羽想和你在一起,各种意义上。”

“如果真的忙不过来,或者她只是我的下属,我当然会选择拒绝。”西木野真姬意味深长笑了笑,继续道:“可她也是我的朋友。”

樱内梨子最后沉默点了点头。

 

津岛善子虽然对于这个安排有些意外,但是在稳妥隐藏好身份后,这两人便手持着西木野真姬的信出发了。夜羽的离开并没有使得黑暗神信仰的传播大事有丝毫停顿,实际上,西木野真姬也并没有仅仅准备了夜羽一个人。

一切仍旧持续稳定行走在轨道上,西木野真姬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她打算和以前一样混入民众的生活之中,只是这次被边关而来的信件逮了个正着。一般情况下,关于边境线的抢劫杀人走私案件是绝对不会送到她面前来的,而这次不同,这封急件用机密的方式直接通过了魔法阵传递,并且在两日之内就送到了她的手上。

西木野真姬刚拿起来卷轴的时候还没太在意,甚至漫无目的想着魔法师公会的魔法阵建设还真是相当顺利。但是当她看完信的之后,就面容冷峻冷哼出声。

她手腕微抖,瞬间震碎了卷轴,将其中信息消解。西木野真姬抬起头对侍卫道:“给我把利末安森喊来。”

利末安森最近没有继续看守着悬空王城,所以很快便赶到了。西木野真姬没有多言发生了什么,只是交代给他这几日看守王城,便自行离去。

她并不是每日晨会的人类,所以就算一周不曾会见人,也并不会又什么影响。政府机构已经在正常运作。她用不着事无巨细,利末安森追问了几句,见西木野真姬表示只是去边境一趟,便不再拦阻,老老实实遵守命令护卫着皇宫。

北兽人帝国的传送魔法阵已经基本建立,这里曾经有过的法阵雏形,而这一点使得魔法师们的工程建设变得顺利得多。西木野真姬自帝都的传送法阵到边境仅仅花了一天半。

她在法阵中重新显形的时候,早已经做好准备的西尔丹和哈扎尔正半跪在她的面前,两个人都神情严肃,如临大敌。西木野真姬抬了抬手,示意他们两人站起来,这才道:“礼节改日再补吧,我已经于信件中看见了一些,其他的你们展示给我看。”

“那些人的尸体正在葬仪屋,王,请随我们来。”西尔丹和哈扎尔都是第一次见到西木野真姬脱下华贵王袍,卸下盔甲的模样,去除那些东西让她显得更加纤细,很难想象这具身体里埋藏着那么恐怖的爆发力。

不行——他们两个不约而同晃了晃头,把失礼的想法赶出了脑海。

毕竟现在可不是轻慢王者的时候啊。

 

因为边境的危险性,这里的葬仪屋也比其他地方的要大上不少,甚至像是个礼堂。只不过里面没有鲜花也没有圣歌,而是停满了尸体。验尸官领着这三个人进入屋子的时候,西木野真姬能够明显感觉到温度比外面要低上不少,这正好方便了尸体保存,连血腥气都被压抑在这间郊外的屋子里,没有传播出去。

验尸官没想到能够见到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介绍着这些尸体死亡原因,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西木野真姬很耐心听着她的介绍,直到西尔丹受不了了,用力咳了一声,示意验尸官带他们去看紧要的那一具。

验尸官将几个人带到了隔壁的房间,仅仅是拉开了门的一条缝,从里面窜出的腥臭气就让西木野真姬皱了皱眉,很难想象到底里面的尸体变成了何等模样。她步入室内,示意验尸官将尸体上的布掀开,随后西木野真姬皱紧了眉。

在下面的东西,已经不能叫做尸体了,上面的伤痕多到无法分清都是什么工具造成的,西木野真姬简单一眼辨认过去,至少认出了七八种。她看了看房间里其他蒙着白布的尸体,至少有十具,这下就完全能够理解为什么这里有着这么浓重的血腥味了。

如果仅仅是这么残忍,那么还不足以让西尔丹找她过来,其中还有几具尸体明显内脏被掏出来,在西尔丹他们赶到的时候,还在地上发现了一点化骨水的痕迹。很明显有人在企图毁尸灭迹,并且在利用这些伤痕破坏掉一切证据。

西木野真姬看向西尔丹,对方沉声道:“我们端掉了一个叛军的老巢,在其中发现了这些尸体。”

“那么叛军呢?”西木野真姬问道。

“很抱歉,王。”西尔丹和哈扎尔再次跪了下来,沉声道:“这次不同以往,那些士兵们突然自杀了。”

“自杀了?很专业啊。”西木野真姬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去问验尸官:“这些伤痕,每一具身上都有,我需要你确定所有尸体上重叠的位置。”

“已经确定出来了!”验尸官突然极其有勇气大声说道。

西木野真姬挑了挑眉看着刚才还唯唯诺诺的年轻女生,赞扬了一句:“不错,现在给我看看结果吧。”

验尸官将已经准备好的文书递交给西木野真姬看,看着西木野真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即哼了一声,将文书递给西尔丹:“很好,所有伤口,最深的都是左小腿,完全被剖开了。”

“那里一定藏得有什么,据我所知,人族的情报士兵有时候会将情报藏在那里。”西木野真姬道:“你们还有什么线索?”

“通过一些衣服残片发现,应该是来自于西亚特斯的商人,有个人衣服边角还有着商团的一部分印记,我们刚突击检查了这个商团在咱们这边的驻地,他们说的确有这么一批人,应该是那边帝都奴隶市场做生意的。”

“嗯……在奴隶的身体里藏东西是个好办法。”西木野真姬赞同点了点头问道:“那些士兵的尸体呢?”

“在另外一个房间。”验尸官带她们去到了停放着士兵尸体的房间,并且疑惑道:“恕我直言,王,这些士兵都是兽人,身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包括牙齿的里面我都检查过了。”

“是吗……”西木野真姬深深看了她一眼,她转着圈围着尸体看了看,又查看了一下堆放在一边的盔甲,突然冷笑了一声,将一个盔帽翻了过来。她用旁边桌子上的小刀用力刮了几下,将表面刮开,露出下面的黑色纹路来:“我就知道,有些匠人永远不会老实。”

“这群叛军的装备还真是有点意思……”她示意其他人过来看:“而且人族看上去可没这么安稳。”

那赫然是一个诺克提斯守军的纹路标志!

 

“王……”在短暂的震惊之后,西尔丹率先看向西木野真姬,用眼神询问她的想法。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红发恶魔之主轻轻抛了几下头盔,然后随手扔给了验尸官:“不过,在被嫁祸之前,扫清所有叛军。”

她看着手忙脚乱接住头盔小心翼翼放在地上的验尸官,笑着拍了拍西尔丹和哈扎尔的肩膀:“我说的扫清的意思,是一个不留。”

不能坚持忠义,不能维持本心,复国也不过是个幌子。

军人三规全犯,杀无赦。


评论(2)
热度(61)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