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8-07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115章 ——至高神灵

有了恶魔和神圣教廷提供的援助,加上魔法师内部资料所藏匿的信息,有关于污染的治理方式被一个个提了出来,并且开始逐步试行。因为污染对于水生生物有着极大的伤害,松浦果南在船只到来前不得不继续留在阿拉巴提雅休息。

但是随着清理,阿拉巴提雅魔法师本身的问题也被一个个暴露了出来,当然,其中一部分早已经世人皆知。身体孱弱是魔法师的通病,在常年的修习魔法专心此道之中,现在的魔法师们已经丢弃了身体就是本钱这一理念。常年与元素共舞使得魔法师们备受元素侵蚀,这一点越是在高级魔法师身上体现就越大,每一个大型魔法都需要极长时间来咏唱。

此外魔法师们的基础元素能力虽然来源于地火水风这四大元素,可是当她们分析出来提丰之血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时候,却因为不够精通而毫无进展。这实在是令眼高于天的魔法师极其挫败,所以他们不得不再次弯下腰去,去求助真正和自然融为一体的种族——精灵。

东条希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快就和精灵再次会面,黑泽黛雅也没有想到。她原本是因为和龙族对峙邪龙的问题而来,却莫名其妙被卷入了这场事件之中。不仅如此,她甚至还在精灵同族到来之前指导这群高傲的魔法师,如何利用手头的资料来分析那些污染物的成分。

她差一点就忘记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这让她在同族到来的时候迎着其他人问询的眼神抬不起来头,幸好领队的是波克丽,多年挚友让金发精灵看见黑泽黛雅表情就立刻闭嘴没有多问。

精灵们很快投身入研究之中忙碌了起来,东条希抽空询问波克丽绚濑绘里的情况。波克丽沉默了好久,沉默到东条希甚至都以为绚濑绘里出了什么事情。直到波克丽充满同情地打了个寒颤,将绚濑绘里仍旧在这么几个月后还被牢牢看护,睡觉都恨不得有人陪同的过度情况说了出来。

东条希也跟着打了个寒颤,她已经能够想象绚濑绘里痛苦的表情了。于是她戳了戳波克丽的腰,小声问道:“说实话,绚濑绘里有没有跟过来?”

波克丽左顾右盼,随后小小声回答道:“差一点就蹦上船了,不过被我母亲发现了。”

惨,真是太惨了——东条希由衷地替好友在心里祈祷。

 

绚濑绘里在精灵族处理事务的时候突然连连打个好几个喷嚏,她刚想不着调地想一想是谁在谈论着自己,就立刻被旁边的精灵送上了满满一杯药草茶。绚濑绘里维持着自己身位王储高贵优雅的形象,淡然无畏地喝掉了那杯苦口的良药,在看着侍从将茶杯拿出去的同时朝着樱内梨子打个手势。

刚来到精灵族的樱内梨子虽不明但所以,反应极快根据绚濑绘里的手势自柜子后面摸出来了一块糖,在随从回来前一秒精准投掷到了绚濑绘里的嘴里,替王储维护住了自己的形象。

绚濑绘里轻舒了一口气,用眼神给樱内梨子以赞扬,随后公事公办道:“许久不见,你老师还好吗?”

“老师她很好,您还不知道,老师她前段时间和侯爵大人解约了,现在正独自管理着几家店铺,最近看书时间都没那么多了。”樱内梨子规规矩矩回答道。

解约?在绚濑绘里的印象里,就凭借着爱丽丝的一些话语,这两个人可谓是生死与共灵魂相连绝对不会分开的那种关系,而现在被拆散得居然这么轻描淡写,可谓是世事无常了。

但是这件事情和她没什么关系,所以绚濑绘里也不便多问,她询问樱内梨子:“那么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呢?和生意有关的话,还是照着老规矩来不是更好吗?”

“当然不是。”樱内梨子摇了摇头,她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个卷轴筒,双手递给绚濑绘里:“这是老师给你的信,有关于你曾经想询问的事情。”

绚濑绘里拿着卷轴筒发现上面没有火漆密封,她笑了一声:“怎么,她可真放心这么随便放着。”

“老师说,只有你能看得见。”樱内梨子没有因为绚濑绘里的怀疑而不满,她温温柔柔笑了笑这么回答道。

绚濑绘里点了点头,将卷轴先放在了一边,道:“和你的同伴在这里先住下吧,如果你的老师需要回复,我可能还需要些时间来准备。”

樱内梨子点了点头,她刚要离开,就听见绚濑绘里冷静道:“提醒你的同伴,森林不喜欢黑暗的气息。”

樱内梨子顿了顿,内心咯噔了一声,她努力想要挑出一个笑容,背后却细密浮了一层冷汗,她转过身来,绚濑绘里似笑非笑望着她,继续道:“当然我们欢迎所有寻求帮助的人,只要不会伤害我们。”

“不会,当然不会。“樱内梨子苦笑了一声,道:“我保证。”

她其实没什么自信,但是必须这么保证。

 

樱内梨子回到房间的时候,夜羽并不在房间里。她问了问外面守卫的精灵才知道夜羽在房顶上,不得不搭着梯子去找这个自从来到精灵族就格外反常的大孩子。夜羽正看着森林深处的方向,对于樱内梨子上来只是轻微抖了抖翅膀,一言不发。

“自从来到这里,善子,你好像浑身都不舒服。”樱内梨子在她身边坐下,这么发问道。

夜羽偏过头去看她,樱内梨子的表情那么温柔,眼神带着担忧,一切都那么真实。可是夜羽还是觉得不舒服,在那片森林之中,似乎有着什么在排斥着她,带着几分恶意。诚然,精灵这里的纯净元素气息已经让她很不舒服了,但是比起来那片遥远森林里的藏物,真的都可以忽略掉。

“你在想什么呢?”樱内梨子看着盯着自己发呆的人,终于忍不住挥了挥手笑道:“回神了。”

“在那里——”津岛善子回过神,有些抱歉朝着梨子笑了笑,她抬起头指着排斥自己的气息的方向,说道:“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和我有关系,我从未体验过这么严重的排斥,甚至到了让我恐惧的地步。”

能够让半神恐惧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樱内梨子基本上想不到有什么除了神灵以外的存在能够让津岛善子恐惧。但是如果是神灵的话,熟悉森林的精灵们又不可能感知不到。

樱内梨子最终只能将这件事归咎与这里和津岛善子气息不合上,她温柔地去拉津岛善子的手,想要让她不要盯着那里去看,却在握住她手的那一刻,被她身上自发涌动的黑暗气息所感染。

樱内梨子虽然知道自己灵魂天生特殊,却也是第一次能够感知到别人所见。她终于感觉到夜羽所指方向确实有着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随即便是晕眩之感,头脑里突然被什么窜入,激得满眼都是幻象。

她看见了夜羽,在一瞬间甚至没有将她认出来。因为她所见到的夜羽有着一双白色的羽翼,虽然已经被鲜血染红,但是没错,那的确是和现在截然相反的颜色。她看着夜羽抱着一个匣子,跪在地上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一动不动,她没有哭不是因为不够悲伤,而是因为什么巨大的打击让她甚至遗忘了自己还活着这件事情。

樱内梨子看着夜羽,看着她一动不动,看着她背后有人举起了长剑,将一边翅膀斩下。夜羽踉跄了一步,坠入深渊,最终被黑暗拥抱。

樱内梨子伸出手去拼命想抓住她,却徒劳无功。

有人在耳边轻声呼唤她的名字,抓住她挥舞的手臂,樱内梨子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夜羽的腿上,看她满脸紧张的样子。樱内梨子眨了眨眼睛:“唔……怎么了?”

“你晕过去了,怎么回事?精灵给你下毒了吗?”津岛善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将樱内梨子抱在怀里,问道。

“别开这种玩笑。”樱内梨子轻轻拍了拍还在发抖的人的手臂,笑道:“这种话会影响外交的。”

她摇摇晃晃站起来,慢慢想起来了自己看见了什么。樱内梨子犹豫了一下,伸手小心翼翼地隔着单薄的衣服摸了摸夜羽曾经断翼的位置:“善子,这里还疼——”

她的话没说完,手腕被津岛善子用力扯住了,手腕上传来的剧痛让樱内梨子怀疑如果自己继续想要伸手过去摸,手腕立刻就会被折断,她吃疼闷哼了一声,看着有些陌生的夜羽。

夜羽的眼睛泛着血般的鲜红,她自己半晌才反应过来,迅速松开了手,结结巴巴道歉道:“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樱内梨子看着她,没什么表情。津岛善子甚至怀疑她生气了,她战战兢兢地低声道歉道:“我只是条件反射……我不是……我没有……”

樱内梨子摸了摸手腕上的红痕,突然笑了起来,她的笑容温柔到刺眼的地步,令津岛善子不敢直视。声音也温温和和的,樱内梨子道:“没什么,你看着的那里,就让我去看看吧。”

她绕开夜羽,爬下梯子,朝着绚濑绘里的房间走了过去。

 

此刻的绚濑绘里正坐在桌前,她之前为了看那个卷轴,将随从都赶了出去,现在脸色苍白双腿发软看着墙壁,连喊人的心情都没。

她现在比匠神的人偶看上去还像是个空壳,卷轴筒落在脚边,而卷轴被她手无意识攥成皱巴巴的模样。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眼前一会儿掠过父亲走入法阵的背影,一会越过在匠神领域所见到的宛如天地蹦碎的末日景象。

这一切都源于爱丽丝传递过来的消息,绚濑绘里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 那条消息在绚濑绘里看得时候才慢慢从空白卷轴上浮现。只言片语,没有前因,没有后果,仅仅传达着一件事情:创世神的法阵从内部无法真正破坏,即便是邪龙也不可能。

 

能够破坏的原因来源于外界,而这或许才是真相。

绚濑绘里看完消息之后,那行字便再次不见。她缓了好久,才感觉到自己恢复了呼吸能力,在头脑晕眩中有一瞬间,绚濑绘里觉得自己甚至要憋死在这里了。在匠神那里看见的事情,五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似乎都有了一条不甚清晰的线连接在了一起。

离真相明明没有几步,却好像如隔天地,绚濑绘里却清晰明白,自己无从知晓,她只是个凡世人。

除非……绚濑绘里将卷轴握紧,她深吸了一口气,内心深处冒出来了最不切合实际却也唯一有效的办法。

她能够终结一切,父亲说过的。

 

在阿拉巴提雅,在精灵族的协助下,海洋的清理工作颇见成效,大多数区域已经被清理干净,船只虽然仍旧需要改变航道,但不必绕行过远。松浦果南已经完全康复,开始协助魔法师们清理海域变异的生物,小到龙虾螃蟹,大到掠食鱼类应有尽有。

东条希开始协助阿拉巴提雅的魔法师们一起恢复传送法阵,提丰摧毁了不少魔力纹路,以至于阿拉巴提雅自身的运转也时有停转。东条希之前所展露的伪领域勾勒能力还没被地系魔法塔之主遗忘,现在又暴露了深厚的魔法基础。

对于一个突然杀出来没有任何老师教导的黑马来说,东条希的实力近乎是不可思议的存在。不仅仅是地塔之主,在他的提醒下,四塔之主都开始关注这位魔法师,甚至私下里开始调查她的资料,企图找到她掩埋在无名下面的真实。

可是终究一无所获,四塔不得不承认,或许这位魔法师真的是一位奇才。

东条希开始并没有察觉这些,但是随着四塔的笼络逐渐变多,她再不察觉那一定是没带脑子出门。东条希备受关注顿觉苦恼,她本身来到这里只不过是想撒撒气顺便找找有趣的事情,但是现在她自己就变成了有趣的事情。

这感觉一点儿都不好。

面对四塔的轮番笼络,东条希一点都不想得罪任何一方,更不想站队。但是她也甚至越是拖延,越是等同于怠慢示好的四方,迟早有一天会把所有人都得罪了。所以她有一天趁着精灵族休息的间歇,又找到了波克丽,与她鬼鬼祟祟商量了半天,最后达成了约定。

至于约定是什么,东条希暂时决定不透露。

 

不过她很快就不再是最被关注的那个了,阿拉巴提雅的清理工作进行到后半的时候,精灵族和矮人族联合龙族再次提出了鉴定申请。而这次阿拉巴提雅没有丝毫怠慢,立刻展开了鉴定。

龙族提供了侍卫长的鳞片,矮人提供了他们手上的那一枚用来比对。每个人都忐忑期待着最后比对的结果,却被四塔之主遗憾告知,因为气息是在过于微弱,四塔的伪领域并非完善,而最重要的仪器还被封锁与圣塔之中,恐怕仍需要一点小小的手续。

这小小的手续,叫做神降。

 

东条希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就把手上的晶石给当石子儿扔出去了,她扶着头虚弱道:“等一下,小小手续是祈祷智慧神的帮助?怎么说得跟吃饭一样。”

不仅仅是跟吃饭一样,东条希隐约觉得这个事情有点熟悉,她开始还找不到自己这个感觉从何而来,直到她再次和黑泽黛雅还有黑着脸的矮人相会,才恍然大悟。

这不就跟上次匠神的事情差不多吗!怪不得这么令人熟悉又恐惧!

 

不过东条希的确有些地方想错了,魔法师们并不需要真正请智慧神降临,他们要做的手续和请求月神殿的神谕差不多。神灵只是解答一个问题,却不是要亲身出现。

如果是换成其他神灵,东条希的确不敢想为了现界的一个小问题,神灵居然屈尊来回答。但是智慧神不同,智慧神和月神,是现界曾经最活跃的两位神灵,虽然现在其中一位已经不知去向,而另外一位自巴哈姆特之怒后也未曾见过。

但是按照过往的记载来说,智慧神的确更与现界密不可分,整个阿拉巴提雅也曾经是在智慧神存留现界的笔记下构建,那么关于圣塔,在圣塔之主早已经去世的现今,或许只有智慧神能够解答自己出的题了。

在外人看起来或许是如此,但是对于阿拉巴提雅的四塔之主来说,其中其实有着最重要的问题——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寻求智慧神的帮助。他们当然不是第一次在阿拉巴提雅无法上浮圣塔必须开启之后求助与智慧神,可是在上一次准备极其充分的情况下,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四塔之主巧妙压下了这次小规模的动荡,甚至没让阿拉巴提雅之内的低级魔法师和魔法学徒们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这次尝试他们仍旧没什么把握,但是阿拉巴提雅不能继续沉在这里了,天知道下面会不会还有别的封印,亦或是会不会出现其他远古巨兽。

 

经过商议,四塔之主仍旧决定,采用和上次一样的安排,尽量少让人知道这件事情,采取尽量安静的方式,来完成这次仪式。

东条希被邀请参加的时候,内心有一千万个不情愿,上次发生的事情已经够让她产生阴影了,而现在她还要去阴影里待一次。但是她没有拒绝的权利,这显得她更加凄惨,就像是被斜坡的小可怜。

东条希来到了位于阿拉巴提雅这座城市中间的湖泊,在湖的四周,四塔之主已经堆积了大量的地火水风四系水晶,用来勾勒专用的魔法阵,到时候整个湖泊都会成为法阵的一部分。

低级的魔法师们和魔法学徒们被责令不得离开住所,或者已经在前两日被调动在外清理海洋,重塑法阵,反正尽量不让这群人知道阿拉巴提雅内部所发生的事情。一艘无人的船将一张羊皮卷推到阵中心就位。

四塔之主悄然改变了伪领域的构成,虚拟之阳暂时沉没,四大元素自水晶当中升腾,汇聚成肉眼可见的河流,在空气中浮动着,像是一条光带般缠绕着湖泊。魔法师们集体咏唱着咒语,东条希看着那条拥有着雄浑元素之力的河流在空气中改变了形状,也改变了色泽。

那是……灰色的法杖?

没等东条希看清楚,法杖自天际轰然降落,将湖中心的小船击得粉碎,羊皮卷自然也无法幸存。面对和上次完全不同(甚至更糟糕的局面)魔法师们的咏唱顿时打乱,法杖的形状开始更加不稳固,在空气中逐渐消散。

四塔之主各自擦拭了额头的汗,喝止骚乱的魔法师们,想要保证元素之力不会再逸散,根据上次的情况来看,四种元素不应该融合,更不应该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攻击力,难道是这次水晶出了什么岔子?

东条希却因为逸散出来的古老气息而一时有点恍惚,她喃喃道:“这是……原初?”

她的声音分明很小,而魔法元素应该也不存在听觉,可是她话音刚落,那宏大的灰色洪流瞬时化作利剑,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朝她奔袭过去。

东条希甚至没能发出一声惊呼,就被巨剑自头顶贯穿,远远超出常人能够负担的元素之力源源不断灌入她的身体,像是要将这具身体直接撑裂!

而事实上,东条希身上的确在一团团爆出血雾,甚至来不及落地,就被灰色的元素之力吞噬殆尽。

东条希感觉不到疼痛,事实上她连自己的存在都感受不到,她的身体飘浮在半空中,那些元素将她包裹,化作巨茧,最终落在地上,灰色的元素化为巨石,将东条希彻底封入其中,看不见踪影。

太过于超出想象的一系列变化,令许多人震惊到失去了行动能力。松浦果南是反应最快的,她顾不上自身安危,从旁边地上抄起了一块失去色彩的晶石,就扑上去想要咋开石化的元素结晶。

可是手上的水晶早已经失去了元素,和凡物一样脆弱,松浦果南的攻击不但没有造成任何成效,甚至差点刺伤了自己的手掌。她朝着其他人吼道:“快想想办法啊!”随后便拍掉手上的水晶碎片,不管不顾将手重新化作龙爪,握紧连连几拳砸了下去。

“啊啊啊!”巨石传出逐渐裂开的声音,松浦果南大吼着双手交握,当做武器手臂抡圆用力砸了下去。

开了!她心中一喜,却随后表情一滞,她的手被挡住了!被另外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轻松挡住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松浦果南被整个甩了出去,连连退后好几步,落入黑泽黛雅的怀中。

与此同时,圣塔再次开启光芒直冲出海洋,入天际白云之中,四塔感受到异样的震颤,顿时紫发开启,四道光芒随即赶上,伪领域风景化作虚无,只剩一片灰色混沌。

在众人惊诧中,东条希自碎石中缓步而出,每一步脚下土地都生出一片幼藤嫩芽,她睁开眼睛,眼中也是一片新绿之色,散发着光。

“吾降临错时间了吗?”她笑到,庞然神力全数收敛。


评论(5)
热度(70)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