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8-23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118章 ——疑云密布

东条希在矢泽妮可醒来的第二周回到了恶魔领地,她真的一点都不想谈及自己的遭遇,包括是如何躲在精灵的酒桶里面被波克丽偷偷运上船,才逃脱了魔法师们的监视。说是超脱世外,其实面对圣塔这个关系到自己利益的大事上,四塔之主明显也是深陷世俗之中。

她的回来令西木野真姬明显心情愉快了不少,她甚至为东条希一个人开了个小型的接风宴,并在接风宴上把矢泽妮可交还给了她,并且友善道:“好了你俩可以双双把家还了。”

这种诡异的语气,令矢泽妮可忍不住抬起手看看自己有没有被绑着,上面还系着一个蝴蝶结。不过好在恶魔之主没这么恶趣味,在对方摆摆手离开之后,留下了一个似笑非笑的东条希,和几瓶好酒。

矢泽妮可站着没动,她的确很容易别扭,但是她现在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经历过生死之后叫嚣着思念,身体里和血液一起流淌的魔力更是不停传来令她安心的信息。

东条希就在这里,她没有改变,只是东条希而已。

 

东条希打开一瓶酒,发出轻微的呯声,她刚想给自己倒上一杯,矢泽妮可就默不作声走了过来,干脆利落把另外一瓶也打开。这还不算完,矢泽妮可看了她一眼,像是挑衅一样,随后就这酒瓶仰起头就是一大口。

1,2,3——东条希在心里默数了三个数字,就看着矢泽妮可表情扭曲捂着嘴,最后强忍伸脖子才把那一口咽了下去,她脸色绯红,像是颗番茄一样。东条希好心把自己的酒递了过去:“你刚才喝的那个加了辣椒汁,大概使用来恶作剧的。”

矢泽妮可顾不上回话,咕嘟咕嘟灌了不少,脸色才好上许多。她擦了擦嘴,将酒瓶递还东条希,这才哑着嗓子开口:“王对我说,我应该去族里看看了。”

“族里?”东条希疑惑皱起了眉头,在矢泽妮可越来越沉的脸色里,抓住了求生欲的小尾巴举起了手笑道:“等一下我只是忙晕了现在记起来了哈哈哈。”

矢泽妮可的心情这才松懈了下来,她瞪了东条希一眼,却在看着变瘦许多的东条希时候放软了目光,她说:“希,我很想你。”

在生死一线的时候,在那本故事里的时候,在很多很多时候,思念无从压抑。

“有多想我?”东条希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带着几分促狭问道。

要是往常,矢泽妮可已经一短刀插面前桌子上,语带威胁炸毛退出三米远了,东条希也做好了这种准备,并且享受这种乐趣。

但是这次没有,矢泽妮可凑近了她,让呼吸交融在一起,低语在唇交叠的间歇传来:“有这么想你。”

 

深夜,东条希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毯子自她身上滑落又被她惊慌失措在胸前抱成一团,只露出光裸的肩膀在颤抖着。她看了眼身边安睡的矢泽妮可,尽可能压低了惊惶的呼吸声,她颤抖着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没有摸到血和伤口。

这并不是被贯穿胸口多了的后遗症,而是一个过度真实的梦境。在梦里有闪着寒光的利刃,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贯穿了她的胸膛,随即上挑拧动,像是要一点点剥开她的皮看看里面到底装得是什么。

她痛呼,抬眼只看见矢泽妮可冰冷的眉眼。

东条希在剧痛中惊醒,眼前却仍旧是真实的世界,她在自己的房间里,矢泽妮可在身边安稳睡着。这比梦境美好多了,东条希全无睡意,她赤着脚走到窗前,略微撩开窗帘让被挡着外面的月光能够照进来,她的眼角余光瞄见了一只黑色的渡鸦飞快掠过的窗前,朝着后花园方向飞了过去。

东条希又看了眼矢泽妮可,她披上外袍,悄无声息出了门。

门合拢的时候发出了轻微一声咔嗒声,矢泽妮可动了动,睁开一只眼睛朝着门的方向看了看,将手从枕头下面抽了出来。

短刃早已经被握得温热。

 

东条希来到了后花园,她看着那只渡鸦在空中盘旋了几圈,最后落在了红发恶魔的手臂上。西木野真姬将藏匿在它脚环空间里的卷轴取了出来,展开看了几眼,头也没回道:“良夜苦短,你来做什么。”

“多谢你的一片苦心,真姬。”东条希将外袍拢了拢,那只渡鸦蹦到了她肩膀上,矢随后又乖乖飞到了一边树上休息,东条希好奇道:“是从人族那边来的?”

“是……”西木野真姬没再看她,又飞快展开了卷轴,自上而下看了过去皱紧了眉,最后将卷轴塞入了空间戒指中,她扭过头的时候看见东条希正站着打瞌睡,不禁有些想要笑。

但是因为情报里的内容,她又飞快皱起了眉头。东条希摇晃了一下醒过来,恰好听见西木野真姬发出来一声叹气,她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过来,这才问道:“发生什么了?”

“在你没有回来的时候,边境出事了。”西木野真姬这么沉沉说道。

东条希挑了挑眉:“叛军吗?我一直觉得你的政策是再是太怀柔了。”

“是在批判我吗?”西木野真姬虽然是这么说,却没有质问的意思,她平静道:“每损失一点人力,损失的都是我们的战力。”

她看着好友不赞同的表情,补充道:“不过已经放弃之前的政策了。”

她告诉东条希自己在尸体中的发现,东条希也跟她之前一样皱起了眉,西木野真姬冷笑了一声:“不用担心,近段时间的清理工作颇有成效,上次的消息已经将叛军压缩在了最后的根据地。”

“那么这条消息是你求证得来的吗?”东条希问起了渡鸦身上的情报。

西木野真姬点了点头:“差不多,而且也是个出卖人情的提醒。”

“看起来她在那边日子似乎不好过了?”东条希笑了笑,意有所指。

“她不想好过了。”红发恶魔却拧紧了眉头,咬牙说了这么一句。

“那你在气什么?”东条希愣了一下,她不明白西木野真姬有什么可以因为园田曜生气的。

“你在说什么?”西木野真姬反应了过来,有些愕然道:“我在说园田海未。”

“哈哈哈哈哈真姬你!”东条希松口气,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拍了拍红发恶魔的肩膀:“你还是念念不忘啊。”

“我给你个意见。”紫发魔法师仍旧带着笑意,眼神却认真无比:“忘了她吧,真姬。”

西木野真姬没有回答,就在东条希以为她生起闷气的时候,她背过身去,声音疲惫道:“我会尝试的。”

即便是再不容易忘却的事物,也会在身份,时间,和距离当中逐渐消失。

时间何其包容。

 

那么令西木野真姬生气的园田海未出了什么事情呢。说起来有点丢人,作为守城副将的园田海未是被秘密遣送回西亚特斯的。这当然不是因为她受伤了,亦或者是她身上怀揣着什么秘密。

这源于她管不住自己的嘴,说了不该说的话。

园田海未现在正站在小泉花阳的面前,头都不敢抬。她不敢想自己那么寥寥几句话到底令小泉花阳费了多少功夫才把她完好无损从东亚特斯提了回来。

虽然她没说错便是了。

小泉花阳正站在她面前,她有些不安地走了几步,像是要扶额,又飞快把手缩了回来。她看着满脸内疚低着头的园田海未,蓝发少女站在自己面前像是可以接受任何惩罚一样坚决。

小泉花阳为惩罚她而为难,平心而论她并不想惩罚自己的好友,更何况当时是自己把她扔到东亚特斯边境联合军演的。可是园田海未这次惹得麻烦甚至微妙算得上一个外交问题,更何况自家老师正坐在身后喝茶,外面还有人虎视眈眈等着消息。

小泉花阳左右为难,她正要板起脸训斥一下,就听见身后茶杯轻轻落在桌面的声音,这才心下一松。老师发话的话自己就不用得罪什么人了,真是个好老师。

园田曜终于站了起来,她轻咳了几声后才淡然道:“听说过正直者之死吗?”

好嘛,开口就是一刀子——小泉花阳默默坐了下来,看着园田海未恨不得把自己塞到地缝里面去。

 

“抬起头来。”园田曜声音不大,却异常冷冽:“之前在诺克提斯不是挺能说的吗?正直者。”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句话激到心底去了,园田海未这次终于抬起头来,她站得笔直,之前内疚的表情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和冷静:“我承认,我不该这么说,但是我没有说错。”

诺克提斯的情况历历在目,官员的腐败自上层烂到了地方。

在去到诺克提斯之前,园田海未对这次的任务充满期待,并且跃跃欲试在边境大展身手。可是实际上她面临的是一层一层的上报,又被绝对不可信任地被调离了原地,尽管掌管着城门的安全,实际上就算是换班也要经过东亚特斯本地官员的审批。

这和园田曜来到这里的时候截然不同,她的人脉和威望能够令她节省很多麻烦。而园田海未要面临的是一个全新的开局,互相试探的官员关系,军需审批的层层盘扣,一场军事演习复杂得犹如一个小国家的国事。

园田海未讨厌在这种人事关系当中耗尽心力,她是正直的,就像是宁折不弯的长剑般。所以当得知她被有心人利用说出不该说的话时候,园田曜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她的妹妹还太过于年轻,龙族教会了她武技,魔法,也赋予了她强大的心,所以这点挫折算不上什么。

只要活着就能够站起来,这样才不负园田之名。

 

“禁闭十日,你有什么疑问。”园田曜最终这么说道。

这惩罚实在是太过于微弱了,不仅仅园田海未满脸疑惑看着她,连小泉花阳都忍不住偷看自己的老师,想要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园田海未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虽然更恰当的方法是闭上嘴。

“我的学生需要你。”不是我需要你,而是我的学生需要你。园田曜回答得干脆利落,她看着园田海未眼中的光一点点微弱了下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你带回来很有用的消息,功过相抵毫无问题。”

“正直者会死得更快,因为逆耳之言难有人能容。”园田曜看了眼小泉花阳,对方正看着她满脸诧异,她继续道:“但是却仍旧是必要之言,我相信我的学生能懂。”

她的言语内意明确,小泉花阳知晓,园田海未亦然。

 

虽然对于外界来说,禁闭十天这种惩处就像是一个笑话,但是十天时间的确足以让园田海未避开那些杂言碎语的攻击。那群贵族们向来看不上她这种外来者,之前还担心这次军演会不会让她建功立业,现在看来又解除了威胁,正是应该高兴的时候。

她在帝都之前没有自己的宅子,这次倒是因为禁闭自小泉花阳名下划分过来了几间。所有人都知道她园田海未本来就受小泉花阳关怀更多,现在更是被挂上了标签,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小泉花阳的属下。

园田海未起初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她本来就不是追逐名利的人,所求所愿一直都是希望苍生平安。而小泉花阳在这点上显然和她有着共通性,七公主贤明有目共睹,即便能成为王,也对于她的仁心无损。

若说园田海未在选择其中有什么私心,那一定是因为园田曜。园田曜是小泉花阳的老师,从选择来看,无疑向着小泉花阳更多。那么能够和自己的姐姐共事,哪怕什么都不能说,园田海未也会甘之如饴。

关禁闭的地方有着许多藏书,这也是小泉花阳的体贴,园田海未阅卷万千,深有体会,到禁闭结束那日甚至都没觉察到时间已到,她宁愿在这僻静的地方多待几日。

可是门外却有人通报故友来访。

 

园田海未走出宅院大门的时候,高坂穗乃果正靠在墙站着,嘴里还叼着一块涂着黄油的面包。她前几日听说好友回来,一直没有办法见面,索性就跑来这边每日等候,终于等到了禁闭结束可以通传的时候。

得知园田海未受罚的时候高坂穗乃果捏着一把汗,每日心神不宁。直到南小鸟都看不下去了,只得出面帮忙打听打听,这才令她的骑士安心了下来。今天更是体贴给她放了假,让她能够完成自己“海未看见的第一个人是我”的奇怪成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南主教的确将自己的小骑士宠得无法无天了。

园田海未和高坂穗乃果对视着,她许久没见过自己的好友了,高坂穗乃果长高了不少,之前还稍微带着的婴儿肥也已经完全褪去了。作为一位成年人,高坂穗乃果已经有着一张足以匹配年龄的漂亮脸庞,那双晴空般的眸子却没有什么改变,时常带着几分狡黠的孩子气,这也正是她吸引人的地——

园田海未在内心还没有夸奖完好友,就看着好友在面前突然放大,随后整个人便感觉到了拥抱的力道。她被好友直接拦腰抱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转圈圈晃了两圈。

园田海未自知自己在历练中,脸皮已经变厚了不少。但是高坂穗乃果的举动让她磨炼出来的脸皮再次感觉到了被突破的恐惧,她满脸通红地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示意对方将她放下来,然后又把高坂穗乃果朝着宅院里拖。

高坂穗乃果没有反抗,一路随着她朝房间走,一路上东问西讲嘴完全没停。从园田海未的之前见闻一直聊到了自己最近又发现了什么好吃的。园田海未就依着她,耐心又细心一个个回答她的问题,并且夸奖她的进步。

直到在屋里坐下来,小泉花阳派来的佣人手脚利索送上了一杯果汁,和一杯茶,她下去之后,园田海未才终于能够问出来自己问题。

高坂穗乃果老老实实讲述了自己去神圣教廷的经历,也表示自己听说了园田曜遭受龙袭击的事情。她为此朝着园田曜道歉,并且表示任何赔偿都可以,但是却被对方婉言拒绝了。

感念园田曜的大度,高坂穗乃果在园田海未面前差不多把她夸成了一朵花。但是园田海未却不这么想,她神情严肃提醒高坂穗乃果离园田曜远一点,看见好友这么严肃,高坂穗乃果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两个人聊了很久,高坂穗乃果也很懂事,她早已经知道西木野真姬的情况,却刻意在园田海未面前避开了这个话题,园田海未感谢好友的体贴,也自然没有多说的想法,她们两个倒是聊到了绚濑绘里,高坂穗乃果提到了神选者佣兵团曾经对德尔斐水镜动过心的事情。

“德尔斐水镜本来就是同属世间之物,任何人想去探查都可以,绚濑绘里不会阻拦。”园田海未也将绚濑绘里说过的话告知高坂穗乃果。

她们又从远方聊到了近前,园田海未提到了人族双国最近的第一盛事,关于双国祭典的准备活动。可一听见这个话题,高坂穗乃果却显得心神不宁了起来,她突然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两只手互相绞在一起。

“需要一杯宁心的茶吗?”园田海未从未见过高坂穗乃果这样子,即便面对野兽或者巨龙,她都没有露出过这种不安的表情。但园田海未什么也没问,只是举起茶杯这么问道。

高坂穗乃果摇了摇头,最终泄气一屁股坐回了原位,她沉默了半天后看向园田海未,小声道:“海未……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能帮我救南小鸟吗?”

园田海未内心咯噔了一声。


ps:悄无声息的双更结束XD

评论
热度(59)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