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8-29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那】逐光者 01

不加花叶做主cp的原因是因为官方已经太甜了,官逼同死,同欣然赴死了。

光恋的话,我还是想知道到底是咋回事,所以光恋露都只是群像客串。

虽然还叫逐光者,但这是另外一个伪刑侦题材,世界观架空。

这篇是真的了,缘,妙不可言。

——————————————————————————————

对于星见纯那而言,从警三年,唯一的收获是从基层新警察,变成了基层警察,抹了个新字。

在上学的时候,她所期盼的和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在现在从来没出现过。这不代表她的生活平静无澜,恰恰相反,她的生活就是像煮沸的粥,什么大豆小豆大黄豆都在里面乱窜。

现在她面前就有着两个豆子……啊不,是两个拨打了报警电话,害得她驱车跑了三十多公里来到乡村调解家庭纠纷的人。其实事情倒是十分明朗,男方长期家暴,镇上的警察也调解过许多次,最近一次女方又报了警,管辖镇选择了上报上级派人处理。

家暴按理说是不该仅仅只用调解的,星见纯那对于敷衍了事的处理态度表示了不满,她在驱车出发之前连带走关起来的证明材料都准备好了。一直带着她的“导师”大场奈奈却笑眯眯告诉她:“这没用。”

“怎么没用!今天家暴明天就上坟!”星见纯那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她瞪了眼大场奈奈说:“亏得你还是警察。”


大场奈奈没有作声,她跟着星见纯那钻进了警车,并且老老实实扣上了副驾驶的安全带,并且拿好了录像机。别的不说,局里配的警车还是质量不错的,在乡村土路颠婆上居然还能让她打着盹睡上一觉。

到了地方,星见纯那一下车就看见报警那家人门口围着一堆村民,里面还爆发出争吵的声音。她一边分开人群一边走了过去,看见男方和女方还厮打在一起。

“殊死搏斗啊……”她嘟囔了一句,看着女方用力咬住了男方的耳朵,连忙跑上前去插手锁肩使力将两个人分开:“警察!”

等双方都安静下来了,大场奈奈对男方录着口供,星见纯那看女方撸袖子伸腿表演,事情也没有多复杂,男方的确有家暴行为,她按部就班出示了拘留令,表示要带他去局里清醒清醒。

没想到女方却不愿意了,一副只是想让你们吓唬一下他没想让你们关了他的态度。星见纯那不想和她多说,只是再次拿着拘留令表示人一定会带走,并且拿着手铐打算将男方铐起来。


她刚一伸手,在旁边跳脚的女人冲过来就张嘴朝着她手咬过去,星见纯那还没反应过来,大场奈奈就一个箭步过来精准掐住了女人的下巴。她另外一只手还举着摄像机对着女人,笑眯眯道:“袭警算重罪。”

女人觉得那只手像是铁钳一样扼着她,她合不上嘴,疼得也没力气去抓挠,眼睛在眼眶里打转了几下,连忙摆手求饶。大场奈奈松了手,仍旧是笑着道:“不过我想你也是性情所致,不是故意袭警的是不是?”

女人连忙点了点头,她揉了半天脸才道:“就吵个架而已,也不算什么大事,你们带走了他,我也不好给孩子们交代不是?”

“哦——”大场奈奈拖了个长音,星见纯那瞥了她一眼觉得她一定盘算着什么:“那这么说起来,算是普通吵闹,报了个假警?”

“我们可是公务很繁忙的,随便使用警务资源,要处以罚款,并且拘留两天。”大场奈奈不等她解释就这么说道,说到这里她用手指堵上了摄像机的收音口,凑近了女方,笑眯眯道:“四十八小时,连厕所都不能上。”


她看着女方明显打了个寒颤,便转过头对着纯那说:“打个电话吧这两个人都交到镇上做剩下的处理。”

星见纯那点了点头,指示着两个人在拘留令上按了个指纹,跟着大场奈奈钻上了警察。警车拖着长铃离开了乡村,星见纯那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疑惑道:“我们怎么不带人走?这不符合流程。”

“你放心吧,镇上的警察们就等着这俩人栽呢,一定会好好改造一下的。”大场奈奈一边翻着自己的包,一边这么说道。

她们两个谁都没再说话,直到离开了乡村土路上了平整大路,星见纯那踩了一脚油门,才有些不耐道:“快三年了,还是都是这种杂事,我当年难道是为了警服好看进的警局——车上不许抽烟!”

她眼角余光看见大场奈奈叼了个白色的长条物,便立刻喝止道:“还有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这才不是烟,就是普通的能量棒啊。”大场奈奈将摄像机扔进背包里,笑着道。

“……香蕉口味?”在诡异的沉默后,星见纯那带着几分无奈道:“何苦自相残杀。”

大场奈奈说得理所当然:“那不是必然吗?又甜又温和又充满营养还能治肩酸。”

她又在包里翻了翻,找到了另外一根,递到了星见纯那的嘴边,笑眯眯道:“来,吃我吧。”

星见纯那原本因为疲劳驾驶是想跟着吸一吸的,她刚张口就听见那人这么说,立刻朝后缩了缩脖子,威胁道:“再这么说我就猛打方向盘了。”

“你舍不得,而且我有安全带。”大场奈奈举着能量棒,看着星见纯那一边嘟囔着影响驾驶一边叼了过去才靠回了座位上。

隔着贴了膜的玻璃,朝外看得天像是要下雨一般阴沉,大场奈奈突然道:“有个连环灭门案要准备并案了,你知道吗?”

还是下雨吧。

 

 

“有个连环灭门案要准备并案了,你知道吗?”而在下雨的城市里,在高层落地窗前端坐的天堂真矢也正好在对着电话里的人这么说,她插着耳机,没人知道电话那端的人是谁,在说些什么。

“我当然对我负责有自信。”她听那边的人说了什么,便低声笑了笑,这么回答道:“当然,我不会和任何人立下军令状,你们也不可能用这个束缚我。”

那边人又说了什么,天堂真矢皱起了眉道:“你们确定这样的精简小部门有意义的话,我没有反驳的想法,但是人应该让我自己挑选。”

那边人又说了什么,她颔首道:“她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但是我不认为她会自己回来。”

她很快又笑了起来:“我当然有我自己的办法,只不过回来的肯定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那边的人可能又报了几个名字,天堂真矢都同意了,她只是道:“如果是为了这种理由加上男警,我觉得毫无意义。”

“我能行。”她站起身,去桌子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懂就好。”


喝完这杯茶,天堂真矢认为这场聊天已经到了尾声,她拔掉了耳机,结果让那人又突然补充的名字漏了出来。

“西条克洛迪娜。”这个名字对这名沉稳的警官来说,却是一个足以让她茶杯在桌子上碰撞出响声的人名。

她抓起了手机低声道:“他们的人也要插手?”

低沉的男音自电话那端传了过来,他说:“你不用担心,都这么几年过去了,大家早就忘了,只是看在你们是熟人的关系上,才选择拿她压阵。”

“忘了?”天堂收敛了笑容,她冷声道:“任何人都可以忘记,除了我。”

她直视着手机,像是能透过手机看见那端人僵硬的笑意,平静道:“你有着无数的追随者,任何人都是你的燃料。”

“可我只有无尽的黑暗了。”她的手攥紧自己胸前的衣服,将那些布料揉成一团:“我只能燃烧我自己,没有别的了。”


我曾经拥有过,只是现在,没有别的了。


我自己便是唯一的光。


评论(14)
热度(272)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