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9-01

【LLXLLSS全员西幻向】神迹119章 ——惊变


 

虽然说了那种话,高坂穗乃果却对于前因后果一字不肯透露,园田海未几次追问都没有办法得到真相,心中疑窦丛生。她正打算找个杀手锏逼迫高坂穗乃果说出理由,就听见外面有人敲了敲门,只得沉声道:“进来。”

女仆规规矩矩打开了门,朝着两个人行礼道:“园田大人,神圣教廷南主教的骑士过来请高坂队长回去。”

“知道了。”高坂穗乃果从座位上跳起来,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园田海未抱歉笑了笑:“那我就先回去了,最近帝都十分繁华,不如明天一起去转转。”

“嗯。”既然还有明天那就可以再问,园田海未打定主意,也不多问就点了点头,送高坂穗乃果离开。

目送高坂穗乃果消失在街道转角,园田海未才回到房间,她沉思再三拿起笔写信给绚濑绘里,向她讲述回到这边的所见所闻。

当然只报喜不报忧,绚濑绘里也够累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园田海未在门口和高坂穗乃果再次碰面,她比昨天开朗了一些,不显得有什么心事。看她这个样子,园田海未也不好立刻把话头引到昨天的事情上去,两个穿着便服的人便先朝着城门那边走过去。

园田海未自从被暗中遣送回来就直接遭了禁闭,中间一次门也没能出过。她又走了很长时间,如果不是高坂穗乃果给她提前介绍过城门现在的繁华景象,园田海未甚至以为自己到了帝都集市上。

为了这从未有过的盛事,帝都的守卫很明显增加了,连街上巡逻的人数和频率也比之前增加了一倍。尽管如此,城门处拥堵的人潮也仍旧鲜明,贵族们将这次的贺礼还有皇室需求分配给地方的物资一批一批朝着帝都运送,守卫连检查都快要忙不过来了。

园田海未和高坂穗乃果并不想现在挤到人群里面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拥堵,橙发骑士拉着好友溜进了街道边的一座酒楼里,她们两个人的座位刚好能尽揽城门全貌。

“你不会没事就来这里看风景吧,穗乃果。”园田海未有些无奈问道。

高坂穗乃果挠了挠脸颊说:“有时候也会去海港,那么多奇货,不长长见识多吃亏啊。”

“果真是你的脾气。”园田海未笑了一声后,便盯着外面进出的货车看了起来。

 

高坂穗乃果说的没错,的确有些奇货可见,比如说深海的夜明珠,来自于森林里稀有的毛皮,这些有的要上献给皇室的产业,也有一部分要放在自家的商店里出售,借着这次机会大赚一笔。

但是观察久了,园田海未却逐渐觉察出一丝微妙的不和谐。的确,在如此人力有限的时候,仅仅只是抽查货车是有必要的。但这种抽查方式既不是十中抽一也不是每车一份,如果硬是要找个形容的话“看人下菜”显然更加合适。

园田海未皱起了眉头,盯着皇城守卫们的行为,她看见有个商人取出样品给予检验,明眼人所见的就是来自于森林的兽皮。这看上去似乎符合规定,但是当园田海未将视线移到车轮上面的时候,车轮所展现的可不是一车兽皮那么简单。

按照车上兽皮的高度,车轮的轮轴是绝对不可能被压弯成这样的。

但是守卫并没有更细心检查,而是选择了放行——因为那是奥代尔家的店铺用货车,安全又不得不放心。

园田海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从座位上站起来,面对着不知所措的高坂穗乃果道:“走,我们去港口。”

“啊?哎?”高坂穗乃果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园田海未扯起来就走,她慌忙将茶杯放在桌子上,跟着园田海未跑了出去。高坂穗乃果一脸茫然看着园田海未随手在旁边酒馆门口租了两匹马,将其中一匹的缰绳甩给了她,便上马朝着港口方向奔了过去。

“海未!!”高坂穗乃果赶紧跟上,帝都不许纵马飞奔,有些区域甚至禁马,园田海未不得不绕了个远路,又尽量压着心底的不安。

尽管如此还是在快要到港口的时候被皇城守卫拦了下来,小队长认出了她的身份,客气敬了个礼:“园田大人,帝都禁止奔马,您接下来的路恐怕只能步行了。”

园田海未自马上下来,放柔了口气道:“不好意思,有点急事,还请行个方便。”

即便是小小的守卫也知道她园田海未是七公主面前的红人,听见这么请求也不免有点惊讶,但是职责在身,对方也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喂!等一下!”高坂穗乃果终于赶到了,她从马上跳下来,见到这种情况,立刻朝着守卫出示了神圣教廷的令牌,笑道:“不好意思啊,作为西亚特斯教廷骑士,我和园田伯爵有点物资要前往港口领取,毕竟还要赶紧送回神殿,还望行个方便。”

既然是跟神圣教廷有关,守卫立刻就松口让开了路,恭敬道:“真抱歉耽误两位大人办事,请。”

看着巡逻队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高坂穗乃果才松了一口气,她刚想埋怨一下好友不等人,就因为看见对方严肃的表情又把话吞了回去。她听着园田海未慢悠悠问她道:“穗乃果,神圣教廷一直如此?”

“的确身份好用。”高坂穗乃果实话实说道,她也想不到有什么不好。

“嗯……难怪了。”园田海未喃喃了一句,随即朝着好友展颜一笑,夹了夹马肚:“走吧, 我觉得又有个答案了。”

 

她们赶到港口的时候,恰好目睹盛况,在河道上有着十几艘船并排而行,将河道堵得严严实实不留丝毫穿行空隙,甚是霸道。连停泊在港口卸货的船只都不得不听见对方吹响的号角收回下货的板子,别别扭扭让开一条道。

“真是飞扬跋扈哦。”高坂穗乃果啧了一声赞叹道。

园田海未眯着眼睛沿着船身搜寻了一下标记,她看见在穿侧烙印着一个巨大的郁金香花皇室标记,区别在于郁金香花的四周还缠绕着一圈青藤。那是鹰钩鼻子公爵埃里克的商船,作为和现存皇室仍旧沾亲带故的唯一一位贵族,他得到准许,大模大样将郁金香加入了自己的家族徽章之中。

除此之外能够将郁金香加入自己家族的只有园田曜了,可园田海未即便足不出户也知道园田曜的生意因为和爱丽丝决裂被对方带走了不少,剩下的一部分今年都安分守己守着店铺过日子,没打算参与进这场狂欢。

更何况园田曜被皇帝委任了协助二皇子来完成这次双国庆典,她就更没有空考虑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了。

浩浩荡荡的船队趾高气昂将其他船从港口全部挤开后,一字排开停泊在了港口,船上迅速放下了货运用板。在港口寻找工作的青年们都迅速围了上去,像是比着谁嗓子大一般兜卖着自己的力气。

但是这次他们并没有成功从贵族老爷身上拿到一份生意。船上很快下来了一批精壮的船员,看上去一个比一个彪悍,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军人的气质。他们将船舱里的东西一箱一箱朝下搬,动作飞快。

高坂穗乃果刚想感叹一句,就被园田海未小动作扯了扯,她歪过头去,看向来路的方向,那里正有一大堆近卫军飞速赶到。

“约莫是过来盘查的。”她用口型这么对园田海未说道。

园田海未却不这么认为,她打了个手势,意思是“稍安勿躁”。

 

显然园田海未的思路是正确的,这群近卫军不但没有盘查货物,而且更是很快帮助这些水手们搬运了起来,可是他们显然许久没有干过这种搬运工作,其中有一箱东西在又湿又滑的板子上打了个滚,直接滚落到坚硬的地上去了。

箱子侧面遭受重击整个碎裂开来,从里面滚出来了一只镀银的制式铠靴。还没等近卫军们七手八脚捡起来,自船上下来的人就勃然大怒当时给了摔东西的近卫军一人一脚。鹰钩鼻子的公爵喝道:“手脚慢点!这都是陛下给这次庆典的你们穿的!谁摔坏了谁光着!”

这下那群人就更加小心了起来。

高坂穗乃果歪过头去看园田海未,用口型道:“没问题啊?这都是祭典用的。”

园田海未没有作声,她看着那群人干活的速度,半晌之后冷哼了一声道:“走吧,穗乃果。”

高坂穗乃果一脸茫然跟过来,又被好友一脸茫然拽走,心中叫苦不迭。

她陪着园田海未回到了帝都的主干道上,两个人又去转了转,吃了顿饭散心,她这才问道:“海未,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帝都最近森严,你也注意一些,就算出什么事情,也别把自己给带进来了。”园田海未只是这么嘱咐道:“你反正是在神殿待着的,没什么事情就不要乱出来走动了。”

这回答显然不能让高坂穗乃果满意,她刚想再问,园田海未就轻飘飘道:“上次你说的什么意思?”

“阳光太刺眼刺得我耳朵听不见!”高坂穗乃果上了马一溜烟溜走了,还不忘朝着园田海未喊一声明天见。

看高坂穗乃果走远了,园田海未的眼神里才带上了一丝阴霾,她稍微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园田曜居住的街道走去,自语道:“不知道我那位万能的姐姐……对此知情吗?”

 

园田曜知情不知情,园田海未不知道,但是她的确结结实实吃了一闭门羹。平日虽然需要通报了才能进入,这次直接被门口守卫告知不再通报了。园田海未还以为是自己惹得那个麻烦令园田曜避之不及,稍微打听了一下才被告知,园田曜最近操心庆典事情劳累过度,病情加重了。

园田海未担心不已,但是硬闯也不是办法,更何况闯进去恐怕也没有救治的途径,她在门口踌躇了半晌,终于无可奈何打算离去。刚走没两步就听见身后大门开启的声音,随即便听见熟悉的声音再呼唤自己:“海未?”

她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规规矩矩行礼:“殿下,下午好。”

小泉花阳摆了摆手,走过去十分自然拉着她的手道:“不必行礼,你也是来看望老师的吗?”

“只是路过听说园田侯爵生病了,本来想要进去查看一下。”园田海未暂时隐瞒了自己的理由,这么说道。

“老师已经能够下地活动了,前几日的确太过于劳累了,我已经请父亲将工作移交给我部分,免得她病情反复。”小泉花阳拉着园田海未上了马车,这才这么带着几分担忧说道。

她眼里的担心和忧虑都是货真价实的,园田海未再一次确定。

“殿下……”她张了张嘴,不知道是否该把刚才的所见所闻告诉她,仅仅唤了一声,就想到此时和园田曜是否有关。

说不出口啊——她在心底苦笑,顺势将话题转移到了小泉花阳身上:“您喊我上马车,是不是有什么安排?”

“安排?”小泉花阳眨了眨眼,打了个手势:“还记得那次我们去的地方吗,走走走,今晚我们再去一趟。”

“不醉不归。”她补充道。

 

不醉不归,话是这么说的,园田海未也做好了准备,她本身对于饮酒没什么爱好,只是稍微陪着小泉花阳喝了几口,还顺便见识了一下在花生配酒小菜配酒果品配酒的主流之中,是怎么诞生了一个米饭配酒的邪教的。

小泉花阳实际上也没喝多少,脸颊上染上了薄醉的粉红色,她们正坐在第一次在帝都见面来到的平民区二层楼里,比起熙熙攘攘的其他地方,这里却还是僻静没什么人气。酒也不过是一些粗制酒,小泉花阳却能够喝得下去。

“看你的眼神,像是不相信我能喝得下这种东西。”或许是园田海未的眼神太明显了,小泉花阳笑了笑,和声细语道:“一开始的时候是喝不下,但是当你习惯于躲在这里找安全,你就会发现,什么苦涩的酒都比不过在皇宫里的生活。”

“园田海未,你的愿望是什么?”小泉花阳看着蓝发剑士,突然这么问道。

愿望吗?园田海未一直在追逐着五十年前的真相,这或许是愿望,但是却在回到这片故土之后,在认识了许多许多人之后,变得不再是唯一的动力。

她回忆起母亲和父亲的教导,回忆起边境的生活,回忆起自己和西木野真姬的对话便笑了笑,轻声道;“愿人民得到幸福,愿正义得到伸张,愿我的朋友,都不再哭泣。”

她自己说完都有些因为这么煽情而羞耻,小泉花阳却眼神发亮探身拍了拍她的肩膀大声道:“这正也是我心中所想!”

她喝醉了,这是园田海未的第一个想法,但是当她重新对上小泉花阳的实现时候,才发现对方在这种时候也仍旧这么真挚。

“让我们一起努力!海未,你相信我能带给你这些,我也相信拥有你会让我更好!”处于醉中的小泉花阳仍旧这么坚定说道,在此刻园田海未相信小泉花阳并不当她只是个下属,她是真的当她是朋友的。

园田海未想要答应她,可她又突然想到了园田曜的情况,那些话语和帝都的情况结合像是一盆冷水兜头盖脸铺了下来,浇灭了她的热情。她得保护她唯一的姐姐,也得保护她仅剩的家族。

可悲的是,这两者没有一个承认她。

 

一顿酒喝到了傍晚,小泉花阳问过那么一句之后也没期待园田海未回答,仍旧是笑吟吟将话题扯到自己过去的见闻上。两个人聊天很愉快,直到后来小泉花阳酒稍微醒了一些,问了问时间便喊着园田海未送自己回去了。

园田海未将她送到街口等待的马车上,这才慢慢朝着自己住宅的方向走,她和好几队士兵擦身而过,听着他们的队长呼喝着,喊他们前往神殿,魔法师公会前面,还有其他重要的地方保护看守。

埃里克公爵作为帝都近卫军的负责人,又瞒天过海带着一堆箱子很大却能够被飞快运送的盔甲,园田海未不敢想象这场庆典要耍出来什么花样。

她应该站在哪儿?她应该保护谁?她不知道。

虽是傍晚,风也仍旧温和,园田海未却手脚发凉,入坠黑暗之中。

 

在接下来的几天,在和高坂穗乃果的会面之中,园田海未逐渐从神殿方面汇总到了这次庆典的消息:在庆典前夜帝都的大门将要关闭,任何人不得进出,以避免人流紊乱。而给这次令人族双国都重视的庆典添加更多鲜亮的颜色,魔法师工会甚至主动提出接下魔法烟花的活动,而神圣教廷进驻西亚特斯分部的南主教也表示会参加本次庆典,并且在典礼上代替双王向着继承人交接皇冠。

而在庆典当日也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聚集在皇城中心广场,而各凭本事的上树上房也被全面禁止,更多的平民只能在家里等待着第二日的消息。不是没有人抱怨过,但是没有人敢反抗在各个街道处维持治安的近卫军们。

为了保护庆典各位陛下和贵族的安全,他们可是连当街杀人都敢做的。即便不想错过这种一生罕见的庆典,还是保命更重要一点。

在祭典夜前夕城门封锁之后,高坂穗乃果陪同园田海未在成立转了一圈。不仅仅是长街的出入口,平民区,神殿,魔法师公会,甚至学者工会的驻军都要比前两日还多。见此情景园田海未仍旧什么都没说,她转向贵族区又去了园田曜的宅邸门口,打听她的病情。

守卫告诉她园田侯爵没有好转,园田曜仍旧不能见客。

高坂穗乃果都替这位孱弱的贵族即将错过庆典而惋惜,可园田海未只是笑了一声,她朝着守卫们点了点头,便带着高坂穗乃果回去了。

次日上午的时候近卫军已经换上了和之前不同的盔甲,那些盔甲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埃里克公爵奉陛下之命在矮人族打造的。虽说庆典一般都穿着礼服而不是这种全副武装的打扮,但明眼人都知道非同以往,难免提了几分警惕。

园田海未还是老样子,自城东到城西领着高坂穗乃果看了一圈,并不是所有近卫军都有资格穿着庆典用的盔甲,也有近半近卫军换得仍旧是以前的铁甲,一看就是没资格参加庆典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园田海未带着高坂穗乃果早早在皇室广场给自己留得位置站住了,虽说神圣教廷要在庆典上,可是南小鸟本身并没有出面的意思,高坂穗乃果也乐得清闲,跟园田海未跑来观看。

她们到了没多久,帝都的豪门贵族们也陆续到来了,安静得不同寻常,没什么人发出声音,甚至连交谈都变得比以往更加小声。高坂穗乃果也敏锐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她朝着园田海未那边又站了站,握着拳头。

到了中午正点的时候,皇宫大门终于缓缓开场,皇室近卫们从里面分为两道先行出来环绕着中间露台站了一圈,随后是手持乐器的乐师以及在皇室内行走的近臣。

除了依旧在安排庆典的二皇子,其他皇子和公主们恭恭敬敬簇拥着东亚特斯的大帝来到了位置上坐下,最后才是西亚特斯陛下艾茵斯塔。

上次接受军演的时候园田海未也未曾见到陛下,这一见又吃了一惊,虽说艾茵斯塔的确是位年老的人,但是前几年见到他的时候却仍有过去雄风像是头苍老的狮子。而如今看上去眼睛浑浊,甚至有几分虚弱无力,像是随时都会在座位上睡过去。

随着六声悠长的号角吹响,分布在城中各处也都陆续响起了鼓声,那些参加庆典的近卫军们开始集合,汇聚成银亮的洪流,组成一个个方阵,朝着庆典走了过来。

他们高唱着军歌,将手中的长剑立起来指向天空。

 

“来了。”园田海未却没有赞叹的心思,她闭上眼睛沉声道:“重头戏。”

高坂穗乃果刚欲问一句,就听见广场外如雷般的骑兵奔驰声音,混杂着城中四处吹响的紧急号角。那队玄甲重铠的骑兵无情撕裂了方阵,蛮横停留在了广场正前方。

为首的骑士重甲上烙印着皇室的标记,他摘下头盔,手指向了艾茵斯塔,厉声道:“父亲!吾来领吾真正要的了!”

竟然是二皇子!


评论
热度(42)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