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2018-09-03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那】逐光者 03

天堂真矢当然不会接受克洛的挑衅吃那块被咬了一口的马卡龙,她只是端着茶杯喝了一口之后,平静道:“甜食会影响我的思考。”

满口扯谎——这是西条克洛迪娜的第一想法,她笑了一声自己吃掉了剩下的马卡龙。今天是第一天见面,还有其他人,她并不想把气氛弄得僵硬,这会令她们的关系变得明显。而现在的西条克洛迪娜十分讨厌“显而易见”。

天堂真矢喝完一杯茶之后,一场美食分享会也终于结束了,几块马卡龙的确能让关系变得更好,至少现在就算是花柳香子也没了刚进来抱怨的模样。那么现在正是个谈论案件的好时期,天堂真矢一边将图放在投影上,一边道:“希望各位不要喝水,吃东西,以免——”

呛着这两个字还没出口,星见纯那就疯狂咳嗽了起来,显然是被不幸言中,呛了个正着。

这其实也不能怪她,星见纯那大概是这里唯一一个没有见过如此详细尸体照片的警察,她本来以为马卡龙的甜味倒了杯茶想要冲淡一下,现在差点被冲击感给淹没了。

诚然,在警校的时候,她也见过许多尸体照片,也包括一些分尸案件。可是那些案件来源于书上,并不能给她造成什么强烈的反胃感,而这次不一样。

没有做任何模糊处理的照片,就这样赤裸裸摊在了眼前,从年老的女性,到年幼的孩童,每一处锐器伤的照片都附在旁边,以及现场血腥的照片也直接摊在了面前。

她将视线移到了一张图片旁的文字鉴定上,那是最小的一位受害者,女性,仅仅只有六岁零三个月。她的尸体直挺挺躺在床上,上衣被推到了脸上,下半身完全赤裸,她不愿意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可怕的念头却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

大场奈奈就坐在她的身边,她轻抚着星见纯那的背,安静而沉默地安抚着情绪波动极大的新人,像是最可靠的支撑。

或许对于星见纯那来说,那点温度本就是最可靠的支撑。

 

并没有人嘲笑星见纯那,事实上即便是天堂真矢这种一直专攻大案特案的警察,在看见合并案件后递交给她的这些图片时,像是被蛇爬过后背的颤栗也同样浮现过。

手段残忍,案情重大,实属罕见。

“受害者一共有九人。”天堂真矢自座位上起身,点了点投影,屏幕上很快整合了这九个人的所有照片。

她看了眼自觉拿过她电脑调整的西条克洛迪娜,她们的视线没有相交,天堂真矢很快收回了目光。

“第一起案件是去年一月份,在C市发生的,报案人是村长,受害人是同村农场里打工的一家人,受害人一号——”天堂真矢点了点投影道:“是男性,年龄为67岁……”

她将案情详细叙述,直到了最小的那位受害者,也是第三起杀人案的受害人之一。天堂真矢的声音明显低了下去,她在强压着自己的怒火,不愿意暴露自己些许情绪化的地方。

她的组员们在之前的案件中都已经坐直了身体,端正了态度,她能够从她们的脸上看见了怒意,也更希望这些怒意不要爆发在接下来的讲述之中,而是要爆发在办案之中,当成动力。

“最小的这位,女性,年龄六岁零三个月,死因机械性窒息死亡,为了保证她确实死亡,凶手在她的左胸补上了两刀。”天堂真矢顿了顿,才说道:“经过鉴定,这孩子下身撕裂严重,但是没有找到其他生物检材,应该是使用了避孕套。”

“畜生!”第一个愤怒嚷出声的是石动双叶,小小的红发女性握着拳,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将所有人都想说的话喊了出来。

“实在是……人性泯灭。”星见纯那捂住了脸,她闷闷道。

其他人都跟着点了点头。

“据现场勘查人员说,这群凶手心理素质极好,不仅每次都不留活口杀掉所有受害人,还会清理现场。”天堂真矢继续道:“不会第一时间离开现场,甚至会在现场做饭饮酒,才会离开。”

“现场痕迹要么残缺不全,要么没有价值。”石动双叶又翻了几页文件,抬头道:“根据痕迹和之前的检验人员分析,凶手在清理地面的时候是倒退清理的,这样能够抹除自己的脚印。”

“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指纹,即便是在酒杯和刀叉上都没有找到。”克洛沉沉道:“这证明凶手甚至在做饭和吃饭时候都没有摘下手套。”

“根据尸体的摆放情况,和刀叉情况,基本可以断定,凶手是多人作案。”大场奈奈冷静道:“同时控制多名受害者,甚至在相近时间杀死多人,这是一起有组织和预谋的特大连环杀人案。”

“从伤口情况来看,每个凶手所使用的作案工具都不太一样。”花柳香子点了点自己的屏幕,示意所有人将目光转向尸体,她道:“但是一致的是,每个人都在左胸上挨刀子。”

“每一位受害者都是在无力抵抗状态下遭遇了杀害,尽管现场极端血腥,但是墙壁和天花板上却没有太多喷溅状血迹。”天堂沉声道:“凶手在作案的时候利用枕头,被褥,毯子等物品预先垫在了受害者身上,用来缓冲喷溅血迹的出现。”

她们一件件翻看着证物,花柳香子又提出了一个意见,她此刻不笑的模样显得有几分气势,她平静道:“我怀疑凶手虽然为多人作案,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参与了每一起案子。”

她起身跑到天堂真矢的电脑前面,克洛朝着旁边让了让,看她将照片划了划,将其中几张照片选择了出来。花柳香子道:“在这三起案子之中,同样都存在有年轻或者年幼的女性受害人,但是只有两起案子里出现了侵害情况。”

“此外——”她又划了几张图道:“根据之前法医的鉴定,其中有两起案子里的胸部创伤痕迹是自右朝左扎下。也就是这个样子。”

石动双叶立刻站起来比划了一个标准的姿势,花柳香子又走过去,将她的左手举起来,又做了个扎刀姿势,才道:“而其中一起案子中,出现了以左手作案的凶手,所以伤口是完全相反的。”

“是这样,所以开始这个最特殊的二号案子,被认为是模仿作案。”天堂点了点头:“直到上个月,发生了第三起案子,现场勘查发现了一些不可能再模仿作案中的相似点,比如说喜好的食物,才进行了并案处理”

星见纯那忽然举起了手,她道:“那个,我也有话想说。”

“尽管说吧,星见纯那警员。”大场奈奈愣了愣觉得有些意外,却微笑着拍了拍纯那的肩膀鼓励她站起来说。

“这三起案子的共同点是凶手……们选择的受害者都是老年人或者女性,亦或者附带上了孩子,会挑选尽量处于弱势的群体。”星见纯那觉得自己开场铺垫了一句废话,就赶紧道:“我的意思是随着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他们正在将目光投向更加有钱的城市人!”

她说完之后就赶快坐了下来,却仍旧是满眼期盼地看了看其他低头沉思的人,等待着赞同。

“你说的没错。”克洛居然是第一个赞同她说法的,她站起来淡淡道:“根据测算,他们的心理安全区域的确在不断扩大,相比较下的作案区域也自然随之增大了许多。”

“偏远农村,和郊区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胃口了,人流量较大的城中村,大概会成为第一选择。”天堂点了点头道:“而且根据时间来算,第一起案子与第二起案子的间隔时间是八个月,而第二起与第三起间隔的时间,仅仅只有三个月。”

“他们的胃口越来越难以满足,而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天堂真矢沉声道:“距离第三起案子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第四起案子随时都会发生。”

 

她们一直讨论到了深夜,才想起来要安排住宿的事情,每个人心头都压着沉甸甸的大石,今晚怕不是彻夜难眠。

花柳香子和石动双叶在天堂真矢安排宿舍前就起身告辞,据石动双叶所言,花柳香子有位亲戚在附近城市买了房子,平日不来住,前两天租客刚搬出去打扫干净,恰好让这两个人占了便宜。

天堂真矢自然也不会拦着,她提醒两个人明天要去见和她们一起侦办此案的基层侦查员,还有各个案发区的警员,便放走了这对青梅竹马。

她将目光转向了大场奈奈,高个子女人没说什么,迅速自她手上抽走了宿舍单子,看了几眼。

说是宿舍,其实是借用了当地警局给警员们准备的安置房其中几间,虽然没什么家具稍微简陋了点,但是基本的生活毫无问题,甚至还能自己生火做饭。

大场奈奈十分满意,她朝着星见纯那道:“我们就住这里吧。”

“哎?哎!”纯那没和人合住过,她之前都是住在父母那里,此刻不免露出紧张的表情,显得更加可爱。

至少在大场奈奈眼里是这样,她满意地揉了揉纯那的头发,在对方“别摸”的抗议中对看着她的天堂真矢道:“我们两个住一起。”

“我也觉得住宿舍挺好的。”西条克洛迪娜突然这么说道,打乱了星见纯那的求助计划。

大场奈奈对此表示感激,但是天堂默不作声,于是她拉着纯那溜了出去,装作没听见纯那问等一下我们有四个人这句话。

 

一室安静终于还给了天堂真矢和西条克洛迪娜,西条克洛迪娜收拾好自己的包,看都没有看仍旧被天堂攥在手上的宿舍分配表道:“我打算住旅店。”

“我也觉得住宿舍挺好的。”西条克洛迪娜拎着包刚要走,就听见自桌子上传来了自己的声音,她僵了僵,险些以为自己再幻听,便转过头去瞪着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手中把玩着一根录音笔,当着她的面又按了一下,里面再次传来了西条自己刚才的那句“我也觉得住宿舍挺好的”。

“为了节省经费,就保留一间宿舍,我在附近租了房子,你和我住一起。”天堂真矢将录音笔放在了包里,带着几分笑意道。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西条克洛迪娜用几乎可以被称为凶狠的目光毫无气势盯着天堂真矢,盘算着自己袭警的概率有多大。

“你看,我就是那种只要想要的,就会不择手段去夺的人。”天堂已经走到了门边,她抬手关上了灯,在黑暗里这么说道。


评论(17)
热度(290)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