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影
本命圣斗士,最爱一体机。
脑洞永远比文笔好,智商一直比情商高。
上方文标签已经开启,可以直接传送观看

微博主页:http://weibo.com/3085834415
同步更新。
innerbtn 198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纯】逐光者 26

“石动双叶是个大蠢货!”

神乐光已经是第三次来警局了,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她是来签调职令的。在之前她可没想过自己会被调入天堂真矢的小组,而且据说正是那位组长强烈要求的。神乐光对于自己的枪法很有自信,但是一旦到了人际关系上面就立刻忘记自己还有长处。所以眼下她一脸懵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天堂真矢选中。

要知道天堂真矢的小组里什么都不缺,一个不能打的都没有。

她刚到办公室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这么咆哮,自门缝里果真看见了花柳香子气鼓鼓站在天堂真矢面前,而那位组长正尽力安慰她。往常在天堂真矢身边的金发女人正扶额长叹,满脸无奈的样子就好像八点档家庭剧场儿子闯了祸没办法收拾的老妈。

神乐光在心底为自己的脑洞...

innerbtn 266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纯】逐光者 25

作为一名记者,阿莱西亚的信条和其他记者不同,如果说其他记者是“努力追寻真相不管自己付出多少代价”,那她一定是那种“努力追寻真相,让别人承担其他代价”的自我派。

一开始建立网站的初衷是因为她在街边看见了一本热销纪实小说,自传体,一个监狱死刑犯的自白,那位臭名昭著的死刑犯名字简直能和“野牛比尔”媲美,而因为这本书,帮忙出版的人也名声大噪挣了一大笔。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记者,她正期盼着这样的生活,有名声,有题材,有钱。有什么比这个生活更加完美?

追名逐利的人有许多,至少她还贡献了笔墨。

仅仅是做死刑犯的自白已经没什么意思,她开始搜集更多背后的故事发到网站上,也曾敲过受害者的大门,堵过加害者...

innerbtn 245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纯】逐光者 24

在天堂真矢那边,讨论案情是永远不会停下的事情,无论是在吃饭的时候,还是在开会的时候,对于这群警察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她们很清楚,如果让这样一个危险分子依旧潜伏在身边,就像是随时会引爆的定时炸弹一样不安全。

花柳香子没有参与吃饭,或许是因为要一直和腐臭的尸体打交道让她没什么胃口,也或者是找到了什么问题让她废寝忘食。她最近两天的饭都是石动双叶送过去的,当然在利用青梅竹马这点,法医从来不吝啬。

于是天堂真矢她们就看着石动双叶像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一样勤奋朝着法医室端吃的,不对,说大自然的搬运工或许不够精准——“可怜的小蚂蚁”,西条克洛迪娜是这么说的。

不管怎么说,这种哄女友方式确实令花柳香子加快了工...

innerbtn 265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纯】逐光者 23

大场奈奈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天堂真矢坑了一把,她本能抵触一切心理医生,无论对方是初出茅庐还是历经百战久负盛名。尽管她很清楚天堂真矢这个聪明的做法是为了自己好,但是她确实觉得自己不需要。

为什么要走出来?背负着罪责折磨自己,然后创造出前进动力有什么不好。

可是很显然面前这位心理医师却不这么认为,虽然她不会咄咄逼人,但也敞开了将话说清楚:“您本来预约不上我的,如果不是天堂小姐说那张名片是光给的,并且着重说来的人是您。”

“深知您的抵触,她并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仅仅是根据我目前对您的判断得出的结论。”露崎真昼这么说道。

大场奈奈皱了皱眉,端正坐着缓缓道:“很感谢您的好意,但是目前对我来...

innerbtn 289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纯】逐光者 22

天堂真矢将手贴在玻璃上,她凝视着西条克洛迪娜,微微笑了:“她仍旧像个骑士。”

旁边的大场奈奈看了她一眼,耸了耸肩:“可她和你不同,她想保护你,你的位置在公平和正义的前面。”

“而你——”她顿了顿,才道:“却想保护所有人。”

“所以我们才能做朋友,奈奈。”天堂真矢仍旧专注看着西条克洛迪娜和那个女人的表情,她这么说道。

她没看见大场奈奈在她身后露出苦笑,用口型说着“你确定吗?”。


西条克洛迪娜的言辞尤为严厉,记者甚至连大叫你侵犯我隐私权的机会都没有,她并非对于自己如何挖掘新闻没有自觉,只是平日能凭借自己的口才欺瞒那些家属,让那些警告不传到上面去,现在却不行。

西条克洛迪...

innerbtn 317

【蕉纯】命定之人

——内含少量迷宫组,自行取舍——

——旧坑补全,童话风——


“我拒绝。”大场奈奈难得明确在魔女集会上表示什么拒绝的意思,她坐在集会所的长桌尽头,面前的龙骨里还燃烧着蜡烛,挡住了她半张脸。

——看上去的确有点吓人和冷漠。

坐在她旁边的另外一位大魔女,天堂真矢对于她这点威慑力并不以为意,她抬起手来阻止几位胆小的魔女准备吸鼠尾草水烟当安神剂的动作,她用眼神示意清场,等所有人走了之后看了眼大场奈奈,平静道:“拒绝无效。”

而坐在天堂真矢旁边的另外一位大魔女,西条克洛迪娜的话就更直接了,她笑了一声并没什么恶意说:“你现在想什么呢?有点像一只炸了毛的刺猬。”

“刺猬不用炸毛也是刺猬。”天堂...

innerbtn 259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纯】逐光者 21

随着受害者身份的揭露,案情的脉络开始逐渐清晰明朗。杀死罪犯,自诩正义,极度自负,一个罪犯的形象也逐渐被勾勒了出来。可尽管得到了不少情报,目前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西条克洛迪娜很忙,她的情报搜索本事在现在派上了很大用场,但挨个地址搜索排除却为她带来了弊端——睡眠基本上等同于无。她习惯许多事情亲力亲为,所以即便是天堂真矢分配给她的组员都睡下了,她还坐在电脑前面和咖啡一起战斗。

大场奈奈敲门进来的时候金发女人头都没抬:“有什么事情吗?”

一贯挂着温和笑容的大场奈奈此刻有点尴尬,她将捧着的蛋糕放在旁边,轻咳了一声:“有些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克洛迪娜将电脑往旁边推了推示意她坐下来:“一般情...

innerbtn 255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纯】逐光者 20

风浪渐止的时候,警局终于抽调了新的警力赶到了船上,将船上的警察们接回了警局,没有任何休息时间,天堂真矢和伙伴们便按照之前的分工开始忙碌了起来。

记者并不是嫌疑人,所以在警局领导对她进行批评谈话后便不得已将她释放。天堂真矢对此并没有任何反对,她只是听闻这个消息之后问了一句:“有安排人调查吗?”

“当然。”大场奈奈手上还有着分配给她们的警员名单,她在其中一人名字下画了个勾,这么肯定道:“克洛迪娜警员应该还在通过网站查找蛛丝马迹,或许会有什么收获。”

“只希望这条路是正确的,这样我们就不用转向宗教献祭了,因为后者会更加危险,无论男女老幼都要遭殃。”星见纯那抱着本子推了下眼镜这么说道:“而且团体...

innerbtn 416

西条克洛迪娜和混蛋灯神

西条克洛迪娜看见那盏像是从童话故事里倒出来的灯的时候,那把灯正在一个老旧的地摊上放着,那位老者在慢悠悠吹着笛子,面前的蛇跟随着节拍起舞。西条克洛迪娜本来不应该靠近这样的摊子,她只不过是个异乡游客,一个新人冒险者,而且还怕蛇。

可是那盏油灯吸引着她,古旧的款式,泛着光的壶身,西条克洛迪娜动了心,她站在了半米远的距离外询问商人,以免靠近蛇。老者很爽快给予了一个合理的价钱,比她所想的低不少。

这很好,至少今晚还有肉汤吃。她接过了那盏灯,还当着老者的面无意识摩挲了一下,引得那人发笑:“这可不是童话故事,小姐。”

“我知道。”被人看见这样的一面难免有些窘迫,西条克洛迪娜狼狈将背包抖开硬将那盏灯塞了...

innerbtn 260

【少女歌剧/群像/迷宫组/蕉纯】逐光者 19

即便有人帮助,花柳香子也花费了六个小时才完整将图腾柱拆解完毕,将尸体大致拼凑结束。据她自己所说,是提取了一些样本做监测,走出来的时候正值中午,花柳香子头晕眼花,身子往左边一歪,就被青梅竹马接了个正着。

准确来说是她砸了个正着,星见纯那原本在门外等这两个人,看见她俩在外叠叠乐,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啊,美好的一天,你看啊双叶,是不是?”美人弱不禁风朝着阳光抓了一把,这么娇娇柔柔问道。

双叶趴在地上,面朝鱼腥味地板,别提有多委屈了:“我看不见!我看不见!你好沉!”

“女孩子的体重可是不能触及的底线啊,双叶。”花柳香子完全没有起来的打算,甚至报复性又躺平了。

双叶心里苦,双叶没地方说...

©八雲影 | Powered by LOFTER